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这事不得不查(一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恒王心腹中,知道实情的只有顾信和舒松。

顾信知道一直温崇正以恒王的身份在指挥战况,这半个月下来,他对温崇正很是崇拜,也很是中肯。

几次与顾中清的交谈,他知道温崇正以前没有没在军营呆过,也没有行军打仗过。

听到这个消息,他更是意外。

简直无法想象。

一个毫无沙场经验的人,如何对几万大兵运筹帷幄的?

刚又击退了晋军的一次进攻,今晚那边应该不会再有动作了。恒王从城墙那边回来,便让顾信去找温崇正到他帐里。

表兄弟二人在里面喝茶。

顾中清和蒋胜利、顾信守在外面,三人离帐里五六米,席地围坐。

顾信对顾中清的熟悉感,越来越浓烈。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可在顾中清说他曾是温家军后,他时常看着顾中清会产生错觉。

仿佛看到了另一张熟悉的脸庞。

一如此刻,他又看着顾中清怔怔出神。

蒋胜利奇怪的问:“顾副将,有一事我早想问你了,不知方不方便?”

顾信回过神来,“你问。”

蒋胜利又看了顾中清一眼,“你为什么时候看着中大哥发呆呢?你给我的感觉像是看到久别重逢的亲……”

难道这小子认出了中大哥?

顾中清打断了他的话,“胜利,你不要胡说。”

蒋胜利眨眨眼,有些懵,“中大哥,你……你是不是在生气?”

顾中清蹙眉,“我没有!”

这时,顾信抬手,示意他们先听他说,“其实蒋胜叔没有说错,我看着中叔时,的确是有些恍神。”

说着,他的脸露哀伤,低低的道:“只是我知道,那人已经不在了。”

顾中清低下头。

蒋胜利看着他们叔侄二人相见不相识,相逢不能相认,心里暗叹了一口气。

唉……

血缘亲情,有时真的很奇妙。

尽管人面已变得陌生,便感觉还是会冒出来。

蒋胜利抬手,轻轻拍了几下他的肩膀。

顾信低头,拾起一块石头子在地上胡乱的划着,道:“这么多年来,晋军从未真正的死心过。他们的狼子野心,恒王一直都看在眼里,只是当今圣上,近些年来,越发不愿起战事。”

当今圣上年事越大,便越想保住盛世太平的假相,想要在自己的政绩中留下耀眼的一面。

他不知,他的隐忍,只会助长了晋国的嚣张之气。

他不知,当年冤情,只会浇灭了楚军的冲天士气。

“对晋军一忍再忍,倒是给他们长了不少胆子。恒王当年自动请缨前往边城,一来是亲自与晋军算仗,二来这地方于他意义非凡,三来,他想在这里查出当年的隐情。只是……”

只是当年的冤情,皇帝盖棺定论,不让查,外面的线索又被有心人断了,一直没有多少进展。

顾信越想越是憋屈,心里越是难受。

当年,如果适逢皇太后寿诞,大赦天下。他们这些与温家军重要将领的家族,又如何能安然无恙?

三人沉默了下来。

帐内,桌上的小炉子上陶壶中热气袅袅。赵承志用干布包着壶柄,倒水沏茶。

温崇正安静的端坐着,若有所思的看着那袅袅的热气。

赵承志看了他一眼,没有打扰他的分神,沏茶倒茶,推到他面前,“来!喝茶!”

温崇正的眼睛动了一下,抬眼看去,点头,“好!多谢王爷。”

“眼下也没有外人,我更希望你唤我一声承大哥。”赵承志紧盯着他,越是仔细的看,越能看出温崇正与他爹娘的长相相似的地方。

温崇正弯唇一笑,“承大哥。”

赵承志一脸满意的笑,“好!崇正,阿正,这是姨夫取名字的风格。其实,当年温家给你娶的名字不是这个,而且,温大海又有心带你避世,所以,这些年我寻你未果。”

“祖父母待我极好,他们为了我牺牲了不少。”

“嗯,如果有机会,我要亲自去向温老夫人道谢。”赵承志颔首,心怀感恩的道。

两人默契的端杯喝茶。

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后,赵承志又问:“阿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你们三人并未正式入我麾下,你是想留在军营里,等待时机,还是想?”

“等战事平定下来之后,我们会离开。”

“离开?”

