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究竟是谁 (三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把画像都发出去了?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一点线索都没有?”

木西元皱紧了眉头。

已经调查了这么久,可那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总管立刻拱手应道:“老爷,当时就已经把那人的画像,发到了各处,可是,各处都传来了回音,查不到这个人。”

木西元没有说话,一脸阴冷。

总管心头一跳,连忙又道:“老爷,这个人会不会是当时易容了,所以就算咱们拿着他的画像,也找不到这个人。”

“易容?”木西元低声呢喃,突然,脑前一亮,抬眼看向总管,“你说的没错,这个人极有可能是易容的。”

总管虚心的问:“老爷,那接下来该怎么查?”

木西元努力的回想,那天在义庄前的场景。那个人与叶林海缠打在一起,渐渐处于下风的时候,温崇正就加入了打斗之中。

后来,温崇正将叶林海,制服住了。

叶林海又险些脱身,并且手中的剑要伤到温崇正时,那个人立刻又加入了打斗之中,解了温崇正的围。

这么看来,这个人应该跟温崇正是相识的。

现在再细细回想,他们二人之间,虽然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但是却是有眼神和动作交流的。

木西元不禁有些懊恼,没想到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那个人找不到没关系,温崇正就在高山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立刻让人去调查温崇正,从他这里下手。按照那天的情景,那个人跟温崇正一定是相识的,而且,一定关系不浅。”

“立刻让人潜伏在高山村那边,时刻盯着温崇正,还有他身边的那几个人,全都要着重调查一下。我就不信了,还调查不出那个人是谁?”

木西元攥紧了拳头,眉头拧起,眸中的阴狠浓烈。

这个人一定跟温崇正有关系。

那人清楚的知道熊藤的事。

从他的反应看来,换魂术,还有摄心虫,那个人都是非常清楚的。

那人说熊藤是叛徒。

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他是凤栖族的人?

凤栖族中,知道换魂术和摄心虫的人并不多,除了大祭师和几位长老,也就只有族长知道了。

看来,他得出门一趟。

不仅要把身子养好,还要练回属于他的东西,另外,他得回去调查一下,看看究竟是谁?

会不会是慕容靳呢?

总管看着木西元,看着他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全身都泛着冷气。

总管自己都忍不住的绷紧了弦,提心吊胆的想着,该怎么样跟眼前的木西元相处?

木西元回过神来,朝床前看去,“下去办事儿吧,就从温崇正身上着手去查。”

“是,老爷。”

总管出去之后,木西元突然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

他恶狠狠的用拳头捶着床板。

可恨的!一夕之间,竟让他失去了大半辈子的功力和心血。他所有的努力都差点白费了。

“叶林海,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只可惜,你死归死,却还毁了我这么多的心血。

木西元掀开被子下床,穿好鞋子之后,走到靠墙的柜子前,从暗格中取出一个小锦盒。

小锦盒里面放着十粒鸽子蛋般大小的药丸,火红色的药丸,此刻在灯光的照耀下,像是会散出诡异的光一般。、

木西元取出一粒药丸,放进嘴里,吞服下去。

他回到床上,打坐调息。

第二天,木青端着药进屋,却发现木西元已经不在房间里了,桌上留了一封信。

木青放下托盘,拆开信。

然后,立刻急急的召集了木府上上下下的人。

木西元留信出游。

他在信上说,他的身子已无大碍,想要外出云游一年。他把木府上上下下的事情,全部都交由木青打理。另外还细细交代木青,有什么疑问就与总管商量着处理。

很快,温崇正这边也收到了木府那边的消息。

顾中清拿着信封,把信纸递给温崇正。

“公子,那木西元突然说要出去云游,这会不会有什么蹊跷或是内情?”

