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吾有一笔,名为诛邪/九零后天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他妈是人是鬼?怎么不知不觉间就找上门了?巴瓦扎仑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自己竟然被反追踪了,之前却并未有半分察觉!

他终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镇定下来疑惑的问:“查水表?”

“别慌,我的国际友人,此乃大华夏的特色。”赵凡右手攥着一根粗大的毛笔,而左手是空的,一副人蓄无害的样子。

巴瓦扎仑不懂什么意思,便狞笑道:“正好,你主动来送死了,省的我折腾。”

“身为一个南洋降头师,汉语讲的不错。”赵凡点了点头,身上浮起强大磅礴的气场,说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归还阳寿,然后滚出华夏;第二,死!”

巴瓦扎仑难以理解这稚嫩的青年哪来那么大的信心,他托起金色木箱,一手揭开了盖子,“我选择第三种,你死。”

“可以啊,前提是你有那种实力。”赵凡望见茅草屋的床上有个昏迷的年轻女子,迅速猜到这是林芊芊阳寿的受体,他虽然不知道这女子和降头师是什么关系,但想来也十分密切,而始作俑者是降头师,他不想波及到无辜,便侧过身勾手道:“请吧。”

巴瓦扎仑扭头看了眼女儿莎莎,他目光一动,便步出房门,欣赏的道:“你很正直,知道我为何那样做吗?”

“好了,我不想听你废话。”赵凡抬起手,将毛笔尖抿在口中,“但愿你一出手就动用最强的手段,否则,你连出手的机会也没有。”

巴瓦扎仑一愣,眼色渐渐变得凝重,他亲眼见到这个青年之后,隐约的感应到了其身上散发的不凡威势。老实说,他有些后悔,如果不是因为年龄而轻视对方,就应该在降头无法联系时卷铺盖一走了之。

即便如此,他也仅仅是将赵凡的实力与自身划了约等号,而二虎相争,必有一伤,那样状态的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中炼制新的替命血咒为女儿续命!

然而,巴瓦扎仑并不知道,他面对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就在这时,金色木箱之中浮起一颗银色的骷髅头,表面是透明的,里边光流涌动,就仿佛通体为水银制成。这是他师父的头颅,为了炼制最为强大的本命鬼降,过去巴瓦扎伦将睡梦中的师父活活勒死,然后砍下头颅,从颈腔浇灌水银,耗时三年,银头鬼降就此现世!

赵凡眸光一凝,他看出来了,那银色头颅,绝非工艺品,而是人的颅骨,虽然唯美梦幻,却散发着凌然的邪气,并且,一对眼窝之中,透着滔天般的怨念。

“就凭你不波及我女儿这一点,我会好生将你埋葬,受死吧!”巴瓦扎仑盘膝坐地,双手掐动手诀催动着银头鬼降。

这银色的骷髅头,颚骨嘎巴嘎巴的咬动,齿间涌出仿佛月光般的银白气雾,进而气雾化作一头狰狞的厉鬼,杀向了赵凡。

“舅姥爷说的没错,外边即便太平盛世,也一样有着许多非凡存在。”赵凡心道的同时,调动一成龙阳之气,注入了嘴抿着的大毛笔。此笔,名为“诛邪”,是大造化一脉特有的法器,入门起,每年取一缕三寸长的发丝,连续十年,再将千年紫檀为杆,之后拿针尖蘸着精血在上边雕刻四方神兽,裹于金箔中一月、树根缠绕一月、浸入井水一月,旺火再烧一月,再埋入地下一月,嵌入十年发丝,诛邪笔成!

诛邪笔,天克世界万般邪物鬼魅,不过,巴瓦扎伦的银头鬼降不容小觑,赵凡便不惜注入龙阳之气,触发了诛邪笔的第一重法相。

下一秒,雕在诛邪笔表面上四方神兽纹案中的青龙随之消失,而赵凡的前方虚空,浮现起一道虚影,青龙!

“不好!”巴瓦扎仑懵懵的抬起头,他有一种莫大的压迫感,如同深陷泥沼般,连皮肤上的血管都在剧烈的颤动,但是,对于银色鬼将与凝聚出的厉鬼的控制特别迟缓!

他终于怕了,想逃!

赵凡却不会给任何的机会。

龙腾而起,亢亮的龙吟咆哮着席卷向了狰狞厉鬼,一爪,便将之拍落在地,接着又一记甩尾,那头厉鬼便是尖嚎着完全消散于无形之中。

青龙法相直冲浮在半空的银色头颅,一口便将它含住。

“咔嚓!”

