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撞破基qing(三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崇正怪怪的看着他,“这么大的生意,难道大人不该送我一点小礼吗?只是一个犯人,还是前面几任知县留下的,大人一句人病死在牢中,谁又会怀疑?”

周文彬默了默,思索一番,按下了手印。

“事情若不成,你全家都得死。”

“我说了,我怕死!而且还怕得很,所以,我一定不会让自己英年早逝的。”温崇正收起协议。

周文彬也收起另一份,“说吧,什么办法?”

“威、利、诱、逼。”

“你说什么?”周文彬一副‘我没有听错吧’的表情。

温崇正又道:“这个大人收着,回到衙门再看,自然就明白了。大人,不要忘记了这白纸黑字的内容。我的人,不能在牢中有一点闪失。”

“哼!”周文彬夺过他手中的信,起身甩袖离开。

他非常不爽,非常不爽!

他气鼓鼓的下楼,一身阴戾的带着人离开。

哐当……

温崇正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撑不住了。

昨晚他忧思忧虑了一晚,又加上白天赶路,他早已虚脱。如果不是由心志支撑着,他或许早就倒下了。

“公子……”赖喜来冲上去扶起软软往后倒的他,弯腰背上,骤步下楼,“公子,你坚持住!夫人还等着你救她出来呢。”

温崇正吃力的眯着眼睛,意识不清的唤了一声,“暖暖……”

赖喜来扭头看了他一眼,跑得更快了。

他完全忘记自己身上的疼。

一口气背着人跑回杨府,正好在大门口碰到了温老太和准备出门的杨老爷子。

二人看到赖喜来背的人,皆是一惊,“阿正这是怎么了?”

“老夫人,公子他晕倒了。”

“快!快背他进去。”

杨老爷子立刻对一旁的阿福吩咐,“阿福,快去找大夫过来,立刻,马上,以最快的速度。”

“是,老爷。”

阿福上了马车,匆匆离开。

客房里,气氛凝重。

温崇正躺在床上,任大夫怎么施计,他都没有醒过来。三个老大夫轮流抚脉,三人都摇着头起身。

床前的温老太已哭成泪人儿。

“阿正,你千万不要有事,你要坚持住啊。暖暖还等着你呢。阿正,听到祖母的话了没有?你别这样,醒过来。”

赖喜来立在一旁,偏过头,悄悄抹去眼泪。

杨老爷子一脸凝重的看向三个老大夫,伸手做了个请势,“出去说话吧。”

“是,杨爷。”

三人收拾了一下医药箱,跟着一起来到外间。

“怎么样了?”

“杨爷,老夫无能,不能为杨爷分忧。这位公子的脉相太古怪了,我们诊不出真正的病因。”

“杨爷,依老夫诊断,这位公子似乎是中了毒。”

“中毒?”杨老爷子惊呼一声。

他突然的想到了宋暖开的药方子,那方子里面就有砒霜。如果温崇正真是中了这个毒,那这事就难办了。

不仅救不出宋暖,救不活温崇正,他们杨家也会带来前所未有危机。

毕竟,那药是从他们的药馆里抓出去的。

“叔公,出什么事了?”唐乔从外面进来,看着三个大夫扛着的医药箱,随即想到了温崇正,“阿正怎么了?”

杨老爷子看向唐乔,一脸严肃的问:“阿乔,你说实话,当时阿安拿了药方子去抓药,他就没有疑问?”

“叔公,到底怎么了?”

“大夫说,阿正中了毒。”

“我们知道啊,当时小宋就说了,阿正体内有毒。而且她说了,她的药方子是以毒攻毒,那点分量……伤不了阿正的身子。”

唐乔看着杨老爷子的表情,皱了皱眉头,“叔公,我们都相信小宋,所以,你也别往那个方向想。那是不可能的,你不知道他们夫妇的感情有多深。”

“我也相信暖暖!”温老太从里面出来,看向三个大夫,问:“大夫,可有什么办法?”