“中叔,立刻传令下去,让人关注木西元的去向。另外木府那边,我们安排进去的人,也让他定期,把幕府那边的消息传过来。”

趁着处理冬儿父女的后事,他们在木府那边调查了,但却没有发现异样。不过,温崇正还是没有大意,也不打算这么快就打消对木府的怀疑。

安排了人在那里看着,多留个心眼,总不会有错。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

大伙热闹的准备着过年,热闹的过了个团圆年,大年初十这天,温崇正决定给曦儿摆百日酒。

早前几天,他们就开始紧张的在准备着,家里的几间客房,也打扫了出来了。

京城那边有客人要来,年前就收到了信。

初九这天,一辆马车停在了【正阳居】门口。

温崇正带领着家人出去迎拉,顾信亲自赶着马车,舒同峰,舒松和恒王爷在马车里坐着。

舒同峰一如既往的回家过年,回来上任的时候,顺便给他们带路,一起来到了【正阳居】。

他们早就约好了,一定会赶过来喝曦儿的百日酒。

白氏带着姑娘们在厨房里忙着,出来迎接的是温崇正夫妇和温老太他们。

顾信从马车上跳下来,朝温崇正拱手,“温公子。”然后,撂开车帘,对着里面的人,道:“公子,到了。”

舒同峰和舒松先下来,最后下来的是赵承志。

“阿正,小宋,好久不见了。”舒同峰笑眯眯的迎过来,然后向温老太拜年,“叔婆,新年好!祝身体健康。不知叔婆今年有没有给我准备红包?”

这几年大伙都被宋暖带出了一个习惯,过年就给老少发红包,年轻人没有成亲的,也会有红包收。

舒同峰已经有了这个习惯,笑眯眯的就先向温老太拜年,朝她要红包。

“有有有,有的!”

温老太笑着取出一个红包,塞进了舒同峰手中。“祝舒大人,步步高升!早日觅得有情人,早日成家立室!”

舒同峰一听,立刻就笑不出来了。

“叔婆,第一个步步高升,我是高兴的,可是后面那话,直接是戳我的心啊。叔婆,能不能不要提了?”

一旁,舒松就笑道:“怎么能不提,在家里,哪个长辈不催着你早日成家立室,你这小子……”、

舒松埋汰一下舒同峰,立刻朝温老太拱手,“婶子,新年好呀,身体健康!一两年没见了,婶子的身体,瞧着不错,真是好呀。”

温老太拱拱手,朝他回了一礼,“好久不见!大家同好!”

这时,温崇正就为大伙介绍,“祖母,暖暖,这位是恒……”

赵承志打断了温崇正的话,看向宋暖和温老太。

他先朝温老太拱手行礼,“叔婆好!晚辈给叔婆问安,给叔婆拜年!叔婆,阿志是阿正的表哥。多谢叔婆,这么多年辛苦反阿正拉扯大。”

温老太听温崇正说过,今天要来的人都有些谁,听赵承志说自己是温崇正的表哥,便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战神恒王了。

不过,她听着赵承志的意思,似乎是私下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她朝赵承志回了一礼,“应该的!恩公当年于我家有救命之恩。我们受恩公托付,照顾阿正,这是应该的。”

说完,温老太侧开身子,伸手做了个请势,“几位,请进屋坐!坐下再聊。”

“叔婆请!”

“各位请!”

大伙一起进了【正阳居】,赵承志朝四周扫看一圈,频频点头,面带笑容的看向温崇正,然后目光落在了宋暖身上。

“听闻,这房子是按着弟妹的草图建的,今日一见,果然别致,弟妹可真是慧质兰心,妙啊。”

“承大哥,妙赞了,请坐吧!”

宋暖落落大方,伸手请几位坐下。

立刻着手沏茶。

温老太也坐了下来,舒松和顾中清、蒋胜利,他们打着招呼。

顾中清和蒋胜利站在赵承志面前,一脸恭敬的朝他行礼,“公子。”

赵承志点点头,“中叔,胜叔,好久不见!如今我是阿正的表哥,大家放轻松一些,不必拘礼,你们平时怎样,现在也怎样。”

“是,公子。”二人齐声应道。

顾信和舒同峰也朝二人行礼,“中叔好!胜叔好!”

“两位好!”

舒松是最后一个,朝他们点头致意,“顾兄弟,讲兄弟,好久不见!”

“舒兄,好久不见!”

