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种什么花花草草,要种就种仙人掌/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是小白弄的,厉景琛就算起疑,也找不到证据说什么。只是可惜,陆清欢想得是很好,她也确实是准备这么做下来,但她最后却停了下来。

她停下来的原因,不是因为她突然间悔过了。

也不是因为她觉得就这么丢掉这些嫩苗不好。

而是因为在陆清欢想要丢掉它的时候,厉景琛就在她的侧前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陆清欢啧了一声。

他早不过来,晚不过来,偏偏在她做坏事的时候过来。

陆清欢问,“你什么时候过我这边来的?”走路还没有声音,她都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

要是陆清欢知道他在旁边,陆清欢表示她一定会坦白从宽、坦白认错。

而不是这么想着偷偷将它丢掉……

厉景琛回,“在你知道你拔错的时候。”

“……”

好吧。

陆清欢点头,这样的话,她也就不用再说什么。

因为厉景琛在旁边将事情的经过全部都看完了!她还要说什么?

陆清欢淡定的将嫩苗丢开,小剪刀放在一边,而且还一并将手上戴着的手套也扯了下来。除了头上那顶太阳帽之外,其他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被陆清欢解下来。

她走到厉景琛的面前,微微扬着下巴。

她开口说道,“我的任务做好了。”虽然最后还是误伤了一株,但结果还是好的,恩,大概。

她直直的看着他。

两人四目对视。

陆清欢眼里隐隐浮现出威胁的意味,像是她在警告厉景琛不要乱说话,说不该说的话,比如问她,是怎么剪错的……

厉景琛抬起手,遮住了嘴沿。

同时也遮住了嘴沿上掠起的弧度。

陆清欢板着一张脸,表情格外的正经严肃,好似她刚才不是在拔野草,而是她才参加完一个正式的会议。

陆清欢不说话。

她看着他,看着看着,陆清欢就皱起了眉,只是脸上的正经仍然没有放下。

良久,厉景琛才说,“我这边还没有处理完,一个人处理起来总不如两个人快,要过来看看吗?”

虽然陆清欢起的作用并不是很大。

“那好吧。”陆清欢勉勉强强的回答道,这样的姿态好似她并不知道厉景琛只是说场面话用来安慰她的。

厉景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拆穿陆清欢。

厉景琛一个人处理得很快。

陆清欢就看着他轻描淡写的将一盆处理干净。

她趴在他的身上,就着他手上拿过来的闻了闻,没有香味,确实就是野草。

陆清欢本来是想要自己拿的,但却被厉景琛阻止。

谁让陆清欢刚才将手套也一起脱了下来,厉景琛顺势代替陆清欢拿起这些被除掉的野草。

陆清欢说,“你还挺有两下子。”

做得快不说,还一点都没有错。

这种正确性让陆清欢心里都有些在泛酸,她怎么就没有?

还真别说,陆清欢在动植物这块上,确实是没有什么运道。

陆清欢要是想记住的东西,看过一遍她就不会忘,像这种早就决定要处理的植被,她更是在书房里看到那本图鉴时就已经把上面的内容记得很清楚,只是她记住是记住了,等真正实践的时候,她却还是会有出错。

这就跟去年在平城山庄里的事情一样。

明明山庄里的湖才经过了一次鱼潮,而且陆清欢还是找了一个很好的位置垂钓,鱼饵又好。

按理说,她就算不能钓起几十百八条,怎么也该钓上一二三四条。

但结果,她放下去的鱼饵全部都被那些鱼吃了,也没有见她钓上来一两条鱼。

一条也没有。

陆清欢连个鱼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厉景琛就跟她不同。他简直就是到了那种就算不放鱼饵,也有胖乎乎的傻鱼往他的鱼钩上跑。

气得陆清欢就想直接动手掐住这些鱼的脖子,恶狠狠地说,“你们是不是都眼瞎了,我这么一个美人想钓你们,你们一点面子都不给,是不是不想混下去了?!”

虽然她很想这么说,但最后还是没有说。

她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厉景琛在短短时间里面就钓了个大满贯,真的是大满贯,满到最后都是陆清欢用极其挑剔的眼光去挑选了几条无论是从长相还是身材,都很肥美的鱼带回去让厨师下锅,弄得美味食物吃进肚子里。

从那件事过后,陆清欢对钓鱼这种事情就没有多大的兴趣。

而现在,陆清欢就像是再回到了那个时间里。那些鱼欺负她也就算了,至少它们还会动,它们不上钩,陆清欢还能安慰自己说是它们跑得快,水里是它们的主场,陆清欢钓不上来,也没有什么。

但这些如兰嫩苗不是啊。

它们都是死的,是那种就算是风吹雨打,电闪雷鸣,它们都不会跑不会动的生物。

所以陆清欢都有些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在这些动植物上的运道不够好,要是运道好的话,也不至于混得像她这么惨。

厉景琛说道,“做得多了,也就熟练了。”他看着陆清欢有些郁闷的表情,就知道她还在不乐意。

于是他说,“不要看我现在做得这么熟练,我在你醒之前,是来这里看了一会儿才确定的,就是在你向五嫂找我的时候。要不是我看你该醒了,我还会再多看一阵。”

