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先出去,我要洗澡/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景琛说弄微甜的,陆清欢也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反正它们的后面都跟着甜字。

他随便点了个频道,然后将遥控器放进她的手里。

陆清欢刚开始没有什么反应,她就拿着遥控器,他让她张嘴她就乖乖的张嘴,让她坐在沙发上不动她就点头说不动,没有问他任何的为什么。

厉景琛见她没有什么异状,就转身准备离开,他刚抬脚,就感到衣角被人扯着不放。

回头看,是陆清欢伸手抓着的。

他将手放上去,将她的手指从衣角上分开,说道,“我不会离开多久,只是几分钟的功夫。”

陆清欢没说话。

厉景琛只好又说,“你不是说想喝甜东西吗?要是不让我走,你就没有甜东西喝了。”

陆清欢的手动了动,表情松动,但她还是坚持的没有开口。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厉景琛随即就轻描淡写的说,“就连那种大甜的,你也喝不了。”

虽然他本来就没有让她喝大甜的打算。

陆清欢思索了几秒,她将手松开,难得开口说道,“那,那好吧。”

厉景琛弯唇,他将她的手抬起来搁在唇下,亲了亲她的手背。

他走进厨房,拿出煮醒酒茶需要的材料,将它们都煮上时,他想了想准备给人打电话,手往身上摸了摸,没有找到手机。

他这才想起,手机是让陆清欢拿着的。

厉景琛走出去,看见的就是陆清欢呆呆的看着电视,坐姿端正,就像是个小学生,完全是将厉景琛刚才对她说的那些话当成命令在认真的履行。

厉景琛微不可察的一笑。

他没有将脚步放轻,走路的时候还是有脚步声。

听到声响,她转头看他,那张淡定的脸此刻出现不解的情绪,像是在疑惑他怎么出来了。

而且出来的时候,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拿。

这一点从她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手就可以看出来。

厉景琛说,“快煮好了,再等等。刚才我给你的手机,你放在了哪里?”他看了看沙发上,并没有看见踪影,又将她丢在旁边的外套拿起来看,也没有找到他的手机。

陆清欢听了,就将放在屁股下的手机拿起来给他,厉景琛接过来,他还能够感受上面的温度。

“什么时候将它放在那里的?”他问。

“刚刚。”

厉景琛轻应了声,“是吗。”

陆清欢见他准备拿着走,连忙说道,“那是我的,我的宝藏,你不能拿走……”

闻言,他就将手机又重新递给了她,她拿过来后,立刻就又将手机放在屁股下坐着。

目睹这一切的厉景琛说,“你放宝藏的方式还挺简单的。”话语意味不明。

可惜他这话陆清欢却没有听见,也没有理会。

他拿起公寓里的电话,给私人医生打了过去,问道,“喝醉的人要是不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边的私人医生微微一怔。

他试探的想,难不成是先生喝醉了?他担任他的私人医生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先生喝醉的时候。

他就这么随便想了下,那边的厉景琛仍然在说,“刚开始喝的是红酒,后面喝的酒浓度比较高,红酒啤酒都有,喝醉后不哭也不闹,你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厉景琛平淡的问,“这样会不会让脑袋烧坏?”

对面的私人医生:“……”

他满头冷汗,赶紧对厉景琛说道,“先生,没有你想的这么严重,这只是喝醉酒后的个别反应,不是发重烧。”

“是这样吗?”

“是这样不会有错的,人喝醉后,每个人的醉态都不一样,有吐得昏天黑地的,也有哭着闹的,但很少会有先生你说的那样,醉酒会这么的安静。”

私人医生继续说,“正常状态来说,喝醉的人都会出现程度不一的举动,在所有的反应当中,还能够保持安静的人,她们的警惕心都很重,只好用这种状态模糊他人的视线。”

“所以我刚才说的那种状态,也是正常的了。”厉景琛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在流理台上。

“是这样没错。”

厉景琛想到他手机中的录音,问道,“醉了之后说的话,等酒醒后会不会想起来?”

私人医生说,“不会。”他的语气很肯定,“喝醉之后身体会产生免疫机制,跟清醒时候的记忆也有出现断层的现象。”

“简单的来说,就是往往人在喝醉的时候说的话,等他们清醒过来后是记不住的。”

“这样啊。”厉景琛点头。

那看来等到了明天,陆清欢就想不起她今晚做的事情和说的话,不过幸好他还录了音。

还不知道她听了会有怎样的反应。

在医生说完后,厉景琛又说了些陆清欢的状态,那边的私人医生也没有说有什么不对。

只是说喝了醒酒茶后,明早起来就会减轻头痛。

在他同私人医生对话时,坐在沙发上的陆清欢看着电视屏幕,她看着了一会儿,就忽然啊了一声,然后说道,“我该去洗澡了。”

她说完,就开始用手解着她穿的衣服,发现弄不开,她不耐烦的在地上跺了几脚。

虽然过程不容易,但等到厉景琛端着醒酒茶出来时,他就看见陆清欢已经脱得差不多了。

他问,“你在做什么?”

