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我们是朋友/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盛西爵摇摇头,“不是我对他有意见,我跟你说的这些,全部都是帝都里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不要怪盛西爵多想,只要陆清欢身边的那两个厉家下属还在她身边,这就容不得盛西爵不去思考。

盛西爵凭着他对厉家的认识,觉得只有厉小珏一个人会做出在陆清欢身边安排下属跟着的事情。

虽然厉家老爷子的儿子有一个结婚,还有两个没有结婚,但是这两个,一个常年都在国外,另外一个是谁都不敢招惹的帝都厉爷。

盛西爵不觉得陆清欢会跟他们认识,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厉小珏。

厉小珏作为纨绔,他看到陆清欢,难保不会动心。

盛西爵只是想让陆清欢知道,厉小珏不是一个良人。

“那你在我面前,提到他是为了什么?”陆清欢问道。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就这么对你说了,没有什么深意。”盛西爵顿了片刻,说,“要是你不想听,那我就不跟你说他。”

“我没有关系。”

陆清欢态度从容。

盛西爵温和的笑了笑,像是他刚才从来没有说起厉小珏一样。

陆清欢垂下眼,她在想,为什么盛西爵会在他面前提起厉小珏,他这样就好像是来告诉她,跟厉小珏待在一起没有什么期望……

对!

就是这样!

陆清欢终于察觉到是什么不对。

盛西爵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过厉小珏什么好话,而且他还明确说,跟厉小珏在一起,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盛西爵,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比如是误会陆清欢跟厉小珏之间有什么。

不能怪陆清欢会这么想,主要是盛西爵这样的意图很明显,他一点都没有掩饰。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问题就来了,盛西爵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为什么他会在她面前提起厉小珏?

他,又为什么会这么坚定她一定是跟厉小珏有牵扯。

陆清欢还一次都没有跟盛西爵说过她的什么事情,随即陆清欢想到盛西爵刚才说的话,盛家当年在帝都很繁荣,那难道是盛西爵让盛家的人去调查的她?

不……就算是他调查,也不会查出什么,她的资料都被厉景琛动过手脚,陆清欢相信厉景琛。

而且,盛西爵只是想到了厉小珏,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厉景琛。

陆清欢下意识的用勺子搅拌着咖啡,她掀开眼帘,抬头看向盛西爵,发现他正看向窗外。

窗外……

陆清欢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刚好就看到了跟着她一起来时尚广场的下属,盛西爵的目光,正是落在他们的身上。

在这一刻,陆清欢恍然大悟。

难怪盛西爵会觉得她跟厉家有关系,原来是因为他看见了跟着她的下属,他们都是厉家的人。

难怪盛西爵会开门见山的说到厉家。

要是没有足够的地位,是支配不起这些下属,陆清欢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快就猜到她和厉家有关系。

陆清欢不知道,盛西爵早在他们见的第一面时,就知道来请陆清欢的人是厉家的下属。

陆清欢对陆家说,跟她在一起的人是厉景琛,陆家没有谁相信,他们完全就是觉得陆清欢是在敷衍他们。

不止是陆家,还有苏谦成,他们都不相信。

只有盛西爵,他一下子就说中了。

不,他也不能算是说中。

因为盛西爵想的是厉小珏,而不是厉景琛。

陆清欢都想要弯唇笑了,最先知道她跟厉家有关系的,竟然是盛西爵,一个她都没有说过多少话的人。

陆清欢说,“看来你认识他们。”

“恩,他们是厉家的下属,我见过。”盛西爵点出,“不是嫡支的人,使唤不了他们。”

盛西爵说,“你说过,我们是朋友。”

“既然你承认我们是朋友,那我就不得不告诉你,我所知道的那些事情。我没有见过厉小珏,不过从他能养在老爷子的身边,就可以看出来他不是一个好敷衍的人,没有足够的心机,他也不会从那么多的旁支中脱颖而出。”

脱颖而出?

这个词是形容的厉小珏?

陆清欢眼前浮现的就是厉小珏在她面前,叫着她小婶婶,还一副弱势群体小媳妇的模样。

陆清欢,“……”

抱歉,陆清欢实在是无法说服她自己去赞同盛西爵说的那句厉小珏有心机的形容。

“厉家是个大家族。”

“整个帝都,谁的传承都没有他们久远,哪怕厉小珏只是一个旁支的出身,但只要他在厉老爷子面前有说话的地位,那帝都谁都不会小看他。你想过没有,在你之前,有多少人跟他相交过,但是你有听说过他跟谁在一起过吗?”

