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审讯,又死人(二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杨安进了别院,再到官差赶来,时间上就不到两个时辰,这女子死于两个时辰前,那时间就对不上了。

这真是一个大突破。

正说着,天空闪电雷鸣,不一会儿,大雨倾盆。

第二天,舒同峰下令,调查那妇人、门房,最近这些日子的行踪,查问周边老百姓昨天看到过什么?

一天盘查下来,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杨安的案子,一时就胶在那里,再无更多的有利证据。舒同峰只好从那个侍从和门房身上下手。

可那门房一直晕迷着。

那个侍从又一直咬死着,不肯招供。

“小宋,他的情况怎么样?”舒同峰从外面进来,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坐在桌前的唐乔。

只见她面容憔悴,一看就是昨晚一夜未眠。

宋暖看了一眼床上的房门,摇摇头,道:“他受伤过重,能保下命,已实不易。现在他何时能醒,我也没个准数。”

“那这可怎么办?眼下我还等着从他这里撬出一些有利的线索。那个侍从根本就撬不开嘴。”

“上刑了吗?”唐乔冷冷的问。

舒同峰走过去,坐在她对面,笑了一下,“还要上刑吗?你都已经把人家打到只剩一口气了。”

唐乔抬眼看着舒同峰,问:“舒大人,这是怪我了?”

“那倒不是,只要这人不死就行,你能留他一口气,我就很感激了。”

“这么怕我把他打死了,当时怎么不拦着?”

舒同峰依旧面带笑容的道:“我这不是怕你憋屈得太久,把身体憋坏了吗。瞧!我这么心善,你怎么就不感激我呢?你如果想对着我感激涕零,我也不会反对的。”

唐乔被他逗得想笑,可心情实在是太沉重了,她实在笑不出来。

“舒大人,请注意你的官威。”

“在朋友面前,不需要官威。”

宋暖看着他俩,岔开了话题,道:“要不我去试试,乔姐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好啊,正好我手痒,我把他打坏了,你就治一下,不要让他死了就行。”

舒同峰无奈的摇摇头,跟着站起来,“行吧,我跟你们一起去。”

他领着她们二人来到牢房那边,让人去把那人带到了审讯牢房里。

宋暖取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取出一粒药丸给他喂了进去。

那侍从顿时觉得身上有了一股劲,往四肢百合里面散,身上的疼痛也没有那么厉害了,仿佛人突然间就有了力气。

他抬头惊讶的看着宋暖。

“为什么?”

宋暖问:“为什么救你吗?”

那人点了点头。

宋暖笑了笑,但笑意并未到达眼底,反而显得更加的冷,“我怎么可能救你,不过是让你有力气挨打罢了。”

说着,她扭头看向唐乔。

唐乔立刻会意,上前对着侍从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宋暖坐了下来,凉凉的道:“乔姐姐,你尽管打,不会有事的,有我在,他死不了。”

“好嘞。暖暖对我可真好。”唐乔有了宋暖的话,下手更是不留情。

舒同峰瞧着她那个架势,无奈的摇摇头,坐了下来。

宋暖好奇的看着舒同峰,问:“舒大人,这样的乔姐姐,你有没有觉得很可怕?”

“不会啊。重情重义,哪里可怕了?”

“她打人打的这么狠。”

“那是因为那人该打。”

“万一她把证人打死了怎么办?”

“打死了,倒霉的是杨安,又不是我。”

宋暖听了之后,“噗……”扑哧一声笑了,“舒大人,想不到你这么的有意思,我以前还小看你了。既然你这么护着,那你怎么不想想她打人,也会把她自己的手给打疼了。”

“不是还有你吗?打疼了没事,不要憋坏了就行。”

这下,宋暖真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然后,她压低了声音道:“舒大人,可惜你没有机会了。如果你在前,我还真是看好你。”

“谁说没有的?”

