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没能熬下去(一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泉镇匆匆的去找了宋三水。宋老太是孤老人家,早年守寡,她儿子又早早去世了,留下她一个人生活。

一直以来,都是宋三水在帮忙照顾着她。

如今她过世了,自然也要找宋三水商量。

“三水叔。”

“阿正,你怎么来了?”宋三水从屋里出来,手上还湿湿的,连忙往衣服上蹭了蹭。

他看着温崇正一脸凝重的样子,便问,“出什么事了?可是,药材不够,需要我们上山去采?”

“三水叔,我想跟你聊聊。”温崇正看着他,道:“三水叔,叔婆没能熬下去,人,刚刚走了。”

“啊……”宋三水惊讶的看着他。

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这个噩耗。

好端端的,昨天还说情况不错。突然间,人怎么就没了?

“阿正,这……”

温泉镇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三水叔,我也觉得这个太突然了。只是,可能叔婆的身子骨本来就不太好,白天又被人砸中了额头。后来一直烧就退不下去。”

说着,他长叹了一口气,“我们也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这些日子暖暖和凡叔一直关心着每一个人,他们尽力的医治,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平平安安的。这个结果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很大的打击。”

宋三水低下头,长叹了一口气。

“生死有命,富贵由天。我婶了苦了一辈子,只是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离开的。我挺怪我自己的,以前没让她享点福。”

“三水叔,这事我得提前跟你说一声。暖暖和凡叔都说了,这种情况下去世的人,不能入土为安,只能火化了。这事他们让我过来跟你说一声。三水叔,为了让这瘟疫不蔓延下去,为了全村人的安危,这事只能这么办。”

宋三水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明白的。这事情咱们就听大夫的,谷神医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我相信我婶子,她在天有灵,也能明白这个事情。”

宋三水没有异议。

在这个情况下,他知道轻重缓急。

温崇正点了点头,“这样的话,那我就回去办事了。三水叔,你等一下和婶子一起收拾一些叔婆的东西,一起烧给她吧。”

“好,我立刻去办。”

宋三水立刻出去办事。

幸亏家里还有一些黄纸和香烛。

否则,现在封了村,连这些东西都没法去镇上置办。

宋三水夫妇二人收拾了一些张叔婆的东西,一起提到了【正阳居】。

宋暖和谷不凡他们封锁了这个消息,就连【正阳居】的其他病人都不知道,张叔婆已经去世了。

他们就怕这个结果会让病人都失去了信心。

趁着夜色,他们悄悄地把张老太的遗体,从后门搬出去,运到了山上一个早已挖好的坑里。

在那里,紫叶她们早已经铺好了柴。

准备好了一切。

宋三水夫妇二人看着遗体搬过来,忍不住的哭了。

他们跪在地上,向着那个土坑磕头。

温崇正和张自强拦在前面,不让他们过去。

他们只好把东西交给温崇正,然后就在那个地方跪着烧纸钱,点上香烛,不停的给张老太磕头。

柴火很快就烧了起来,叭叭叭的响。

大伙看向火堆那边,看着火苗里面越来越模糊的人影,心里面很是沉重。

难受极了。

人还真的就是这样,百年过后,最终也只是化成了一把土,一把灰。

谁也不能幸免,谁也不能特别。

一时,大伙的内心触动,沉默着,没有人开口说话。

宋暖早就备好了一个坛子,那是窑厂那边烧制出来的。方方正正的,外面也画得很精美的一个瓷坛。

她找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上了张老太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去世年月日,然后交给了紫叶。

紫叶接过,点了点头。

温崇正上前扶着宋暖,“暖暖,累了吧?走,咱们先回去。”

宋暖点了点头,夫妇二人走到宋三水面前。

“三水叔,请节哀!”

