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一定要稳住(二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把屋里的书,取出来给我。”那人看出了宋暖有多着急,便像是有了底气。

紫叶推着他的同伙出来,温崇正手中拿着那本被射了个窟窿的毒经,

“想要这个?”

“还要我的兄弟。”

被紫叶控制住的人立刻泪盈满腔,“兄弟,你可真仗义,我感谢你。”

“不是不行!”温崇正指了指院门口,“这里地方小,咱们还是到外面去吧,省得把我的东西都弄坏了。”

“好!”

那人拖着宋玲往外走。

宋暖看着他的剑,急得不行,“你小心一点,如果我妹妹少了一根汗毛,你们都别想活着离开。”

那人听着宋暖说话不敢这么狂,心中不悦,但也不敢对着干。

现在这情况,他们能取了东西,安然离开才是最重要的。

“二姐。”宋家宝想要冲上去,被苏叶及时抓住了,“家宝公子,你别这样,公子和夫人不会让玲姑娘出事的。你若是激怒了那人,那玲姑娘就危险了。”

闻言,宋家宝抿紧唇,泪水在眼眶里团团打转。

他跟着一步一步的往院门口走去。

“除了你们几个,其他人不准出来。”那人恶狠狠的瞪向苏叶他们,“宋暖,你也别出来。”

宋暖骤眯起眸子,张了张嘴,耳边就传来温崇正的声音,“暖暖,你在这里等着,我不会让阿玲有事的。”

宋玲不停的哭,“大姐,大姐,救我……”

宋暖一听,心中一痛。

突然的脑海里就涌起了那她曾被伍氏往水里按,她挣扎的样子。那个时个候,她是不是也一直在喊:“大姐,大姐,救我,救救我……”

宋暖不禁泪流满面。

“我必须跟着,我不跟着,阿玲会怕。”

那人见宋暖不依,心中火大,“宋暖,你别逼我!”

“你一个大男人,手中还有人质,你还怕我?”宋暖说着,将手中的弓驽丢在地上,银针包也丢下。

“现在还要怕我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吗?”

那人不说话。

宋暖又道:“放了她,换我做人质。我在你手上,更不会有人敢为难你们。我可以一路送你们离开村里,甚至更远的地方。”

宋暖拍拍胸口,“我换她,于你们更有利。”

她看着冷冷的剑架在宋玲脖子上,看着宋玲害怕,看着宋玲哭,她真的受不了。

她宁愿挟持的人是自己。

“你?”

“换不换?”宋暖点头。

那人短暂的愣了一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坚决的摇头,“不换!你可以跟着。”

宋暖这么紧张这个傻子,看来他随手抓的人质,分量很足。

他怎么可以换呢。

一行人出了院门。

“把东西给他,让他走过来,我把人给你送过去。”那人推了一下宋玲。

吓得宋暖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脸色煞白。

温崇正把毒经从中撕开,一半塞在紫叶控制住的那人手中,一半往对面那人丢去。

“瞧瞧,我多好心!一人一半,正好你们可以各领一半功劳。”他扭头看向紫叶手中的那人,“你有一半,也就不担心他丢下你了。”

两个人有些懵。

疑惑的看着温崇正。

他真有这么好心?

温崇正抬手,“紫叶,送他过去,接阿玲回来。”

“是,公子。”

一半毒经被扔在地上,那人推着宋玲一步一步的走去,目光紧盯着那本毒经。

越是靠近,他的心就跳得越快。

“你蹲下去捡起来给我。”

那人生怕有异,便用剑指宋玲,让她帮忙把毒经捡起来。宋玲的脑子想不了太多,一旦感觉没被抓住了,第一个念头便是跑向宋暖。

她想也不想,立刻就跑。

“大姐。”

“找死!”

那人手中的剑朝宋玲掷去。

“阿玲,小心……”宋暖扑过去,一把推开宋玲,躲在袖中的短箭徒手射向那人。

当当!

剑从宋暖的腰间划过,掉在地上。那人避开短箭,第一时间就是纵身去抓宋玲。

“阿玲,快跑。”

“暖暖,小心!”

