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权宠之惑世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迟昼此言一出,沈沐辞眼底的神色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至极的阴沉了下来。

偏生迟昼却是未曾察觉一番,薄唇勾着笑意,仍旧是一副挑衅模样。

沈沐辞眸光似剑,锋锐无端,语气也如同淬了寒冰一般,冷漠得足以将人冻得通体发寒。

“九皇子可真是让本宫诧异的很,本宫也是未曾想到堂堂西凉皇子,对着你们西凉女子没什么想法,反而倒是平白生出了什么想要得了我南诏妩宁郡主庇佑的心思。”

凤眸危险一眯,两人针锋相对,谁也不曾有了分毫退让之心。

“只不过九皇子到底有没有这锋福气,本宫倒也是拭目以待得很呢”。

好在夜荼靡也没有让沈沐辞失望,她原本就已经看出来西凉迟昼这番说法为的就是挑衅沈沐辞,所以在沈沐辞说完话后,夜荼靡也是立马便开口附和了一句,对着迟昼语气不耐的冷笑了一声道:“本郡主谢过西凉九皇子高看,不过本郡主素来都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配不上九皇子身份尊贵,所以还望九皇子日后就莫要拿着本郡主来收笑了。”

这话的意思,明摆着就是在说明夜荼靡并不打算和迟昼有了什么交集就是了。

迟昼倒是没想到素来行事作风都颇有些懒散的夜荼靡现如今说起话来居然是如此积极。眼看着夜荼靡这般迫不及待的帮着沈沐辞说话,生怕他受了什么许委屈的样子,迟昼一时间居然是不知如何回应了夜荼靡这么一番看似在自谦实则却是在明确拒绝自己帮衬沈沐辞的话。

不过,就在他这头如此迟疑恼火的时候,沈沐辞那边却是明显的心情变好了不少。

确定了夜荼靡的确是一心只记得维护自己的举止之后,沈沐辞被西凉迟昼破坏的那些许好心情瞬间便是重新回来了,大抵是觉得已经和迟昼废话了太多,沈沐辞心中也觉得现在实属是没有和他继续争论下去的必要了。

他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这下子他连看迟昼一眼都懒得了,直接便是转过眸光,对着夜荼靡温声道:“时辰也不晚了,今儿你也算是逛了不少地方,多少也是累着了,不妨还是先回宫歇下吧,倘若你当真是玩心未收,明儿再抽时间出来便是。”

这话中深意可实属不少,一方面是让夜荼靡不用在搭理了迟昼,直接回宫,另一方面,却是弄得夜荼蘼有些蒙圈……倘若他没有听错的话,沈沐辞后面半句话的意思……好像是在说……她明儿你同样也可以出了东宫?

当初两人订下约定的时候,不是有着所谓的“门禁”吗,若非是得了沈沐辞的应允,夜荼靡便是只能呆在东宫之中不能随意去了旁的地方,更别说前一次夜荼靡为了姜南柯和襄阳侯府的事情,就已经算是破例了一次这个规矩,现如今……沈沐辞没再若以往那般一日三次的提醒了她已经是极好,怎么现在还突然转了性子了?!

夜荼靡仔细琢磨了一刹,实在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夜荼靡倒也是并不介意听从了沈沐辞的话,一行人先离开这里,毕竟夜荼靡也实在是不想再和迟昼这个阴恻恻的美人扯上了什么多余关系了。

夜荼靡甚至都觉得,倘若今儿她再继续接着迟昼的话说了下去,难保她后面会不会忍不住直接和迟昼闹翻了脸,干脆动起手来了。

现如今说什么也是在南诏帝都之中,堂堂天子脚下,而且距离九洲四国会鼎的盛会也不过只有一两日的时间,夜荼靡实属不想又凭空生出了什么枝节,所以她还是打算稍微忍耐一下先行避开了迟昼,省的闹出了什么幺蛾子的好。

