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景琛说,“那你可以随便花了。”

陆清欢看他,本来还打算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脸,听了厉景琛的话,她抽了抽嘴,“你还真是财大气粗。”

让她随便花,虽说女人都喜欢男人说随便花这三个字,一般人还是会有所顾忌,陆清欢虽然觉得厉景琛说这样的话有些土财主的味,不过偶尔听听也不错。

两人在收银台刷完卡,陆清欢签的字,顺便将发票也拿在手上,简单看了看账单,就将它塞进购物袋里。

一共有两个购物袋。

排骨单独放,其他的东西放在另外一个购物袋中,陆清欢的手里面没有拿,两个购物袋都被厉景琛一手一个提着。

有他拎,陆清欢也没有打算拎,不过她还是不经意的问,“要不要我也来提一个?你两只手都拿着袋子,我手上什么都没有不怎么好吧。”

“只是不怎么好?”

他单独将后面说的那句话充述出来,并且还在前面加了只是两字,重音也都落在这上面。

陆清欢说,“想说不好就说不好,单独加上”只是“这种字眼做什么,而且谁说我说出来的话就都要是真的……”她含糊其辞的转移,但厉景琛还是听到了一半,哪怕她将声音放低。

厉景琛挑眉问,“觉得我一个人拎着会被累到?”

陆清欢对这样的言语嗤之以鼻,她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所,“那你会觉得累吗。”

言语里还带了些坏意。

似乎只要他说是,她就会不怀好意的质疑他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要不然也不会拎这么点东西就会觉得累。

“你说呢。”

厉景琛从容的看她。

陆清欢耸了耸肩,知道从厉景琛这里找不到便宜,厉景琛的身体怎么样,还有谁比她还要了解,要是提这么点东西就累到,那么陆清欢也不用晚上被他折腾到很晚。

陆清欢及时闭上了嘴,将下意识已经滑到嘴边的话重新吞了回来,偏头看了看他,在她没有说话时,他还是一手一个,现在已经变成一手拎着两个购物袋。

空出来的另外一只手,从陆清欢的手心中穿了过来。

本来她是想要躲的,看到被他拿着的东西,还是没有拒绝,任由他同她的手交缠在一起。

紧紧的握着。

陆清欢用手捂住唇角,干咳了两声,“咳咳……你真的不用我拿?”

“不用,这点东西我还拿得了。”

厉景琛优雅的看她,缓缓道,“所以你不用担心。”他还用力在陆清欢的手背上的捏了捏。

陆清欢没忍住笑出了声音,要不是场合不对,她真的会好好勾起厉景琛的脸,仔细看看他这厚脸皮到底是怎么长出来的,怎么比她都还不要脸了。

“你是从哪里看出我是在担心你了,如果非要说担心,我也是担心被你拎着的排骨,好不容易选出来的,要是被你摔在地上,将质感摔下了一个格调,我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厉景琛危险的眯眼,狭长的双眼甚是好看,“照你这么说,你只是在担心我手里面的东西了?”

陆清欢在趋利避害上多敏锐,她怎么会听不出厉景琛周身透露出来的那丝丝危险。

知道是知道,不过她也没有打算服软。

陆清欢摆了摆手,“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我可什么都没有说。”

厉景琛温凉的说道,“看来原因都是因为我,你倒是将自己清白的摘了出去,不过摘的速度还不错,要是再慢点,我就抓住了你的那条小尾巴。”

陆清欢微笑,脸上尽是波澜不惊。

“技不如人都是你这样。”她做出胜利的姿态。

厉景琛耐心的问,“我这样是什么样?”

