第七百七十四章 撤至衡阳/抗日猛虎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王为宽的问话,王海涛也没打算隐瞒什么,便笑着答道:“不瞒王司令,我部的后勤供应出了些问题,所以我准备把主力撤回广西,在樟树城我留下一个旅。不过这个旅并不满员,要想守住樟树一线,阻止日军的反扑,还需要多仰仗贵军的大力协助才行啊。”

王为宽也笑道:“王司令客气了,抗击日军也是我军义不容辞之事,王司令不用担心,我军定能协助贵军一同守住樟树一线。”王海涛这时却说道:“王司令,如果日军兵力过大,我认为也可先放弃樟树一线,现在我们同样使用日式装备,如果兵力上悬殊太大,武器装备又不占优势,硬拼势必会有重大损失,不如先后撤一步保存实力,再图以后。这一点你们的经验是很丰富的。”

王海涛说者无心,在坐的却听者有意,有两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不过在坐的有十余人,王海涛也没注意到那么多。接下来双方又在互相协助一事上交流了一番,并达成了几项口头上的协议。中午由中共方设宴招待了王海涛一行,酒足饭饱后王海涛带着队伍继续赶路。

王海涛刚一离开,中共方面就开起了会议,主持会议的新干县县长徐闻达先讲了一番新干县城的情况,然后把话题转到了抗日纵队的征兵之事上。现在中共方面征兵上问题不大,可征来的士兵如何去武装成了问题,现在的一万余人完全靠王海涛的支援才能武装起来,王海涛一走可就没了支援。

这时新上任的纵队政委刘一鸣开口说道:“同志们,据侦察人员报告,九十集团军在樟树城只留下一个不满员的旅,也就三千多人,反而武器弹药留下的极多,我们能不能想办法把这支部队吸收过来?这样一来可以壮大我们的力量,二来也能得到充足的武器弹药。”

刘一鸣的话刚说完,王为宽就开口说道:“我坚决反对!一直以来王海涛将军对我党我军的帮助极多,中央也一再表示要交好王海涛将军,你这种做法先不说能不能成功,就是成功了,也会让王海涛将军仇视我们。一但结了仇,再想缓和就很困难了。”

王为宽这几句话让刘一鸣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沉着脸说道:“不过是国民党的一支残军,以我们一万多人的队伍还怕对付不了这三千人的国民党军队吗?就算王海涛带着部队回来,难道他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对我们动用武力吗?如果不动这支国民党部队,那么抄充部队的*从哪里来?”

王为宽气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喝道:“刘政委,虽然你是从中央派下来的,但你才来几天?了解九十集团军的战斗力吗?了解现在这里的形式吗?如果你仍然一意孤行,我将直接向中央报告你的行为!”刘一鸣一听,大怒之下也是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紧张到顶点。

见刘一鸣要继续和王海涛争吵,主持会议的徐闻达忙站了起来劝道:“王为宽同志,刘一鸣同志,你们都先冷静一下,大家都是为了革命武装的发展,都别发火,坐下慢慢商量才是。”有了徐闻达的劝说,王为宽首先坐了下来,气冲冲的转过脸去,见王为宽坐下了,刘一鸣也气乎乎的坐了下来。

有了两人的争吵,会议也就匆匆结束,会议一结束王为宽就转身而去,连徐闻达的喊声都未理会。这时刘一鸣对徐闻达说道:“你看看,他这是什么态度?完全是军阀作风,山头主义!不行我要电告中央,撤了他这个纵队司令。”

徐闻达苦笑了一下说道:“想撤了他这个司令怕是不太容易,这个队伍是他一手拉起来的,他在队伍中的威望很高,你刚来就撤了他,那些大队长们是不会服气的。”刘一鸣怒道:“这是*的武装,不是他王为宽个心人的队伍。”说完也转身扬长而去。

刘一鸣和徐闻达是延安中央党校同学,同时毕的业。而刘一鸣一直是王明的心腹干将,本来毕业后王明准备把他安排在中央机关的,可延安的“整风运动”中,王明的“左”倾路线遭到批判,于是王明便把他运作到了新成立的赣鄂抗日纵队中来当了政委。

刘一鸣的思想上还是王明的“左”倾那一套,又急于想扩大队伍,好立下大功,表现给王明看。这才不惜与王为宽闹翻都要向王海涛留下的四六三旅下手。王为宽知道刘一鸣的来历,对此人也有所防备,可他也没想到此人一来就要向王海涛的队伍下手,这让王为宽难以再忍让,因此会议上才对其拍了桌子。