“夫人……”

几声慌乱的声音响起,宋暖只觉手臂一阵剧痛,然后就落入了一个有力的怀抱里。

“玲姑娘……”

紫叶与那人打了起来。宋玲被那人丢了出去,如断线风筝,砰的一下掉在地上,额头磕在石头上。

“阿玲!”

宋暖推开温崇正,肝胆俱破的跑过去,将脆弱如搪瓷娃娃的宋玲抱了起来,“阿玲,阿玲,大姐立刻抱你回家,大姐给你上药。”

“大姐,我……”

宋玲吃力的眯着眼,只说了三个字,人就晕了过去。

她的双垂落,打在宋暖身上。

宋暖没由来吓得一声尖叫,“啊……”

“紫叶,苏叶,把这二人看管起来。”温崇正交待一声,急步走向宋暖,“暖暖,我来!我来抱阿玲进去。”

手上的重量失去,宋暖满目恐惧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血。

她只怔愣了一下,随即就跑了进去。

“阿玲,阿玲……”

家里上上下下,一时就乱成一锅粥。

宋暖看着一脸是血的宋玲,吓得手都发抖了。温崇正看不下去了,拉开好,“暖暖,让我来!我来阿玲上药,你去坐着。阿玲没事,只是外伤,你别自己吓自己。”

宋暖摇头,“不!我来!”

她不是自己吓自己,而是看着这样宋玲,脑子里总会想到那个时候的宋玲。

那一次,她不在,宋玲直接被伤成一个傻子。

这一次,她就在跟前,可她却眼睁睁的看着宋玲受伤。

宋玲还不停的让自己救她。

宋暖心底的自责和愧疚,全部都涌了出来,那种感觉像是巨浪,将她拍打得六神无主。

她闭目,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宋暖,你一定要稳住!

再睁开眼时,她已经一脸平静,动作熟稔的帮宋玲洗脸,洗伤口,上药。再仔细的检查,确认她身上没有别的伤口,这才停下来。

温崇正去审那两个人去了。

“大姐,我来守着二姐,你也给自己上点药吧,你身上有血。”宋家宝指着她的袖子,又指着她的腰间。

宋暖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袖和腰间的衣服都被刮破了,边上的布料上全是血。

“那你守着你二姐,我回屋一下,马上过来。”

“好的。”

宋暖回到屋里,刚找了衣服,温崇正就进来了。

“你?不是在审那两个人吗?”

“让苏叶看住了,我过来给你上药,等一下你跟我一起去审吧。”温崇正把药箱搬出来,招招手,“先上药,更换衣服。”

宋暖去栓了房门,然后坐下让他上药。

“衣服脱了吧。”

“啊?”

“老夫老妻了,还害羞?”温崇正手中拿着湿帕子,歪着脑袋看着她,“我要说把衣服剪了,你可能更不会答应。”

宋暖低头一看,这衣服是温崇正给她从外地带回来的。

的确啊!剪了,她舍不得。

宋暖抬手,手臂上传来剧痛,让她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刚才没感觉到疼,这会儿倒是娇气了。

温崇正放下帕子,“我来帮你脱吧。”

“好。”

温崇正看着那两道伤,心疼极了,真想立刻去将那二人给生剐了。他拿着帕子,小心翼翼的清洗。

“我知道,阿玲的伤没包扎好,你不地愿意坐着,让我给你上药,所以,我就干看着,眼巴巴的心疼着。暖暖,我不是怪你,只是看着你的伤口,我觉得自己没用。”

宋暖抬头看着他,“这与你何关?伤我的人,又不是你。”

“可我就在跟前,看着你受伤。”

“我懂!懂你的感觉,这与我眼睁睁的看着阿玲受伤是一样的。”宋暖指了指衣柜,“上好药后,你帮我取套衣服过来。”

“好!”

“别自责了。”

“我……”

“你做不到,那我也做不到。”宋暖耍赖。

温崇正一脸无奈,笑得宠溺,“好!我不自责。”

确诊了宋玲的伤后,宋暖的心情也没那么沉重了。皮外伤,养些日子就能好。那疤也不用担心,她有办法。

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

夫妇二人便去审那两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