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难道这就是报应?/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你听说了吗,说是陆氏集团的股份要被那个谁恶意抢夺,我前些天还看到陆正南到处奔波,一把年纪了,到头来还要遭这个罪。”

“听说了听说了,事情还闹得挺大,你说她都嫁给了厉景琛,还被顾家找回去,你们看看她这福气,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演电视剧。”

“你们在这说得再多,不是当事人也没有用,陆清欢和陆家关系好不好,我们这些外人也不清楚,谁知道陆正南是不是在使苦肉计。”

“说得也对,前两天宋茗玉还找我诉苦,我看她那样子,一提到陆清欢就满脸的不乐意,我看啊,说不定就是陆家在贼喊抓贼,他们也不仔细想想,陆清欢现在的身家,陆家那点东西,我们都看不上,陆清欢还能看得上?”

“谁知道呢。”

陆清欢要强硬抢夺陆氏集团股份的消息在帝都到处传,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猜到陆家和陆清欢不好,眼下陆清欢又要被顾家带走,陆清欢带来的利益全部都是顾家的,陆家别说是吃肉,他们一点汤都喝不上,所以才会有陆清欢抢陆氏股份的消息出现,有九成的可能是陆家自己对外散布的。

其他人都是在看陆家的笑话。

看陆家的人蹦上蹦下。

陆清欢也听到了这个传闻,“呵呵……”

这事她一看就知道是陆家在背后捣鬼。

陆清欢那天和陆正南见面的时候,她就警告过他们,把股份交过来,陆清欢是拿着那些股份没有用,但她就是要拿,她拿着自己喜欢,结果倒好,陆正南和宋茗玉不听她的话,反倒是想要用这种行为逼迫陆清欢不去碰陆氏股份。

陆清欢要是真的去拿了陆氏股份,那么她就是一个抢夺者,对她的名声也不好,陆家倒是打着一个好主意。

“给你们脸你们不要,那就不要怪我了。”

顾老爷子打电话过来,“清欢啊,你想要陆氏股份啊,爷爷去给你买回来,你是想要多少啊,一个公司还是一半股份?”

陆清欢笑道,“爷爷,不用麻烦你,我会自己去拿的。”

“这怎么能是麻烦,你是我孙女,长辈给你送东西那都是因为我们疼爱你,你还怀着孕,别为了那些烦人的东西生气,他们不值得。”

“我没有生气。”

“不生气才好。”顾老爷子问,“你真不用我买来给你?清欢,你不必觉得这是浪费钱,我们顾家什么东西都有可能差,但就是钱财这些身外之物不差,家里只有我和你二叔,阿衍在部队里,小川一个人也用不了多少,你二叔这些年挣回来不少钱,只要你有想买的,跟我们说一声,你要多少我们就给你多少。好不容易我们家有你这么个女孩子,我和你二叔都想娇养你,你可是我和韩儿手中的珍宝。”

陆清欢声线温柔,“爷爷,我知道你们不会不舍得,只不过杀鸡焉用牛刀,我一个人可以对付他们。”

“你一个人,我们担心啊。”

顾老爷子念叨着,“你看你,非要和景琛离开家里,到南苑去住,你要是还住在家里,这些事就是我们全家一起去解决,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让你一个人去面对,你说你一个人可以解决,我和你二叔是相信你的能力,知道你不会说假话,但知道归知道,真的让我们不管你,这,我们怎么能不去管你。”

“你又还怀着孕,为陆家那些不值一提的人烦心,不值得。”

顾老爷子这样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陆清欢听得心暖暖的,就好像是有暖宝宝贴在自己的心房上,陆清欢是真的觉得她是被顾老爷子捧在手心上,这种长辈们的关怀,是陆清欢无法拒绝的。

陆清欢脸上的笑就没有消失过。

她说,“爷爷,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你们要是担心,我会每天都打电话给你,我会准时打的。”

“真的?”

