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想不想来逗逗它/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清欢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盛西爵,她看他的样子,穿着合身的西装,像是来这里见什么人的一样。

陆清欢说,“好久不见。”顿了顿,她问,“你好久回的帝都?”

“你知道我不在帝都?”盛西爵问。

语气里还有些意外。

意外之余,还带着一点惊喜。

盛西爵那时候回去得很急。

奶奶让他快点回去,说是爷爷身体忽然受凉,本来没有当一回儿事,没想到拖到后面越来越严重,爷爷都已经躺在床上不能下床,奶奶向来都是惯着爷爷,这次爷爷出事,奶奶就冷下脸站出来,主持着盛家的事情。

虽然爷爷说不用让盛西爵回去,但奶奶让爷爷闭嘴,然后转头就给盛西爵打电话,说是派人来帝都,让盛西爵跟着一起回来。

盛西爵当然不会反对。

他什么人都没有联系,便心急的从帝都回到金陵。

幸好爷爷没有什么问题。

爷爷不过是由受凉引发的一些身体后遗症,只要在后面好好的调养,就不会有事。

给爷爷检查身体的医生说,要爷爷尽量少思少虑,爷爷还想要说什么他怎么可以不思考,这个盛家都还需要他来亲自主舵,然后奶奶一个眼刀子甩了过去,爷爷……爷爷就老实下来。

事情最后也就变成这个样子。

盛西爵在金陵待了一阵,爷爷就把一些当年盛家在帝都的产业都说给了他。

当然,爷爷可以让他的人亲自从金陵那边过来收拾这些敢碰他东西的兔崽子,不过为了锻炼盛西爵,给盛西爵造势,爷爷就让盛西爵自己解决。

虽然爷爷明面上不出手,不过他私底下还是派了人过来跟着盛西爵。

不是为了监视他,只是为了保护盛西爵。

盛老爷子不得不为盛西爵这棵独苗苗考虑。

盛西爵当初回金陵的时候,是他身边的人来处理他离开帝都后的事情,顶多只是给学校,还有给一些商业中的人透露出一点消息,陆清欢这里,并没有什么人来联系她。

陆清欢刚开始不知道盛西爵离开了帝都。

陆清欢是有一次回到学校,听到别人说起盛西爵回金陵,她才知道盛西爵没有在帝都。

不过当时陆清欢只是听了听,她并没有多想。

现在见到盛西爵,比起盛西爵见到她的欣喜来说,陆清欢要平淡很多。

盛西爵他高兴,那是因为他听到陆清欢说的话而高兴。

陆清欢问他是什么时候回到帝都,这不就是在说明陆清欢知道他离开过帝都,哪怕盛西爵没有把他的行踪告诉给她,陆清欢还是在用她自己的方式来关心。

盛西爵心情很愉悦。

他微笑着说,“我才回来没有几天,当初因为爷爷突然生病,所以我没有跟你打招呼,突然就离开了,下次要是我还要再离开帝都,我会事先亲自来告诉你。”

他什么时候走,为什么要来跟她说?

陆清欢不是他的什么人。

她没有必要知道。

而且陆清欢怎么觉得盛西爵见到她后,他就一直很高兴?

他的回答也不像是单纯的表面朋友之间会说的话,陆清欢仔细的看着他,现在盛西爵已经把他脸上的欣喜收敛干净,陆清欢没有看出什么不对。

不管是不是陆清欢误会,陆清欢都决定跟盛西爵之间保持着距离。

不是陆清欢觉得这个世上每个人都喜欢她。

盛西爵跟她没有见过多少面,陆清欢不想让他对她有什么情感。

陆清欢这个人,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厉景琛,她分不出多余的心思给别人。

陆清欢说,“我是听别人说你离开的帝都,你不用来亲自告诉我,毕竟我们是朋友,我们是朋友吧?”

盛西爵的笑容一滞。

他抿了抿唇,说,“是,我们是朋友。”

“看来你是承认我这个朋友,虽然我们一共也没有见过多少面,但我总觉得我们很有朋友的缘分。你承认就好,我刚才还担心你会开口否认,说我不是你的朋友。”

盛西爵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他不是傻子。

他听得出来,陆清欢一口一个朋友,是把他们的关系往朋友的层次上定义。

陆清欢笑道,“既然我们是朋友,那下次你要是离开,就不用过来亲自告诉我,给我发一个短信,我就知道了,毕竟我们是朋友。”

盛西爵说,“好吧,那我下次就给你发短信。”

“不过说到短信,我给你发过几次,虽然不是什么大事,都是一些小聚会和有趣的宴会,本来只是想要约你出来逛一逛,但你从来都没有回复过我,你是换手机号了吗?”