陆清欢看着他,问,“你就这么肯定我跟厉小珏他有一腿?”

“……我只是说出我想说的话。”

“厉小珏,他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盛西爵手指点了点窗外的下属站的那个方向,“他们是来跟着你的,我能够想到会跟你有接触的,就只有厉小珏。”

陆清欢微微一笑。

她说,“那你怎么就不说我跟他是朋友?”

“不是。”

盛西爵说,“你说到小白的时候,总是说”我们“养的它,这个我们,是你下意识就说出来的词语,说明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跟你很亲密的人存在,朋友会住在一起,会一起养一只猫吗?”

陆清欢没有想到盛西爵分析起来,一套一套的。

她也没有想继续瞒下去。

她说,“你就不会想我是跟厉家其他人在一起吗,除了厉小珏,厉家还有其他人才对。”

“你怎么就这么的敢肯定,跟我在一起的人,会是厉小珏。”

盛西爵说,“厉老爷子一共有三个儿子。”

“他们一个已经成家立业,一个常年在国外,还有一个不近女色,除了他们,就只剩下了厉小珏,不是我敢这么肯定跟你在一起的就是厉小珏,而是只有厉小珏,他才是最有可能的那一位。”

陆清欢说,“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是跟他在一起,你还是会这么相信?”

盛西爵想了一会儿,说,“如果你说不是他,那么我会相信。”

陆清欢右手撑着脸颊,轻声说道,“厉小珏他要叫我一声婶婶。”

盛西爵瞳孔狠狠的一缩。

不过他还是沉得住气,没有打断陆清欢说话。

陆清欢说厉小珏需要叫她婶婶,那么,这样就是说跟陆清欢在一起的人,不是厉小珏,而是厉小珏的叔叔。

厉小珏的叔叔有谁?

只有厉衡,厉南骁,还有厉景琛。

就是盛西爵站在他们面前,他也要叫他们一声叔叔,不是因为盛西爵跟他们有血缘关系,只是因为他们比盛西爵的辈分大。

盛西爵还在金陵的时候,爷爷把这些事情告诉给盛西爵,当然,爷爷也让盛西爵到了帝都,不要去招惹厉景琛。

因为爷爷说就连他也看不透厉景琛这个人。

盛西爵没有想过要去招惹他们。

他本来觉得陆清欢是跟厉小珏在一起,如果是这样,那么盛西爵他是不是很有机会?

要知道,盛西爵比厉小珏优秀。

盛西爵不觉得他比不过厉小珏。

但现在,陆清欢说她不是跟厉小珏在一起,而是跟厉小珏的叔叔在一起。

盛西爵首先排除厉衡。

厉衡娶的是唐家的大小姐,盛西爵不觉得陆清欢会跟厉衡这个有妇之夫有什么关系。

那么就只剩下两个人选。

厉南骁和厉景琛。

这两个人之中,盛西爵忌惮厉景琛,不止是盛西爵在忌惮他,就连盛老爷子,同样也是很忌惮厉景琛。

如果非要让盛西爵选择,他宁愿跟陆清欢在一起的人是厉南骁。

陆清欢微笑,“你猜错了……”

她一字一顿的把这句话说出来。

盛西爵,“什么?”

“我说你猜错了,我不是厉小珏的二婶婶。”陆清欢就像是能够看出盛西爵在想什么一样,她挽起唇角说,“我是他的小婶婶。”

小婶婶……

答案已经很明显。

盛西爵心中最不愿看见的一幕就这样出现了。

盛西爵哪怕没有来过帝都,他也知道厉景琛的厉害。

厉景琛的厉害,不是外人赞颂出来的,他是实打实的让所有人都很忌惮。

盛西爵一只手放在桌上,另外一只手放在他的膝盖上。

放在膝盖上的那只手缓缓的攒紧。

最后捏成一团。

不过盛西爵的脸上,是看不出他低头捏拳头的这种行为。

盛西爵说,“不是说他不近女色吗?”

“我听爷爷说,厉老爷子给他举办了很多的宴会,只是他一个都没有同意,从来没有人见过他跟谁在一起,你怎么会跟他扯到一起?”