夜荼靡这边没什么意见,沈沐辞那边也不乐意和迟昼再多说了什么,两人一番目光交际,当下便是做了决定,打算先行回了东宫。

结果迟昼却是不乐意了,今儿他特意费了一番心思追寻而来,在这南诏帝都的长街上晃荡了半天,本来就是想要看看十里画廊这个女人在南朝帝都之中混的怎么样的,没想到夜荼靡倒还真是能耐,分明是一个离开了南诏帝都整整七年时间的女子,身在江湖之上,从未入过朝廷,可夜荼靡也不知哪里来的能耐,硬生生的混得如此风生水起。

最重要的是,迟昼看着沈沐辞颀长挺拔的俊逸身影,眸色阴沉的想着,南诏这位东宫太子不是素来都有不近女色之称吗,怎生倒是对夜荼靡这么一个堪堪回了南诏帝都女子的生出了什么维护之心。

而且迟昼更加好奇的是,沈沐辞既然是身为南诏太子,难道还不知道这一次的四国会鼎盛会,那九洲大族中的夜家圣女也会出席,准备在他们这五个所谓的九洲绝世公子之中定下她的亲事儿吗?

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沈沐辞居然还敢对着夜荼靡如此亲近不已?

想到这里,迟昼顿时出声,略带几分不解的朝着沈沐辞开口问道:“南诏太子莫不是忘了你身上有婚约的事儿?即日便是九洲四国会鼎的大事儿,太子殿下不去想着如何去讨得了那九洲大族夜家圣女的欢喜,现如今居然还和旁的女子走得如此之近,就不怕……”

要说起来,本来迟昼自己也没怎么将那个所谓的夜家大族放在眼中,毕竟夜家大族在这九州之上无论是多么盛名不已,可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一个江湖之上的世家族门罢了,除了因这一手占卜之术占据了些许心之外,迟昼还是打从心底的觉得夜家是比不上九州之上的任何皇族的。

只是现在的他实在是觉得沈沐辞和夜荼蘼并肩而立的举止有些刺眼,所以想也没想就说出了这件事来,试图以此来套一套沈沐辞的话。

夜荼蘼实在是没想迟昼这一次居然会如此温吞墨迹,她在心底没好气的辱骂了迟昼一通,觉得这个人实在是有些阴魂不散、难缠的很,明明自己和沈沐辞都已经离开了,他还在这里瞎掰扯什么夜家大族的事情,这不是明摆着想给沈沐辞添堵吗?

再加上一听见迟昼所说的沈沐辞和夜家大族那所谓圣女有什么“婚约”的话,夜荼靡心底更是莫名其妙的火大了不少。

她下意识的便是打算转头骂他一声,结果沈沐辞却是抢先一步转首过去,他琉璃色的凤眸之中满是漠然,语气凉凉道。

“不瞒西凉九皇子,本宫对这所谓的九洲大族之圣女,实属是没什么兴趣,更何况,这事儿无非只是一个僧人随口胡诌的一句话罢了,哪里算得上是本宫的什么婚约,未免也太过好笑了一些。”

顿了顿,沈沐辞接着开口,语气嘲弄无比:“不过九皇子既然是如此在意这夜家大族的婚约一事儿,倒是可以多花些时间好生准备一番,如今时日也不多了,九皇子还是抓紧些时间,莫要在此过多言语的好,本宫也诚心祝愿九皇子可以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

一番诛心之言说完,沈沐辞自然是没那个心情去多管迟昼是个什么反应,他微微笑了一声,抬手轻飘飘拽了一把夜荼靡的衣摆,随后便是拉着夜荼靡分外从容优雅的迈步离开了。

夜幕昏沉,一男一女离开的身影在光影间有种说不出来的般配之意。

迟昼置身原地,眸色如鹰,本就异于常人苍白的容色,越发寒凉得宛若冰霜。

那个见证了三人一番争论的糖人小贩,也是情不自禁的缩在角落里,面色惶恐不安,却始终是不敢挪动了分毫身子,就怕引得了这位脸色难看的西凉皇子注意,平白遭了什么罪。

一直到那位阴恻恻的西凉皇子离开,他才终于舍得从一片明灭阴影间哆哆嗦嗦的走了出来,结果却是因为心神不定,忽的便是一个身形不稳,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自打回了东宫之后,夜荼靡先前还在琢磨着沈沐辞所说的准许她出了东宫的事儿到底是真是假,毕竟他所说时候的语气虽然的确不似什么玩笑言语,可说到底也是在迟昼跟前说的,谁知道他是不是只是因为迟昼才会那般言语的。