“真的。”

陆清欢再安抚了几句,顾老爷子才没有再坚持要代替陆清欢去收拾陆家,最后要挂电话的时候,顾老爷子叮嘱,“自己要记得按时休息,检查也要定时做,不能觉得麻烦就不做知不知道,你休息好,孩子也能休息好,我啊,就等着抱你的孩子。”

陆清欢点头,“我会的,你放心。”

结束通话,陆清欢将手放到胸口上,她喃喃道,“原来这才是有家人的滋味…。”以前她在陆家,从来没有有过现在这样的感觉,她也从未安心过。

陆清欢给韩助理打电话,“放出我要正式收购陆氏股份的消息。”

韩助理,“现在吗?”

“现在,我要整个帝都的人在今天都能知道这个消息,陆家那边,你不需要瞒着他们,也不用特别关照他们。”

“是我知道了。”

陆清欢对韩助理吩咐完,她就上楼去休息。

她躺在床上,摸着肚子,说,“爸爸去工作了,我们睡觉等他回来,你要乖乖的,我们一起睡觉。”

肚子动了动。

像是在响应陆清欢。

陆清欢睡过去,她迷糊间,感到身体被熟悉的人搂过去抱住,她闻着味道,眼皮子掀开,看到的是厉景琛的身影,她想说话,但最后还是被睡意控制睡过去。

醒来时,厉景琛就在床头协靠着,身上还穿着衬衫,西装外套被丢在床上。

陆清欢,“我就知道是你。”

刚才她没有感知错。

“当然是我,不是我,谁还会到房间来抱着你睡觉,口渴了没有?”

“有点。”

“喝水。”厉景琛拿过水杯,陆清欢喝了一口。

她说,“我刚才让韩助理出面说我要收购陆氏集团的股份,韩助理是你的人,有他出面,别人就知道有你在我背后撑腰,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去帮陆家,我啊,这就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他们羡慕也羡慕不来。”

厉景琛笑了笑,“我这棵大树永远都是你的。”

“甜言蜜语。”

陆清欢看着厉景琛,眼眸温柔,陆清欢忽然就想到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候的她真是有些狼狈,当时的他跟现在一样的好看,一样的斯文。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和你见面时说的话吗?”

“记得,你当时扯着我的领子叫我厉爷,我不让,你非要叫。”

“……我那是听到别人这样叫你的,我又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也是叫了你厉爷,我们才会滚到一起。”

“是啊,你一起来就翻脸不认人,你当时是还想着把我弄死吧。”

“……”陆清欢干笑,“过去的事情,你就不要提了,而且你不活得好好的吗,我那只是跟你开玩笑。”

“那么独特的见面,我一直都记得。”

“啊,黑历史啊!”陆清欢后悔。

厉景琛笑出声。

……

陆清欢正式对外宣布收购陆氏股份,这消息是随着韩助理亲自到陆氏集团而传出的,当天,陆氏集团的股票就上涨了,都知道要是陆清欢真的购买陆氏股份,那么陆氏就是跟厉家和顾家扯上关系,陆清欢是厉景琛的老婆,她还是顾家的人,那些股东们有的为了想讨陆清欢欢心,他们都开始打主意将股份卖给陆清欢。

陆正南连忙给公司其它股东打电话,“老周啊,是我,老陆,你最近怎么样,哎,我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看你这话说的,不过你还别说,我这还真的是有事找你,我记得你手中有百分之二的股份是吧,你看我们……喂,你有事?等等,你被挂电话,我还没有说完,你……嘟嘟嘟嘟……”

那边传来忙音。

宋茗玉气急,“陆清欢那死丫头,她做事还真是做得绝!”

