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整治渣男丈夫/神医小药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琴一听习惯性的着急,不过很快她就醒悟过来,如今立场已经不同了,她不该管,也不该管这事。

倒是陈皓宇起身道:“中毒啦,带我去看看吧。”

徐琴诧异的看向陈皓宇,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插手这事。

陈皓宇瞥见她疑惑的眼神,回道:“你先回宾馆,我去给这混蛋解毒,总不能叫他死了吧,毕竟这是一条人命。”

徐琴一听是这样,立马跟着起身道:“我跟你一起去,顺便有些事情要和方家彻底做个了断。”

“也好,走吧。”

去路上路上,方瑶和徐琴跟在陈皓宇的身后,她纳闷的打量着徐琴的浑身上下,纳闷道:“嫂子,一夜不见,你怎么大变样了,难不成你和这家伙上床了?”

方瑶惊的拿手捂嘴。

陈皓宇就在前面,把她的话都给听见了,不过他懒得解释,清者自清嘛,再说了,方家人就喜欢给自己儿媳泼脏水,这种事要是越解释,反倒越显得有什么了。

徐琴急忙否认:“死丫头,你瞎说什么呢,我可能在外胡来吗,再说了,他昨晚住我隔壁,真要有什么,我们又何必开两间房。”

方瑶一听这样,松了口气:“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徐琴纳闷的看向方瑶,纳闷问道:“对这事你紧张什么,就算有什么,那也是我的事情,哪里轮到你操心啦。”

方瑶急忙掩饰道:“我是在为我哥着急。”

徐琴脸色一寒的:“他早就怀疑我在外面有野男人了,我还在乎多这一桩污蔑吗?”

方瑶顿时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到了医院,病房内,方大娘是两头忙碌,既要照顾老的,现在又要照顾小的,忙的是身心疲惫,神经就快要崩溃了。

可见到方瑶把徐琴给找回来了,她立马来精神了,激动道:“儿媳,你回来了。”

徐琴回道:“我和方大宏已经是过去式了,请别儿媳儿媳的叫我。”

老人家一听这话,才挪起的屁股又跌回了椅子上,她的心里哇凉哇凉的。

陈皓宇扫了一眼接氧气的方大宏,上去搭脉,这一把脉,他立马眉头一皱起来,然后掀开被子,冲方大宏的肚子上摁去。

“陈大夫,我儿子怎么样,要不要紧?”方大娘急的站起身来。

陈皓宇冷笑问道:“喝不少酒啊,还吃了炜哥,嫖妓去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方大娘急忙否认。

陈皓宇懒得质问,一把将方大宏的裤子脱了下来。

“啊!”方瑶羞的急忙捂脸。

陈皓宇回道:“捂什么捂,昨晚又不是没见过,你们方家人说没有是吧,那我问问你,他这药效还没过是怎么回事,上面还有一个保险套呢,喝闷酒需要戴这玩意吗,这是防止尿失禁用的吗?”

方大娘被说的满脸臊的慌,这次老脸真的是丢尽了,谁成想儿子被送进医院来,身上还戴着个这玩意。

方瑶也是恨铁不成钢,气的牙痒痒的。

徐琴也是恼火,冲方瑶瞪眼道:“你又骗我。”

方瑶急忙否认:“嫂子,我也不知道这事,这人送来的时候,衣服穿的好好的,谁知道他去外面干这事了,嫂子,我发誓,我真不知道。”

徐琴冷哼一声,双手抱胸,懒得听她解释。

陈皓宇动手扎针,一边针灸一边说道:“这家伙这是喝了假酒,又吃炜哥,没死算客气的了,我现在给你扎两针,助他恢复一下,不过我是不会彻底医好这混蛋的,我医醒他,就是想好好臊臊这混蛋。”

陈皓宇银针在方大宏的人中上面狠狠扎了一下。

方大宏吃痛的“啊”一声叫唤起来,醒过来的他见到陈皓宇拿针扎自己,气的大骂道:“混蛋,你干什么啊?”

陈皓宇冷笑道:“给你针灸治病啊,你自己忘了自己是怎么昏迷的了?”

方大宏回忆起来,说道:“我心情不好,喝闷酒了。”

陈皓宇冷冷问道:“真的就只是喝闷酒吗?”

方大宏瞥见徐琴,眼神闪烁回道:“就是喝闷酒了,你管得着吗?”

“那请问你下面是什么?”陈皓宇指了指他某处问道。

方大宏猛的抬起头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裤子被人扒了,羞的急忙伸手要去捞,可是他举起手来,发现自己双臂软弱无力,别说举起了,就是动手指头都费劲。

“我怎么这么虚啊?”方大宏吃力的喊道。

陈皓宇冷笑问道:“病因没确定,所以我没办法彻底治愈你,麻烦你告诉我,昨晚到底干什么了?”

“我就喝闷酒了,你问那么多干嘛,快点医好我。”方大宏急的叫道。

他真的很想把裤子拉上,可是身子乏力,他只好眼巴巴的看向母亲:“妈,你快帮我把被子盖上,我冷。”

方大娘宠溺的就要为他盖上被子,陈皓宇急忙阻止道:“急什么,这病还没治好呢,一会儿还要扎针呢。”

“你个混蛋,要扎针至于把我裤子扒了吗?”方大宏气恼的骂道。

陈皓宇回道:“抱歉,不扒你裤子,我怎么知道你喝了酒后悔出现严重充血现象,就你这样子,如果再不放血,东西可就要废了,本来就不够雄伟,再不好好治疗,废了可就要做真太监了。”

“你说什么?”方大宏吓的面无血色,紧张叫道:“我不要做太监,你快点把我医好。”

陈皓宇诶了声:“放心,我这一针下去,放点血,保证你没事。”

一针扎了下去。

“啊!”方大宏疼的惨叫起来:“疼死老子了,你不能轻点啊。”

陈皓宇回道:“我很轻柔啦,再说了,这放血不疼的啊,你怎么会叫疼呢,难不成你小子吃了炜哥?”

“我没有吃炜哥。”方大宏立马遮掩道。

陈皓宇回道:“没吃就好,要是吃了炜哥的话,会流血不止,直到死去的,幸好你只是喝闷酒,就是不知道干嘛要戴个安全套,你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吗?”

方大宏吓的脸如白纸,惊恐道:“你说什么,吃了炜哥,会流血不止到死,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炜哥有壮阳的药效,会促进全身血液到一块去,你说这血都往一处赶,在上面开了个口子,会咋样?”

方大宏听的浑身毛毛的,吃力的抬起头来,惊恐的看向自己的要害。

此刻血水如泉涌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