“嗯,回高山村。”温崇正提及高山村时,眸底立刻涌现浓浓的柔情,“朝堂有承大哥,我在外面,或许能更好。”

初到边城时,他看见烽火连天,战士们欲血奋战。的确想要从此留在军营里,替温家军继续护住这一方百姓。

这些日子下来,他也清楚的知道,尽管留在军营,以他的身世,暂时也不能有大作为。

甚至连回京面圣都不行。

与其隐身在军营里,那他不如去争取朝堂外的势力,将来或许能成为赵承志的有力后盾。

从顾信的话中,他知道,或许温家军的冤情,只能等赵承志上位才能洗清了。

可赵承志这些年一心保卫疆土,他除了兵力,并无其他。

一个皇子想到上位,又怎么可能仅靠一些上位者给的兵力呢?那太没保障了。

看着眼前的赵承志,他时常会想到他爹。

一样是热心护国的战神。

一样是心系百姓,心无旁骛。

可结局却是……

太惨烈!

他不想赵承志也经历一回。

赵承志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好!我支持你的决定。阿正,既然我们兄弟已经重逢了,以后便不要再断了联系。有什么需要大哥出力的,你也切莫客气。”

“好!一定的。”

兄弟二人相视一眼,抿唇一笑,默契的举起茶杯,“来!以茶代酒,我们兄弟二人喝一杯。”

“是,承大哥。”

茶杯相碰,铛的一声脆响。

……

高山村。

谷不凡和紫叶终于回来了,同行的还有张大寒,他们押运着山药豆回来,还有一车花苗。

“师父,你可算是回来了。”

宋暖迎了上去。

谷不凡点点头,“阿安那小子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人都跑了。”提及杨安,宋暖轻叹了一口气,“人是好了,心却不好了。不过,他已经去找他的心之良药了。”

谷不凡一听便明白。

一定是杨安已知唐乔的女儿身,如今二人要有一番感情纠葛了。

他松了一口气,笑着摆手,“无防无防!不多一些磨难,他又怎么会更回珍惜呢?让他们折腾去。暖丫头,走!进屋,你给我说说那小子中的是什么毒,你是怎么解的?”

“师父,你先进去休息一下,我马上就来。”

宋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那两大马车的东西。

紫叶和张大寒一起过来。

紫叶:“夫人。”

张大寒:“温二嫂,我按着阿来的意思,运了些花苗回来。”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一本书,“这是阿来让我交给温二嫂的。”

宋暖接过书,点了点头,“那你们先把东西都卸下来吧。”

“好的,温二嫂。这次,我会在村里呆上半个月左右,直到把这些花苗都种下去。”

“好。”宋暖看向从地里回来的张大吉他们,又道:“那这些就交由给你们了,我先进去一下,有事的话再叫我。”

“好的。”张大寒点头。

他这次的任务是去买花苗,买花苗的时候,也特意的在那里学了几天种花,完全熟练了,他才回来。

如果只是种下去,能活就行的话,这谁都能行。

但如果想要有产量,然后又让花朵的质量很好的话,这便要用心去学了。

张大寒的任务就是帮温崇正打理花田。这次他拉了一大车的花苗回来,一定要先教会村民种花,日常打理,然后再离开。

张大吉他们过来,叔侄见面,又是一阵寒暄。

张陆生高兴的上下打量着张大寒,发现他每次回来身上的气质都有变化,心里很是羡慕,也替张大寒高兴。

宋暖进了屋,谷不凡已回屋换了套衣服,正坐在池边的桌前喝茶。

“师父,这一趟辛苦你了。”

“你这丫头。”谷不凡抬头不悦的看着她,“一家人还说两家话不成?一日为父,终身为父。我替你跑一趟,这不是应该的吗?”

宋暖提壶给他斟满茶,浅笑吟吟的坐下。

“师父说的是,但师父也的确是辛苦了啊。”

谷不凡着急的问:“快说说那小子中的是什么毒?被什么人所伤?你又是用什么方子给他解毒的?”

“枯灰散。”

“什么?”

“就是师叔的毒经中有记录的枯灰散。如果他不是及时服下师父给他的百毒解药丸,估计当场就得毙命。”

宋暖看着谷不凡严肃的表情,又道:“师父,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师叔的毒方呢?要不要让人调查一下?”

谷不凡的眉头都皱成了川字。

他心中的疑惑,正是这个。

这枯灰散是梅不俗的独门毒方,为什么外人会知道?

这事不得不查。

“查!一定得查!”

“据杨府下人告之,当时刺伤阿安的是一个女子,那把匕首也在我手上,我这就去取来。”

宋暖起身,回屋去取了匕首。

“只是当时的情况变化太快,他们都没有看清那女子的长相。现在也就只剩这把匕首,可作线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