陆清欢表情一僵。

她干笑,“哈哈……我的手机号码还是那一个,没有换过。”

陆清欢知道,她没有看到盛西爵说的那些短信,都是因为厉景琛。

厉景琛不是没有告诉过陆清欢,有人联系她,只不过厉景琛从来都只是说,那些都是垃圾短信。

厉景琛看了就把它们删除,陆清欢听了就没有再在意。

现在看来,厉景琛说的那些垃圾短信,似乎都是盛西爵发出去的。

陆清欢说,“我没有回过你,可能是因为当时你给我发短信的时候,我没有看见,再加上手机每天都会定时清理,所以就没有回给你了,下次我会多注意。”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你不愿意回复我。”

“不会的,以前只是因为意外。”

……全部都是出自厉景琛手中的意外。

盛西爵浅尝辄止,没有再继续深究这个事情,得到陆清欢这样的回答,那以后他发过去的短信,相信她不会再看不见。

陆清欢因为跟盛西爵说话,她原本举着逗小白的逗猫棒放低,小白轻而易举的就用爪子抓住了它。

不过它抓着后,觉得还是刚才好玩,它冲着陆清欢叫出来,“喵。”它想要玩这个,再把它举高。

陆清欢继续用逗猫棒逗着小白。

盛西爵走过来,坐在陆清欢的旁边,看着小白说,“你的猫养得很好,当初我家里也养过一只猫,不过后来它生病不在了。”

“好什么好,你看它现在胖成什么样。”陆清欢说,“你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只猫,它在天上会很幸福。”

陆清欢没想到盛西爵养过猫。

而且还死了。

她只好这么安慰他。

陆清欢想了想,把手中的逗猫棒给他,“想不想来逗一逗它?”

盛西爵笑着点头,说,“我的荣幸。”

逗猫棒换了一个人拿,小白没有立刻就扑过去。

它只是尾巴一摇一摇,站在原地没有动,不过眼珠子到时候随着盛西爵手中摆弄的逗猫棒摇晃。

陆清欢看到它这个样子,还是有点欣慰。

小白还没有到那种一看到逗猫棒就没了脑子的跟着别人走,看来以后陆清欢可以考虑让小白自己出来散步,她就不用跟在它身边。

盛西爵说,“它很有警惕心,所以我才会觉得你把它养得很好,你说它胖,但是我看它这个样子很可爱。对了,你来这里是做什么?”

陆清欢拍了拍小白的头,“不是想玩吗,过去玩吧。”

“喵喵。”小白往盛西爵的地方跑了过去。

陆清欢看它过去,她说,“有警惕心才好,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它会被谁用一个逗猫棒或者是别的什么小东西骗着走。你说它这个样子可爱,虽然我也比较赞同,但是不运动不锻炼的猫,不是好猫。”

“我是专门来这里给它买玩具。”

“家里的猫爬架它不玩,上面都积了几层的灰,我想着要是换了新的,说不定它就每天都会去锻炼。”

“我是过来给它买玩具,你是到这里来做什么?”

盛西爵回答,“我来见一个熟人,有些事情要交待他。”

“那你现在忙完了?”

“恩,忙完了,不是什么大事情,我是把事情处理好,准备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你,开始还以为是我看错了。”

盛西爵手上的动作很轻盈,小白都在地面上跳了好几下,陆清欢看他坐在那里,岁月无争,气质温和,陆清欢不由得就放松了下来。

陆清欢,“没有耽误你的事就好。”

说完,陆清欢就没有再开口。

盛西爵温柔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陆清欢跟盛西爵坐在这边,不远处的走动的人纷纷把目光停留在他们的身上,有大胆的还在窃窃私语。

“看那边,你说他们是不是一对?两个人看着就很和谐,而且他们还在逗猫。”

“那只猫好可爱,我也想要,可惜家里人不准。”

“是很可爱,下次我要我的男朋友给我送一只过来,我早就想要养了,要是我跟我男朋友感情那么好,以后要是养了猫,我们肯定会把它当成是亲儿子来看待。”

“你们怎么就在看猫,看人才是关键,你们难道不觉得他们两个人坐在一起,很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但他们都已经在一起了,他们再好,也不是我们的。唉,要是我的男朋友有他一半好看就好了。”

“是啊,要是我男朋友……”

说什么的都有。

陆清欢虽然没有全部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不过有些话她还是听得很清楚。

陆清欢皱眉。

盛西爵开口说,“不用理会他们,他们说的话不是真的,不用对他们说的话多加注意。”

盛西爵看向陆清欢,露出歉意的笑容。

陆清欢说,“我没有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不过陆清欢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还逗了一阵小白,陆清欢觉得她是时候回去了。

陆清欢刚准备开口说再见,盛西爵就说,“难得我们在这里见到,我看太阳也有点晒,要不然我们找个地方先坐下,再喝点饮料,我请客,怎么样?”

他都这么说了,陆清欢刚刚的确是打算找地方喝饮料,陆清欢就点头同意,“好吧。”

盛西爵愉悦的笑了。

他起身,说,“在前面有一个咖啡厅,我们到那里面去,那里可以带宠物进去,环境也还很不错。”

陆清欢见他都想好了去哪里,她没有拒绝,点头说,“好。”

小白跟在陆清欢的脚边,盛西爵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守着陆清欢的下属,随即他轻飘飘的收回视线,他从第一次见到陆清欢的时候,盛西爵就注意到跟在她身边的这些下属。

全部都是厉家的下属。

他们明显是来保护陆清欢。

盛西爵眼里闪过深思。

他快步走上去,跟陆清欢站在一起。

盛西爵没有想直接问陆清欢为什么有这些厉家下属跟着她,待会他们总要坐下来,到时候他再试探的问问她,就行了。

------题外话------

小番外。

厉先生第一次下厨。

厉先生准备做鱼香肉丝,他系好围裙。

动手翻了翻流理台上各种食材,看到里脊肉时,他眉梢一动。

厉太太问,“怎么了?”

厉先生说,“没有看见鱼,鱼香肉丝不是要用鱼做食材吗,没有它,我怎么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