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她的初见/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坐下再说吧。”说罢,林灼华自己先坐了下来。

可林灼妍只是神情复杂地盯着自己的姐姐,她愤怒、不可置信,甚至其中还夹杂着一点点的期望,期望自己听到的事情是假的。

“我听祖父和祖母说,原本家里人是不想让姐姐你进宫做皇后的,你也答应了,今天的诗会上会故意敷衍一下。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话正说着,林灼妍突然眼眶一红,落下泪来,“你明知道我喜欢皇上的啊。”

这最后一句如同一把刀一样刺进林灼华的心头,对自己的妹妹,她不是不愧疚的,可……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了,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在退缩。

“我知道。”林灼华淡淡点了点头,“可是你心里也很清楚,你并不在皇后人选之列。”

“我做不了皇后,至少以后还可以进宫为妃,姐姐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明知道的,明知道我喜欢皇上。”

“那皇上呢?他喜欢你吗?就算是要选秀女,你觉得他会选你入宫吗?”

林灼妍听得自己姐姐这话实在是刺耳,她从小就跟姐姐亲近,从未想到她们姐妹之间竟也会有这样一天!

“怎么就不可能?难道姐姐忘记了,当初在猎场的时候,皇上可是在遇见了我之后,才会坐到席上去的。”

“这不过是你自己以为的罢了,也许只是凑巧而已。”若皇上真的喜欢妹妹,有想要妹妹入宫为妃的心思,那今日在宫中的时候,又为什么会问自己愿不愿意进宫为后?要知道,虽然没有明律禁止一家有两个女儿进宫为妃,但自大顺开国以来,还从来就没有这样的先例。皇上既然暗示了自己进宫为后,那就不可能再接自己的妹妹入宫为妃。

若皇上真有这个心思,京中有资格入宫做皇后的小姐不止自己一个,又何必要选自己?妹妹以为皇上对她有意,其实也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而她本身的性子,就不适合进后宫。

“姐姐一定要这么说吗?”林灼妍泪痕满面,一双眼睛红红的,却盯着自己的姐姐不肯移开丝毫,“从小到大,我什么事都跟姐姐说,包括……我喜欢皇上这件事,可姐姐呢?你总是什么事都瞒着我。你也喜欢皇上为什么不跟我说,既然明知道我喜欢皇上,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这种被欺骗的感情让林灼妍恼怒不已,尤其骗了自己的这个人还是自己最亲近的姐姐。

林灼华眸光一沉,语气有几分怅然,“喜欢不喜欢有什么要紧?难道只要喜欢就能嫁?那你为何会害怕我会将你的事情说给父亲母亲听?你心里不也清楚,家里人不是不会同意你进宫的吗?”

“可家里人不也不愿意姐姐进宫吗?为何姐姐就可以……任性而为?”自己分明听得很清楚,祖父和父亲是不喜欢姐姐进宫为后的。而且这件事姐姐也已经点头答应了的!

“愿不愿意又如何?这得看皇上和太后的意思……”

“那姐姐今天又为何要出这个风头?若是像祖父之前说的那样只胡乱作几首敷衍过去不就好了?”若是自己姐姐不愿意进宫为后,今日又为何会有那般表现,姐姐分明就是在争取这个可以做皇后的机会。

林灼华无奈,有些事情还真的没有办法,这种情况下,让自己怎么跟妹妹说出实情?“我这么做自有我的苦衷,眼下还不便跟你说。再说了,妍儿,你又何必这么着急,皇后的人选还未定下来,又不一定是我。可若果真是我……”

林灼华稍顿了一下,一双眼睛深沉地看着自己的妹妹,“那也就意味着,皇上并未有要将你迎入宫中为妃的意思,你也就放下对皇上的心思吧。”

眼下,皇上已经暗示过自己的话,是万不能跟妍儿说的,可是等到圣旨下来之后,妍儿就会明白,其实一切都只不过是她自己想多了而已,皇上并没有那个心思。

林灼妍心里堵着一口气,听自己姐姐这话,就好像是在挑衅一般,所以咬牙切齿地道:“好!那我们就看看,皇上最后会不会选定姐姐为皇后!”

她笃定当初在猎场的时候,皇上是为了自己才去坐到席上的,所以她相信最后皇上不会选自己姐姐为皇后。但就算如此,姐姐的所作所为,自己也不能原谅!

林灼妍一脸怒气地匆匆而来,又是一脸怒气地匆匆离去。

林灼华的贴身侍女绿倚见林灼妍红着眼睛,脸上泪痕犹在的样子,心中不由咯噔一声,再看她那一脸的怒容,更是担心自家小姐,待林灼妍离开之后,绿倚匆匆走了进去。

只见林灼华正靠在榻上,一脸出神的模样,连绿倚走进来都不知道,一直到她开口唤了一声‘小姐’,林灼华方回过神来。

“小姐……”绿倚的眼神之中满满的尽是担忧和心疼。

可以想见,二小姐肯定是对小姐发脾气了,方才听到二小姐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几乎可以说是怒吼,虽然听不清说了什么,但她猜想着总归是质问小姐的话。可小姐又有什么错?从小打大,小姐多疼爱二小姐,小时候二小姐调皮不懂事,总是闯祸,老夫人罚二小姐抄书,小姐心疼二小姐,就学着二小姐的字迹帮她抄,不知瞒过去了多少次。

多少次二小姐闯了祸,惹恼了老爷夫人,都是小姐帮着求情,得了什么好东西,也总是想着分二小姐一份儿。从小到大,小姐容让了二小姐多少次,二小姐就不能让小姐一次吗?

