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盛西爵在慢慢逼近真相/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到咖啡厅,陆清欢把小白带着就来到桌边,落座坐下。

服务员很贴心的拿了一些猫可以吃的食物过来,陆清欢和盛西爵都点了这里的招牌咖啡,没有多久,咖啡拿了上来。

陆清欢喝了一口,感觉这家没有她在中央大道那边去的那家咖啡厅里的好喝。

盛西爵一直都在注意着陆清欢。

他看见陆清欢只喝了一口就把咖啡杯放了下来,他开口问,“觉得这里的咖啡不好喝?”

“没有,这里的很好。”

“但是你只喝了一口。”

盛西爵不觉得他有看错,陆清欢要是真的喜欢,她就不会只是喝一口。

陆清欢没想到他看见了。

既然他都看见,陆清欢只好说,“这里的咖啡的味道是不错,不过我喝过更好的,是在中央大道那边,那家咖啡厅的咖啡,我觉得比这里的要好喝,你要是有机会了,可以去那边试一试。”

陆清欢推荐着她去过的那家咖啡厅。

“中央大道吗?”盛西爵点头,“有机会我会过去尝尝。”

“恩。”

中央大道那边的那家咖啡厅的咖啡是好喝,不过陆清欢没有说出来的是,厉景琛泡出来的咖啡更好喝。

不过就只有她能喝。

陆清欢眼角笑眯眯。

盛西爵招来服务员。

服务员,“先生,你有什么需要?”

盛西爵说,“你们这里有鱼汤吗,要是有的话,给它来一点,虽然有凉白开水,不过我觉得它更想喝鱼汤。”

“有的。”

“那就来一点。”他目光从服务员身上移开,回过头,“你觉得怎么样?”盛西爵看着陆清欢问道,陆清欢当然是同意了。

陆清欢说,“味不要太重,记得轻一些。”

“好的,我们马上就送上来,请问二位还有什么需要吗?”

陆清欢摇头,盛西爵便让服务员下去,“你们只要把鱼汤快点送上来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们没有什么要求。”

服务员离开。

陆清欢说,“我都没有想到问他们要鱼汤,我一般都是给它喝凉白开水。”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而且我跟你说过,我以前养过猫,对它们还是有些了解。”盛西爵以前就经常给他那只猫喝鱼汤,“我好像还没有问过你,它叫什么名字。”

盛西爵做的这些事情,一点都不会让陆清欢觉得厌烦。

陆清欢觉得,盛西爵比她以前见到他的时候,是变得有些成熟,不过这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这个念头只是在陆清欢的脑袋里,闪一闪就过去。

陆清欢说,“你问它啊,它叫小白。”

因为听到自己的名字,小白还应景的叫了一声,“喵。”像是在应和陆清欢说的话。

盛西爵说,“小白吗,这个名字很适合它。”不过就是有些敷衍,就因为它身上的皮毛是白色,所以就直接叫小白?

哪怕盛西爵只是这样在心里想想,陆清欢还是能够猜出他在想什么。

陆清欢笑了笑。

她开口说,“我给别人说它是叫小白的时候,十个人有九个人都会说我这是在敷衍,还说我取的这个名字很普通,哪里有什么珍妮美蒂乌娜亚当大卫的好听,要我说,叫那种名字的才是在敷衍。”

“我们养的这是帝都猫,不是外国猫,取那种国外名做什么?”

“我就觉得叫它小白挺好,让它一直都过得干干净净的生活,远离一切的污垢,虽然这里面也有因为它的皮毛是白色的原因在,不过取都取了,我们和它都已经习惯小白这个名字。”

曾经养了一只猫,而且被他养的那只猫的名字就是叫大卫的盛西爵,“……”

原来是他在敷衍吗?

盛西爵觉得,当初他也是想了很久,才给他的猫取的这个名字。

不过幸好一开始只是跟陆清欢说他养过猫,只不过它死了,没有把猫的名字说出来,要不然现在就尴尬了。

陆清欢觉得只是她在说,盛西爵没有怎么开口。

她把小白的名字说了出来,但是她还不知道盛西爵以前养的那只猫的名字。

于是陆清欢问,“你以前那只猫叫什么名字?要是你不想说,可以不用给我说。”

盛西爵下意识的回道,“不,我没有不想说。”

“我养过的那只猫,它……它叫阿花。”

……抱歉了,大卫。

“阿花?”

陆清欢一愣,她没有想到盛西爵会给他的猫取一个阿花这样的名字,陆清欢还以为盛西爵会取什么很高大上的名字。

盛西爵,“恩,就是叫阿花。”

开了一个头,再说出后面的话,就不难了。

“因为它的额头上有两种花纹,所以我就给它取了阿花的名字,它当时还很喜欢,觉得很衬它。”

陆清欢说,“是吗,其实小白它也是很喜欢它的名字。”

它就算是反抗,也不会成功。

因为陆清欢就那么定下了。

同时,服务员上来,将鱼汤放在小白的面前,做完后,服务员转身离开,看小白很享受的喝着鱼汤,陆清欢就不再关注它。

陆清欢问,“刚才没有问你,你爷爷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她那时候光是听到盛西爵说他爷爷生病,没有细问。

盛西爵慢慢的说,“他是上了年纪,晚上在外面的时候穿的衣服少了,老人的免疫力总没有我们这些年轻人强。爷爷他睡了一觉起来,就受凉了,刚开始他们还没有谁注意,知道后来爷爷晕倒,奶奶才让我回去看爷爷,不过现在他已经好得差不多,就是被奶奶管得很严,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出去散步,他动一下,奶奶都在旁边盯着他。”

别看盛家是他爷爷当家做主,但要是奶娘发怒,爷爷也招架不住。

陆清欢看盛西爵说到他爷爷奶奶的时候,表情很从容,她说,“上了年纪的人是需要多注意,很多小毛病都是到了年纪才会爆发出来。”

盛西爵看着她,眸色认真,“你跟我奶奶说了一样的话。”

“什么?”