“要洗澡。”她的的头都还被包在衣服当中,听到他的问话,她闷闷的在里面出声回道。

他将盛着醒酒茶的瓷碗放在一边,动作优雅的将陆清欢快要脱下的衣服又给她穿好。

陆清欢冲着他瞪眼。

显然是不满他的行为。

陆清欢将手握成拳头,恶狠狠的说,“我要洗澡!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明明马上都脱完了,你还要给我穿回来!”

“我不管,我要去洗澡!”她的身体探到了他的耳边,使劲的冲着他的耳朵叫喊着。

厉景琛揉了揉眉,只好用手夹着不依不挠的陆清欢往楼上走去,当然他也将醒酒茶拿着。

“现在喝?”他端起来问她。

陆清欢不回答,厉景琛也不追究,他只说要是不喝就不让她洗澡,这么说完后,她只好接过来喝了,刚开始还有些蹙眉,但尝到甜味后,她的表情就变得乐滋滋的了。

见她喝了一半,厉景琛就将瓷碗放了下来,“歇歇再喝。”他用手轻揉着她的小腹,等进到房间后,他将剩下的也都喂给了她。

不知道是她休息够了的原因,还是因为喝了醒酒茶,她现在精神都要比先前要好。

厉景琛刚将水放好,他身后的陆清欢就已经将身上仅存的衣服全部都脱了下来。

光着脚趾踩在地面。

她没有用手遮挡身体,那架漂亮白嫩的身躯完全的将它的魅力展现在厉景琛的面前。

他的眸色倏地就变得愈发深沉,幽黑得深不见底。

她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动作轻快的从那边走过来,倒在他的后背,嘟囔道,“还没有好吗,还没有好吗……放快点,我等了好久。”

“要不要泡沫?”厉景琛的手放在水里,试了试水温。

陆清欢回答得很快,几乎是在他说完,她就忙不迭的点头,“要!”

厉景琛点头。

将水温调好,他就在里面放了一些泡泡,白色的,看着就想像是堆积起来的雪花,“现在好了。”

陆清欢眼睛一亮,立刻就想要进到浴池里,厉景琛抓住了她的手,“不要急,慢慢进去。”

被他抓着,陆清欢就只好慢悠悠的进到里面,水花都没有怎么溅起来,她下去之后,看着穿着衬衫的厉景琛,脸忽然就有些红了。

身体缓缓往水里面沉。

她还用手将泡泡都圈到她的身边,声音有些弱,“你你……你先出去,我要洗澡了。”

厉景琛抬眸看了她一眼,“刚才脱衣服的时候怎么不害羞了?”

陆清欢抿唇说,“反正你现在不准看,不准看就是不准看,将身体背过去。”

“你身上哪里我没有看过。”厉景琛不急不缓地说,“不仅看过还摸过,亲过。”

她见他不听,她就自己转过身体背对着他,本以为这样就好了,没想到他的视线仍然落在她的身上。

陆清欢像是在发脾气一样,用手使劲拍着水面,溅出来的水花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的,大部分都是冲着厉景琛那里去的。

夜里,陆清欢洗完澡,看她倒在床上没动,厉景琛就在旁换了睡袍,到了里面简单冲了个淋浴后出来。

“怎么还没有睡?”厉景琛皱眉问道,看着仰躺在床头的陆清欢。

“我已经睡了。”她用手遮住眼睛,就好像她真的已经睡过去一样,黑发披散而下,零星的也落在了床沿,肤色白皙,修长笔直的双腿随意的支在床上。

厉景琛看了她一眼,躺在床上,将倒在床头的陆清欢揽了回来,放在怀里,手放在她的腰间。

他将床头灯关掉,低低道,“睡吧。”

他闭上眼,他不动,陆清欢却时不时的就在他怀里这挪挪,那歪歪的,蹭到最后,厉景琛忍不住就吻了下来。

陆清欢被吻了后,她温顺的张嘴应和他,半眯着眼,等他将她松开后,两人的呼吸都有些不稳。

他轻轻缓缓的顺着她的腰,渐渐的,她就倒在他的身上睡了过去,呼吸平稳。

……

隔天,陆清欢醒了过来。

------题外话------

熬夜一时爽,码字葬火场!

昨晚看小说看到三点钟,差点就又直接睡过去了,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就开始撸字,晚上9点还有一更,老规矩,咳咳……都怪我看的那本小说,那个小贱人勾引我的,哼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