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白菜被猪拱了/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老太瞧着,暗暗心累,失落不是没有了。她起身往外走,“时候不早了,各自回屋吧,明天还要早起下田收稻谷。”

宋暖抱歉的看向温崇正。

“没事!你高兴就好。”温崇正在桌下悄悄握紧了她的手,轻轻摇头。

宋暖弯唇笑了。

李氏瞪了他们一眼,扯着温老大回屋,白氏也低头离开。

“我们也回屋吧。”

“好!”

二人出了堂屋,宋暖又转身往厨房走去,“我去烧水给祖母泡泡脚,老人家,每晚睡前泡泡脚,有助睡眠。”

温崇正点点头,她有孝心,他也不拦着。

“我回屋。”

“好!”

宋暖去厨房烧水,果然不出她所料,厨房里只有白氏和温月如在收拾。

白氏见她进来,略有些拘束。

温月如跟宋暖已经很熟络,见她进来就问:“二嫂,你是要烧水吗?”

宋暖点头。

“那你等一下。”温月如麻利的将锅里的碗筷清洗出来,又添水洗了两遍锅,这才添了清水进去,“二嫂,你先回屋休息吧,等水热了,我再叫你。”

宋暖走到灶膛前坐了下来,“不用!我就在这里等一会。”

温月如点头,弯唇笑了。

白氏瞧着她们一来一回的互动,彻底愣住了。

这个……什么时候开始,她们这么投缘了?

宋暖等水热了,便回屋去取了木盆,端着一盆水来到温老太屋里,“祖母,睡前用热水泡脚,这样对身体好。”

温老太正站在衣柜前,不知在找什么,见她端着水进来,立刻笑眯了眼,走到桌前坐下。

“暖暖,你来得正好!”

宋暖放下木盆,就那样蹲在地上,抬头看向温老太,“祖母,来!我帮你把鞋子脱了,咱们泡泡脚,然后早点休息。”

温老太低头看去,一脸慈祥,她伸出手,将一个手绢包着的东西递给她,“暖暖,这个收着。大房那一两银子你不要,也是太傻了。这个你收着,祖母没用,也就这么一点棺材本了。”

宋暖摇头,没接,“祖母,人老了,一定要有些银子防身。这个我不能收。大房的一两银子,我没要,但我不是要了个分开收入的字据吗?这个比一两银子还值。晚一点,我和崇正商量一下,把字据写出来,明天早饭时,趁着人齐,我们把字据签了。”

宋暖咧开嘴,笑了笑,“还有九天呢,我会有办法的。祖母要相信我,我不仅能还了药钱,还会让崇正好起来,我和他以后还要孝顺祖母呢。”

那分开各房收入的字据,于她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二两多的银子,不是小数目。”温老太没她乐观,宋暖变化再大,也不会点石为金啊。

这乡下地方,挣钱可不是容易的事。

“我会想办法的,又没缺胳膊断腿,活人还能被尿憋死?我才不信呢。再说了,我宋暖已经不是以前的宋暖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宋暖握紧拳头,霸气十足的道。

温老太轻叹一声,“行!听你的,到时不够了,你再悄悄来问我要。”

“好咧,真要用的话,我一定不会跟祖母客气。”

“你这丫头……”

宋暖眨眨眼,“我这丫头怎么了?”

温老太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讨人喜欢!去吧!你也回屋休息去,你和阿正头上都有伤,听说你拨了草药回来,那就去换药吧。”

宋暖点头,“好!我等祖母泡完脚,正好把水带出去。”

“好孩子。”

宋暖出来时,温月如站在厨房门口朝她招手。

“二嫂。”

“怎么了?”

“锅里还有热水,我守着给你和二哥的。”温月如腼腆的笑了。

“谢谢!”宋暖点头,问:“家里人平时都在哪里洗澡?”

“就用盆在自己屋里抹一抹。”

抹一抹?

宋暖瞬间石化,这个太简单粗爆了吧?

“那有浴桶吗?很大的那种?”

她看着温月如摇头时,就后悔多此一举的问这些了。这里人都不洗澡,又怎么会泡澡?

抹一抹?呃,想到大暑天,她似乎立刻就能闻到一股酸臭的汗味。这时,她对锅里的热水没了好感,进去打了一盆。

“可以了,剩下的,你用吧。”

端一盆进屋清洗伤口得了,洗澡?晚一点还是去一趟河边吧,那才能美曰其名洗澡。

出了厨房,她在院子里站了一会,这才端着热水回屋。

“换药了。”

温崇正放下书,抬眼看去,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是不是我做什么决定,你都无条件支持?”宋暖不答反问。

“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内。”

“真没诚意。”宋暖总结。

这话模拟两可,像是应了,实际上又什么都没应。

“你先说说。”

“你先应下。”

两人直接杠上了,宋暖去把早前就捶好的药泥端了过来,一边拆下他头上的白布,一边道:“放心!姐姐不可能让你去卖身的,这么正的颜,姐姐还舍不得让别人糟蹋呢。”

呃?温崇正满脑黑线。

这还能不能正经的商量正事儿了?

宋暖浑然不知温崇正想要暴走的冲动,拧了帕干清洗伤口,“如果把你卖了,我会有一种自家白菜让人猪给拱了的感觉。舍不得啊。”

她又直白的感慨一下。

白菜被猪拱了?

“感谢你还有自知之明。”温崇正嘴角有了笑意。

他这棵白菜,这辈子也只能让她这头猪拱了。

拱!拱了!怎么拱?

温崇正朝她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视线正对着她的胸口,脑海里又浮现出她挺胸的样子。轰……喉咙一紧,鼻子发热,两股热流汹涌而至。

他连忙捂紧鼻子,满脸涨红。

流……流鼻血了。

他也只是想想而已,这个太……太没定力了。

他嚯的起身往外跑。

宋暖一手拿着布,一手舀了药泥,转身愕然的看着他落慌而逃的背影。

这是怎么了?

在屋里等了很久,温崇正还是没有回来。宋暖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提了衣服,带着几样简易的工具,朝着河边走去。

她今晚就要开始挣钱,这个想法白天就有了。

“宋暖,你上哪去?”温崇正哪也没去,就在大门口蹲着。他想吹吹凉风,可却觉得这风是闷热的。

他正准备回去,就看见宋暖打着火把,提着东西出门。

“走!咱们抓银子去。”

抓银子?

------题外话------

阿正啊,大正太啊,你的思想真不纯洁。

流鼻血!该你的,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