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李青青作妖/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

陆笙儿震惊的看着宋茗玉,她刚才是听错了吗,宋茗玉竟然说陆正南在外面有女人?!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妈,你是不是听到外面什么风言风语胡思乱想了?”

不怪陆笙儿会这样想,陆正南这些年洁身自好,身边只有路宋茗玉一个,就算是在外面应酬见到别的女人他也是目不斜视,有些豪门太太看不惯,故意挑拨宋茗玉那也不是不可能。

“你和爸在一起多少年了,你是知道他的心里一直以来都只有你一个,帝都多少豪门太太羡慕你们的感情,如今你说爸出轨了,这种话,你让我怎么相信?”

宋茗玉哭诉道,“我今天都见到人了,你爸他还护着那个贱人,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说我相不相信。我之前就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他以往都不会外出,这段时间他动不动就会外出,用的还都是工作和见朋友的借口。”

“公司都是交到你的手里,他还有什么工作,他的那些朋友我哪一个没有见过,他怎么就那么忙,见都见不完。”

“而且,他早上回来换洗的衣服上有时候还会被我看到长头发,那头发不是我的,我刚开始不相信他会出轨,会背着我在外面有女人,结果我询问了老吴,问出他让老吴在外面买了一个公寓。”

“就是在今天,我到那个公寓去了,那里面住着一个贱人,就是勾引你爸的那个贱人,她见了我还在耀武扬威,更让人气的是,你爸他还护着她,笙儿,你说他怎么这样对我?我这么多年一直守着他,什么都为他着想。当初他娶我的时候,他说过要跟我在一起一辈子,永远不会碰别的女人,现在,现在……”

宋茗玉,“我只有你了,笙儿……”

说着,她又是一阵悲戚。

陆笙儿眼神狠厉,她对于那个勾引陆正南的女人没有一点的好感。

见宋茗玉伤心欲绝,她安抚道,“你先乱了阵脚,你是陆家的当家太太,到了外面,别人是叫你陆太太,就算爸他出轨,他不过是找一个乐子,只有你才是会陪他一辈子的人。”

“再说了,你还有我,我不会让她来给你找不爽快,你要是不喜欢她,那么我就让她消失,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

宋茗玉猛地抓着陆笙儿的手,“对,没错,我还有你,你让那个贱女人消失,让她消失!只要她不见了,正南他还是以前的那个他。”

陆笙儿,“你能这样想很好,你见过哪个情妇小三会在豪门里登堂入室,而且我相信,爸不过是被人迷惑了,只要他清醒过来,他就会知道,你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不能乱,更不能急。”

宋茗玉点头,随即又担心的问,“但是我今天一见到那贱人,我就和她动手了,还被正南见到,这,这会不会有影响?”

“打了就打了,她又能对你做什么,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罢了。”

陆笙儿经过苏谦成的事情,她变得比以前成熟许多,如果是之前意气风发的她,在知道陆正南出轨,她兴许会怒气冲冲的找到陆正南询问,现在她却是选择安抚住宋茗玉,正如她说的那样,陆正南找的不过是一个乐子,对她和宋茗玉都不会有威胁。

陆氏公司是陆笙儿在掌握,宋茗玉又是陆正南明媒正娶的夫人。

陆笙儿看得很通透。

不过她心里对陆正南失望了。

陆正南和宋茗玉在一起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到外面去找情妇找女人,陆笙儿一直认为陆正南是个好丈夫,没想到,这个好丈夫不过是镜花水月。

宋茗玉心里还是觉得意不平。

正因为这么多年陆正南没有在外面找女人,更没有闹出什么私生子私生女,有这样的对比,她意不平很正常。

只有拥有过,才会在失去的那一刻感触更深。

宋茗玉握拳,“我不信正南他会无缘无故的就被人勾引过去,要是让我知道是谁蛊惑的正南,我绝不会饶过他。”给陆正南送女人,这是宋茗玉的忌讳。

陆笙儿,“我会去查的,你放心。”

“笙儿,你相信你,你一定要帮我查清楚,还有那个贱女人,你一定要帮我处理掉!”

“我会的。”

宋茗玉和陆笙儿定下了对李青青的处理。

但还没有等到陆笙儿动手,陆正南就做了一件陆笙儿看来是极其荒唐不理智的事情。

晚上八点。

陆正南回陆家。

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着李青青!

宋茗玉和陆笙儿见到李青青的反应各不相同。

宋茗玉是憎恨,她恨不得开口让吴管家将李青青扔到外面去,陆笙儿却是震惊,因为她认识李青青,准确的说,陆笙儿还曾让李青青去找陆清欢的麻烦。

陆笙儿等着听到陆清欢和李家人的笑话,现在倒好,她没有听到陆清欢的笑话,她自己就先见到她的笑话!