这下宋暖愣住了,眨眨眼,问:“舒大人,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当时承诺过的事情要反悔了吗?”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过的话,我自然是记得的。可是这世界上有很多感情,并不只有一种,男女之间也是一样。”

宋暖有些糊涂了,“然后呢?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可以无关风月,只求长久。朋友也可以,兄弟也行,如果她愿意的话,我与她做姐妹都行。”

宋暖总算是听懂了,不由得捂着嘴笑了起来。

唐乔打累了,走过来休息。

“暖暖,你去看看他会不会死了?”

宋暖点了点头,起身过去查探那侍从的情况,然后很是放心的走了回来,“没事,死不了。如果你还要再打的话,我可以再给他喂药。”

唐乔摇摇头,“不打了。你们在说什么呢?瞧你笑的这么开心,有什么乐子说来,让我也笑笑。这些天别提我有多憋屈了。”

“没说什么,就是舒大人说想跟你做姐妹。”

舒同峰听了之后,直接傻眼。

他没有想到宋暖真的就这么说出来。

唐乔疑惑的朝舒同峰看去。

舒同峰立刻就道:“不不不!我是说想与你做兄弟。”

唐乔皱了皱眉头,“想不到舒大人觉得我这么像男的。以前也就罢了,如今我已经换回了女装,恢复了女儿身,为什么还想与我做兄弟?”

“那就做朋友。”舒同峰立刻改口。

“可我们不是一直都是朋友吗?”

“对对对!一直都是朋友。”舒同峰立刻附和,然后瞪了宋暖一眼的,“你就爱惹事。”

宋暖看向唐乔,“乔姐姐,他说我爱惹事,你觉得呢?”

“暖暖最是乖巧了,善良,仁义,又大气。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没人主动招惹你,你也不会去招惹别人,怎么说你爱惹事了?”

舒同峰轻咳了几声,连忙岔开话题,看向地上的那个侍从问。

“小宋,你不是说有办法吗?现在怎么办?”

“舒大人,你这是要把自己的权力交给我吗?让我来审讯?”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半个时辰。”

宋暖点了点头,“那么,我不能辜负舒大人的好意。”

宋暖起身走过去,蹲在那侍从面前。“听说,你嘴硬得很,谁都撬不开你的嘴。我今天也想试试。”

那人抬头看着她,“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宋暖摇摇头,“又杀又剐的,实在太血腥了。我如今怀着孩子,总是要为他积德行善的。不能杀不能剐,我可以用一个文明一点,温柔一点的办法。”

说着,她从袖中取出银针包。

抽出最长的那一根银针,然后在那人面前晃了晃。

“我昨天刚看了一本医书,关于针灸的,上面有说到,往几个穴位扎针下去的话,人就会经脉错乱,内气倒流。我倒想找人试上一试,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不如今天就让你帮我试试吧。”

侍从听着经脉错乱,内气倒流,人就已经吓着了。

“你不如一刀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

“我刚刚说了,我要为我的孩子行德积善,所以,手中不想在人命。但是,我帮你施针之后,如果你自己受不住要死的话,这也就不能怪我了。蝼蚁尚且偷生,你真的不怕死吗?”

说完,她手中的银针扎了下去。然后又抽出一针,这下不跟他废话了,直接又扎了下去。连续扎了六针,然后宋暖起身,拍拍手灰,回到桌前坐了下来。

宋暖扭头看向舒同峰,“舒大人,有点口渴,能不能让人送点水过来喝一下?”

舒同峰笑了笑,摇摇头道:“这里可是牢房,你是把这当成我的大厅了吗?还要喝茶。”

“就算是牢房,那也是舒大人的地盘。来到这里我倒想起,我也曾经在这里住了些日子。这牢房可不是人呆的地方,想当时,我也是被人打到只剩下一口气。”

舒同峰有些幸灾乐祸的道:“想不到小宋也有这么悲惨的过去,我该可怜你呢?还是该同情你呢?”