“我说你刚才的那句话,我奶奶也说过,看来你们要是见面了,肯定会有很多共同语言。”盛西爵笑道。

陆清欢手指摸着咖啡杯,她说,“老人家都是这样,喜欢操心。”对于盛西爵说她跟他奶奶见面的话,陆清欢并没有回应。

盛西爵表情还是那样,没有不悦。

陆清欢眉目不动。

她看着眼前的咖啡,目光很专注。

盛西爵往窗外看了出去,果然他刚才在外面看到的那两个下属跟着他们一起过来。

倒是跟得紧。

盛西爵眸色平常的说,“说起来,我也有很多年没有回到帝都来,刚开始我们是在帝都生活,不过后来在爷爷的命令下,我们就回到了金陵。”

“爷爷对帝都的感官不是很好,所以从我回到金陵这么些年,都没有来过这里。要不是因为我上了帝都大学,说不定爷爷都不会让我来帝都。虽然当初离开帝都的时候我年纪还小,不过我觉得帝都的变化很大。”

陆清欢不知道盛西爵为什么跟她说这些,不过她顺着他的话说,“帝都的变化是很大。”

盛西爵看着她,“你知道盛家吗?”

陆清欢摇头,“不知道。”

她回到帝都才一年,虽然不是像刚回到陆家的时候,什么豪门都不清楚,但陆清欢现在知道的豪门世家也不是很多。

大部分还都是因为听别人提起,陆清欢才知道的。

哪怕陆清欢是跟厉景琛在一起,但能够让厉景琛看的入眼的豪门世家,很少,简直是少得可怜。

有厉景琛在,陆清欢渐渐的跟着有一种“啊,他们也不过如此”的心态。

盛西爵紧了紧他的手。

虽然他心里清楚陆清欢会说不知道,但真的听到陆清欢这么说,盛西爵的心里觉得好不甘心。

他说,“盛家当年在帝都很有地位,你知道厉家吗?”

陆清欢点头,“知道。”

陆清欢身边跟着的就是厉家下属,跟她在一起的人就是厉景琛,陆清欢怎么会不知道厉家。

盛西爵说,“当初盛家在帝都,比跟厉家在帝都的名声差不了多少。”

“当然,这个比较是有水分的。毕竟当年厉家没有出世,盛家在帝都发展,厉家没有人出来,外人就这样给盛家弄了这么一个名头。”

“那时候是我爷爷把控的盛家,不过后来因为我父母去世,爷爷不想再待在帝都,他就让盛家回到了金陵,这么多年过去,帝都都快没有谁知道盛家是谁了。”

盛西爵说这些的时候,没有骄傲,也没有卑微,他就像是在跟陆清欢聊天一般,态度很是平和。

陆清欢说,“其实你要是来问我知不知道别的什么豪门世家,我同样也会说不知道。”

“我一年前才回到帝都,对他们没有怎么了解,我想,其他人还是知道盛家的。”

盛西爵喝了一口咖啡,说,“你不用来安慰我,我并没有感到伤心。”

“爷爷当初作出这个决定,那么他就已经想到现在的这种现状。”

“爷爷跟我说过厉家的一些事情,厉家人从来都不是好招惹的,我从爷爷的嘴里,还没有听到过有谁能够从他们的手里沾到便宜,然后再全身而退。”

陆清欢眯了眯眼。

她怎么感觉盛西爵是特意再这么跟她说话?

而且还是说给她听的。

陆清欢说,“是吗。”

“你不要不相信,厉家老爷子比我爷爷有福气,我爷爷现在只剩下我这么一个子嗣,厉老爷子还有儿有女。”

“而且我听说厉老爷子还抚养了一个旁支的孩子。”

“他叫着厉小珏,因为是被养在厉老爷子的身边,他虽然身份只是一个旁支,但谁都不敢小看他。”

“厉小珏很爱玩,他跟我们的年级差不多,厉小珏算是帝都纨绔们的领头人,这样的人,要是轻易的去接触,一个不小心就会吃亏。”

“因为他什么场所都进出过,见过的女人也有很多,他就算是现在跟谁在一起,他也不会当真,以后他也不会娶她。”

盛西爵慢条斯理的说着厉小珏,刚开始陆清欢还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在跟她聊厉家,但听到后面,陆清欢觉得有些不对。

因为陆清欢感觉盛西爵是故意这么对她说厉小珏的?

盛西爵说厉小珏是帝都纨绔的领头人,陆清欢想到跟她打游戏,结果一遍遍被她虐得不行的厉小珏……

他那个怂样,陆清欢怎么想,都不觉得他是纨绔们的领头人。

听着盛西爵这像是在劝告的话,陆清欢单手撑着脑袋,说,“看来你对他的意见还挺大。”

------题外话------

小番外。

厉小先生刚出生的时候体重有七斤。

医生将厉小先生抱来给厉太太看。

厉太太:“小老头?”

“……”

“电视上不都是说新生下来的宝宝特别水灵好看,白白嫩嫩,眼珠子还黑溜溜的像黑葡萄,怎么他现在眼睛都没有睁开,我的黑葡萄呢?”

厉小先生:“哇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