陆清欢说,“我很喜欢一句话,凡事都有例外。”

“你也说了,他不近女色这点,只是你听别人说的,他以前不近女色,那是他还没有遇见过对的人,现在他遇到我,那这条传闻就是假的了。”

“你问我跟他是怎么在一起的……恩,我只能说,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陆清欢觉得她跟厉景琛一开始的相遇,用玄妙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命中注定。

她那时候抱到的是厉景琛,闯的也是厉景琛的怀抱。

刚好那天陆清欢被宋嫣然下药,刚好厉景琛出现,刚好他们就从那天开始纠缠。

这不是命中注定,还是什么?

盛西爵张嘴,又闭上,这样反复了好几次,因为他不知道他该说什么,如果陆清欢是跟厉小珏在一起,那么盛西爵还能够说他不比厉小珏弱,他相信他比厉小珏适合陆清欢。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陆清欢说他是厉小珏的小婶婶,跟她在一起的人,是厉景琛。

盛西爵不想就这么放过。

他说,“但是,他年纪大,到了他那个年纪的人,比我们要成熟很多,说不定他不知道什么叫着浪漫,他不知道什么叫着女孩子的小心思,他甚至还把你的撒娇当成是你的不懂事。他比你年长的那些岁月,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见过了很多人,你能够陪他过那种成熟的生活吗?”

陆清欢说,“恩,你说得对,他确实是不怎么浪漫。”

厉景琛送她戒指的时候,没有玫瑰花,没有烛光晚餐,没有热气球,没有整个帝都都来为他们庆祝,但陆清欢就喜欢他给她戴上戒指的模样。

陆清欢喜欢厉景琛说他爱她的那一刻。

陆清欢更喜欢跟厉景琛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三哥他不浪漫,那是因为过去的那么多年里,没有谁闯到他的世界中,他会觉得浪漫是一个不值得他注意的事情,而我是第一个进到他世界中的人,所以哪怕三哥不浪漫,他迟钝,但我就是爱他。”

“你说他不知道女孩子的小心思,没有关系,因为他只要知道我一个人的小心思,那就可以了。他不懂的,我会告诉他。”

“你说他不理解我的撒娇,恩,这点可以撤销,因为我不是那种会对他撒娇的的人,而且我的撒娇也就只有他能够承受。”

陆清欢的撒娇,是带有很大的杀伤力。

“还有你后来说他见过很多人,他过的都是成熟的生活,我不是那种需要骑士的公主,如果他不成熟,我还不会看上他。年龄在我眼里不是什么问题,如果要让我跟一个毛头小子在一起,说不定我还会觉得那是一个折磨。”

“跟三哥在一起,我觉得很好。”

陆清欢说,“真的很好。”

陆清欢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盛西爵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说的所有,陆清欢都一一的来反驳他。

就算盛西爵再不甘心,现在听到陆清欢这样一提到厉景琛,就变得甜蜜的语气,他也无法再说什么。

陆清欢想得比他还要明白。

但是让盛西爵就这么放下,他不甘心。

是……

盛西爵是跟陆清欢没有见过几次面,甚至他们都没有说过多少话。

但有一种感情是无法用见面次数的多少,说过多少话来比拟的,有一种人,她只要站在哪里,你的目光就会围着她转,如果一开始只是因为新奇,那么第二面,第三面……就不会再是新奇,而是一种想要靠近她,想要让她开心,想要看着她对自己笑,想要听着她叫自己的名字,想要一直,一直都跟她在一起。

盛西爵以为他的时间还很多。

他跟陆清欢认识,并且是在一个学校,陆清欢在学校没有跟其他的什么男人有亲密接触,盛西爵觉得,就算他回到金陵,对帝都,对陆清欢先放下来一部分注意力,也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情况的发生。

但是现在,盛西爵知道他错了。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陆清欢已经跟别的人在一起,而且一提到他,陆清欢的语气就会变得甜蜜。

盛西爵觉得他的心脏很酸,很痛,它像是被扔在了洗衣机里,一遍一遍的在不停的被绞。

他想要告诉陆清欢,他喜欢她,但是现在看着陆清欢提到厉景琛,嘴角就带笑的模样,盛西爵不想对陆清欢说出来。

他说出来也没有用。

只会徒增陆清欢的烦劳。

盛西爵很少有觉得后悔的事情。

陆清欢这件事情是一件。

当初要是一开始,出现对陆清欢的感觉后,盛西爵就说他喜欢陆清欢,是不是现在情况就会改变?