李青青知道陆笙儿,毕竟当初她随着李光荣李福宝两人守在陆氏公司,陆笙儿就来见过他们,给他们指了一条通天大道,如果不是陆清欢后来找到他们,让他们认识到陆清欢的恐怖,说不定他们真的会照着陆笙儿的吩咐去找陆清欢。

想到陆清欢,李青青都差点起鸡皮疙瘩了。

她可不敢去招惹陆清欢。

但对于陆笙儿和宋茗玉,李青青就不会像对陆清欢那般的恐惧和害怕。

宋茗玉不过是一个老女人,一个生不出儿子的黄脸婆,陆笙儿也只是一个女儿,李青青那天见到陆笙儿的时候,她就想变成陆笙儿这样的人,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她是绝不会放过,李青青相信,只要她生出一个儿子,不管是陆家的财富,还是地位,她都会得到。

到时候她就不会再是以前那个会在陆笙儿面前自卑的人。

李青青余光扫了一圈陆家。

这里,会是她的地盘!

李青青心中的野望烧得很猛烈。

“你这个贱……”贱人二字还没有说完,宋茗玉就被陆笙儿拉住了。

陆笙儿问陆正南,意有所指道,“陆家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出没的地方,爸,你身边的这个人我和妈妈都没有见过,不知道她是哪一家的淑女,我看她的年纪,倒是比我小几岁,不知道你将她带到陆家做什么。”

陆笙儿的这一段话,是赤裸裸在对李青青含沙射影,她明知道李青青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她还装作不知道的问陆正南李青青的身份,这明显是看不上李青青,要不然陆笙儿一开始就不会说出不三不四这样的话。

后面陆笙儿更是指明李青青的年纪比她小,是可以当陆正南女儿的人,陆正南要是听了这样的话,他还能面不改色的说李青青是他出轨的对象吗?

陆正南当然不能。

他脸色也如陆笙儿预想的那般露出惭愧神色。

他之所以会带着李青青出现在陆家,不过是他听到李青青怀孕的一时激动,不管怎么样说,李青青能怀孕,都代表着他还年轻,陆家多一个孩子,有什么不好,以前是宋茗玉身体坏了,不能再怀孕,如今李青青在他们两人都避孕的情况下怀孕,这难道不是天意吗?

说不定就是一个儿子。

陆正南是满意陆笙儿掌控公司,但要是能有一个儿子,陆正南就更满意了。

虽然李青青肚子里的还不知道是男是女,不过李青青能怀第一个,那么她就能怀第二个。

当然,首先他还得应对眼前。

面对陆笙儿的询问,陆正南只好干咳了两声,“咳咳……这是青青,我把她带回来,是因为她怀孕了,有我的孩子。”

“怀,怀孕?!”

宋茗玉睁大眼。

陆正南,“我没有想到她会怀孕,而且也是我对不起她,是我强迫的她,我那晚喝醉酒,不小心就这样了,我不能就这样把她抛弃,再怎么说,她肚子里怀的都是我陆家的种。”

“陆正南!你怎么对得起我!你,你,你竟然让她怀孕!”

宋茗玉一脸狰狞,“我本以为你只是图一个乐子,没想到你让她怀孕了!她怀的就是一个野种!我是不会承认她肚子里的是陆家人,陆家只有一个孩子,那就是笙儿!”

陆正南皱眉,对于宋茗玉的大声吼叫,他显然是很不悦,“你陆家太太的礼仪放在哪了,大吼大叫,你也不怕丢了颜面。”

宋茗玉,“我丢颜面?陆正南,你倒是给我说清楚,我们两个到底谁丢颜面?你,你在外面捣鼓出一个情妇和一个野种,你却说我丢脸,我看丢脸的人是你,你怎么敢把她给我带回来!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和笙儿给你的情妇和野种退位让贤?!”

“你对得起我吗,陆正南!”

“笙儿,你把那个贱人给我从陆家丢出来,快点,你将她丢出去!我不想再见到她,陆家是她一个情妇能进来的地方吗?她不配!”

陆正南,“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无理取闹!什么情妇,什么野种,你就只会说这些无理的话吗?”

“我知道青青怀孕,对你来说是件不容易接受的事情,但事情毕竟都发生了,你这么无理取闹有什么用,我把她带回来,就是想让你们和谐相处。”

“我知道,一时之间你可能会很难受……”

陆正南还还没有说完,他就看到宋茗玉一个劲的冲向李青青,企图将李青青推倒在地,李青青肚子怀的是他的孩子,陆正南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不阻止。

陆正南抓着宋茗玉的胳臂,将李青青挡在身后。

他说道,“你疯了是不是!”

