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都想给对方最好的/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清欢站着不动。

随即半弯下身体,低头打量着脚底下这些鹅卵石,她一停,厉景琛自然也停了下来。

“你要是踢疼了,待会别叫疼。”

厉景琛不关系它们,他只对陆清欢说的踢这些石头走路的话有反应。

陆清欢摇手,“不会有那种事发生,我会那么蠢,把自己脚弄疼?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真的是多余的?”

厉景琛往她脚那里看过去。

正好陆清欢吃痛的在抖脚。

因为刚才她确实是不小心把她自己的脚趾头弄疼了。

而且还就是现在陆清欢弯腰看的这块灰色鹅卵石把她弄疼的,要不然陆清欢也不会停下来。

厉景琛看过来的时候,陆清欢嘴角的笑都顿了片刻。

哦豁……

被发现了。

陆清欢若无其事的说,“现在我们看了看够了,该往前走了,不然等到了下午,说不定我们还没有进去。”

厉景琛勾了勾唇,“那就走吧,难得你能想到这点。”

“什么叫我能想到这点,这又不是很难的事,你说得好像我不会想到一样,你不会真的是这么以为的吧?”

厉景琛开口,“你觉得是怎么样,那就是怎么样。”我都由着你来说。

听懂了他的潜台词,陆清欢不禁扬起唇。

不看见他正在看着自己,陆清欢用手掩住了嘴边的笑,她说,“肯定就是我想的那样,你这人还真是坏,都开始来打笑我了。不过我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见识。”

“那我是不是该说多谢?”

听到他这样说,陆清欢没好气的回道,“不用谢。”

厉景琛牵着陆清欢往前走。

陆清欢开始还对这些有兴趣,到了后面,她就是开始有一搭没一搭了,她没有怎么看脚底下的这些鹅卵石,反倒是跟厉景琛说起了话。

不过他们的对话,听着也不像是在一个频道上。

比如说对于前面那些主次楼的看法,陆清欢说了一句,“它们布局很好,这么看过去感觉很不错,我听说有的别庄是要请风水大师,我看这里山清水秀,地势这么好,是个好风水。”

“这里只能够算一般,建造的时候,是老爷子让人过来修建的,开始并不像这个样子,是平叔后来再改造……你走累了没有,要是累了的话,我们先歇一会儿再走。”

“这个花颜色看着不错,还是紫色的,长在路边不是什么珍惜的物种吧……啊,我把它扯下来了,这算不算是在辣手摧花?”

“看样子你是没有走累了,那我们就继续。”

“哎呀,这个看着也很好,我拿起来看看……”

“你手上有泥土,怎么这么不小心,就沾上了这种东西,我给你擦擦……”

如果说陆清欢是来观光的,那么厉景琛就是来给陆清欢这个观光者嘘寒问暖,打理一切的人。

陆清欢手里拿着刚才被她辣手摧花的那一朵紫色花朵。

花长得很小,只有大拇指这样的大小,像是那种小雏菊,不过没有香味,陆清欢就算是拿在手里,也不会沾上花粉。

陆清欢本来是在打量着她手中的花,只是看着看着,她的目光就从紫色花朵偏移到厉景琛牵着她的左手上。

他的手腕上戴着钢表,

表上面的时间在走动,陆清欢对这个表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她的目光慢慢下滑,落到了他的手背。

陆清欢被他牵着手,所以她能够感受到他皮肤的温度,他手的温度有些凉,跟这风有点相似,陆清欢跟他手的温度正好相反。

如果他手的温度是风,那么陆清欢就是那旭暖阳,跟厉景琛的薄凉不同,她的要很温暖。

“在看什么?”

厉景琛问道。

陆清欢紧了紧手,微笑,“没有什么。”

虽然她说了没什么,不过厉景琛还是扫了一下他们两人牵在一起的手,陆清欢紧了紧手,这样的动作,厉景琛自然是察觉到了。

他也没有说别的什么话,只是把两人的手牵得更紧。

陆清欢微微一笑。

她喜欢他这样。

就算是他察觉到什么,他不问,也不会胡思乱想,而且他就算是问了,只要陆清欢不说,他也不会说什么。

他只会用行动来表明,他在她的身边。

自从跟厉景琛在一起,陆清欢似乎从来没有担心过两人之间会不会产生什么误会。

哪怕是在小事上,他们有一两句的不同看法,最后厉景琛跟陆清欢两人都会一一先后妥协,不是因为顾忌,而是他们想要把最好的一面给对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