“你安慰到我了。”陆清欢蹭了蹭他的背。

厉景琛的这话,只能相信一半。他说他出来是来看它们,这就是真的,至于厉景琛提到他在这里花了一些时间,虽然陆清欢觉得他也最多只有几分钟,甚至是几十秒。

他这么说,主要的目的就是安慰陆清欢。

她又怎么会听不懂。

厉景琛不急不缓地处理最后一盆,这盆就是陆清欢一个人过来的时候,用手直接拔断一根如兰嫩苗的那一盆。

厉景琛这次的动作就没有先前的快。

陆清欢在他背上感受到他放慢的动作,侧头往他手这边看了下去。

她问,“有问题?”怎么速度一下子就忽然放慢了。

“没有。”

陆清欢不信,“没有你还看这么久?”

厉景琛只好说,“如兰之所以会开得好,是因为它们是两株并列而生,要是只有一株,就算打理得再好,开得也不会很好。”

“所以它们虽然是两份,但它们却不能分开。”

陆清欢慢悠悠地说,“好感人的讲解,我都快忍不住掉眼泪。你看,我眼角这里是不是还能看见泪水?”

厉景琛面不改色道,“你那是打呵欠打出来的,而且我也没有看见你有多感动。”

陆清欢笑了笑,“我还以为我何倩打得挺小的,都没有发出声音,没想到还是被你看出来了。还有,你是怎么看出我没有感动?别看我脸上这么平静,内敛的我感情向来是比较含蓄的。”

‘感情含蓄’的陆清欢说完,她又懒散的打了个呵欠,她趴在他的身上,软乎乎的手抱着厉景琛的背。

果然还是在厉景琛的身上,是最能让她放松的了。

就算陆清欢睡到了自然醒,她还是会变得懒散起来,没有一点心思去想别的人,去做别的事。

不过她虽然神态慵懒,陆清欢还是回答了厉景琛。

她倒是要看看她都这么说了,厉景琛要怎么应对。

厉景琛低低道,“我都没有感动,你会?”

“……”陆清欢啧舌,很好,这回答很有杀伤力,真的很有厉景琛的作风。

事实上,也确实是像厉景琛说的那样,陆清欢的身上,有着丝毫不弱于厉景琛的心狠。

他都不感动,她还会感动?

别说笑了。

当这些感动都是路边的大白菜,低头就能捡到不成。

厉景琛虽然动作慢,但他手下的动作没有停止,仍然是将那颗嫩苗之外的野草全部清理出去。清理过后,厉景琛则是径直将那株嫩苗也一并弄掉了,于是这盆泥土上,就变得空荡荡的,上面什么都没有。

陆清欢,“你是突然眼花了还是手抖了?”

厉景琛答,“都没有。”

“那你怎么一根东西都不留下,让它这么光秃秃的,看着还不如留根野草在上面。”

至少留下来,盆里还会有点绿。

“不需要它们了。这盆我是特意给你清理出来的。这次不在上面种如兰了,我们在上面种仙人掌。要是后面它长得好,你还可以选一支拿到房间里面去养。”

“为什么你想到要种仙人掌?”

不知道为什么,陆清欢的心里竟然感到一丝丝的不妙。

果然,厉景琛的回答也正验证了这点。

他说,“种仙人掌,它的生命力总不会那么简单的就死掉,能活得长一些,这也适合你种。”

陆清欢咬牙。

他还不如不说。

什么叫它不会那么简单的死掉,生命力久,就适合她种?

这不就是厉景琛在用另外一种语言措辞说她容易折腾死花花草草吗?

没想到,真是没有想到,厉景琛会这么简单直接的上来薅陆清欢的这块短板,不过陆清欢也不是那种被戳到短板,就会蔫的人。

她说道,“你这建议很好,我一定会好好的将它养好,到时候它长得好了,我会送给你最好最茂盛的一块仙人掌。”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但愿仙人掌会在陆清欢的手下活得久一些,不要像这些嫩苗,这么快就死在陆清欢的手下。

或者用被惨遭毒手来形容会更好。

其实就连厉景琛都没有想到,陆清欢在植物上的手气会这么不好,碰活的,活的不上钩,养花种草,养一个死一个。不过想到那次在平城的经历,厉景琛表示今天这事,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两人将商议好要在这里种仙人掌。

让五嫂下次记得去花鸟市场将仙人掌买回来,本来陆清欢是想她自己亲自去挑选,不过她想了想,她还是让五嫂去。

因为最近她忽然就懒得动了。

算算时间,好像她的小日子也快到了。

也难怪陆清欢会觉得她懒得动。

陆清欢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她将手机掏出来,对厉景琛说,“你过来之前我接了个电话。”

厉景琛敏锐问,“谁打的?”

“那人没有自我介绍,不过我心里倒是有几个怀疑人选,你让人查查,这个电话是从什么地方打过来的。”

陆清欢还是知道这点事情难不倒厉景琛。

只是查个号码的来源,对于一个能够将人在几年前不小心对一个乞丐说的一两句话都能够查出来的人来说,确实不难。

这不怪陆清欢对厉景琛这么有信心,实在是因为陆清欢她是真身经历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