“当然是你这样一副奈何不了我的模样,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我比较技高一筹,小尾巴也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抓到的。”更何况还是在厉景琛面前,陆清欢就更不会轻易的被抓。

倒不是在防备他,而是陆清欢怕被他抓到小尾巴后,谁知道厉景琛又会弄出一些什么限制她的条条款款出来。

这是有前车之鉴。

陆清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说出的那句她是他的话,而且还被厉景琛录了下来,那次厉景琛将她承诺的不在他没有在场的地方喝酒的话放了出来,暂时没有将播放器关上,那句她是他的话,也就顺势一起放了出来,让陆清欢恨不得将它拿过来删掉,什么她是他的,她不是他的,这些话说出来也不嫌酸。

陆清欢也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话是厉景琛勾着她说出来的,她要是清醒着,怎么也不会死心眼的说出这种话。

酸不拉几的……

回到南苑,陆清欢过去在沙发上逗弄着小白,厉景琛则是去将买好的东西放进了厨房,五嫂在一旁看着,好几次都想要开口说让她来做就好,但厉景琛并没有停下。

等将东西全部都放好后,厉景琛对五嫂说,“买回来的排骨你看着熬汤,味道不要太重,尽量清淡一些,不过还是要满足她的口味。”

“我知道了,少爷。”

五嫂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看厉景琛了,毕竟以前的厉景琛可是从来不会到厨房里面来,从跟陆清欢在一起后,这种不可能也不知道被实践了多少次。

刚开始她还会震惊,到了后面,她都快要习以为常。

厉景琛走了出去,看到陆清欢正拿了盒鱼丸子,是两人从商城中买回来的,陆清欢在玄关换好鞋子,就兴冲冲的从袋子里将买好的鱼丸子翻找了出来。

鱼丸子的价格不贵,但很好吃,尤其是小孩子,更是喜欢。

陆清欢将它买回来不是她自己想要尝尝味,而是想要让小白这个嘴巴被养刁了的猫吃点普通货。

小白的嘴巴怎么不是被养刁了?

它还在厉景琛身边的时候,厉景琛就是给它买的御所出品的精制小鱼干,到了老爷子那边,老爷子跟平叔也没有亏待它,陆清欢买这个鱼丸子回来不是无的放矢,谁让小白被厉景琛从厉宅弄回南苑时,竟然还不吃她买回来的猫粮。

不吃就不吃,它还蔫耷耷的冲着陆清欢可怜兮兮的叫。

当时陆清欢没有说什么,这不,现在就是该陆清欢好好的报答它的机会来了。

陆清欢拿出鱼丸子的时候,小白还不打算吃。

最初她还十分礼貌的问了它一声吃不吃,见得不到回答,陆清欢就将想要逃跑的小白抱在腿上,然后将鱼丸子放到它的嘴边,誓有一副它要是不吃这事就没完的架势。

小白没有怎么反抗,最后生无可恋的将陆清欢放到它嘴边的鱼丸子吃到了肚子里。

厉景琛过来的时候,就是看见陆清欢细心的给小白喂鱼丸子吃。

听到脚步声,陆清欢抬眸对厉景琛说,“三哥,你看小白,它吃得多香,难得我想起在商城给它买回来的东西,不愧是我养的小白,就是喜欢吃我给的东西。”

闻言,厉景琛看了眼小白。

从它的脸上,他竟然看出了一副它生无可恋的表情,视线再往陆清欢的身上滑去,陆清欢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

“喵喵。”小白对着厉景琛叫了。

陆清欢说,“哎呀,它也是在赞同我说的话,小白真有灵性,好了好了,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再多吃一点,我不是教过你要富贵不能淫吗,来,再多吃一点,特意给你买回来的鱼丸子。”

“猫吃鱼丸子,这个点子简直就是好得不能再好。”

厉景琛坐在她的对面,整个人显得极其的从容淡定,哪怕是听到小白稍微有些凄惨和悲凉的叫声,他也无动于衷。

只是在最后陆清欢停下的时候,厉景琛开口说,“它的胃被老爷子养得有些精细,吃了这么多的鱼丸子,正好也能将改过来。”

陆清欢动了动眉,看着厉景琛的眼里充满了兴味。

“刚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手脏了,我去洗洗手。”陆清欢起身去洗手,留下的厉景琛看了看趴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小白。