结果第二天的时候,夜荼靡便是真真正正的再次出了一趟东宫。

而且这一次,她还有一阵子的时间算得上自己孤身一人出宫,而不是若前两次一般,和沈沐辞一起出宫的。虽然最后的结果还是得回到沈沐辞跟前,但是这么一点小事儿对于夜荼靡而言,也是完全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就是。

夜荼靡心情很是不错,不仅是因为可以出宫的缘故,主要还是因为另外的一件事儿。

一件关于北璃落的事情。

因着九洲四国会鼎的缘故,为了昭显南诏国威与雄风,显昭帝下令,召令驻守边疆的少年将军晏星河携妹妹晏星辰一起赶回帝都,皇命加紧,晏星河和晏星辰堪堪赶在了九洲四国会鼎的前一日,也就是今儿回了帝都。

虽然是风尘仆仆而来,但也并不妨碍了南诏帝都诸多百姓对这晏家兄妹的莫大欢迎之意。

毕竟晏家兄妹这二人虽然是常年远在边疆之地,可在这南诏帝都之中,仍旧也是极富盛名的存在。

晏星河是为南诏帝都之中最为年轻也最为俊美的一位少年将军,出身将门,文武双全,运筹帷幄,他位列南诏四大公子榜,是为“银枪一凌修罗色,晏家美将星河郎”的修罗美将,如此年少擅武,尚且年幼便已建功立业的人物,本就容易俘虏了不少南诏闺阁女子的芳心。

至于晏星辰,她是为晏星河的嫡亲妹妹,是晏家将军府实打实的千金大小姐,本就身份尊贵。再加上晏星河生得俊美,身为嫡亲妹妹的晏星辰也同样生得一副好样貌,哪怕是远在边疆之地,也依旧是稳稳占据了南诏四大名姝之席,与千燕婉,白娉婷,还有菁姝公主一道引得不少男子趋之若鹜。

而且因着晏星辰出身将门,比寻常女子多了几分说不出来的英气的原因,养成了她那一副爽朗不羁不拘小节的性子,比起规规矩矩的闺阁千金而言,很是招南诏千金小姐们的喜爱。

总而言之,这兄妹二人在这南诏帝都之中,的确是很有知名度就是了。

夜荼靡本来倒是对这晏家的一对兄妹没什么多余想法的,她虽然是回了南诏,但归根究底也不过只是为了南柯的事情,还有一个九洲四国会鼎之事儿而来的,并不是为了搅乱了南诏帝都的朝臣势力,所以也并没有什么要去接触了晏家将军府之人的想法。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夜荼靡万万没有想到晏家将军府那位有着修罗美将之称的少年将军,竟然是平白和璃落那个小丫头扯上了关系。

虽然那个小丫头每次提及晏星河的时候,口口声声都是在吐槽,可夜荼靡到底不是什么傻子,自然也是能够从其中窥探出些许微妙的东西出来。

小丫头分明就是对那少年将军有什么儿女情长的想法无疑了。

夜荼靡虽然从来都不是什么喜欢多管闲事儿的主儿,可北璃落这个小丫头是自打她七年前从夜素绾手中逃脱出来,入了鬼谷医治身子的时候,就一直用心照顾她的小姑娘,可以说若非是有着北璃落的精心照顾,她绝无可能有机会能够将身子筋骨复原,更不能够会恢复了一身武功。

如此恩情,实属不轻。而今这个小丫头既然是难得的有了中意之人,夜荼靡自然是打从心底的想要帮衬了北璃落一番。

毕竟如果夜荼靡不出手的话,北璃落和晏星河,一个是江湖鬼谷神医,一个是朝堂少年将军,本来就难得有了一次交集,倘若再等到九州四国会鼎盛宴之后,夜荼靡忙着和夜家大族对抗之时,就实在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个空闲能够去给这两人拉线了。

------题外话------

Emmm迟昼是西凉九皇子,昨天写成六皇子了宝贝们抱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