陆正南,“你就别再说她了。”

“她这样对你,你还想着庇护她啊,正南,你也不看看,她这样做明明是没有给你面子,我不跟你说了,我找笙儿去。”

陆正南垂头丧气。

他再继续给其他人打电话,不是有事,就是说股份已经卖出去了,至于是卖给谁,除了卖给明确站出来说是要收购陆氏股份的陆清欢就没有其他人。

陆正南看着公司的人给他传来的消息,收拾陆清欢几乎是把所有的散股都买了。

陆正南还没有来得及再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做,陆清欢就发话了,说是要把她买来的这些股份公平出售给陆氏的对头,谁出价高就卖谁。

公司这些年在帝都发展,哪怕陆正南处事手段再好,他也树立了一些敌人,陆清欢这话一放出去,那些原本在看热闹的死对头都开始心动了。

同时陆清欢还将陆笙儿做的事情公布出去,陆笙儿数次在背后对陆清欢的算计,陆正南和宋茗玉对陆清欢的无视,明明是把陆清欢当成一颗棋子,偏偏在陆清欢和厉景琛有关系后,就把她当成是兴盛陆家的工具。

总之这些事情一曝出去,那些豪门世家都纷纷睁大眼了,没想到陆家这么会演戏,他们都没有看出漏洞,还以为陆家真的对陆清欢很好。

不光这样,陆清欢还将陆正南和宋茗玉对他们亲生二女儿,也就是那个畸形儿的待遇公布出去,为了颜面,陆正南是亲自出手把那孩子的痕迹抹去,即便那孩子不是个健康人,但毕竟是他们亲生的,虎毒不食子,那孩子都死了,他们不把孩子骨灰带回来就罢了,还要把她整个存在抹去,陆正南和宋茗玉简直是连为人父母的资格都没有。

陆清欢手中的料有很多,现在她轻轻松松扔出来的一个就可以炸得陆家家宅不宁。

陆正南都能想到别人对他的异样目光。

宋茗玉出门也受到鄙视。

“看到没有,那就是陆家出来的,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自己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孩子,一看是个畸形儿就把孩子丢了,陆家又不是差钱的人,他们不喜欢那孩子,大不了放到哪个别墅派些佣人照顾就是,他们倒好,直接把人给扔到孤儿院,做事真是狠啊。”

“就算是个畸形儿,那也是自己的骨肉,没见过他们这样的父母,我算是开了眼界。”

“谁说不是,这找媳妇就是要找能做主的,是个能明事理的人,看看他们,我以后是绝对不会允许我的儿子找她那样的女人,亏得她还有脸到我们这来聚会,我要是她,肯定是躲在家里不出来,真是好笑。”

“是啊是啊,她也不怕被人笑死,哈哈哈……”

这些人的声音没有降低,所以宋茗玉全部都听到了,她握着手,脸上的表情一阵青一阵白,她实在是受不了被他们这样嘲笑,

宋茗玉灰溜溜离开。

留下来的豪门太太们又是一阵大笑。

“看她那样子,真是窘迫,我还听说她女儿是什么第一名媛,我看啊,这第一名媛也是被他们自己吹起来的,我家孩子我就没有让她去争什么第一名媛的名头,都是虚的,谁好不好,大家心里都清楚,何必要这个虚名声。”

“那可不是,你看那什么王家唐家和周家,他们的女儿很好吧,还是我们豪门圈子里最想要娶回来当豪门主母,但你们哪里听过她们出来抢什么第一名媛的名声。”

“呵呵,以前我还以为陆笙儿是个好的,结果她就是个喜欢嫉妒别人,还嫉妒的是她妹妹,不对,现在人家可不是她妹妹了,是她永远都攀比不了的人。”

“他们说不定现在是后悔死了,当初把陆清欢得罪得这么厉害,要不然,凭着他们抚养过陆清欢的情面,顾家怎么都会回报他们。”

“说到顾家,下周顾家不是要为陆清欢举办宴会吗,你们要去吗?”

