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顺道打劫/九零后天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三少一边吐着血一边倒着砸向了后边的大树,他望着眼中越来越远却连拳头还未放下的陈纯儿,脑袋处于短路状态:“这……小妹的力气那么大?她打我干什么?”

与此同时,他也有着恍然隔世的错觉,这些年埋头苦练成为后天武者,却被过去不会武功的妹妹一击重伤!这种落差感之大,就像潺潺的小溪之于汪洋大海!

“坏了,忘记提醒他了。”神秀拔腿就跑到树前,把重伤的陈三少扛下来一边为他疗伤一边说道:“最好不要招惹纯儿施主,她现在六亲不认,就认赵凡一个。”

“啊?”陈三少莫名其妙的问:“认宗师什么?”

“管他叫爸,可亲切了。”神秀考虑到诸多因素,便解释道:“破解蛇咒时出了意外,以至于纯儿施主暂时性的失去记忆,放心,以后会好转的。不仅如此,她吸收了大蛇妖的修为,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大,也控制不好那种力量,下手没轻没重的,连我都被一拳打飞了,何况是你?”

“呃……”

陈三少被佛力治疗后已没了大碍,他站起身心有余悸的回想着方才那一拳,太恐怖了!

他们返回原地。

赵凡拧紧眉头训斥着陈纯儿说:“以后不准随便动手打人知道么?那是你亲哥哥,万一打死了怎么办?”

陈纯儿低头觉着红唇,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她旋即眼睛一亮,反问:“我亲哥哥?”

赵凡心中一动,他急忙说道:“你想起来什么没有?”

“嗯!”陈纯儿点头。

就在赵凡以为对方觉醒了记忆的时候,却看到了这样一幕:陈纯儿来到陈三少面前,审视了他片刻,便说道:“哥哥,你太没礼貌了,看见爸爸竟然不喊。”

“哧……!”

赵凡就觉得一口老血上涌,差点喷了旁边神秀一脸。

十七更是笑的前仰后合,她道:“现在不仅多了女儿,还多了个儿子。”

陈三少尴尬的不知该说啥好了。

“纯儿,不要胡闹,我跟你开玩笑的,他不是你亲哥哥。”赵凡无奈的改了口后又强调道:“但一定要记住,不许再随便动手。”

“爸爸,我会乖的。”陈纯儿疑惑的看了眼陈三少,便走回赵凡身边非常自然的挽起了手。

“唉……”

赵凡欲哭无泪的说:“陈三啊,情况你也看到了,她现在一直黏着我,根本不可能在陈家待住的,否则凭那强大的力量,整不好陈家会被拆成散架再闹出几条人命。”

“确实。”陈三少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便道:“那就让舍妹跟在您身边一段时间吧,其它等恢复了记忆再说。”

他没什么不放心的,原因有三,第一,这位宗师好像对女色没什么追求,不然怎么会对那仙女下凡般的十七无动于衷?第二,这位宗师的品行有多端正,通过这一路的接触也深有体会,绝无可能对他妹妹乱来的。

而第三,没有记忆的陈纯儿,面对她就仿佛面对一座仰望都看不见峰顶的大山,确实相当于一枚定时炸弹,即便她本无恶意,却极易误伤,换了他师父老白,也降不住啊!

唯有跟着赵凡,才会安分。

不过,值得陈三少庆幸的是,他见到妹妹身体恢复正常,心中的大石头随之落地。

众人就地铺开餐布,饱食了一顿,便踏上了回程,途中又看到了野人的脚印,却没见到其真身,这令赵凡松了口气,眼下就剩下神秀一个战斗力,而陈纯儿固然强大,却控制不好力量,又无法调动法力,关键是将他当作爸爸,又怎会忍心去利用她。

赶了一天半的路,便抵达了飞云渡这边。

赵凡转身对筋疲力竭的韩小月四人说道:“已经脱离危险区了,我们就此分开吧,若是你家祖上有叫韩破军的先辈,记得电话联系。”