大夫们摇摇头。

温老太脸上的血色瞬间逝去,身子轻晃几下。

“小心!”杨老爷子伸手扶住她,安抚:“阿兰,阿正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阿安也快回来了,只要阿正能等到谷神医,那就有希望了。”

三位大夫相视一眼。

谷神医?谷不凡?

温老太泪目,“可是……”

“一定会没事的。”

“……”温老太挣开他的手,转身,步伐蹒跚的走回内室。

杨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眉头紧皱起来。

唐乔跺跺脚,生气的道:“这个死杨木头,他是干什么吃的?明知阿正的情况不好,他怎么还像只乌龟一样?”

真是乌龟速度。

以前不叫他杨木头,该改口叫杨乌龟了。

乌龟蛋!

闻言,杨老爷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看了唐乔一眼,又什么也没有说。

这天,杨府气氛没有缓过,一天一夜,温崇正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赖喜来夜里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又寸步不离的守在床前。

唐乔也没回唐府,在外面桌上趴着睡了一夜。

外面,天色微明。

唐乔的手压麻了,皱眉醒过来。

他先进去站在床前看了一下,问:“阿来,阿正,他有没有醒过?”

赖喜来摇摇头,眼睛红红的,也不知是因为休息好,还是担心到快哭了。

唐乔叹气,瞧着床上了无生息的人,只觉眼睛发涨,心里难受。他转身往外走,“我就在院子里,有事叫我。”

“好!”

唐乔出了房门,抬望着天,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他望着天边的那颗启明星,眼睛更是酸涩了。

相识不久,但友情就那样生根了。

他走到梅花树下,用力的往树干上捶了几拳,不能大叫几声,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舒解心中的压抑。

突然,拳头被一只大掌包住。

随即就听到杨安气急败坏的声音,“小阿乔,你为什么要拿我的梅花树撒气?”

他明明是心疼他,想说你为什么要自残?

可话到嘴边,说出来的却是完全不同的。

闻声,唐乔扭头看去,随即扬起另一只手,用力往他胸口砸下去,“我不打树,我打你行不行?行不行?行不行?”

一拳一拳一拳的砸下去。

眼泪也一滴一滴一滴的掉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委屈到想哭,为什么突然就哭了?

泪匝门像是被打开了一样,唐乔这一落泪,便失控的停不下来。他一边落泪,一边砸拳头下去。

杨安惊呆了。

他这是第二次看到唐乔哭,第一次是小时候唐乔躲在假山里哭,还是他去找到唐乔的。

后来,唐父离世,唐乔都硬是没有落一滴泪。

现在哭了?

他真的被震撼了,同时,也像是有无数双手在用力撕扯他的心。这种感觉让他痛得有点要窒息的感觉。

杨安用力将唐乔按进怀里,大掌不停的拍抚着他的后背,“小阿乔,别哭了!谁惹你生气了?你跟我说,我现在就带你去收拾他。”

“你!你你你!”

“我?”杨安一头雾水,他这才刚回来,他怎么就惹他生气了?

“小阿乔,你讲点道理,我这才刚到家,我……”

“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唐乔一边说,一边像个姑娘家生气一般,手揪着他腰间的酸肉,用力的掐下去。

咝咝咝……

杨安痛得直抽冷气,但他仍旧没有松开唐乔。

为什么抱着唐乔不放?

他也没有答案。

就是看着崩溃的他,想给他一个拥抱。

“你们在干什么?”杨老爷子听到杨安接谷一凡回来了,便匆匆和阿福一起赶过来。身后还跟着杨元爷,杨二爷。

当他们四人听到动静,看到杨安和唐乔抱在一起时,四人都要疯了。

尤其是杨老爷子,气得要倒下来。

他冲上来,用力扯着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人。一脸铁青的看着他们,“你们……你们……你们丢不丢人啊?”

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又哭又掐的。

这传出去,谁会相信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老爷子自己都不相信。

“我们?”二人相视一眼。

唐乔抹去眼泪。

杨安立刻又抓住他的手,看着指节上的血,眸光沉沉,“你的手……小阿乔,你是猪吗?”