“去,当然要去,这样的好日子我就算是再忙也得去,这可是盛事,再说平时我们也进不了顾家的门,这次去看看也挺不错,就当是见见世面。”

“看你这小嘴,话说得真是甜,要是让顾家的人听到,肯定会说你有张好嘴。”

当初这些人有多讨好宋茗玉和陆笙儿,如今她们就有多贬低她们。

宋茗玉狼狈得很。

她要是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她肯定不会刺激陆正南去招惹陆清欢,现在陆家,陆正南,她和陆笙儿的名声都毁了。

……

宋茗玉只能闷在家里,免得一出去就要受到他人的嘲笑。

她受不了。

陆笙儿知道苏谦成回来,她找不到机会去和他见面,刚开始还可以打他电话,后来他的电话都打不通了。

陆家陷到这样的泥窝中,原本和陆家是姻亲的苏家是一点表示都没有,陆正南和宋茗玉再迟钝,他们也该知道事情不对,更别提他们两人还不迟钝。

宋茗玉问,“笙儿,你和谦成是不是吵架了?”

陆正南比宋茗玉敏锐,他直接说,“你们到底是怎么了,我们陆家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苏家一句话都没有说,一个电话也没有打给我们,他们是不是不想和我们联姻了?”

陆笙儿抿着唇不说话,这段时间陆清欢的手段,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憔悴,脸色也很苍白,看着就很不健康。

陆正南见她不开口,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妙。

“你倒是跟我说话啊,事情到底是怎么样?”

宋茗玉,“你别跟笙儿发脾气,笙儿这么好,就算是错了,那也不是她的错,我看那苏家就是薄情寡义,需要我们的时候,一口一个亲家,如家我们被陆清欢那臭丫头逼到这种地步,他们看形势不好,就想要和我们一刀两断,他们想得倒美!”

陆正南发火,“你也别去说苏家,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是认为你的笙儿是个好的,她做过的那些事情,现在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你怎么还能说她是个好的?”他看向陆笙儿,“笙儿,你来说说,你和谦成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要你把谦成抓牢吗,你看你都是干的什么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真是后悔把你培养成我的继承人。”

陆笙儿冷声道,“爸,你也别说我一个,我是错的,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你,你还跟我顶嘴,你胆子大了是不是?!”

陆正南发脾气。

宋茗玉劝道,“正南,你消消气,笙儿也是最近被愁到了,你是她爸爸,你别跟孩子生气,还有笙儿,你也跟你爸爸好好说话,你和谦成怎么了?”

陆笙儿,“他要和我分手。”

“什么?”

陆正南震惊。

“你说他要和你分手,你们不是未婚夫妻了吗,前段时间我看你们两个还挺好,怎么这突然一下子他就要和你分手。”

陆笙儿,“还能是什么,当然是他知道我的真面目,我和谦成在一起,他一直都是被我用他是当年弄丢陆清欢的真凶捆绑她,陆清欢知道我才是当年害她的那个人,也知道我一直都在骗谦成,她就把她找到的证据送给了谦成,谦成一看完那些证据,他就说了,要和我取消结婚,和我分手,以后我们各过个的。”

“那,那这件事怎么办?笙儿,你没有挽留他吗,谦成是个好的,你又这么爱他,就算你做得不对,你们也相处这么久,他怎么就这么绝情?”

“我在他心里,已经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他哪里还想要再见到我,我一直想要找他,他都不愿意见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现在就连苏家的大门都进不去,更别说现在陆清欢曝出这么多的隐秘!”

似乎是想到什么,陆笙儿冷笑,“而且比起我,清欢在他心中的地位比我重要得多,每次只要一遇到清欢的事情,他都是要我避让,相信要不了多久,苏家就会上门来取消我和他的联姻了,如果是之前,就算是谦成说要和我分手,苏家那边为了颜面,为了不背上一个背信弃义的名声,他们都会让谦成娶我,但现在不行了。”

“谦成本就有意和我分手,我们现在又被陆清欢针对,苏家只要还有点脑子,只要不想去得罪陆清欢,他们都会和我们把联姻的事解开。”

“所以,我和谦成之间已经完了,他不会再想要我,他不会了!”