“对,我是疯了,你都把你的情妇和野种带到我面前,我能不疯吗。”

“我要打死她,都是她蛊惑的你,只要没有了她,一切都会变好,什么情妇,什么野种,统统都不会有!”

宋茗玉一边说,还一边用力想要突破陆正南的控制过去找李青青的麻烦。

陆正南都被她推着倒退了一步。

陆正南,“你冷静点!不关青青的事情,她还怀着孕,她肚子里是我的孩子。”

“那只是一个野种!什么都不是,不是!”

“宋茗玉!你……”

在陆正南控制不住想要冲着宋茗玉大吼时,陆笙儿出声了。

“爸,有些话能说,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

陆笙儿慢慢走到李青青身边,她看着低着头,一副老实样的李青青,“你和妈妈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一个外人就能够破坏的,出了这种事,我们谁都不愿意见到,你们两人还是冷静下来再谈,至于你带回来的这个人,我看她也累了,要不然我就先带她去休息。”

陆正南是知道陆笙儿的厉害,李青青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单纯无辜的女人,他怎么敢把这样纯洁无害的人放到陆笙儿身边。

别看陆笙儿现在说得好,陆正南都拿不准她会对李青青做什么。

陆正南,“笙儿,青青她胆子小……”

“她胆子不小,她要是胆子小,怎么能和你有关系,还能怀上一个孩子。”陆笙儿盯着李青青的肚子,眼神幽暗。

李青青不由的往旁边挪了一步。

陆正南,“笙儿……”

陆笙儿抬头,微笑的对陆正南说,“她是你带回来的人,我现在不会对她做什么,就算不看僧面我也要看佛面。”

陆笙儿只是说的现在,至于以后,她就不会保证了。

陆正南听得懂陆笙儿的言外之意。

不过他相信他能够将李青青保护好。

于是他就让陆笙儿带李青青上楼,但转眼他看到宋茗玉的狰狞,陆正南最后还是叫了吴管家跟着陆笙儿。

他差点忘了,陆笙儿虽然做事有条有理,是他眼中很好的继承人,但前提是陆家只有她一个孩子,只有宋茗玉一个太太,他把李青青带回来,这不仅仅是宋茗玉会看不惯李青青,陆笙儿同样会对李青青看不惯。

见到陆正南的做法,陆笙儿似笑非笑的笑出声。

临走前她说道,“爸你还真是会保护她。”

陆正南面露尴尬。

随即他又赶紧将想要冲过去的宋茗玉拦住,“我已经让她走了,你还想做什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好,你想要交代,我都给你……”

宋茗玉,“你把她给我赶出去,我是不会放过她……”

陆笙儿听着陆正南对宋茗玉的辩解,她嘲讽的笑了。

“男人啊。”

这声叹息被跟在她身后的李青青听到,李青青倒是没有说什么,她只是乖巧的跟着走,路上没有说话。

来到一间客房,吴管家打开门让李青青进去,陆笙儿对吴管家说,“吴管家,你可以下去了。”

“大小姐……”

“怎么,你还想跟着她到里面,你在陆家待了这么多年,你难道也脑子糊涂,不知道陆家到底是谁在做主?”

吴管家赶紧低头回道,“我马上就下去,大小姐,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请。”

“你下去吧。”

陆笙儿擦身而过,推开门走进客房。

吴管家看着再次关上的门,他擦了擦额头的汗,“这大小姐比以前要厉害多了,老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把在外面玩的女人都带回来,就算她怀孕,那也不能带到陆家来,老爷真是糊涂,要知道家里不光是有夫人,还有大小姐。”吴管家不明白陆正南会什么会使出这样的昏招,李青青不过是个情妇,把情妇带回来,这不是给太太和大小姐没脸吗。

想不明白,真是想不明白。

房间中。

陆笙儿双手环抱,看着坐着床上乐滋滋的李青青,说道,“李青青,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上次见面,你还一脸的落魄。”

李青青没有了在陆正南的乖巧,她得意的说,“谁没有落魄的时候,我现在可一点都不落魄。”

“刚才正南让你送我上来,你现在也送了,你可以下去了,我要休息,要知道我现在可是怀着孕的,这可是我和正南的孩子,我要好好的养胎,这样才能把他生下来。”

“呵,李青青,你别跟我提你肚子里的野种,你以为你怀孕了,他就是你的护身符?陆家是我和我母亲的,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摆不上台上的玩意。”

“我就算是玩意,正南他还不是一样喜欢,你看,他都把我接到这里来,等我把孩子生下来,陆家还说不定是谁的。”

陆笙儿,“那你是要跟我做对了?”