众人被他一吼,皆是一愣,短暂的忘记了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眼里只有这个暴怒的男人。

唐乔用力抽回手,抬脚用力往他脚背上踩去,同样大声吼回去,“杨乌龟蛋,你是杨乌龟蛋!”

吼完,他大步跑进温崇正的房间里。

杨安转身,抿紧了唇。

杨老爷子四人看着杨安,怔愣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

“小兔崽子,你等着,等我回头再收拾你!”杨老爷子用力的打了杨安一下,“谷神医呢?”

“刚进房里了。”杨安指了指房门大开的房门。

杨老爷子跺跺脚,吹胡子瞪眼睛的匆匆进去了。

杨二爷和阿福急跟进去。

杨元爷叹气,神色复杂的看着杨安。

杨安摸摸鼻子,怪怪的看着他,问:“爹,你对着叹什么气啊?我这赶了这么多天的路,我都要累死了。刚回到家,我就挨打挨骂的,我还是杨家亲生的孩子吗?”

他一定是当年杨家人半路捡的吧?

捡的,一定是捡的。

杨元爷瞪了他一眼,举拳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臭小子,你还有没有良心了?这话要是让你娘听到了,你猜她会不会哭上三天三夜?”

“爹,我就开个玩笑,你不要告诉我娘。”

“哼!我等一下就告诉她。”

“别别别……爹,你别害我啊。”杨安一脸哀求。

这世上他不敢得罪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他娘肖氏,另外一个就是唐乔。这两个人简直就是他的命门啊。

“告诉她,你的话,还是让她给你安排亲事,你自己选择。”杨元爷第一次这么严肃。

刚才看到杨安和唐乔抱在一起,他简直就是被雷劈了感觉。

一个是杨家未来人的当家人,一个是唐家的当家人,两个当家人有那种见不得人的感情。

这还得了?

别说老爷子生气了,他也一样的生气。

“为什么要催着我成亲?”

“你就当是为了唐乔吧。”

“为了阿乔?”杨安更不明白了,为了唐乔,他为什么要成亲?

杨元爷见他一脸懵的样子,叹了一声,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用力按了几下,“你们这样天天厮混在一起,外面传的那些话,我在这之前也不相信,但是刚才看着你们抱在一起,看着你们的神情,我真的做不到自欺欺人了。阿安,阿乔肩负着什么样的责任,你不是不知道。你只有成样了,你们才能各自抽身出来,他才能真正的担起唐家,不被诟病,安稳的当他的唐家当家人。”

闻言,杨安的脸色煞白,他后退了几步,眉头紧皱。

“爹,我和阿乔不是那样的关系,在我心里,他就像是我的亲弟弟一样,我从未有过别的感情。”

为什么周围的人都那样看他呢?

他没有啊!

他好冤啊!

房间的窗后,唐乔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杨安坚定的话。

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他的亲弟弟。

杨元爷不相信,沉声道:“既然没有,那就更该成亲了。阿安,你年纪不小了,家里人都盼着你成家立室,开枝散叶。尤其是你祖父,他一直担心着你和阿乔,现在说没有,那我相信你。你是不是也该表示一下,证明一下自己真的没有?”

杨安沉默了一会,然后点头。

“好!这事就交给我娘了,我听家里的安排。”

杨元爷骤松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好!我回头就跟你娘商量商量这事。走吧!我们也进去看看。”

“好!”

杨安进屋后,目光又不自觉的落在唐乔身上,见他站在床上,目光落在温崇正身上。

似乎没什么不妥了?

杨安又看向唐乔流血的手。

“阿乔,你过来!我给你手上的伤上点药。”

唐乔用力抽回手,“不用!我自己就行!”说完,他取出手绢在手上缠了几下。

“阿乔。”

“别吵!没看见神医正在给阿正诊断吗?”唐乔不看他,目光又落在温崇正身上。

杨安拿他没办法,又想到杨元爷的话,便不再坚持了。

唐乔不是小孩子,他的确不能像个老阿爹一样天天在他身边转。

过了一会儿,谷一凡抽回手,起身。

众人齐声问:“神医,阿正怎么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