“就算我爱他爱得要死,他也不会再回头看我一眼,因为在他的眼里心里,陆清欢永远都比我重要,姐夫?呵,如果不是厉景琛,我看他倒是想去当我的妹夫。”

“这这这……谦成他这么能这样,他,我,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我当初就不该让你和他订婚。”宋茗玉都后悔死了,不管怎么样说,她对陆笙儿都是很疼爱的,就好比现在,明明是因为陆笙儿的缘故,一听到苏谦成要和一刀两断,苏谦成在宋茗玉嘴里就变成了薄情寡义之人。

陆正南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他的背都变得佝偻很多。

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到陆笙儿的话,他再想到陆清欢,他茫然的看着手掌,自言自语道,“难道这就是报应?”

宋茗玉,“正南……”

陆笙儿紧紧地咬着嘴唇。

……

苏家。

苏敬和苏谦成对峙,苏敬问,“你真的打算这样做?”

苏谦成点头。

“我想得很清楚,爸,我们和陆家的联姻可以取消了,我知道我之前要你们不跟陆笙儿往来,把她骗了我的事情告诉你们,你们虽然没有再跟她见面,但我知道,你们的心里还是相信她的,绝对她不是像我说的那样狠毒,但最近帝都四处流传的消息,我不觉得你们会没有听到。都到了这个份上,难道你们还想要我和她结婚吗?”

“爸,到陆家把联姻的事和他们说清楚,取消了吧。”

苏敬,“但我们要是在这个点上去找他们,外人要是知道我们去取消联姻,他们会不会认为我们苏家是墙头草,薄情寡义之人?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不帮他们,反倒是给他们最后沉沉的一击。”

苏太太楚婉说,“就算被这样说又怎么样,那也不能让谦成真把陆笙儿娶回来啊,你难道想把她取回来,闹得我们苏家家宅不宁吗?”

“她当初那么小,都敢把陆清欢故意带到外面弄丢,要是哪一天她看不习惯我们,她要是伤害我们,这种事谁说得清楚。”

“反正我是不敢要她这个媳妇,谦成的话,我同意,和陆家联姻的事,该取消了,你要是觉得对不起他们,大不了我们在生意上多帮帮他们,我们何必要搭上谦成的一辈子。”

楚婉以前是很中意陆笙儿,就算曝出陆笙儿算计陆清欢,楚婉也觉得没有什么,豪门世家的孩子,谁不从一出生就会算计来算计去的,陆笙儿有手段,娶回来还可以对谦成有帮助,但陆笙儿欺骗了苏谦成,她把苏谦成当成是傻子糊弄,这样的事,在楚婉看来就是重罪了。

无论陆笙儿的初衷是什么,楚婉都接受不了一个利用隐瞒她儿子的人。

所以现在苏谦成提出要到陆家把他和陆笙儿的联姻取消,楚婉这个当母亲的是一百个赞同。

苏敬揉了揉额头。

他看向苏谦成,“你真的打定主意了?”

“不会后悔?”

苏谦成肯定道,“不会后悔,爸,你别把我小看了,如果说后悔,我唯一一件后悔的事就是答应你们,和陆笙儿订婚。”

苏敬,“那好吧,我们明天就去陆家,把事情解决。”

“恩。”

楚婉对苏谦成说,“你爸还是心疼你的,所以你也不要因为那些个外人把自己气到,明天把联姻一解决,你就和陆家、陆笙儿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知道。”

苏敬和陆正南关系好,有交情,要不然他也不会答应和陆家联姻,但此刻形势逼人,苏谦成又明确表露出他要和陆笙儿分手,苏敬只能把联姻取消。

……

第二天。

苏家一家来到陆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