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给警花疗伤/神医小药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有人在此,定要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陈皓宇竟然踩水而行。

哒哒……

陈皓宇转瞬便便扑到了落水者身边,伸手拉她衣服的,结果忽略了一点,这女人穿的衣服实在是太少了,少的背心都镂空的。

陈皓宇伸手抓后心衣服,结果一抓一个空。

“哎呀。”陈皓宇再抓,结果很悲剧的落水了。

陈皓宇急忙在水里把女人翻个身,让她能够呼吸空气,伸手抱住腰身,奋起气劲,一下子冲水中爆炸跃起。

陈皓宇抱着人在半空旋转两周,身子迅速向着河边落去。

“噗!真倒霉。”陈皓宇吐了口河水,把人给放心,借着灯光看清了落水者模样。

乖乖,这不是才遇到过的警花吗?

怎么变成这身打扮了?

眼前的警花居然穿着黑色的兔女郎紧身衣,下身是黑色的网袜,可说是性感异常,不过可惜的是胸口上,挨了三枪。

女人最宝贵处都被打爆了,鲜血还在汩汩往外流淌。

陈皓宇一看伤势严重,急忙探了一下兔女郎的雪颈动脉,还有一丝的跳动,人还活着。

救人要紧,陈皓宇就要撕扯开美女的衣服。

看着峰峦被子弹打的破洞,陈皓宇摇头直骂道:“哪个王八蛋,这么不怜香惜玉。”

陈皓宇右手运上气劲,在伤口上虚空一抓,三颗子弹顿时被吸了出来。

“啊!”

子弹被吸出来,美女疼的身子微微一挺,吃痛的梦呓一声,再度昏迷过去。

“算你运气好,遇到我,这要是庸医治疗,这只怕要废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嫁人。”陈皓宇嘀嘀咕咕的,双手运上灵气。

只见他双手上泛起了淡淡的耗光,好似蓝天大海的颜色一般。

一丝丝的豪光抽出,慢慢的汇入了伤口之中,只见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起来。

约莫五分钟后,美女胸膛上的三个子弹口彻底的没了,伤口处皮肤细腻如新,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来。

陈皓宇收功,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瞅着咕噜一声大口吞咽口水。

这实在是太美了,如同两个倒扣的海碗一般,美艳异常,让人忍不住想揩油。

“反正刚刚都碰过了,再来一下不碍事吧。”陈皓宇自欺欺人的想道,手已经慢慢的伸了过去。

“嗯?”美女这时候嘤咛一声,幽幽转醒过来,她感觉胸膛一片冰凉,再见一个男人正猥琐的要抓向她的胸膛。

“啊!”美女发飙了,身子一挺,修长的玉腿立马施展出剪刀腿来,一下子夹住了陈皓宇的脑门。

“哎呀。”陈皓宇被美女一夹,直接很不雅的扑到了美女的小腹下……

“啊!”异常尖锐的叫声在河岸边响了起来。

“对……对不起啊。”

“我要杀了你。”

陈皓宇自知理亏,任由美女粉拳招呼着身子,不敢有所反抗,只能运上灵气护住全身,这才没受什么伤。

打着打着,美女也累了,她跌坐在河岸上,喘着香气,美眸喷火的瞪着抱头委屈的陈皓宇。

陈皓宇双手抱住的脑袋下,一对眼珠子贼溜溜的盯来,直瞅向美女的胸脯。

美女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路走光,急忙双手捂住胸口,喝道:“看什么看。”

陈皓宇无奈吞咽了一口口水,撇过头去看河面。

美女捂着胸口,这才想到自己落水前分明中了枪,可这会儿怎么会没事,惊讶的看向面前的男人,质问道:“喂,是你救的我?”

陈皓宇点点头,美女再问:“我的伤是你治好的?”

陈皓宇还是点点头,美女一见来火了,喝道:“说话啊,你哑巴。”

陈皓宇这才长长舒了口气道:“这可是你让我说哦,那我说了,美女,你太不厚道了,我耗损灵气为你疗伤,让你胸口上一点伤疤都没有,你非但不感谢我,还把我当成是流氓,居然敢夹我的头,害的我亲了你下面,这实在是太伤我爷们的自尊了,咱们没完。”

陈皓宇气鼓鼓的起身就要走,美女一见喊道:“喂,你不能就这么把我扔下。”

陈皓宇瞥了她一眼,问道:“伤都好了,你还想咋样?”

“给我你的外套,难不成你要我裸奔回去吗?”美女瞅向陈皓宇的外套。

陈皓宇瘪瘪嘴,有点无奈,这书念的憋屈,才一天功夫就要送出两件外套。

看美女全身就那么点布片,也算可怜,陈皓宇把外套脱下来抛给了她,然后扬长而去。

美女接住外套,穿上身,摸了摸口袋,发现了一个新办的学生证。

“陈皓宇?海滨中学?好,我记下你了。”

陈皓宇浑身湿淋淋的,打算偷偷摸摸回别墅,可才进入别墅客厅,忽的灯光大亮。

苏清音和端木香菱早就等候多时了,陈皓宇哑然,转身就要逃走。

苏清音急忙喊道:“站住。”

陈皓宇急忙冲她讪笑道:“清音姐姐,我就是想回来换个衣服,你放心,为了你们的清白着想,我换完衣服立马就走。”

苏清音直接翻了个白眼,有些不好意思道:“事情我们都弄清楚了,是雪儿胡闹才冤枉了你。”

“还我清白啦?”陈皓宇激动的问道。

“嗯。”

“太好了。”

陈皓宇激动的一把拥抱上苏清音,结果一身的水直接过到了苏清音的身上。

“哎呀,你怎么一身的水。”苏清音急忙推开他,可上身的睡裙还是被沾湿了。

原本就是真丝半透明的睡裙,这会儿一沾水,便贴上她的娇躯,顿时苏清音玲珑无比的身材展露无疑。

这下可叫陈皓宇开眼了。

陈皓宇瞅着,口水哗哗的直流起来。

苏清音尴尬的拿手捂住胸前,冲陈皓宇直瞪眼:“死东西,才出去一会儿怎么就成了落汤鸡,说,干什么好事了。”

苏清音这模样和个管家的媳妇似的,小脸生气的挺可爱的,陈皓宇瞅着嘿嘿干笑道:“我救了一个落水者,结果就成这样了,哎,别提了,好心当成驴肝肺,差点就被人用剪刀腿把脑门给夹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