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遇伏击(一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加入了三个蒙面人,舒松有一阵恍惚,分神之际,黑衣人的长剑朝他刺去。

当……温崇正纵身过去,用手中的剑,将那人的剑格开,两剑相撞,击出了火花。

温崇正喊了一声,“松叔,是我,阿正。”

舒松听后,大喝一声,哈哈大笑:“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今日在此遇见你,这是老天有眼啊。”

黑衣人被他哈哈大笑怔了下神。

一下子又倒下两个。

舒松冲着其他人大喝一声,“兄弟们,大家都打起精神来,今天定要这些人尝尝我们的厉害。”

他们这阵子一直被黑衣人紧咬不放。

一路上的三十人,剩下了现在的七八个人。

倒不是他们太差劲了,而是,黑衣人太多了。杀了一批又一批,而且总是喜欢伏击,让他们防不胜防。

那些黑衣人像是知道他们的路线一样,总是在沿路埋伏。

“是!”那些人大声应了一声,一时,倒是士气十足。

前后激战了一刻多钟。

黑衣人全部倒下,舒松的人,也有不少受伤了。

温崇正把舒松等人带到他们休息的地方,烧了水,又把干粮取出来分给他们。

上药的上药。

清理战场的人,清理战场。

蒋胜利也跟着跑上跑下的忙着。

顾中清则在给伤员上药。

他跟着谷不凡这么多年,虽然没有涉及医术,但是见多了,倒也知道一些。

温崇正和舒松走到一旁的树林里,两人在那里聊天。

温崇正转身与舒松面对面,看着他,问道:“松叔,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舒松看着他,反问道:“你呢?你又为什么来这里?”

接着两人相视一笑。

齐声道:“凤栖族。”

舒松叹了一口气,道:“你应该也听到了,刚才那些黑衣人说的话。没错!我们的确都是恒王的人。恒王在边城身中奇毒,这种解药也只有凤栖族有。”

刚才打斗中,黑衣人已经说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

温崇正救他一命,他本就不该瞒着,现在就更不用瞒了,两人要去同一个地方,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

“为什么不找谷神医问问?你知道的,他就在我家。”

温崇正立刻就想到谷不凡。

按说,应该没有能难到谷不凡的毒吧?

“这是凤栖族的独门毒方,其他人没有办法。现在边城虽然没有战乱,但是恒王中毒的事,我们也不敢往外传,所以,便由我带了人前来凤栖族找解药。”

“只是我们这一路受到了黑衣人的伏击,这些人层出不穷,似乎也很熟悉我们的路线。我一共带了三十人,现在也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幸好今天在这里碰到你们,不然的话,还得死伤更多。”

舒松暗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后悔。

他这次轻敌了,把进入凤栖族想象得太简单了。

“恒王在边城中毒了?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毒吗?”温崇正问完,又道:“既然是凤栖族的独门毒方,那是不是下毒的人,也与这里面的人有关?”

温崇正神色有些紧张。

说起来,恒王是他的表哥。

而且,恒王又是一个一心为百姓的王爷。

他自然又多关心了几分。

舒松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此次,前往凤栖族,不仅要找到解药,而且还要查清真相。”

“你呢?你来凤栖族是为了什么?”

“我是来帮暖暖取一样东西的。”

舒松还不知道温崇正的真正身份。

闻言,他笑了笑,道:“你倒是把你媳妇的事都放在第一位,这凤栖族是何等危险的地方,你就只是为她找一样东西。”

“那样东西很重要,我必须要帮她找。”

舒松也没问他究竟要找什么东西,“那我们是不是结伴一起进凤栖族?”

温崇正点了点头,“我正有此意,多一些人也都多个照应。”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吧,我怕黑衣人带人追上来。只有进了凤栖族的地界,他们才不敢肆意妄为。”

“好的。”

