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使坏的方家春/神医小药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佳佳立马抱着安慰:“不哭不哭,你哪是没妈啊,我们这么多人都是你妈,这总行了吧。”

田小蕊羞答答道:“妈,你瞎说什么呢。”

林佳佳没羞没臊道:“等你们成亲就懂了,啊呀,你个冤家,干嘛呢,口水都弄我衣服上了。”

田小蕊瞅着陈皓宇那模样,羞气的急忙钻上了楼。

陈皓宇在林佳佳这吃了不少豆腐,夜深了,这才依依不舍的回家。

古庙门口,孙老虎着急的徘徊着,见到陈皓宇回来,着急催促道:“皓宇,你可算回来了,快点开门吧,我家小海要在里面饿坏了。”

陈皓宇笑道:“他啊,饿不着的,不信咱们进去看看。”

陈皓宇开了门,领着孙老虎进门看人。

孙海还在入定,孙老虎瞅着吃惊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和个和尚似的,别是想不开要出家了吧,这可不成,我老孙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可不能就这么断了。”

陈皓宇笑道:“哪里会断啊,他这是在练功呢,你就当是电视剧里的那些大侠闭关一样,等醒来后,孙海就能成为武林高手了。”

“不会吧。”孙老虎吃惊道:“这能成吗?”

“不信是吧,你看他这不是要醒了嘛,醒来后你自己好好问问他吧。”

孙海收功,睁开眼,见到父亲和陈皓宇都在,吃惊问道:“老爸,你怎么来了?”

“你自己看看外面多黑了,急死我了,你饿不饿?”孙老虎问道。

孙海看了看屋外,回道:“说来奇怪,我一点都不饿,还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陈皓宇笑道:“你们父子两个掰个手腕看看,看看谁力气大。”

孙老虎嘚瑟道:“得了吧,就他这小鸡仔身板,还是算了吧。”

“那可不一定,老爸,我感觉自己能打死一头牛,比一比。”

在孙海的强烈要求下,父子二人掰起手腕,这力气一上,孙老虎的脸色顿时一惊的,不敢大意,忙使出全力,可还是慢慢一点点的输了。

“这怎么可能?”孙老虎惊愕的看向陈皓宇。

陈皓宇回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孙叔,现在你该知道内功的厉害了吧。”

孙老虎激动问道:“内功这么厉害,那我也能学一学不?”

陈皓宇摇头道:“叔你已经过了习武的最佳年龄了。”

孙老虎眼里一阵落寞,孙海宽慰道:“老爸,别灰心嘛,你就算没内功,也比一般人厉害,再说了,还有你儿子我呢,看我这腱子肉。”

孙海臭显摆,孙老虎笑骂的揪住他耳朵:“我让你嘚瑟,跟我回家吃饭去,别打扰皓宇休息。”

古庙又清静下来,陈皓宇想洗澡的,习惯性的奔入房间,这才想起这是乡下,要洗澡得烧水,可不是市区。

“哎,真是麻烦。”

陈皓宇无奈打了冷水,运功,把水给逼热了,然后躺在澡盆内享受。

正享受着呢,突然手机响了,陈皓宇拿起一看,是方家春的来电。

接通,陈皓宇问道:“方家春,找我什么事?”

方家春激动道:“师傅,我按照你教的练功,刚刚在酒吧内和一个大块头掰手腕,那小子被我打败了,哈哈哈。”

陈皓宇翻了个白眼,刚刚看了一场父子对决,这里又来一场,这男人之间还真是喜欢肌肉碰撞。

“别嘚瑟了,我教你不是让你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陈皓宇教育道。

方家春连连嗯道:“知道了,师傅,对了,师傅你现在在哪,我请你吃夜宵。”

“我在农村呢。”

“你没事跑乡下去干吗,那些地方连个卫生间都没的,脏死了。”

陈皓宇回道:“嫌脏啊,那以后别叫我师傅了。”

“师傅,你别啊,我错了,真的错了。”

“那就好。”

“师傅……”

陈皓宇意识到这小子吞吞吐吐的,立马问道:“你打电话来不该是只为了炫耀吧,说吧,还有什么屁事。”

方家春嘿嘿笑道:“师傅不愧是师父,隔着电话都能猜到我的小心思。”

陈皓宇没好气道:“说吧,到底想干嘛?”

方家春问道:“师傅,你对不孕症,有没有什么研究?”

陈皓宇一愣的,问道:“你小子结婚啦,居然担心起这个问题来。”

“不是我担心,是我表嫂子啦,她自从小产后,已经三年没动静了,她那个婆婆又有些蛮不讲理,这不,刚刚和我打电话哭诉,哎,真是头大死了。”

陈皓宇好笑问道:“我说你一个男的,怎么成了你表嫂的闺蜜啦,说,你们是不是有一腿。”

方家春着急道:“师傅,这话可不能乱说,我怎么可能和自己的表嫂有一腿。”

“那就奇了怪了,你这么上心干嘛?”

方家春解释道:“谁叫他们的婚事是我一手促成的呢。”

“你促成的?你小子看着也不大,什么时候学会拉煤牵线啦,自己的事情怎么不好好解决一下。”

方家春无奈道:“师傅,那时候我还小,还在念高中,我表哥一次来学校看我,正好瞅见我们老师,就对眼了,你也知道的,我们这种大院的婚姻,都不能自己做主的,我当时正在叛逆期,就使了个坏,叫他们不得不在一起。”

陈皓宇来了兴致:“你小子使了什么坏啊,居然能逼得家里把这婚事促成?”

“嘿嘿,家里做寿,我把老师请去,然后灌醉了他们,把他们安排在一间房里,然后骗大家闯了进去,正好看见他们在床上,嘿嘿嘿……”

听方家春这笑声,洋洋得意的很。

陈皓宇纳闷起来:“就算是这样,也不可能逼得成亲吧。”

方家春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当时还有很多政要在,我表哥又在机关工作了,要是玩了人家不负责的话,这是政治污点,以后别想升迁了,所以他家再不满意,也必须登记结婚。”

陈皓宇笑骂道:“你小子够贼的啊,把什么都考虑到了。”

方家春干笑两声,恳求道:“师傅,你帮一帮我表嫂吧,不然我就是坑她进火坑的元凶了,拜托。”

陈皓宇答应道:“行,你叫他来村里找我一趟吧。”

“不成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