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不想活了/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继续说,“前面的话我们就不拿出来说了,就说现在,你说朋友间都会像你这样……牵手,我看这完全是你的托词,你是想要隐藏什么吗?比如说是你跟厉先生之间真正的关系。”

陆清欢回答,“你孤陋顾问,不能要求别人也跟你一样,你说牵手不可能,我就说它可能,我们之间不仅会牵手,还会做这个……”

陆清欢吻上了厉景琛。

她的唇瓣在他的脸上蜻蜓点水,一吻而过。

众人见到陆清欢的做法,全体都在懵逼。

中年记者也是。

他没有想到陆清欢会这样二话不说就开吻。

她吻的是厉景琛,不是别人。

那厉景琛是什么反应?

他们视线呆滞的往厉景琛的脸上看去。

厉景琛还是那么的平静淡定,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天啊……

这世界是玄幻了吗?

陆清欢吻了厉景琛,厉景琛却什么情绪都没有露出来,仍然是那波澜不惊的模样。

厉景琛是一直都这么镇定,还是因为他对于陆清欢的亲吻,已经是习惯了?

如果是前者,对众人的影响也不是很大。

毕竟在场的诸位,除了宋东庭,谁都不知道厉景琛真正的习性是怎么样。

他们印象中的厉景琛,只是从听到别人描绘他的字眼中所形成的对厉景琛的认识。

而他们现在亲眼见到厉景琛,真的就像他们所想象的那般,气势惊人姿态矜贵,喜怒不形于色。

所以就算陆清欢吻了他,他现在这平静的反应也没有什么不对。

但要是后者……

厉景琛这么平静,是因为他习惯了陆清欢这样突如其来的亲吻,那他们倒是会去支持中年记者,多去挖一挖他们两人的事。

他们也更想让中年记者挖出陆清欢跟厉景琛到底是不是男女关系,还是说他们是情侣关系,恋人关系……

中年记者从懵逼中醒了过来。

他看着陆清欢,说,“陆小姐你这是在用行动向我们表明,你跟厉先生并不是朋友关系吗?”

陆清欢反问,“我有说过我跟三哥是朋友关系吗?”

“可你刚刚也没有否认……”

而且,他是听陆清欢说起朋友这个字眼,他才顺着这个关系深问下来。

结果陆清欢又是牵手,又是亲吻,一个接着一个,简直都快要将他震懵了,虽然事实上,中年记者就已经是懵逼过一次。

陆清欢缓缓道,“我只是不小心提了一句朋友,而且还只说了这么两个字,其他都是你在想象,你在说。”

“我有好几次,都想要打断你。”……她才不会打断。

“不过看你说得那么有激情,我就不好意思打断了,我准备在你说完之后,再出来澄清。现在我终于将这话说出来了,没有让你再打算把我跟三哥定义成朋友关系。”

陆清欢说得好听。

她要是真想说,前面有那么多的机会,她怎么不说?

她要是真想说,早在中年记者产生误会的一开始,她就有机会说,但偏偏,她没有说。

陆清欢不仅没有说,她还由着中年记者在那边不断的否认她跟厉景琛不是朋友关系。

直到最后她亲吻上厉景琛,陆清欢才开口说他们不是朋友关系。

中年记者都快要被陆清欢呕出一口血了。

他就没见过像陆清欢这样折腾人的。

不过……

陆清欢说不是朋友关系,还在众人面前牵手,亲吻……这不就是陆清欢在承认,他们是男女关系,恋爱关系了?

中年记者问,“那陆小姐你否认了你跟厉先生是朋友关系,那你现在的意思就是说,你跟厉先生是恋爱关系了?”

如果不是恋爱关系,他们会牵手,会亲吻吗?

而且陆清欢一直都是在叫厉景琛三哥。

这么明显的证据,他刚才怎么就没有注意。

陆清欢看了看中年记者。

厉景琛就站在她的身边,陆清欢笑了。

陆清欢开口说道,“我谈恋爱,有什么不对?谁也没有规定,我不能跟人谈情说爱。”

“你就是承认厉先生是你恋人了?”

陆清欢,“恋人?不是。”

“陆小姐你是想要再次否认吗?这么多人都在听着,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们心里都有数。”

“你们有没有数,跟我有关系吗?我谈个恋爱结个婚,难不成还要向你们打报告不成。”

众人哗然。

刚才陆清欢说了什么?

谈恋爱,还有结婚……

结婚……

陆清欢竟然提到了结婚!

“陆小姐,你的意思是说,厉先生不止是现在会是你的恋人,以后他还会是你的先生,对吗?”

“以后?”

陆清欢皱眉,说道,“他现在就是啊。”

这次四周人群哗然的声音比刚才要大得多了。

尤其是这位中年记者,他本来以为只要挖出陆清欢给厉景琛之间是恋爱关系,他就已经是上了天了,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陆清欢竟然会说厉景琛已经是她的先生这种话。

陆清欢说的先生,是他们想的那样,是结了婚的先生吗?

这么想着,中年记者就问了出来。

陆清欢意味深长的说,“你们是觉得我用先生来说,你们不能理解,那我稍微用直白一点的语言来说吧。”

“三哥他是我男人,是那种会睡在一起床上,早上会起来一起吃早餐,会动不动就亲吻上的我男人,我这么说,你们就明白了?我要是有一天不叫他三哥,叫他先生,那肯定就是我在跟他玩情趣,情趣你们不用我在这里跟你们解释了吧?”

