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伪装的谋杀/神医小药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皓宇怒道:“为什么不能打,老子就要打,没看见他差点撞死我女友吗?”

“那也不能打,自有法律制裁这混蛋,可你动手了,那就说不清楚了,到时候他就会反咬一口,反倒叫我们交警难做,别动手啊,我拷他。”

交警掏出手铐来把酒驾者反铐起来。

余薇薇也急忙拉着劝说道:“别动气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陈皓宇的脸色这才好看点,恼火的瞪了酒驾者一眼。

“不对。”

陈皓宇敏锐的察觉到这酒驾者的眼神是清明的,一个眼神清明的人,怎么可能会酒驾呢。

可他这一身的酒气又是怎么回事?

陈皓宇立马看向了宝马车内。

在车内,陈皓宇发现了一个酒瓶,酒瓶盖子都没有盖好,白酒还在往外汩汩的倒着。

陈皓宇拿出了酒瓶。

酒驾者见到陈皓宇拿出酒瓶来,神色明显一变。

交警见到取出的酒瓶,怒道:“靠,办了这么多酒驾的,还是头次见到这么嚣张的,开车时候居然还喝着呢,真是不要命了。”

陈皓宇冷笑道:“只怕不是这么无知吧,而是一边行凶,一边喝酒,出了事,好用酒驾逃脱谋杀刑责。”

“什么?”交警一惊的。

“好酒,嗝。”酒驾者还在演戏。

陈皓宇冷哼一声,检查起这家伙的右手虎口来:“这老茧是什么?”

交警瞅着脸色一凝的。

陈皓宇继续道:“这家伙绝对是个杀手。”

杀手一见不妙,立马咔嚓一下挣脱开了手铐,然后飞奔要走。

“哪里走。”陈皓宇冲着他的肩头轻轻的一拍。

咔嚓一声,杀手的肩胛骨就被陈皓宇打的骨折,身子重重砸在地上。

杀手郁闷的叫道:“混球,你坏我好事。”

陈皓宇冷笑道:“小子,你居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行凶,还怪我坏你好事,说吧,到底是谁指使你来的。”

杀手死不开口,陈皓宇冷笑道:“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是谁叫你来的,交警同志,这人就交给你了,你好好查查他的身上,我相信绝对不止一条人命。”

“好。”

交警立马扣走了杀手。

余薇薇纳闷问道:“你就看了一下他的虎口,怎么就断定他是杀手呢?”

陈皓宇回道:“这时候你不应该好奇谁要害你吗?”

余薇薇回道:“我比较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看出他的杀手的。”

陈皓宇解释道:“虎口老茧,一般只有农夫,干苦力的才有,但是干苦力的人,满手都是老茧,可这位左手没有老茧,而在右手的户口,食指上有老茧,你想啊,什么人会用得着手指有老茧吗?”

“医生啊,他们要握刀的。”余薇薇不假思索回道。

陈皓宇白了她一眼:“医生的老茧和这老茧不同,他们的手指都会因为缝合的缘故,出现一定的皮肤凹陷,老茧也在指尖,可这家伙的却在第二指节上面,你想想要做什么才会留下这种老茧。”

陈皓宇深怕她猜不出来,于是做了一个打枪的动作。

余薇薇这才明白过来:“开枪啊。”

陈皓宇点点头。

余薇薇说道:“那不能是部队转业回来的人吗?”

陈皓宇回道:“部队转业回来的能有那混蛋那么白净吗?”

余薇薇吐吐香舌:“这应该是你运气好,这才看出他的杀手的,好了,我的好奇心都满足了,你现在该告诉我是谁要害我了吧。”

陈皓宇摸着下巴笑道:“其实你心里也猜到是谁了吧。”

“没有。”余薇薇撒谎道。

“别骗我,我可不是好骗的哦。”

余薇薇羞涩的看了陈皓宇一眼:“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好吧,我猜是毕白梅要杀我,你觉得是她吗?”

陈皓宇点头道:“那杀手是不会供出幕后主使的,咱们也就只能自己心里瞎猜,不过她的确嫌疑最大。”

余薇薇吃惊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会供出幕后主使啊,只要他肯供出主谋来,毕白梅就逃不了。”

陈皓宇笑道:“你错了,这行有行规,哪可能行动失败就供出主谋,再说了,以那杀手的能力,越狱是迟早的。”

“啊?那你刚刚怎么不提醒交警啊。”余薇薇急忙看向交警去的地方,警车已经去的很远了,想再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陈皓宇耸耸肩道:“提醒也没用,就那些警察,自大的很,好了,快点联系人接你回去吧,记得多喊两个保镖。”

余薇薇问道:“你不陪我?”

陈皓宇瘪嘴道:“别忘了你家还有个老公。”

“……”

余薇薇打电话喊了保镖来接自己回去。

陈皓宇则是没有回去,因为他在杀手的身上留下了一缕神识,这缕神识回馈信息。

就在杀手被交警带走没多久,他便打晕了交警,逃走了。

陈皓宇决心跟踪杀手,看看他是和谁做的交易,确认一下是不是毕白梅买凶杀人。

陈皓宇心里其实是不希望买凶杀人的是毕白梅的,可是这件事的最大得益者,就是毕白梅,由不得他不怀疑。

陈皓宇以遁术跟踪这杀手。

杀手回了自己的老巢,其实就是一间公寓。

别以为杀手都是见不得光的,都是和电影上一样东躲西藏,风餐露宿的。

其实不是,杀手也是人,在平常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和正常一模一样,当接了任务的时候,他们才会想法设法完成任务。

这个杀手很明显是个本事平平的杀手。

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他在国内弄不到枪支,也不会自己利用工具组装,有此可见,他的能力很一般,极有可能是半路出家的杀手。

第二,他居然要用酒驾这种低劣的方式来掩盖行凶,这样的行凶方式,陈皓宇是极为不屑的,因为目标果然能被干掉,但是自己也要被关起来判刑,这不是给自己留案底嘛,而且更麻烦的是,万一被有心的聪明警察发现身份有蹊跷,一深入调查。

嘿嘿,那就乐子大了。

所以综上两点,陈皓宇断定这就是个白痴笨蛋杀手,和他这种职业杀手组织训练出来的王牌杀手,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杀手回了家中,确认一下安全,没有尾巴跟随后,立马脱了上衣,给自己疗伤。

肩胛骨被陈皓宇一巴掌拍的骨折了,他必须给自己正骨。

正在正骨,电话突然响起,他急忙接通:“喂,目标任务没完成,差点就折了,妈的,你问为什么,你怎么没告诉我她身边又个比特种兵都厉害的保镖,操蛋的,老子差点就被他干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