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医考风波2(二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暖也回答得很委嫁,“还行吧!”

二人相视一眼,觉得她这是没有底气。应该是考得不怎么好,不然也不会最后还下笔写答案。

凉亭那边也一样。

几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谷不凡,心想,谷神医这是收了一个废材徒弟啊。

很快!

时间到了,卷子全收了上来。

不少人是没做完的,一个个都垂头衰气的。

官差把卷子收过来,让四位评审现在就评卷子。那边则进行第二轮考核,这次是以身试毒。

跟前面一样,每个人发一个小瓷瓶,上面写着里面是什么毒。

有人看清内容后,当场就放弃考核。

这一轮就走了四个人。

三十人,还没淘汰,就只剩下了二十六人。

宋暖抽到的是一种很意思的毒,她看到那名字时候,心里就冷冷的笑了。这是谁在暗中搞鬼呢?

蚀清毒。

一般的人,或许连听都没听过这种毒,可她刚好就知道这种毒。前几天,谷不凡杞人忧天的突发其想。

他翻开那本毒经,从里面找出一种毒。

指着上面的内容,问:“暖丫头,你说,会不会是给你这种毒啊?我师妹失踪这么多,又走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她曾与什么人相处过,又有没有像我一样收过徒弟?”

如果有人恰好知道这种毒,又听过关于宋暖是蛇妖的传言,那他会不会用这个毒来一探究竟呢?

没错!蚀清毒里面最重要的一种成分就是雄黄。这是蛇的克星,不管道行有多深,只要碰到雄黄,蛇都会现出原形。

宋暖心里暗骂了一声MMP。

想不到这场医考,还真有人在暗中计算她。

这人是白痴啊,那种传言都相信。

差官一声令下,考生回到座位前。

桌上已经不再是只摆着纸笔墨了,而是多了一套煎药的工具,还有称药材的小称,铜舂,切刀。

“各位考生,依照你们手中的毒,你们写方解药方子,然后去后面的药材柜里抓药,煎药,再以身试毒,自行解毒。这轮考核,依照入考场前的协议,生死由命,谁在这过程中不幸身亡,这都与官府无关,属于自寻短见。”

官差解说完后,现场一片寂静,静得落针可闻。

这时,又有三人双手颤抖的拿着瓷瓶上前,自行放弃考核机会。眨眼间,考生又少了三人,只剩下二十三人。

宋暖左右各看一眼。

木青和金爵棠已在写药方子了。

宋暖也开始写,她的这味解药,需要煎制的时间较长。这次,不比刚才,不容有半点马虎。

三人把药方子交了上去,空手去抓药。

这考的是他们的记忆力。

木青不用小称,直接徒手抓药,金爵棠稳重一些,一样一样的找,一样一样的过称。

宋暖知道,这是考试,不是装逼的时候。

她和金爵棠一样,沉稳对待。

“甘草,砂仁,熟地……”宋暖一样一样的找,可最后一味药,她怎么也找不到?

黑蚂蚁,黑蚂蚁,黑蚂蚁在哪里?

她找了三遍,还是没有看到有放黑蚂蚁的抽屉。

宋暖想到这毒的刻意,随即就明白了。这里不会再有黑蚂蚁了,这是一个用尽心机的计谋。

木青和金爵棠先后回去煎药了。

宋暖也拿着药回去,先添水把药煎上,再四下扫看一圈,突然,她的目光定在一旁的花圃里。

有了!

他们要害她,要断了她的路,那她就自己想办法。

宋暖的炉火生好了,便返回药材柜前,抓了几味药,又返回桌前。她把药材放在铜舂里,捶成粉末。

倒在纸上,然后走到一旁的花圃旁。

众人傻了眼。

这是在医考中呢,她在做什么?

赏花?

这是不是傻啊?

宋暖弯腰四下查看了一番,然后,把药粉撒在花苗下。

官差走了过去,问:“宋暖,你这是要做什么呢?”

宋暖头也不抬就道:“我刚刚在找药材发现少了一味,怎么找也没有,所以我现在在自己想办法。”

众人一听,更是惊讶了。

后面的药材明明很齐全,怎么会有她要用又没有的药材呢?

这是医考,所出的题目,所取出的毒,那都是做足万全的准备。无论如何药材都是不会少的。

闻言,官差面色变了几变。

他不安的问:“你确定是少了药材,而不是你自己医术不精,方子开错了?”