中共方面闹出来的矛盾王海涛并不知道,王海涛只是信任前世的爷爷王为宽的为人,这才只留下四六三旅这三千多人,还再三叮嘱韦二喜要与中共方面搞好关系。如果王海涛知道有刘一鸣这样的人存在,怕是连支援中共方面这批武器弹药都会考虑再三。

现在王海涛已经把注意力都放到了越南这边,怎样与越共搞好关系,在不吃亏的情况下,占据海防港。这才是他下一步重点要处理的事。经过几天的行军,王海涛带着警卫团回到了衡阳市,在衡阳市王海涛准备休整上三天,一方面部队连续几天的行军有些疲惫,另一方面衡阳做为四六三旅的后勤基地,也要有所安排。

衡阳市做为收复不久的城市,中央方面还没有派人来接收,因此一直属于军管状态,王海涛北上樟树时留下了侦察三团的一个营,还有一些辎重守卫部队,负责指挥的还是侦察三团团长姚元宝。这段时间姚元宝既要负责地方上的事,又要负责给王海涛的部队供应补给的事,天天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幸亏龙州那里唐仁礼又派来几个人帮助姚元宝,姚元宝这才松了口气。等王海涛结束了樟树战役后,姚元宝这才真正轻松一些。得知王海涛马上要到衡阳了,姚元宝又紧张了起来。一个侦察营担任城防任务,平时是够用了,可王海涛一到,城防肯定要加强,姚元宝马上找到了四六二旅旅长唐羽。

四六二旅比王海涛早到衡阳两天,今天全旅已经整装完毕,就准备继续向广西出发,姚元宝急匆匆的找上门来,倒是吓了唐羽一跳。待姚元宝说明来意后,唐羽对此也极为重视,立刻下令全旅暂缓出发,并派手上战斗力最强的八七七团立刻接管城防。

听到唐羽亲自下达命令,姚元宝也放下心来,马上给自己手下的三营长孟汉林下令,交接过城防任务后,就把部队分散派出去,自己要掌握一百公里范围内所有的动静。孟汉林接到命令不敢怠慢,立刻把部队打散后派了出去。刚做完这些,就有手下向姚元宝报告,王海涛的队伍离城还有二十公里。

做为留在城里最高军衔的军官,唐羽自然是要出城迎接王海涛的到来。于是唐羽为首,四六二旅的三名团长,还有姚元宝,以及辎重部队负责人,后勤处的军官等十几人一同出了东门,等候王海涛的到来。他们没等多久,就看见远处公路上尘土飞扬,并传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很快一支车队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王海涛和警卫三团是最后离开樟树城的,在新干县城又耽误了半天时间,因此也是最后一支到达衡阳市的部队,车辆再紧张,留给王海涛他们的卡车还是足够用,所以王海涛和警卫三团都是乘坐卡车回来的,速度并不算慢。王海涛乘坐的吉普车前,一名警卫正在向他报告衡阳城东门外,唐羽等人已经在等候的情况。

王海涛让吉普车在唐羽等人前面停下,然后下车和唐羽等人一一握手寒喧了几句,这才在唐羽等人的陪伴下一同进城。进城后警卫三团除了留下一个排担任王海涛的警卫外,其余的人在姚元宝手下的引领下去驻地休息,而王海涛则随着姚元宝一同来到姚元宝的临时指挥部。

姚元宝的临时指挥部就是衡阳战役时,日军的城防司令部,战斗中这里虽然也遭到破坏,但三层楼的整体结构还算完好,姚元宝指挥人修补了一番,就拿来当了自己临时指挥部。王海涛一接近这里,衡阳战役的情景马上浮现在了脑海中,不由的感慨了几句,这才走进了指挥部。

大家在会议室中坐定,唐羽他们刚和王海涛分开,只是向王海涛报告了一下撤退的情况,而姚元宝则是向王海涛报告了自王海涛带队离开直至现在衡阳城中的情况。这一报告就用了三个多小时,王海涛始终注意的在听着姚元宝的报告。等姚元宝报告完了,王海涛对姚元宝在这段时间里所做的工作结予了肯定和赞扬。有了王海涛的肯定和赞扬,姚元宝也十分兴奋。

眼看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姚元宝也早做了安排,就在大家准备共同去饭店时,姚元宝的一名手下匆匆赶了过来,喊了声:“报告!”然后走到姚元宝身边说道:“团座,孟营长派我来向团座报告,城西发现一支国军部队,人数在一千五百人左右,正向衡阳市开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