宋三水点了点头,看着她,“阿正媳妇,你也要保重身体。谢谢你!在我婶子的最后时光里,你一直在照顾着她。”

宋暖摇了摇头,苦涩的笑了一下,“我最终也没把人救回来,三水叔的这个谢,我实在是担当不起。”

宋三水立刻就道:“生死有命,这怪不得你。我婶子命中注定就该是这么一个走的方式,这也没办法。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不怕辛苦,不怕被感染,一直在她身边照顾着。”

宋暖点点头,扭头看了一眼温崇正。

温崇正扶着她,几人一起回【正阳居】。

宋三水夫妇一直等到大火扑灭。等着紫叶她们将装满骨灰的罐子交到了他们手中。

“二哥,二嫂,阳阳和小山的情况不太好。”他们刚进院门,温月如就跑过来。

果然,小山和阳阳的哭声嘹亮。

几人相视,疾步回屋。

进了屋里,只听见王氏和莫梅子在哄着两个孩子。可孩子不受哄,越哭越大声。

宋暖和谷不凡走过去,一人诊一个,打开银针包,立刻就往孩子们身上扎了几针。

几针下去,孩子们安静了下来。

宋暖抹了抹额头的冷汗,扭头看向谷不凡,两人都是面色沉重。

屋里的其他人,看着他们这个表情,心也不断的往下沉。

王氏和莫梅子都不敢问情况怎么样?她们只是泪眼婆娑的看着床上的小山。

也就这么几天,小山和阳阳已经瘦了几圈。

看着两个孩子这个样子,众人心疼不已,但是除了干着急和努力想办法照顾他们之外,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莫梅子抽出手绢,扭头悄悄地抹着眼泪。

她真的希望能够替孩子疼,替孩子染上这病。每每看到小山那样哭着,她的心就像是刀割一般。

“师父。”宋暖唤了一声谷不凡。

谷不凡点了点头,看向屋里的其他人。

“你们都先出去看看其他病人的情况,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要比前几天更加仔细,一定要观察好他们身体的变化。”

几人点了点头,跟着温崇正一起出去了。

温崇正知道宋暖和谷不凡,一定是有事要商量,所以才支开他们。

他虽然也很想知道,但是如果他不带头出去的话,其他人估计都不肯出去。

谷不凡坐了下来,师徒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屋里的气氛凝重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了。

过了许久,宋暖打破了沉默。

“师父,眼下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我们的那些草药的效果,并不明显,除了退烧消炎,真正要去除瘟疫,似乎还有一些药房子要用。师父,见多识广,以前可有碰到过这种问题?有什么药方可以再试试?”

谷不凡一脸沉重,摇摇头。

“瘟疫这个东西真的不好治,其实,我也经历过一次,十多年前,那里因为染了瘟疫,结果是灭了城,整个城的人,没有活下来的。”

“当时,我和你师叔赶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座死城了,无一幸免。因为在那里转了一圈,我也染上了。最后,还是让你师叔诊好的,但你师叔用了什么方子,她并没有告诉我。”

宋暖听了之后,眼睛一亮。

“师父,那有没有可能在我师叔的毒经里面,可以找到这个方子?按我师叔的性子,像这样的方子,她不可能不记载下来。”

闻言,谷不凡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对对对!你说的没错,以不悔的性子,她不可能让这么一个方子失传了。我去把她的那本毒经取过来,我们一起研究一下。”

“好的,师父,我在这里等你。”

宋暖的心,也跟着雀跃起来。

谷不凡刚出去不久,温崇正就回来了。他挨着宋暖坐了下来,担忧的问,“暖暖,阳阳和小山的情况,是不是很不好?”

宋暖点了点头。

“的确是很不好。有了张叔婆这一例开始,我们真的担心接下来会越来越严重。显然,我们前面的那些方子和草药,效果都不太好,只能退烧,不能除去瘟疫。”

“阿正,从现在开始,真的不能让人再靠近【正阳居】了。我现在看着阿玲和月初,月如她们,我有些后悔,我们不该让她们进来的。”

“二哥,二嫂。”

“大姐,大姐夫。”

“我们不怕的,你们不要后悔。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是染上了,或者是在这里丢了命,我们也不后悔。你们也不要自责。”

三个姑娘走了进来。

她们自然也知道谷不凡和宋暖有话要说,而且,他们是故意支走她们几人的、

所以等到温崇正往回走的时候,她们三个又悄悄跟了过来,想要听听,这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阳阳和小山是她们几个看着长大的。

尤其是阳阳,那是她们三人帮忙一起带大的。对于阳阳的感情,她们不会比宋暖对阳阳的少。

如今阳阳这个情况,她们很是担心。

她们想要第一时间知道具体的情况。

“二嫂,有什么办法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们。不管是什么药,就是要到山顶去采,我们也不怕,我们可以去采。”

三人连忙保证,一脸着急的看着床上的两个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