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阿正的安排(二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暖听着宋家宝兴奋的声音,心都怦怦直跳。她一边往外跑,一边想惊喜的想是不是温崇正回来了?

冲出院门一看,只见院门口停着三辆马车,上面像是稻草堆,可瞧着又不像。

张大寒笑着迎上来,“温二嫂。”

宋暖怔愣了下,“大寒,这是?”

“这是草药苗,温二哥交给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这些药苗运回来。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正好可以种药苗了吧?”

他说着,往后面光溜溜的山头望去。

后面的山已经整理出来了,看样子他回来的正是时候。张大寒心里更是崇拜温祟正了,居然连时间都计算的这么准。

宋暖笑了笑,道:“大寒,你知不知道阿正现在在哪里?”

张大寒摇摇头,“不知道,我们没有在一起。阿来带着我去买这些药苗,然后由我把药苗运回来。难道温二哥没有捎信回来吗?”

宋暖摇摇头,“我倒是收过他的一封信,不过最近没有了消息。”

张大寒一听急了,“啊?那阿来有没有消息?温二哥会不会来他一起呢?”

“阿来前些天也回来了一趟,不过,他也没有跟阿正在一起。阿正应该是跟中叔在一起吧。”

宋暖见他也着急了,连忙安抚他,“没事,没事!阿正做事是有分寸的,可能他去的地方远了,信没这么快捎回来。”

张大寒听着,觉得也对,“温二嫂,你别担心。温二哥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的,你先进屋休息一下吧。这些东西我,让人过来卸。”

张大寒摇摇头,歪着脑袋往里面看了看。

宋暖见状,笑道:“你这是在找月初吗?”

张大寒干笑了几声,挠着脑袋。

宋暖笑道:“她在后院呢。”

“哦,我也没啥事!我这就卸药苗下来吧。”张大寒憨厚的笑了。

“大寒哥,真的是你吗?”

张陆生从后面过来,他正与宋天音说说笑笑的,看着前面的人有点像张大寒,便跑了过来。

张大寒转身看过去,唤了一声,“陆生。”

张陆生冲过来,高兴的抓着张大寒的双手,兴奋得跳了起来,“大寒哥,大寒哥,你回来啦。有些日子没见,你的样子都变了。”

他上下打量着张大寒。

张大寒笑道:“哪有哪有?这才离开多久。”

“大寒哥,你可能自己没觉得,现在的你真的不一样了。你这衣服穿着,人都变了。”

闻言,张大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温二哥说,出门在外,不能穿的太随便。我是出去办事的,所以温二哥就让阿来给我备了几套新衣服。”

张陆生边点头边打量着他。

“好看!”

宋天音也满面羡慕的打量着他,“大寒哥,你现瞧着就像县里的人一样。老有气派了。”

张大寒被他们瞧得都不好意思了,脸红红的。

前来上工的人,陆陆续续的来了。

大伙都惊喜的望着张大寒,围着问这问那。

张大寒从头到尾都涨红着脸。

院门后,温月初打量着那个被人围在中间的人,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翘。温月如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朝外面看了一眼,笑着打趣,“姐,你这是瞧什么呢?是不是也觉得大寒哥比以前好看了?”

温月初嗔了她一眼,“我可没看他。”

“是是是!你只是盯着人家,望着人家,而不是看着人家。”温月如一边点头,一边打趣。

温月初伸手打了她一下,转身往后里走。

“我跟你说不清。”

“噗……恼羞成怒了。”温月如扑哧一声笑了。

外面,张大吉看着张大寒,满目欣慰。面对村民的赞许,他乐呵呵的全盘接受。

他的大侄儿有出息了,他脸上也有光。

张自强抬手做了个手势,“大家静一静,时候不早了。我们先把药苗卸下来,等一下挑到山上去种。”

“好咧。”

村民齐声应道。

干劲十足。

张自强扭头问一旁的宋暖,“阿正媳妇,你看看都是一些什么药苗,该种哪个位置。你跟我们几人交待清楚,这样我们也好安排。”

从开山到整地、种草药,从头到尾都是分队进行。

高山村的分四小队。

莫家村的小队长是莫梅子的大哥莫林。

一共五个小队长。

张自强是总管。

宋暖主要应对他们六人,事情交待下去后,她就不太管了。只是每天四处巡视,碰到没栽种好的,她亲自教一下。

“好!”