银色头颅崩碎开来,碎片和银色残桨洒落了一地。

“他这么年轻,却为何那么强大?连我的银头鬼将也不堪一击……”巴瓦扎仑狂吐着鲜血倒在了地上,本命鬼降被毁,心脉近乎寸寸断裂,已然没了反抗之力,他大口大口的呼吸,望着眼中随着走近而逐渐放大的那个华夏青年。

赵凡挥动诛邪笔一招,青龙法相便骤然消失了,重新归于笔身化作浮纹。他又将笔尖放入口中,一边回收着剩余的龙阳之气,一边脸上闪过肉疼之色,“日了,这一成龙阳之气,消耗近半,又得很久才能恢复过来。还好这降头师的本命鬼降只有一个,又被诛邪笔天克,要是多来上几只,我也招架不住啊……”

“临……死之前,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巴瓦扎仑很不甘心,他没轻敌,直接就祭出了银头鬼降,却是一败涂地,连反击都做不到。

“想跟阎王告状?没门。”赵凡的巴掌对着这降头师的心窝重重落下。

巴瓦扎仑感到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道渗入皮肤,随后心脏猛地一震,他的生机便自此断绝。

赵凡随即看向旁边的金色木箱,空无一物。

“这么穷?还以为能顺手捞点啥宝贝,好歹也是一位南洋降头师,混的也太惨了吧。”赵凡摇了摇头后走入茅草屋里边,他掀开被子时审视着这个年轻女子,五官很有辨识度,有着一种异域之美,他微微叹息道:“早夭之相,月初就本该香消玉殒,却强行续命留在世上。那降头师方才提过这是他女儿,也算是一位值得尊敬的父亲吧。”

他开启天眼,望见这副生机枯竭的躯体中,许多洁白的光流融入了皮肤血肉,这是属于林芊芊的阳寿。

“抱歉,你本应死很久了,现在就将借来的阳寿归还吧。”赵凡先是检查了莎莎的身体,枯竭到了骨子,如果舅姥爷亲至,兴许还存有一丝救活的希望。然后他取出口袋中拓印的替命血咒,便盖在了莎莎面部。上方的六个字符绽放着血光,本已融入莎莎全身的洁白光流像找到了回家的路迅速涌入宣纸之内。

而莎莎的肌肤,随之失去了水润和弹性,干瘪下去,又渐渐绽裂……一分钟后,便化为一具骸骨。

赵凡小心翼翼的收好这张承载了林芊芊数十年阳寿的宣纸,他觉得这对父女挺可怜的,六古村是一个荒村,他便在茅草屋的后方,挖了个坑,将一尸一骨放进里边,埋上土夯实后,念了一段专门超度亡魂的往生咒,便起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

升龙府。

赵凡悄无声息的回到房间时,林家的保镖们却没有一丝察觉。他放好诛邪笔,便来到林芊芊的门前,敲了两下。门开了,林芊芊与之前相比,已充满了活力,她轻声问道:“赵凡,这么晚了,来我这是……?”

“是金子有要发光的,是夫妻终归要圆房的。”赵凡进来后关上门后,邪邪的笑着。

“啊?”林芊芊下意识的抱紧胸口说:“现在我们这样……会不会太快了?我觉得,至少要相处半年吧……”

“半年?”

赵凡笑容灿烂起来,道:“成,就这么说定了!”

“嗯?”林芊芊琢磨着不太对,该死,又被他随便一句话给下了套,她气呼呼的说:“今晚你不是为那种事情而来的?”

“当然不是,不过,我虽是正人君子,但采花之期已约好,岂有拒绝不摘之理?”赵凡一边讲着歪理,一边拿出怀揣的宣纸,说道:“老婆,躺床上闭好眼睛,我这就让你失去的阳寿回流。”

“好,但是,请注意言辞,现在我还不是你老婆!”

林芊芊不疑有它的躺好,赵凡把宣纸盖在她的容颜之上后,组成替命血咒的六个字符亮起血光,而洁白的光流不断流入她体内,最终,那六个字符黯淡下去,彻底从宣纸表面消散干净。

“以后会是的,早叫晚叫都得叫。”赵凡随手拿掉宣纸揉成团扔进垃圾桶,他见这未来老婆还有些紧张,便低头亲吻了下她的额头,说道:“好了。”

林芊芊也拿赵凡没辙了,就懒得再斗嘴,她睁开眼睛,睫毛抖动着说:“哼,竟敢偷亲我?”

“下午你先偷亲我的。”赵凡不要脸的丢下句话,便闪身撤出了对方闺房。

“这个无赖,给点儿颜色就开染坊。”林芊芊望着门外空荡荡的走廊,会心一笑。

……

第二日,上午七时。

熟睡中的赵凡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音,他声音松软的问:“谁?”

“之前是哪个无赖说要陪我上学来着?该起床了,上午有课。”林芊芊催促的声音透入,这两天的经历,就像是赵凡在她心中开辟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让她知道,这个世界,绝非过去认知的那样。昨晚,她也想了许多,赵凡的到来仿佛是上天注定的,既然做不到拒之于千里之外,那就一切随缘。

“哦,稍等一会儿。”

赵凡大梦初醒,他心头感慨真是自讨苦吃啊,这也不好出尔反尔,早知未来老婆的劫难解决的这么快,就不入学籍和说那堆话了,现在好了,直接沦为了陪读,还是无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