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温月娥被休(一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家老宅。

今天的天气不错,李氏把屋里的被子都抱出来晾晒。她一边晒,一边冲着院子里喊道:“当家的,你快一点啊,把阿晗屋里的被子也抱出来晒晒。好不容易有个好天气。”

再不晒,就没好天气了。

现在已经要进入梅雨季。

温老大抱着三床被子,前面的路都挡住了,他只看得见脚下一块地方。

“哎哟,你慢一些啊,小心一点。”李氏见他险些撞到前面的柱子,连忙跑过去抱下一床被子。

“你一次抱这么多做什么?”

“不是你着急吗?”

“我急,你快一点就行了,这么一次性抱几床做什么?”

“没事,没事!”温老大赔笑着,“你先去晒。”

“好!”

夫妇二人忙了起来,李氏转身站在晾晒架前,突然看见前方小路有道熟悉的身影。

她眨眨眼,再眨眨眼,确定是温月娥,这才惊呼一声,“当家的,你快看啊,那可是咱们的闺女?”

这闺女回娘家怎么是走路回来的,沈府的马车呢?

李氏真的不敢认。

温老大扭头看了一眼,也是吃惊不已,“对啊,那是咱们的闺女。可闺女怎么是一个人走路回来的?”

李氏心里惊得不轻。

“我也不知道啊,不会是和姑爷吵架了吧?”

李氏把被子往干竿上一搭,连忙跑向温月娥,“月娥,你怎么过来了?姑爷人呢?马车呢?”

温月娥看到李氏,直接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李氏吓坏了,“哎哟喂,闺女,你这是怎么了?”她一边扶起温月娥,一边看向温老大,“当家的,你快过来啊,闺女晕倒了。”

温老大把手中的被子一丢,嗖的一下就跑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啊,快!先把人弄回家,我去找朱大夫过来给她瞧瞧。”李氏让温老大扶着温月娥回家,自己则飞快的跑去找朱大富。

“朱大夫,快,快上一趟我家吧。”

李氏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正好打断了他们夫妇的交谈。

崔氏亲昵的迎上去,“温家嫂子,这是出什么事了?瞧你这着急的,可是家中谁的身子不利爽?”

李氏顾不上与她寒暄,“朱大夫,你快准备一下。我家月娥她晕倒了,你赶紧过去帮她诊诊。”

“哦,好。”

“温大嫂子,你家月娥回来了?”

“是啊,刚到就晕倒了,可急死我了。”李氏急得双眼通红。她不仅着急温月娥的身子,也心急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是在沈府吗?沈府……”崔氏停顿了下,眸子轻转,笑眯眯的道:“他们成亲也有些日子,这会不会是怀上了?我当年怀上子聪时,也晕过一回。听大富说,那是气血不足,还是……”

这时,朱大富扛着药箱出来,“大嫂子,我们走吧。”

“好咧。”李氏甩了崔氏的手,着急跟了上去。

崔氏站在原地,跺跺脚,咬着唇,“呸!我这么热情的应付着你,你居然给我甩脸色看。不就有了几个臭钱吗?我呸!谁不知你是卖闺女,贴儿子得来的银子。说起你们家的事,我真怕臭了自己的嘴。”

当然,崔氏的话,李氏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否则,这又会是一场撕逼大战。

温家,温老大把温月娥扶到床上,倒了杯水过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摇晃身子。

温月娥这才悠悠的醒了过来。

“闺女,来,先喝点水。”

温月娥摇头,哇的一声哭了,“呜呜呜……爹,我可怎么办啊?那个沈宁枫没心没肺,他要……他要……”

“姑爷,他要做什么?”温老大急问。

当他看到温月娥走路回家,还晕倒了,便知事情大了。这一定是与沈宁枫闹别扭了。

“他要……他要……”

“当家的,闺女醒过来没有?我找朱大夫过来了。”外面院子里传来李氏的声音,温月娥连忙抹去眼泪,双眼紧闭。

温老大瞧着,暗叹了一口气。

李氏领着朱大富进来。

“朱大夫,麻烦你快给她诊诊,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温老大站到李氏身旁,低声道:“刚才闺女醒过来一会,应该没什么大碍。”

有大碍也是心里。

有外人在,温老大不方便这么说。

“醒了?”李氏不敢相信的又看向床上。

温老大点头,“醒了,她说累,又睡了。不过,还是让朱大夫诊诊,我们也放心一些。”

“对对对!诊诊,这样能放心一些。”

朱大富坐在床前抚脉,不一会儿就松开手,“没什么大碍,就是气急攻心,有些气血不足。待我开个方子给她调理一下,很快就能没事了。”

“好好好!麻烦朱大夫了。”

李氏掐了下温老大,朝门口努了努嘴,“你跟朱大夫去取药吧,诊金,你也顺便给了。”

温老大点头,伸手做了个请势,“朱大夫,请!”