大伙一一行礼,打招呼后,这才围坐在桌前。

路上赵承志已经有了交代,到了这里,便没有主仆之分,大家就是朋友,就是亲人。

宋暖沏好茶,倒在杯中,分给他们。

“各位先坐着喝茶,我去厨房看看。”

赵承志点头。

宋暖与温崇正相视一眼,便转身去了厨房。

厨房里,几个丫头悄悄的看着外面院子里。她们不知道,那些人具体的身份地位,只知道温崇正身旁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温成正的表哥了。

宋暖进去之后,温月如她们立刻将她围住。

“二嫂,坐在我二哥身旁的那位,就是我二哥的表哥吗?”

“是的。你们叫他承大哥,就行。自然一些,不用太拘礼,我们家的姑娘,可全得落落大方,有礼又不生疏。”

“我猜就是他。”温月如又朝那边看了一眼。

宋暖好奇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猜是中叔旁边那一位呢?”

坐在顾中清旁边的那位是顾信。

温月如立刻就道:“他身上有一种让人看了就觉得……有些……反正,我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就觉得他是一个让人见着就想尊重的人。既然是二哥的表哥,相信那也是了不起的人。”

温月如虽然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但听她这么一说,宋暖也大概知道了,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的确!赵承志是了不起的人。

白氏看着那几个丫头,“赶紧过来帮忙吧,客人都到了。你们这样子,这让人发现了,看你们的脸往哪里搁?姑娘家家的,一个个都不害羞。”

几人立刻反驳,“娘,我们又不是偷看他们什么,我们就是好奇,想要看看二哥的表哥长什么样子。他的朋友又是些谁?我们可没有别的意思。”

白氏无奈的笑了笑。

“我也没说,你们有别的意思。得了,赶紧过来帮忙吧。”

“好嘞!”

大家在厨房里忙了起来。

唐乔走到宋暖身旁,帮她打下手。

其实,唐乔的厨艺也不错,毕竟以前唐家就是开酒楼的。唐乔吃多了,看多了,自然也有了手艺,不过,跟宋暖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点。

那边,大伙围在一起喝茶,相互介绍之后,温老太就寻了个理由,说是回屋去看看孩子,

“你们先坐着,我回屋去看看两个孩子睡醒了没有?”

赵承志立刻看向温崇正。

温崇正站了起来,“祖母,我跟你一起去。待会我带曦儿和阳阳过来,跟大伙见见面。”

他现在是儿女成双,凑成了一个好字。虽然阳阳不是亲生的,但在他看来,那就是他亲儿子,就是他温家的孩子。

如今,他的亲人朋友都在这里,他把孩子带过来给他们看看,这是理所当然的。

也是他想做的。

舒松立刻就道:“对对对!把孩子抱过来,让我们看看。满月酒没有赶上,幸好我们赶上了百日酒。哎,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呀,想当年我和小宋认识的事,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结果一眨眼,你们都有孩子了。”

“那行,你们先坐着,我去看看。”温崇正陪着温老太回屋。

进了屋,发现阳阳已经醒了。

小家伙守在小床前,看着床上的曦儿。

曦儿也已经醒了,他们兄妹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温崇正惊讶的道:“曦儿居然醒了,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阳阳这个大哥,照顾的很好啊。”

阳阳被夸了,心里很高兴。

“爹,妹妹醒了。她看到我在她床前,她就不哭了。刚才我跟她说话,她还笑了呢。”

“阳阳真乖!可以帮大人照顾妹妹了,真棒!”

温崇正弯腰,把曦儿包好。

刚过完年,外面还很冷。

阳阳看着温崇正抱起曦儿,便问:“爹,你要抱妹妹去哪里?”

温老太过来,牵着阳阳的手。

“阳阳,外面来了一些客人。你爹过来带你和曦儿,一起去见见他们。这些人中有叔叔,有伯伯,还有叔公,待会过去的时候,阳阳可要记得叫人。”

“哦,我知道了。原来是爹爹说的,亲人过来了。”

“对!你爹爹的亲人来了。”温老太点点头,看向温崇正,满目欣慰。

他们温家总算是没有辜负恩公的托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