看出绿倚对自己的担忧,林灼华冲她淡淡笑了笑,“我没事,不用担心。”

可绿倚是从小就在林灼华身边伺候的,哪里会看不出她这笑容里的勉强?

“小姐哪里对不住二小姐了?二小姐喜欢皇上,难道就一定要让小姐您让吗?您不也……”话说到这里,绿倚却是顿住了,她知道说这话不合适,若是被别人听到了有损小姐的清誉,可仍是忍不住喃喃道:“况且,您仍是皇上还在二小姐之前……要说让,为什么二小姐就不能让让小姐您,体谅体谅小姐您?”

“好了,以后这样的话就别说了,是我自己没告诉她的,为何要让她体谅我?不管怎么样,我已经做了决定了,是我对不住妍儿,以后你也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绿倚点了点头,“是。”

尽管因为二小姐的事情,绿倚为自己小姐抱不平,但是同时心里也很高兴,小姐终于想通了,听小姐这口气,进宫做皇后这事儿,估计是八九不离十了,小姐最终还是放不下皇上……

要说对皇上动心,其实小姐在二小姐之前,就已经对皇上动了心。那个时候皇上还不是皇上,小姐第一次见到皇上的时候,他的身份还是六皇子。

绿倚至今都记得那天的情形,那天小姐的心情不大好,就带着自己出府逛了逛。偶然间路过碧华斋,小姐便是进去挑选首饰,那掌柜见小姐身份不凡,就请小姐去了二楼坐,拿了很多首饰让小姐挑选。

正在小姐拿着一支白玉簪子看的时候,突然听到底下一阵喧闹声,不由地好奇地透过窗子往下看了一眼,那碧华斋的掌柜也是好奇,转身去招了一个小厮来问,那小厮解释道:“六皇子带兵平叛,今日正好班师回朝,百姓们得了消息,正挤在外面看呢。”

那掌柜的便笑着道:“原来如此,六皇子如今再朝中可是炙手可热,听说长得也是玉树临风的。”

林灼华本来并未将这话放在心上,又是从铺了红布的黑漆托盘里拿了一支玉雕芙蓉花的步摇来看。

蓦地,就听身旁站着的掌柜道:“来了。”

林灼华下意识地往窗外瞥了一眼,只见那为首的高头大马上坐着一穿着银色盔甲的男子,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持着长剑,眉眼确实清俊,林灼华身为林家女,自小跟着祖母和母亲去过各种宴会,尽管男女有别,可偶尔也是能见到京中那些年轻公子的,英俊的年轻男子,她见过不少,所以在相貌上,她并不觉得这位六皇子有多特别之处。吸引她注意的,反而是这六皇子的眼睛,那双眼睛坚毅而又沉稳,眸光深邃,如瀚海一般深不见底……

她当时就不由好奇,这六皇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前她只是听说过这六皇子还在娘胎里的时候,他的母妃就得罪了皇后,害得皇后失去了腹中孩儿,惹得皇上震怒,将还在孕中的他的母妃遣出皇宫去守皇陵。而六皇子自然也是在皇陵里出生的,直到前不久才被皇上接回皇宫。

她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看着六皇子领着队伍往前走去。

可偏偏就在六皇子快要离开林灼华的视线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一个小孩子突然钻过了由侍卫组成的人墙,跑到了路的中央。

因那孩子钻出来的位置就在队伍的跟前,而又是猝不及防的,眼看着马蹄收不住,就要撞到那孩子。

人群中不由响起一阵惊呼声,就再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六皇子从马背上一跃而出,径直抱起地上的孩子,飞身闪到了一旁。

却原来那孩子是为了去捡遗落在地上的一个布偶,也许是因为方才那些侍卫们见六皇子的队伍已经快到跟前了,所以赶紧在路上的百姓们给拦在路的两旁,但那孩子在慌乱之下,将自己的布偶遗落在了路上,眼看着六皇子的队伍走近了,要将他的布偶给踏坏,这才赶紧急着钻出侍卫们的人墙,想要捡回来,却差点酿成了大祸。

林灼华的目光朝抱着那孩子的六皇子看去,只见有一侍卫上前,六皇子却朝他抬手示意他不要多说,又笑着安慰了怀中的孩子两句,这才将孩子交给了他的母亲,然后亲自捡起了路中间遗落的那个布偶递给那孩子。

孩子的母亲激动地道谢,而六皇子已经翻身上马,继续往前走了。

让林灼华深受震动的是当时六皇子眼神的不同,看他那坚毅的眼神,会以为他是一个冷硬之人,可方才看那孩子的时候,又分明温柔得很,他笑起来的样子……也很好看。

那个时候,林老夫人还未被封为诰命,而林灼华之前也从未见过六皇子,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六皇子,从此之后……就一直印在心间,她偶尔会再回到碧华斋,坐在当初的那个地方,透过窗户看向窗外,回想起那天他抱着那个孩子时的温柔眼神,还有他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