“温大哥,不必客气。”

屋里只剩下母女二人,李氏坐在床上,低头看向睫毛轻颤的温月娥,手抚上她的脸,“闺女,别装睡了,这里就剩咱们娘俩了。”

温月娥睁开眼,双眼通红。

她坐了起来,张开手臂紧紧的抱住李氏,“娘,我没活路了啊。你可得救救我。”

李氏一听,急了。

“闺女,你别急!你别吓娘啊,你有事就说,爹娘和你大哥会为你作主的,可是在沈家吃了亏,被人欺负了?”

“呜呜呜……”

温月娥一听,哭得更厉害,上气不接下气。

李氏急得不行,可又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便不知该怎么劝温月娥,只能不停的哄着她。

温月娥哭了很久才停下。

李氏一脸疼惜的拿着手绢给她拭泪,“闺女,别哭了!你哭,爹娘心疼。你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爹娘也好去沈府给你讨回一个公道啊。”

“娘……”温月娥双手颤抖的取出一张纸。

李氏接过,问:“这是什么?”

温月娥一听,又哭了,“休书。”

“休……休书?”李氏站了起来,怒不可遏,“放沈宁枫他娘的狗屁,他敢这么对你?休妻,他凭什么休妻?”

温月娥低头抽泣。

李氏急死了,“闺女,你快说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沈宁枫凭什么休妻出门啊?”

“什么休妻?”

温老大提着药回来,一脸错愕。

李氏看见温老大回来了,立刻嚎啕大哭,“当家的,他们沈家欺人太甚,沈宁枫给咱们闺女写了一封休书。”

李氏把休书递了过去。

温老大接过,展开纸,低头扫看一眼。

不守妇道?

温老大双手发抖,扬着手中的纸,问:“月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沈宁枫怎么会说你不守妇道?”

温月娥低头一直哭。

温老大相视一眼,急得不得了,可偏生温月娥就只哭不说话。

“闺女,你说话啊,你不说,我和你爹怎么去沈府给你讨公道?”李氏坐回床上,紧握住温月娥的手。

温月娥摇头,“别去!”

“别去?”李氏惊讶抬头看了温老大一眼。

难道是他们的闺女真做了什么不守妇道的事?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温老大跺跺脚,“月娥,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为什么不让我和你娘去沈府?”

温月娥抬头看着他们,用力的抹了下眼泪,“沈宁枫根本就不是人,他自己与丫环们不清不楚,我只是找他说个清楚,他就把家丁和我关在一个屋里,硬说我不守妇道。”

“爹,娘,我当时说不嫁的,你们偏要让我嫁。现在我被人害了啊。爹娘,我不想活了,我没脸再活下去了。那沈宁枫心里就只有温月初,他喝醉后,嘴里喊的名字都是温月初。呜呜呜……我这么被休出门,我还有什么脸啊。”

温老大听着,气得不轻。

“竟有这事?”

李氏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撸着衣袖要出门,“我现在就去把那个不要脸的狐媚子温月初给撕了。她害了我闺女啊。”

“娘,你别去……”

温月娥大喊一声,可李氏哪里听得进去啊,早就跑出门了。

温老大知道,今天又没太平了。

他低头看向温月娥,“月娥,你什么都不要多想,你休息一下。我这就去追你娘回来。你的事,爹娘和你大哥会处理的。一定让那沈宁枫还你一个公道。”

“爹……”温月娥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呜呜呜……

她怎么会这么命苦?只做了一个多月的沈府少夫人,而这一个多月里,她还没几天舒心的日子。

温老大追出去。

李氏已经跑到不见人影,他只能往矮麻山跑去。

“温月初,你个不要脸的,你给我出来……”李氏一口气冲进【正阳居】,四下扫看,破口大骂:“温月初,你出来……好啊,你这个狐媚子,勾搭男人勾搭到你堂妹夫床上去了。”

“……”没人回应。

宋暖他们出外面菜地里。

温老太带着宋玲送鸡蛋去村长家了。

温月初在后院菜棚里,听到李氏的骂声,不想搭理,便不吱声。这里是她二哥的家,她不想在这里与人起冲突。

“温月初,你在哪里?你别以为你躲起来了,我就找不到你。我告诉你,今天,我不撕了你,我就不是人。”

李氏跑到了后院。

听说后院培了不少菜苗和药苗,她还没进来过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