“我可没有这样说,这一切都是你在说。”李青青回道。

“李青青,我告诉你,不该你肖想的你最好不要想,不然我会让你后悔你的所作所为。”

面对陆笙儿的威胁,李青青翻了一个白眼,“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啊,你威胁我,我不会威胁你啊。”等她生下个儿子,看她怎么对付陆笙儿。

即便李青青没有将后面一句话说出来,陆笙儿还是能从李青青的脸上看出她在想什么,不过是觉得自己能生下儿子,难道她以为她有儿子就能够同她作对吗?

呵呵。

真是痴心妄想!

陆笙儿难道会怕一个野种?

陆笙儿不想跟目光短浅,以为怀孕就能在陆家作威作福的李青青长谈,她直接问出她再见到李青青后最想要问的问题,“李青青,我当初说过,让你给找陆清欢,你就是这样给我找的?还有,你是怎么和我爸碰上的,是不是陆清欢让你这样做的?”

虽然是问题,但陆笙儿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李青青,“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你让我去找我就去找啊,那我不是很没有面子,我就喜欢现在的生活。”

陆笙儿,“原来真的是陆清欢捣的鬼。”

“我就说你怎么会有渠道接触到我们这一层次的人,原来这一切都是有她在背后给你支招,你听了她的话,你就不怕我对你动手吗?”

李青青,“你以为我真的傻吗,你当初想要我们去找陆清欢,明摆是你想要让我们给陆清欢找麻烦,你都不敢亲自去找她麻烦,只敢通过我们,我们李家小门小户,哪里有那个胆子去找陆清欢麻烦。”

这只是李青青充面子的话。

实际上如果不是陆清欢找到他们,还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让李青青知道陆清欢已经是他们不敢招惹的人,说不定现在李青青等人早就照着陆笙儿当初说的话做了。

李青青说,“我不管你是怎么看不习惯陆清欢,我是不会掺和到你们中间去,反正我到帝都来,就是求的富贵,现在的生活我很满足,我啊,就等着给你生出一个弟弟,别的事情,我一概不会管。”

“弟弟?”

陆笙儿冷笑,“李青青,你是觉得我不敢对你做什么吗,你这样大放厥词,我听着真的很不舒服。”

李青青,“那你就对我出手啊,反正你带着我上来,正南是见到的,我要是出了事,你就是凶手,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觉得爸会为了你这么一个情妇给我赏脸吗?我是他的女儿,是他培养多年的继承者,你不过时一个玩意。”

陆笙儿慢慢的往李青青这边走,“就算我真的对你做什么,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见陆笙儿似乎是来真的,李青青有些害怕,她色厉内荏道,“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要叫了,你给我站住!你站住!”

李青青害怕了。

她倒是不是怕陆笙儿,她是怕伤到她的肚子。

李青青的一切希望都放在她的肚子上面。

要是陆笙儿真的不管不顾的让她流产,那李青青想要的荣华富贵不就少了个保障吗,李青青才不会做那么傻的事情。

李青青往一边躲闪,“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陆笙儿冷笑。

全然不顾李青青的威胁。

李青青想要往门那边跑,但很快她就被陆笙儿追上,眼看着陆笙儿要抓到李青青,李青青忽然就倒下了。

刚好此时门打开。

陆正南从外面进来。

他就见到他一向倚重的陆笙儿冷漠的将还怀着孕的李青青推到在地。

陆正南瞳孔紧缩。

“陆笙儿!”

“你给我住手!”

陆正南快步走过去,同时嘴里呵斥着陆笙儿。

李青青摔倒只是一个意外,但谁知道凑巧陆正南就进来了,这么好的机会,李青青要是不把握她就不是李青青了。

李青青右手放在肚子上,她痛苦的看向陆正南,“正南,我,我我肚子好疼,好疼啊,正南,我的肚子……”

“我,我的肚子,肚子,啊,救救我,正南,救救我,肚子……”

见到李青青的难受痛苦,再听到她一声声的呐喊,陆正南万万没有想到陆笙儿会做出这样的事,尤其是在他放心的将李青青交到她手里,陆笙儿的行为完全是在阳奉阴违!

陆正南忍无可忍的抬手打了陆笙儿一巴掌。

“啪!”

陆笙儿脑袋歪到一边。

见到这一幕,李青青喊痛的声音都停了一拍,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继续柔柔弱弱的叫着肚子疼。

陆正南没有注意到李青青的异样。

他只对着陆笙儿说,“青青的肚子里怀的是你以后的家人,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对她动手,你这样的冷血,你还是让我骄傲的笙儿吗?”

陆笙儿捂住被陆正南打的脸,“你,你打我?”她不可置信的说,“你竟然为了她这么一个情妇,一个玩意打我?爸……”

“那也是你做错了!你要是不做错,我能打你吗。”

面对陆笙儿的质问,陆正南也后悔了。

毕竟这么多年对陆笙儿的疼爱,不是作假的。

“疼,我好疼啊……”李青青还在痛苦呻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