“恩人,我会的。”韩小月感激的点头。

就剩一个大裤衩子的赵凡,被众多游客看见了,纷纷投来嫌恶的目光。

他并未在意,几人径直去了燕子垭的停车地点,纷纷上了车后,神秀踩下油门,便开往了附近的一个县城,抵达时,赵凡让十七按照陈纯儿的身材比例去服装店从里到外置办了一套衣服,换回了他的T恤和裤子。

接下来加了个油,便一路向南,这辆牧马人进入江州市的范围时,已是深夜时分。

赵凡决定在陈家休整一晚再回江北,顺便再拿神秀那套说辞,把陈纯儿失忆的事情对陈大浮夫妇解释清楚,免得引发不必要的误会。

……

半个小时后,陈家。

多亏了赵凡眼疾手快拉住陈纯儿,不然,陈大浮和老白就当场一命呜呼了。

这源于陈大浮对陈纯儿喊了一声“女儿”。

她认准了赵凡为父,就容不得那个老男人这样喊,即便之前被教导过不动随便动手,而这种涉及到原则的事情,真的无法忍下,不能动手,还不能动脚吗?

陈纯儿直接对这两个拉着自己手的男人扫了一脚。

赵凡见势不妙就俯身抱住她的大腿。

陈纯儿怕伤及父亲,及时收力,就算如此,她这一脚也是将陈大浮和老白刮出了五米开外。

赵凡走过去扶起二人,他边头疼的按着太阳穴,边进行着解释。

陈大浮和老白相视一眼,便道:“那小女就拜托给宗师了,不知多久她才能恢复记忆?”

“我也不清楚。”

赵凡摇头苦笑说:“待回去后我给家师修书一封,他或许有办法。”

随后他和神秀、十七去了那间属于陈纯儿的宅子过夜。

进门时开灯的第一秒,陈纯儿有些茫然的说:“咦?爸爸,这里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然后呢?”赵凡脸上升起希冀之光,他求之不得这个烫手山芋现在就恢复记忆。

“没有了,就是像过去来过一样。”

“……”

赵凡近乎不抱希望了,接着神秀和十七分别挑了个房间。

而陈纯儿缠着让他带其睡觉。

赵凡哪肯?就灌注着说她已经长大了要分房睡之类的,这才得以保全了名节。

……

次日清晨。

赵凡起床后去推开陈纯儿的房门,她还在睡着,便没有打扰。忽然,他心中一动,想起来了那位何家大少,算算时间,已有半个月了,正好今天在省城,就顺道去“拜访”下何家。

“走,我们去打个劫。”

赵凡把神秀和十七叫上,又让外边的独眼武者去找来陈三少负责开车带路,在出发之前,他还给武者守卫留了号码,怕陈纯儿醒来以为他消失了会将陈家掀个天翻地覆。

途中,赵凡买了十袋子小笼包,神秀单独包揽了八份,他们等吃完时,陈三少已踩下了刹车,抬起手指着前边的豪华小区,说道:“这就是何家总部。”

赵凡放眼望去,正门没挂牌子,不过岗亭外的地上却有块大石头,上边刻着两个苍劲有力的红字,“何府”!

他随即问道:“陈三,你跟着我们一块进去还是在这等?”

“一起。”陈三少没有丝毫犹豫,其实他是有私心的,与武道宗师同行,相信今天过后,省城的诸多家族都会知道陈家背后有一位武道宗师,那时谁还敢惹?

赵凡拿起一瓶矿泉水,就推开车门下地。

神秀、十七、陈三少紧随其后,很快便站在了何家的大门之下。

“站住!你们干什么的?有预约么?”岗亭的窗子推开,一个魁梧的守卫神色不善的吼道:“这是何家,擅闯者死!”

“什么何家?我们是按电线杆上贴的招租启示来租房子的啊。”赵凡疑惑的问,不知道的看了还以为是真事呢。

魁梧守卫不耐烦的骂道:“滚,死外地狗,租房子滚去垃圾小区!”

“滚?抱歉,本尊不会这个动作,不过骂的好,那样我就师出有名了啊……”

赵凡拧开矿泉水瓶喝了口,便随手一抛,精准的砸在了魁梧中年脸上,流下来的水令其直接湿了身,他似笑非笑的说道:“今儿个我们就是来何家找茬的,现在,赶紧的去喊何止玉那个小太监来迎请本尊大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