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又要尴尬了/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崇正点头,“行!我记住了,暖暖,你知道的真多。”

“是不是很崇拜我?”宋暖看着他迷弟的目光,心情大好,“好了!咱们开始吧。趁着今天的太阳好,中午我们就把药切了晒,下午再来挖。”

“我来挖吧。”

“不用!我来挖,你把根剪下来。”

“我……”

“嗯?”温崇正还想要抢过体力活,可被宋暖一声满含不悦的轻嗯给镇住了,只好点头,“等你累了,我们换换手。”

“行!”

后山的土全是黄泥沙,这种泥土不结实,挖起来不费劲。不过,宋暖现在的弱鸡身体,没多久后,也累了。

她走到一旁坐下来,一边活动胳膊,一边吐槽:“这身子实在是太弱了一些,如果是以前的我,挖一天都不会累。我得把身子变强,不然哪天又要打架了,我胜算不大。”

闻言,温崇正好奇的问:“以前,在你们那里,大家都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吗?”

“才不是!我们那里可好了,男女平等,男人会做的事,没有女人做不了的。不过,女人能做的事,男人却有做不了的……”

话匣子打开,宋暖就眉飞色舞的讲着现代的种种好。

温崇正听得入神,又有些发慌。

那里那么好,她一定很想回去吧?

如果真能回去,她一定不会舍不得这个地方吧?

“所以,我们是讲理的地方,我更是讲理的人,但是人真的不能过分善良,毕竟有些人,真的挺不是人的。在这里没必要事事都据理力争,教傻逼做人,可不是我的义务。有时,拳头比嘴巴有用。”

“你是讲道理的人,我懂。”温崇正又问:“那在你们那里,什么是女人能做,男人却做不了的事?”

“噗……”宋暖噗嗤一声笑了。

温崇正略懵,“怎么笑了?”

“你想知道?”

“想!”

温崇正一脸严肃的点头,心想现在男人都做不到事,如果他能做到,那是不是暖暖就会舍不得他?

真有那么一天,暖暖是不是会选择留下来?

如此一想,温崇正的心不由的加序跳动。

怦怦怦……

一脸期待的看着宋暖。

“真想?”

“嗯,真想!”

宋暖瞧着他的样子,倒有些为难了,提前给他打了预防针,“阿正,我必须告诉你,有些好奇心太重,往往会有些尴尬。”

“没事,你说!”

温崇正摇头,他打定主意,一定要知道这件现代男人不能为之事。这样他才能有优势。

宋暖咬咬唇,嘴角还是忍不住的咧开,“生孩子啊,男人能十月怀胎吗?”

温崇正一听,直接傻眼。

这个怕是古今往来的男子都不能为之的事啊。

呃!

他尴尬极了,俊脸酡红。

“换我来挖。”他匆匆站起来,拿起锄头,背过身去挖黄芩。脸上火辣辣的热着,汗滴滴的。

他一脸哭笑不得,自己怎么会就后知后觉呢?

这个问题并不难猜透。

宋暖看着他,低笑起来。

他似乎害羞了。

这地方的黄芩多,而且年份较大,有许多根都空心了。宋暖一边拾掇,一边给温崇正上课。

“这个黄芩长个三四年的最好,年份大了,便会出现空心的情况。这种空心的,我们就别要,可以重新埋回地里,等它明年开春发芽,再长新的。”

“好的,你先捋在一旁,回头,我们把这些茎叶和老根埋在一起。如果明年长了新芽,我们移回地里去种也行。”

温崇正点头。

他今天干起活来,似乎并不觉得累。难道是他这些日子打座练那个心法,有效果了?

“你又说胡话了,没分家,咱们哪来田地?”

“或许事有转机呢?”温崇正笑了笑,“祖母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人,如果她看到我们能把小日子过好。她也会同意分家的。”

对于分家这件事,温崇正始终与宋暖站在同一战线上。

他也想分开,由他和宋暖照顾温老太。

“行吧,听你的。”

宋暖点点头,继续拾掇他挖出来的黄芩。她发觉自己有些跟不上温崇正了,不禁有些疑惑。

“阿正,你不累吗?你今天好像体力好了很多。”

“不累!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到这些黄芩能换到银两,所以就浑身是劲?”

没有确定是怎么一回事,他也不想让宋暖空喜欢一场。

那本武功心法也是他前世阅览的众书中之一。温晗也不知是从哪弄来的,或许温晗就没有对书籍进行择选,有书就往地牢里送。

那次见宋暖一脚踢飞李氏,他就忆起这本书。

后来,他想要保护宋暖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他就死马当活医,夜里趁着宋暖睡着,他又起床练那个心法。

他没有武功底子,只能按着对心法内容的理解,进行打座调息。

闻言,宋暖笑了,“想不到你也是一个财迷。”

“财迷,没什么不好。我们靠自己的双手挣钱,不偷不抢的,正大光明,自然也该干劲十足。”

说话间,他又挖了几株。

“暖暖,我也想做一个能养家糊口,能让你依靠的男人。”

“你可以的。”宋暖抬头,与他眼神交汇。

温崇正弯了弯唇角,高兴的笑了。

她并没有敷衍他,她说‘你可以的’时,眼神中满满都是信任。她相信他!

她不知道,这么一个眼神对他来说,便是无尽的鼓励。

中午,两人回到家里。

温月初已经做好了午饭,等他们回来,便开始端饭菜去堂屋,一大家子人围坐在一起。

温老大和李氏迟迟才到。

温月娥看到他们时,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她紧张的站在他们面前,紧盯着他们红肿的脸,“爹,娘,你们这是怎么了?这脸,这手,这是什么弄的?”

荨麻草,还有一个别名,那就是咬人草。

荨麻草的茎上有螫毛,如果逆手抓或撞上,即奇痛难忍。痒痛难耐之下,指甲一抓,便会更加红肿起来。

温老大摆手,“没事!就是上山一趟,不知沾了什么东西,身上有些痒。”

李氏则看向桌前的温崇正和宋暖,见他们与往常无异,不由的皱眉。他们怎么会没事呢?明明是上山挖一样的东西。

难道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不痒?

李氏丝毫没有怀疑自己挖的东西有问题。

她刚才在外面,还看了宋暖他们挖的东西,瞧着那些药根,似乎并没什么不同的。

“娘,要不你先回屋,我端饭菜过去给你。”温月娥瞧着像个猪头一样的爹娘,心里很着急。

李氏摆摆手,“不用麻烦!我和你爹吃了饭,还要上山。你也吃快一点,等一下,我有事要交给你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