宋暖:“我确定!我现在自己找最后一味药材,如果你有什么异议,你可以去请示舒大人。”

官差本想喝止她的,可转念一想,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这种事情,不是他能作主的。

官差匆匆去请示舒同峰,让同僚过来看着考场,当然,还有宋暖。

凉亭那边也一样的议论起来。

水云奎扭头看向谷不凡笑着问道:“谷神医,不知道你的徒儿在做什么呢?现在可是在医考,大家都忙着煎解药,她在花圃前,可是在赏花?”

木西元笑了笑,道:“到底是女子啊,看到漂亮的花,总是忍不住的想要多看几眼。”

其他二人,只是陪笑,没有说话。

心里却在想,的确是没错。

到底是女子啊,看到好看的花,估计心都不在解药上了。现在是在以身试毒,她不煎解药,反而更在花圃前蹲着,这是不给自己留余地呀。

他们都知道,如果这一轮以身试毒过不了关的话,那就是要送命的。她这般态度,就是死了,也不会有人可怜她。

按说这个宋暖不会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舒同峰看着谷不凡,又看向对面那边蹲在花圃前的宋暖。他弯唇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

几次相处下来,这个宋暖倒是挺有意思的。

难怪他堂叔对她印象这么深,两人还成了忘年交。还特意交代自己来这里上任之后,一定要多多关照宋暖。

舒同峰的堂叔就是舒松。

他来这里任职的时候,舒松曾经找过他,跟他提了宋暖。所以,这几次与宋暖相关的案子,他都格外的关照。

不过,在这几次的相处下,他发现宋暖的确有过人之处。

她足智多谋,她坚强,她果断,她坚强。

不过,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堂叔就是舒松。

其实他来这里任职,也是恒王的意思。

主要是因为这里曾经关过一个叫做颜晴的人,这也是他们后面才查到的,等他找来的时候,颜晴已经不见了。

舒松查过了,当时跟颜晴关在一起的人,除了宋暖,其他三人都已经死了。

从周文斌的文件中可看得出来,颜晴也跟那三人一起死了。当时,宋暖也是生了一场大病,正好是碰到了谷不凡,所以才治好的。

颜晴那个牢房的人是死于一种传染病中,从文件内容中来看,这是倒像是真的一样。

目前为止,舒同峰查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他有时甚至还是在想,或许颜晴真的在那一场病中,死了。

谷不凡淡淡的扫看了他们一眼,笑道:“谁说女子不如男?现在才是开始,你们着急什么呢?难道我谷不凡的徒弟,还能差过人不成?”

几人一噎,说不出话,很是尴尬。

谁也不愿意得罪谷不凡,刚才也就是借着宋暖的行为,想要趁机笑一笑而已。

谷不凡很护犊子,显然是动怒了,不愿多理他们。

他们后面解释,他也不愿听,冷着脸坐在那里。

其实谷不凡是在替宋暖着急。

从宋暖取了药,又研了药粉,然后蹲在花圃前,他便知道,那种毒药,或许真的就是蚀清毒。

如果是真的,那他进来是对的。

这次医考,还真有人想对付宋暖。

谷不凡隐在袖中的双手,紧攥成拳头,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对面。

官差匆匆走来。

“回禀大人,考场那边出了一点事故。”

舒同峰蹙眉,看向官差,问:“可是关于宋暖的?她往花圃里洒药粉,这是准备做什么?”

官差抹去额头的冷汗,虚虚的应道:“回大人的话,宋暖说,她的解药中少了一味药材,所以就自己想办法找最后一味药。”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

舒同峰看向谷不凡,“神医,我们的药材都是备齐的,这个……”

谷不凡面若冰霜,“舒大人,齐不齐全,让人再查查不就清楚了吗?”说着,他站了起来,看向四大门派的人,“不行!让人查,我还不放心!我相信宋暖,也知道她的医术程度。她说少了一味,那肯定就是少了。舒大人说齐全的,结果却少了一味,这实在是耐人寻味啊。”

“我得亲自去看看,不知几位评委,可愿意随我一起去看看?”

几个低头看着面前的还未看完的卷子,又看向舒同峰。

舒同峰:“谷神医,我陪你去吧。相信四位评委信得过本官。这事如果是真的,那是本官的疏忽。”

谷不凡点了点头。

“舒大人,你可否把宋暖的卷子先取出来,放在你身上,等一下回来再交给四个评委?”

水云奎四人闻言,满目不敢置信,续而动怒:“谷神医,我们敬重你,你可不能这样侮辱人。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们可能会把徒弟的卷子调包吗?”

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他是神医,便能这样目中无人吗?

------题外话------

12点前更第三章,现在努力啪啪啪……(手指敲键盘,污妞们别想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