宋暖也跟着笑了笑道:“我觉得你应该闭嘴。”

舒同峰起身,“也就你敢这样灭我官威,叫我堂堂一个知县大人闭嘴,可是,我怎么就真的愿意听你的话呢?我闭嘴,我出去让人沏茶送进来,你们先审着吧。”

说着,他就出去了。

那侍从已经开始痛苦了起来。

他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宋暖没有骗他,的确是经脉错乱,内气倒流。如今的他,就像有无数只牙尖嘴利的东西在他体内啃咬一样。体内又热又痛又麻,这种感觉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你杀了我吧。”

“你怎么一点记性都不长,我刚才说了,我要行德积善,所以,你要死的话就自己动手。不过,我忘记告诉你了,你现在怕是连自己动手杀了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你就好好的受着吧,好好的生不如死吧。什么时候想清楚了,想要告诉我们幕后的人了,我便什么时候,让你解脱。”

唐乔看着那侍从在地上滚着滚着,突然就动不了,瘫在那里。他的表情似乎更加疼痛,满头是汗,脸色煞白,连额角和手背上的青筋都在跳动着,足以可见他现在有多么的痛苦。

唐乔看着有些乐了,扭头看向宋暖。

“暖暖,你早说有这个法子啊。早知道,就应该让他这样受着了。我刚才也就不打了,省得把我手也打疼了。”

“可是,乔姐姐不是说宁可手痛,也不愿憋屈吗?我觉得舒大人倒挺是了解你的。”

唐乔听了之后愣了一下,然后就道:“我现在倒想学学你对舒大人讲话的语气。”

“什么样的语气?”宋暖好奇的问。

唐乔一字一顿的道,“闭嘴。”

宋暖扑哧一声笑了。

唐乔也跟着笑了。

地上的人越来越痛,越来越难受,终于忍不住,“我招,我招,我全都招。”

宋暖点了点头。

“你早点有这个觉悟不是很好吗?为什么每一个坏人都是一样,痛到极致的时候,才想着要诚实一点呢?难道就没想过,早点招出来,早点解脱吗?”

“快!快帮我把针取出来,我说还不行吗?”

“把针取出来,还真不行,我要你先说。”

那时,舒同峰亲自端着托盘进来,上面是一壶茶和三个茶杯。他有些惊讶的看着地上的那个人,然后很是钦佩的看着宋暖。

“早知道小宋出马,立刻就有见效的话,这两天我也不用白忙了。”

宋暖两手一摊,俏皮的道:“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舒大人没有一双识英雄的慧眼呢。”

舒同峰坐了下来,提壶给她们倒茶,然后看向地上的侍从。

“赶紧说吧,是谁指使你做下那种事情的?只要你招出来,本官就可以做主对你从宽处理。”

“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给我下了毒,让我不得不听他的,不得不为他做事。后来,我留了一个心眼,在出去之后又返回,就听听他跟别人说话。但也只听到一个佟……噗……”

话还未说完,那人就吐了一口血,两眼睁得大大的。

宋暖连忙冲过去,蹲在他面前,然后看着他脸上的皮肤下有东西在迅速的爬动。

宋暖连忙取出银针,往那个东西上面一刺。

居然又是这么熟悉的一幕。

宋暖的脸色变得煞白。

当时,那两个人也是正要招的时候,突然就发作了。这虫子到底是什么鬼?为什么只要别人说实话的时候,它就会发作?

舒同峰和唐乔也惊讶极了,两人围了过来。

“小宋这是?”

“这是一种虫子,只要对方想要说实话的话,这虫子就会发作,咬断他的心脉,让他立刻死去。”

宋暖抬头看向舒同峰,“舒大人,这具尸体不能留了。你赶紧让人烧了吧。因为他体内不知道还有没有虫子,就怕这虫子飞从体内爬出来害人。”

舒同峰听了之后,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出去,找人进来把尸体抬出去,立刻火花了。

宋暖忍不住的轻轻颤抖着,唐乔连忙抓紧她的手。

“暖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