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自作聪明的小人/神医小药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皓宇的心里也有气,没好气骂道:“吃个饭都不让人安逸,这赵家都什么人啊,一群王八羔子。”

李月娥心里有怨气,可是见陈皓宇骂,她也就没那么气了,饶有兴致的等着看好戏,因为她知道,陈皓宇要收拾这群贱人了。

果不其然,陈皓宇骂道:“我教什么法子了,是你们自己作践打自己脸,你们爱自虐,我又有什么办法,不过瞅着这脸,打的和猪头一样,蛮好看的,倒是可以拿去祭祖,你们赵家祖宗看见了,肯定特别欢喜,真真是孝顺极了。”

这话里话外,满是揶揄之意。

赵长鸣一家子气的半死,他老婆万大娘发飙了:“姓陈的,你少坐着说风凉话,我警告你,今儿你必须给我男人的脸一个交代,要不然我和你急。”

“你要和我怎么急?从头到尾我医过他脸了吗?”陈皓宇回道。

万大娘气的叫道:“不说你说的嘛,打脸可以医人,要不然我会把他打成这样。”

陈皓宇笑道:“我只说你拿钱来,我就医人,可你没有拿钱来,我也没出手,至于这打脸,我想你搞错了一点,在针灸前,得拍打拍打活血,才好下针,我都没来得及下针的,你一见打脸有效果,就拼命的打脸,都不让我把话说完,我又有什么办法,还厚颜无耻的把诊费拿走了。”

在场的人全听明白了,感情是赵长鸣一家抠门,自以为是的聪明闹成这样子。

看着赵长鸣那张丑脸,纷纷鄙夷起来,变成这样,都是自己活该闹的。

万大娘气急:“要针灸,你干嘛不早说。”

陈皓宇回道:“我说了,可你们夫妻两个把诊金拿走,深怕我要回去,跑的比兔子还快,我嗓子都喊破了,可你们自己不听,我又有什么办法。”

万大娘气死了:“你就是存心整我们夫妻俩,鬼才信你的话,你必须把我老公的脸医好了,要不然我和你没完。”

陈皓宇指着赵长鸣那张可怜的猪头脸,回道:“都打成这样了,叫我怎么医啊,这要针灸下去,立马就要飙血,万一刺破了动脉,可就要血流不止,从此死翘翘了。”

这一吓唬,万大娘的脸色顿时大变。

赵长鸣更是拿手捂脸,嘴里含糊不清道:“我宁可死也不医脸了。”

陈皓宇立马欢喜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要我医了。”

赵长鸣急忙改口道:“不是的,我的意思是现在不医,等我连消肿了再医。”

“你说什么?”陈皓宇眨巴眼睛,冲大家问道:“你们谁听清楚他说什么了吗?”

村民们一个个撇清干系,这事摆明了就是赵家没理在先,谁还帮他们就是傻子。

万大娘叫道:“我男人说现在不医,等消肿再医。”

李月娥开口道:“我怎么听着是要给诊金啊,你看赵长鸣都点头了。”

赵长鸣点点头,听到李月娥这话,吓的连忙摇头。

李月娥问道:“你这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不要陈皓宇医治。”

赵长鸣急忙摇头:“我要医,要医。”

“那就是愿意给诊金瞧病啰。”李月娥冷笑道:“那你们还啰嗦什么,掏钱啊,看病掏钱天经地义的事情,大家说是不是。”

“是啊。”

赵长鸣气死,可惜嘴巴说不清楚,只能干着急的瞪着陈皓宇。

万大娘气急,恼火道:“你要多少钱才肯医好我男人。”

陈皓宇回道:“这脸现在可比以前严重的,你是要等恢复消肿了医治你,还是现在?”

“现在。”赵长鸣立马喊道。

“现在的话,病情加重,要想治好,就需要拿十万块。”

“什么?十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啊。”万大娘气的骂道。

陈皓宇回道:“你这是不想我医啊,那好,请走人,我还要吃饭呢。”

“你……”万大娘还要骂人,赵长鸣立马点头答应:“我给你十万,不过立马要医好。”

“钱呢?不见钱我是不会先医的。”赵长鸣掏出手机来。

陈皓宇报了自己的银行账户,转账,钱一到账,他立马飞针扎上了赵长鸣的脸。

也就三针,赵长鸣的嘴巴顿时不歪了,不过这红肿可没消下去。

“老公,你的嘴巴好了诶。”万大娘欢喜道。

“好像是真的诶。”赵长鸣欢喜的要死,可是一笑,这腮帮子还是很疼,他啊呦一声叫道:“我连怎么还这么疼啊。”

陈皓宇收了银针,回道:“这是你老婆扇的,和我无关,想要消肿,去冰敷冰敷吧,不过就你这肿胀,没两天不可能消肿的。”

赵长鸣气急叫道:“搞了半天,你还是没办法把我脸医好。”

陈皓宇好笑道:“我哪里没医好了,大家给评评理,你们说他脸医好了没?”

“医好了,这嘴都不歪了,哪里还不好。”

赵长鸣指着自己肿胀的脸颊叫道:“那这肿着算什么?”

陈皓宇笑道:“这可不赖我,谁打的你找谁算账去。”

陈皓宇瞥向了万大娘,万大娘气急叫道:“你看我干什么,这脸上的肿胀你也必须给医好,不然这十万你必须退给我们。”

“喂喂,这脸上的肿胀又不是病,连伤都算不上,你叫我怎么医,你要有本事医好,别说十万了,就是问我要一百万,我都给你。”

陈皓宇的话噎的万大娘无言以对,赵长鸣拉着老婆就走:“混蛋,你给我等着,这笔账我早晚会和你算的。”

“慢走不送。”陈皓宇挥手送别。

人都散了,陈皓宇终于能吃上一口安逸饭了,可好心情都被破坏了,想要和李月娥温存不太可能了。

再有,吃的差不多了,外面响起了唢呐欢喜声,陈皓宇纳闷的很,李月娥急忙出去查看,然后急匆匆回来。

“出事了,刘瘸子去赵家下聘礼了。”

陈皓宇一听,冷笑道:“赵家咋说,赵梦曦都不在,这亲事能成?”

李月娥回道:“赵长鸣才不管这些,照单全收,现在可怎么办?”

陈皓宇脸色一沉的,立马起身问道:“刘瘸子有没有来?”

李月娥担心道:“来了,皓宇,你想干什么,你可别胡来,这事闹不好要惹一身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