盛西爵不知道。

他本来一开始是看到跟着她的下属,联想到厉小珏的身上,然后想要让陆清欢知道厉小珏不是一个值得在一起的人,但谁知道,陆清欢会对他说,跟她在一起的人不是厉小珏,而是厉景琛。

盛西爵可以找出厉景琛的一二三四五个缺点出来。

但是在厉景琛的身上,盛西爵找不出来。

他唯一能够拿出来说的,就只有厉景琛比陆清欢大,他们中间有好几岁的差距。

不过陆清欢也明确说了,她不在乎。

她喜欢的就只是他。

盛西爵开玩笑的说,“我还不知道,你喜欢的是大叔那种类型,我以为你更喜欢的是那种跟你差不多年龄的人。”

“萝莉爱大叔,不是很好的一个搭配?”

不过这话,陆清欢是不会在厉景琛面前说的。

虽然盛西爵说厉景琛成熟,但陆清欢觉得,厉景琛也没有怎么成熟。

陆清欢记得,她以前说厉景琛比她大,陆清欢每次说他比她大十岁,厉景琛都会一本正经的说是九岁,一点都不会退让。

哪怕陆清欢说加上他的虚岁,那就是十岁,厉景琛说他要是加上虚岁,那她也要加上虚岁,这也怎么算,都是九岁。

厉景琛在这个问题上,比陆清欢想象中的还要固执。

除了这个,厉景琛做得不算是成熟的地方就多了。

他会因为别人喜欢她而吃醋。

虽然厉景琛不承认他是在吃醋,他这只是在正当防卫他做为她先生的权利,但在陆清欢看来,他就只是在泛酸而已。

而且要是陆清欢吃醋,厉景琛还会让她再多吃一点,他说他喜欢看到她这个样子,陆清欢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所以说,厉景琛的成熟,只是在外面,他在她的面前,不是很成熟。

当然,陆清欢同样也是如此。

厉景琛和陆清欢两个人,都差不多是半斤八两。

谁也别说谁。

“那你怎么就知道你跟同龄人不合适,不是所有跟你一个年纪的人,心理年纪都小,有的人,他们就很成熟。”

陆清欢坦然说,“他们再成熟,也不是我喜欢的。”

盛西爵在心底补充,那是因为你喜欢的是厉景琛吗?

陆清欢在他面前,叫的是三哥,她似乎都没有想过要在他面前隐藏。

盛西爵声音有些闷,他说,“你在我面前这么直说你跟他的关系,你就不怕我说出去吗?要是你们在一起的事情被人知道,帝都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平静的模样。”

陆清欢说,“那你会说出去吗?”

她就这么一个问话,就把盛西爵剩下的话全部都打了回去。

陆清欢问他会不会说出去,盛西爵……

他当然不会说出去。

盛西爵说,“我不会说出去,因为刚才你说过的,我们是朋友。”但是现在怎么听,都觉得他说他们是朋友的话有些苦涩。

盛西爵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来伤害陆清欢。

陆清欢笑眯眯的点头,“恩,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才会在你面前这么说。”

“你知道吗,你是除了我跟三哥认识的人之外,第一个猜出我跟三哥有关系的人。”

当然,陆清欢选择的忽略了他们在宋东庭公司发布会的那一次。

盛西爵说,“不是我猜出来,是你主动说的。”

他只是猜她跟厉家有关系,而且还是猜的陆清欢跟厉小珏有关系,不是说她跟厉景琛有关系。

陆清欢随意的说,“它们都一样。”

盛西爵不由得问,“除了我,就没有人知道你跟厉家的关系?”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王者归来之全能男神》/北城的北

她曾是帝国最年轻的少将,风华无双。然而,一朝战死沙场!

意外龙8娱乐下载,她成了无父无母,还天天被他人欺凌的华家少爷!

少将大人表示:很得意?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惹上她之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从此,众人发现,江市华家少爷的人生,开挂了!

他是帝国最出色的将军,矜贵淡漠。然而,却栽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将军大人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这是一场上辈子继续到这辈子的爱情。】

上辈子,他说:感谢曾经的骨髓相配,于是你成了我的骨中骨,血中血。

这辈子,他说:让我觉得最幸运的事,不是我遇见了你,而是我找回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