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瞧妇科病/神医小药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海凑到陈皓宇身边,肩头捅了他一下,回道:“你还不知道吧,我爸年轻时候混过,这十里八乡的混混见到他就和见到孙子似的,当然这么怂啦。”

“这样啊,看来还是拳头好说话。”陈皓宇捏起拳头,大步流星上去,就要打他,没成想才走两步,他腰上毛巾居然勾孙海的腰带上了,这样一来……

“啊!”村里不少女人纷纷捂脸尖叫起来。

陈皓宇低头一瞅,也不好意思起来,急忙抢回毛巾重新缠上。

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大老爷们,被女人看光了,那是他的福气,别人求来求不来呢。

倒是村里不少女人,男人常年在外打工,家里缺少男人滋润,一见到陈皓宇的本钱那么雄厚,顿时心里起了小九九,忍不住在心里YY起来。

陈皓宇可不知道自己被女人YY了,缠好毛巾的他立马上去,抬就踹侯大海的肚子。

侯大海被踹的在肚子蜷缩起来,捂着肚子叫道:“姓陈的,你个王八蛋。”

“还敢骂老子,看打。”陈皓宇再踢。

“啊!”侯大海吃惊的惨叫一声。

陈皓宇这一脚踩在侯大海的肚皮上,也不挪开,暗中使了一股阴劲,透入肚皮,震的他五脏六腑痛苦不堪。

吃痛不已的侯大海终于是熬不住了,乖乖求饶道:“大哥饶命,我错了,求求你别踩了,我快疼死了。”

陈皓宇冷笑道:“还能喊饶,说明还不够疼,继续。”

“啊!”侯大海痛不欲生,在地上直抽搐,想要掰开陈皓宇的脚的,可这脚就好像千斤巨石一样,根本就挪不开,他只能疼的在地上直喊饶命。

“饶命,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侯大海的喊叫渐渐气弱,孙老虎劝道:“我看够了。”

陈皓宇看侯大海浑身疼的盗汗,这才收脚。

侯大海捂着肚子,在地上干呕起来,那凄惨模样看的村民们纷纷嫌弃。

陈皓宇冷冷道:“侯大海,你小子既然敢放火烧死我,那么你也不怕坐牢吧。”

“别,我不要坐牢,大哥饶命,我错了,这次真错了。”

侯大海被陈皓宇整怕了,急忙跪下来摇头摆尾的求饶。

陈皓宇冷冷笑道:“知道错了啊,那我差点被你烧死这笔账该怎么算呢,不把你送警局,我这心里很不爽啊。”

侯大海急忙道:“大哥,我愿意赔偿你损失,你要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赔钱了事啊,行,就依你。”陈皓宇满意的答应下来,冲孙老虎问道:“孙叔,这小子有钱不?”

孙老虎回道:“手上不差钱,五六十万应该有的。”

陈皓宇点头道:“那好,就拿五十万来了事吧。”

“五十万。”侯大海吓的脸都绿了,急忙哭号道:“大哥,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

陈皓宇冷嘲热讽道:“当我傻子,好糊弄你,你们在赌桌上一赢就是二三十万,我要你个五十万还多吗?没跟你要五百万,就算客气的了,明天立马给我乖乖把钱送来,要是天黑之前我见不得五十万,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皓宇动动脖子,咔咔声响,吓的侯大海脸色发白。

孙老虎劝说道:“拿钱保平安,总比去做个二三十年牢划算,你说对不?”

“对对,我这就回去筹钱。”侯大海不敢迟疑,连忙连滚带爬的跑了。

孙海担心道:“你们就不怕这小子跑了?”

陈皓宇回道:“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总不能连妻儿老小都不顾了吧,真要是不顾了,那这人也就一文不值了。”

孙老虎也点头道:“对,连妻儿老小都不顾的混蛋,不值一提,大家都散了吧,没事了,对了,大伙帮帮忙,提水把这的汽油浇了。”

村民们帮忙浇水,不过汽油挥发还是有些慢,这味道难闻,于是陈皓宇偷偷运功,把这些汽油都驱散了,这才可以安心休息。

第二天一早,林佳佳就来送饭,一进门就埋怨道:“昨晚的事情可真悬,你心也是真大,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还睡得着啊,也不到我们那去躲一躲。”

陈皓宇笑道:“去你们那,我睡哪啊,我可不想打地铺,要是有个床睡的话,我倒是乐意去。”

林佳佳羞的脸一红的,没好气道:“呸,尽做美梦呢,吃你的早饭吧。”

吃了早饭,陈皓宇坐诊,给村民们看病。

中午午休时,陈皓宇正迷糊着,突然听见脚步声进门来。

脚步声很轻,是个女人的声音。

“陈大夫,你在不?”女人在门外轻轻的喊道。

这声音很陌生,陈皓宇从床上坐起身来,见到一个美貌年轻女人冲屋内张望。

陈皓宇一愣的,好奇问道:“你是哪位啊?”

田小悦有些羞怯的走进门来。

她身材不错,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这胸前和两个小西瓜似的,忒大了些,看的陈皓宇眼睛瞬间都直了。

好一个童颜,好一个奶妈。

咕噜!

陈皓宇忍不住咽了一大口口水。

田小悦见到陈皓宇那直勾勾的样子,心里一喜的,脸红红的上前道:“陈大夫,妇科病你懂不?”

“懂。”陈皓宇直勾勾的盯着她衣领口,一刻都不愿意离开。

田小悦羞答答道:“你能帮我看看这里不?”

田小悦羞的手指戳了戳小西瓜。

陈皓宇咕噜一声,大口咽下口水,激动道:“你这要看啥病啊?”

田小悦羞道:“我女儿都一岁了,按说早停奶了,可我这还有,打退奶针都不行。”

“啊?”陈皓宇诧异了一声,连忙起身道:“嫂子,你快坐,我给你检查检查。”

田小悦诶了一声,在床上坐下来,羞的她抬不起脸来,小声问道:“要不要脱衣服啊?”

陈皓宇激动道:“我去把门关上。”

未免被人打扰,陈皓宇更是在门口挂了一个牌子:“外出不在。”

这样一来,就没人会推门入内了。

等回到床前,田小悦已经把自己的衣服都脱了,是都脱了,包括下面。

这来意究竟是看病还是别的,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