二人从林子里出来,立刻召集人手,把火种给灭了,然后,沿着路线前往凤栖族的入口。

凤栖族的入口,还要再翻过两座山。

然后越过一个沼泽地。

再是充满瘴气的林子。

最后进去凤栖族。

直到天亮,他们才翻完两座山,到了凤栖族入口。

前面是沼泽地。

不过他们,有办法可以过去。

温祟正吩咐大伙砍竹子,扎成竹排,然后,用轻功驱动竹排往对面滑。

舒松让两个人先过去对面打探,谁知竹排刚走到沼泽中间时就发生了意外。突然从沼泽地里,冒出了无数的蛇。

硬生生的将二人给吓到了沼泽地里,只听见他们叫了两声,人便沉入了下去,再也见不到了。

众人脸色大变。

顾中清取出包袱,从里面找出瓶瓶罐罐的东西。这是雄黄粉,他们想着要到这深山林子里来,少不了蛇虫蚁,所以就备了一些。

他安排人把那些雄黄粉都能撒在竹排上,这次不敢再冒险,只派了一个人往那边去。

这次,那些蛇都避而远之,不敢靠近。

总算安全到达对面了。

温崇正看向顾中清,道:“中叔,把东西都分给大家吧,不仅竹排上要洒,人的腿上也要抹一些雄黄兑的水。这样子的话,到了那一边,才不会怕蛇虫蚁。”

顾中清取水倒了雄黄粉进去,兑开,然后让每一个人都抹了一些。

其实,温祟正说的是对的,对面那个人刚过去没多久就出现异常了。

有不少不知名的虫蚁爬到他脚边,只是咬一口就痛彻心扉,双腿红肿了起来。

万事俱备,这次,大伙都安全的到达了对面,顾中清取了药,帮第一个过来的人上药。

“小心一些,接下来你走到我们最后面。”顾中清轻声叮嘱。

“兄弟,来这个给你。”

蒋胜利砍了一棵小树,削成拐杖,递给那人。

“谢谢二位。”

“不用不用!”

大家都是出身军营的人,顾中清和蒋胜利二人对舒松这些人更是亲近。

稍作休息,清点了人数。

温崇正给每人都发了一粒药丸,“这是可以压制瘴毒的药丸,你们都服下吧。等一下就要进入林子了。”

大伙面面相觑。

这位公子还真是做足的准备,但这是药丸啊,没人敢率先服下。几人齐齐看向舒松。

舒松将药丸吞进去,“以后,这三位的话,你们都不用怀疑。”

“是!”几人服下药丸,看向温崇正,齐声道:“多谢公子。”

温崇正摆摆手,“走吧。一路上,大家要小心行事,照顾好自己身旁的兄弟。林子里被浓雾遮了视线,你们一定要小心,那浓雾就是瘴毒。”

“凤栖族的瘴毒很奇特,它能让人产生幻觉。你进去之后,你会看到你心底最想念的人在向你招手,在和你说话。你如果相信了,跟着走,那你就危险了。”

众人闻言,一个个都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出发!”

“是!”

温崇正和舒松领队进了林子。起先很正常,然后慢慢就有了薄雾,渐渐的雾越来越浓。

一刻钟后,他们进了林子的最中间地带。

“啊……”

有人惊呼一声,不知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头磕在一个圆圆的东丁面前,他睁大双眼,凑近看去。

当他看清自己面前和身下的东西时,不由的惊呼一声。

满地的白骨。

他面前的是人的头骨。

原来,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这地方都是遍地有白骨,处处有孤魂。

“起来!”顾中清冲上去扶他起来,目光严肃的道:“不要大惊小怪的,你现在只要坚定一个想法,那就是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不要被假相给吓着了,从现在开始,你保护自己,便是帮助到了自己的兄弟。”

那人点点头,又羞愧又怕,“好!我知道了。”

走在最前的温崇正,心无旁骛的往前走。突然,他停了下来,“马上就会有幻像了,你们要分得清真和假。大家小心!”

“是!”

温崇正一脚踏了进去。

不到十步,他的四面八方就出现了无数个宋暖。娇俏,娇嗔,佯怒,生气,做鬼脸,醉酒……

各种神情的宋暖。

他闭上眼睛,用手中的树枝探着前面的路。

不行!

他又睁开双眼。

他是带队领路的人,他不能闭着眼睛,不然会把大伙带偏的。这些不是暖暖,不是,全是幻象。

他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

“阿正,你过来啊。”

“阿正,我想你。”

“温崇正,你跑哪里去了?”

幻想越来越严重,已经连声音都有。温崇正取出备好的棉花,“快把耳朵塞住,不要受到影响。”

“是!”

蒋胜利走着走着,突然往右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将军,等等我……”

离他最近的顾中清惊呼一声,连忙冲上去拦蒋胜利,“胜利,你别去!那是幻象,不是真的……”

不一会儿,他们二人就消失在浓雾之中。

一时,大伙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影响,接着又有人跟着跑出去。

“别跑……”

“小心……”

八人的队伍,一下子只剩下四人。

温崇正指了指前面,“松叔,你们几人继续往前走,如果我们都能走出这片树林,那就在凤栖族见。保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