年轻小伙子跳上马车,把外面包着厚厚一层湿稻草扒下来,这才露出里面的药苗。

宋暖发现这个保管方法很好。每日把稻草打湿,便能让里面的药苗吸收到水分,也能遮阳。

这么远的路程,药苗还很新鲜,不都长出了白白的根须。

一车三七苗,半车地黄,半车白术,还有半车的藿香,半车的当归。这些药都是宋暖曾与他提过的,没想到他居然有办法买这么多回来。

宋暖分了类,让他们五小队的人各栽一种。

大伙挑着药苗上山了。

“大寒哥,你就别去了,你先回家休息一天吧。”宋暖叫住了张大寒,指了指马车里,“你的包袱还在里面呢,这些马车是租的吗?要不你帮我招待一下几位赶车的大哥。我去取租金出来。”

“温二嫂,不用的。这些租金我都付过了。不过,你说的没错,我是该请他们进去喝点水。”

张大寒有些不好意思,他真把几个马夫给忘了。

宋暖点头,“那进来吧。一定还没吃早饭吧?我让月初给你们做。”

闻言,张大寒眼睛都亮了。

宋暖看破不说破,忍着笑去后院找温月初。

“二嫂,怎么了?”

“月初,你去厨房给大寒和几位马夫大哥做早饭吧。”宋暖见她眼神闪了一下,便笑着打趣,“大寒回来了,刚才在外面动静这么大,你没有去看?”

“二嫂。”温月初的脸红了,“你也要笑话我吗?”

“哪有?我就是问你看了没有?”宋暖看着她的样子,也知铁定是去偷偷看了,“现在大吉婶对你那么中意,你啊,心里也不是没有大寒,你们的事啊,也可以先订下来。”

“二嫂,谁要跟他订下来了?他说了多久都等,我为什么不看看他是不是真能等?”

温月初一急,说漏了心思。

“人家是真心的就行,这个不是一定要多长时间来证明。大寒年纪不小了,家里就剩他一个,你就忍心让人家孤零零的?”

宋暖携过她的手,拉着她往外走。

“你啊,听我的,一准没错。”

“二嫂,你别一来就说这个,我去给他们做早饭。”温月初挣开手,急急的跑去厨房。

水池旁的桌前,张大寒精准的抓住了那一抹冲进厨房的身影。

他咧着嘴,一脸满足。

宋暖去找了几块早备好的木板,写下草药名、栽种日期、栽种小队长。又找了手掌大的长木块,钉成一个标示牌。

她准备把这些钉在各小队种的药田边。

以后,施肥,除草,各种事都交由相应的小队。

这样方便管理。

张大寒见她在钉东西,连忙过去帮忙,“温二嫂,我来钉吧。”

“不用,你休息一下。”

“没事!我不累!”

张大寒压过锤子,找了铁钉,砰砰砰的钉起来。十几块木牌,他很快就钉完了。

他看着上面的字,羡慕的道:“温二嫂,你的字写得真好看。”

“一般吧。”宋暖见他上马车提包袱时,还塞了一本书进去,便问:“大寒,你是不是也在认字?”

闻言,张大寒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道:“阿来教我识了一些字,我这些日子就自己学着识,有空就用水在木板写。我识的字不多,不过,温二哥说,只要想学,什么时候都不迟,所以我就学。”

听着,宋暖点点头,“没错!想学的话,什么时候都不迟,只要有决心,坚持下去,一定可以的。”

“嗯。”

温月初做好了早饭,探首朝外面看来,“早饭做好了,大寒哥,你进来端出去吧。”

“啊?”

张大寒愣在那里。

一声大寒哥,宛若天籁。

让他反应不过来。

这是温月初第一次叫他大寒哥。以前不是张大寒,就是没有任何称呼,直接就是话。

宋暖瞧着他的样子,忍俊不禁的笑了,“大寒,你快去吧。月初,叫你了。”

“哦,我这就去。”

他着急的拍拍手灰,双手在衣服上蹭了几下,这才涨红着脸进去。

厨房里,温月初正盛锅里的面疙瘩,热气袅袅,氤氲中她的脸也变得有些模糊。

但张大寒只一眼,就移不开。

他站在灶边,盯着她看。

温月初扭头看见他的傻样,有一种特别想笑的感觉。她咬唇忍着笑,把装满食物的碗放灶台上一放。

然后朝他示了眼色。

张大寒的眼睛一眨不眨,动也不动。

温月初的脸腾了一下红了,瞪他,“端出去啊,你愣着做什么?”

“哦哦哦。”张大寒连忙伸手去端。

“等一下!”

“怎……怎么了?”张大寒疑惑的看着她。

温月如看着他的手,问:“你刚才在外面钉木板,可洗过手了?”

张大寒摇头,随即就往外冲,“我去洗手,我去洗手。”

“哎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