“不……不用。”

陆清欢话已经说得这么直白,他们还要问什么?

他们什么都不用问了。

这就是大新闻啊。

陆清欢说的这件事,足以让所有的新闻记者脑子都短路。

哪怕是有别人阻止,他们也都从后面怕跑到中年记者的身后,他们虽然想举着话筒采访陆清欢,不过在陆清欢前面的那些下属和安保人员,他们都不是吃素的。

他们全部都站在陆清欢和厉景琛的前面。

这群记者想要过去,都不行。

“陆小姐,你说的这话是真的吗?你没有再继续跟我们开玩笑?”

“陆小姐,请问你跟厉先生的关系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能告诉我们吗?”

“陆小姐,你说你跟厉先生关系这么亲密,那你的亲人知道这个事情吗?”

“陆小姐,请问你跟厉先生住在一起多久了?能方便给我们透露一下相关的事情吗,还有陆小姐你是只跟厉先生在一起,还是有见过厉先生的家人?他们知道你们的关系吗,对你还满意吗?”

“陆小姐……”

陆清欢看着他们。

记者们发话的声音在陆清欢的注视下渐渐安静了下来。

他们不说话,就想要听陆清欢会说什么。

陆清欢见他们安静了下来,她说道,“刚才你们,好吵……还是现在这样好。”

“让你们安安静静的,不好吗?”

这群记者听了陆清欢的话,他们更安静了。

他们是见过陆清欢的本事,知道跟她说话,他们是绝对说不赢,所以他们还是老实安分一点吧。

他们一安静,陆清欢就满意了。

陆清欢侧过头对厉景琛说,“我说出来了。”

“恩,我听见了。”

“我感觉对他们说,比对宋东庭一个人说要有趣得多。”陆清欢以往都是在宋东庭面前秀恩爱。

她没有想到,在这么多的外面秀恩爱,感觉……会这么的爽。

陆清欢若有所思的说,“难怪那么多情侣都喜欢在外人面前出现,原来都是因为这感觉爽,让我都有点喜欢上这种体验了。”

“那想要我吻你,让你更爽一些吗?”

陆清欢说,“吻就不要了,我怕你又招来一些蜂蜂蝶蝶,我只有两只手,一张嘴,掐都掐不赢,还是算了。”

“刚刚你说你让我更爽?”陆清欢笑着说,“三哥,我怎么感觉你开口说出来的话,越来越荤了。”

厉景琛,“我看是你想荤了才对,我只是看你在他们面前心情不错,就想要和你再有一两个互动,这样让他们看见,你的心情就会变得更不错起来。”

“强词夺理。”

陆清欢才不相信厉景琛说的话。

两人在这里姿势亲密,你说我笑,那些见过厉景琛的人都被厉景琛的反应吓到了。

他们什么时候见到厉景琛笑了?

厉景琛不仅在笑,他跟陆清欢之间的氛围,还十分的柔和,厉景琛眼底的柔情都已经溢出来了。

众人都被今天遇到的这几出,弄得脑袋都是懵圈的。

先是发布会,再是陆清欢跟记者的掐架,说是掐架也不准确,应该说是陆清欢单方面的碾压,还有那个被赶出去的女记者,中年记者询问陆清欢跟厉景琛的关系,最后陆清欢就说出厉景琛是她男人的话。

不行,不行……

他们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别看这些事很多,它们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紧紧地跟着一起来的,他们还没有从上一个事情中醒过来,下一个事情就赶上来了。

时间才花了一点点。

他们就要接受这么多的讯息。

这真是想要让他们的脑袋都爆炸啊。

中年记者没有想到陆清欢会说得那么直白。

说实话,他在那些记者都涌上来的时候,他都还是懵逼的。

他明明都已经做好陆清欢不承认,虽然说几句话来堵塞他的准备,就连应对方法,他也想好了。

陆清欢只要否认了,那他就用她是名媛的身份来回击她。

他就不信,陆清欢真的是像她表现出来的这样,不在乎陆家,也不在乎她这个名媛的身份。

只要她有一点的在乎,他就有可乘之机。

年轻记者原本是站在中年记者的身后,但是忽然这么大的一群人从背后挤上来,他本来就长得像一个文弱书生,弱不禁风的模样。

小胳膊小腿,而且还是被中年记者习惯性的护在身边,他哪里能挤得过这些粗胳膊粗腿的记者们。

而且他被挤下去的时候,他都只来得发出半截惊呼。

“师傅,啊……”

年轻记者被挤了下去,他周围都是抬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一个个都没有在理他,而是都兴奋得往前挤。

年轻记者说,“你们这么激动做什么?”

“混蛋玩意,别睬我脚……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我说你一个南方娱乐的记者,还是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说话想一个娘们,要说话就说大声一点。”

旁边有人说了,“你可别说他是娘们,你看看他是谁,在我们前面的那个中年记者,就是他的师傅。没有他师傅,我们还不得这么重要的新闻。”

“那是他师傅弄出来的,又不是他,我要是他,早就带着师傅弯腰赔礼道歉走了,他这个傻蛋玩意,竟然还由说他师傅这么胡来,呵……真以为厉先生的私事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被打听的?我看是不想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