他眼里闪过幽光。

难改她后面特意去拿了这盘鱼丸子,原来是给它拿回来的。

她都没有给他买。

厉景琛寻思着,小白还是什么时候送到老爷子身边去,总让它待在陆清欢跟他的身边也不好。

他完全没有想到,或者说是厉景琛刻意不提小白回到南苑也没有几天的事实。

五嫂弄得很快,做出来的排骨味道很鲜美,陆清欢吃得肚子都差不多已经是撑了起来,厉景琛吃得不多,主要是看着陆清欢吃,他则是喝了点红酒。

陆清欢懒懒的靠在餐桌的椅子上,面前还摆了一碗排骨汤,光是闻着味道,就让人馋虫开始叫起来。

陆清欢直起身体,端起瓷碗就喝着排骨汤。

喝完之后,她还满足的舔了舔唇。

在她舔唇的时候,厉景琛刚好看见,他的手指轻轻点在了玻璃杯上,食指在杯面摩挲,陆清欢擦完嘴,抬眸就看见厉景琛看过来的目光,她没有问为什么要看她,只是说,“别看了,再看你的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你是在说你自己?”

“不是三哥你觉得我秀色可餐,所以才一直都盯着我看的吗,从刚才就没有移开过,我可没有像你这样。”

厉景琛低低的应道,“确实是秀色可餐。”

听到他的话,陆清欢瞟了他一眼,像是在说:看吧,就是像她说的那样,想要骗过她是没有可能的。

陆清欢嘴角噙着浅笑,单手撑着下巴,等休息了一会儿,她才掠过这个话题,转而说道,“不小心吃得有点多了。”

厉景琛搁下酒杯。

餐桌很大,陆清欢吃饭时的位置不是固定的,她有时候会坐到厉景琛的对面,有时候也会坐在他的旁边,她坐的位置全靠她的心情。

心情好,就离他近。

心情不好,或者说是对厉景琛有别的想法,她就会坐到他的对面,中间隔上一段距离。

这次陆清欢就是坐在厉景琛的旁边。

听到她说吃多了,厉景琛平静的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肚子,力度不重,让陆清欢感觉很舒服。

陆清欢被揉得舒服的溢出了声。

厉景琛眼瞳的颜色深了深,掠过几缕暗光,两人现在的氛围正好,尤其是陆清欢从她的角度看厉景琛,刚好是稍微可以达到平视的高度,近距离的观察,她就发现他的皮肤有点好。

不仅是皮肤,眼睫毛也很长,鼻梁也算很高,唇很薄,颜色不浓不淡,是让陆清欢感觉很舒服的颜色。

越这么看,陆清欢心里面就越是像有人在给它挠痒痒。

“想吻我?”厉景琛性感的嗓音响了起来。

陆清欢:“……”她不动声色的将探出去的身体收了回来,故作无事的说,“是你想吻我才对。”

厉景琛慢条斯理的回道,“现在不能吻,你肚子吃得有点多,要是亲吻的话,在这个时候会比较费力,说不定还会难受。”

“当然难受的人会是你。”

陆清欢心领神会的看厉景琛,“所以你是故意不阻止我吃得这么饱的?”以前他还会让她只吃个七八分饱,今晚这么纵容,这一看就是要搞事情的节奏。

厉景琛矜贵的在唇角扬起了一缕浅笑,同时气息也柔和了下来,只听到他说,“在商城的时候,你不是在质疑我身体吗,在这段时间,我就在想要怎么向你证明,你的质疑是错的。这么一想,就让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你现在要吃饱了,待会才有力气,不然我说不定会有苦恼。”

陆清欢下意识的想要将他放在她肚子上的手拍开。

他说的这么一段话,透露出的信息简直是不要太多,都这个时候了,从商场回到了家里,感情厉景琛还一直都在惦记她在商场里开的玩笑话?

会说她现在吃饱了,待会才有力气……这越听越让陆清欢觉得她是不是捅了马蜂窝了?

陆清欢意味深长的说,“饱暖思淫欲,古人果真是诚不欺我。”

厉景琛对她微微一笑,并没有接她的话。

------题外话------

不小心锁在小黑屋里面了,幸好爬出来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