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甄夫人/九零后天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是你孙子啊。”赵凡故作恍然之色,语气如前辈指点晚辈般说道:“真是教导无方,他空有武力,却无素养,一时冠以天才之名,此生却无法成大器。最重要的是,连我的一条狗都能碾压,究竟是天才还是废物?”

甄家顶梁柱级别的老者怒极而笑,“我的孙儿,轮不到你来教,急着送死,我便送你一程!”

“太上长老,冷静,六哥已是重伤,您不要再多生事端了!”甄苒急了,她再怎么被排挤,身上流的也是甄家血脉,若江州武尊一怒,将太上长老废掉,甄家底蕴大损,季家势必占据上峰!

“小苒……”太上长老眯起眼睛,视线移向了她,“这牵狗的畜生,是你相好的?擅自带入族府,伤了悦泉,你难辞其咎,却不知悔改还帮着外人说话,甚至对我是这种不敬不孝的口气。”

甄苒心急如焚,为何不明白她是为了救甄家!

赵凡伸手示意甄苒不要说话,便看向太上长老,他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后便道:“所以,你想如何解决?”

“这狗能伤我孙儿,说明不是简单凡狗。”太上长老声音冰冷的说:“剥皮抽筋,挂在杆上晒三日,而你,也要死!”

龙宝宝一听,就不乐意了,它张牙舞爪的要冲过去。

赵凡及时把它拉住,现在这小吃货经验稚嫩的很,即便紫金火焰能伤到宗师巅峰,前提也要有命中率保障,根本打不过甄家太上长老的。

而在这时,甄夫人发话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小苒,我近日为了你的终生大事,与川府周家磨的嘴唇都快起茧子了,可你却不知好歹,带了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回来,又默许他放狗咬伤族中天才,若是此事被周家那边知道,将会影响到两家的关系,你可知罪?我会饶你,冲山回来定不会饶你,身为继母,视如你己出,无法忍心见你受罚。”

顿了一秒,她便面带微笑的说:“现在,趁一切没发酵之前,就由你亲自将他处死,即可抵免之前犯的错,我也勒令族人,不让冲山和川府周家知道此事,你也能顺利的嫁过去,成为少夫人后,地位蒸蒸日上。”

语气就像在商量,实则处处挖坑,置甄苒于不情不义不孝!

赵凡暗中点头,够毒的啊!

确实是蛇蝎心肠,在这点上,甄苒讲述时并未夸大其词。

甄家众人佩服的看向家主夫人,直到现在都为大小姐着想,太有情有义了!

赵凡凝音成线说道:“记住我所说的,许你一生自由无束。”

甄苒闻言瞳孔一震,感觉如同有了无所畏惧的依仗般,她攥住粉拳,深吸了口气对甄夫人说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的人生有自己的规划,不需要成为川府周家的少夫人。另外,我娘亲如何死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父亲和族人受你蒙蔽,可我,却不会忘记!”

甄夫人怔了数秒,她想不明白,这个任由自己拿捏的继女,哪来的勇气敢这样说话。

不过,为了维护形象,甄夫人并未发作,而是眼中含泪的委屈说:“小苒,我真心待你,一直盼着能对我喊一声妈,现在不领情就算了,怎能把姐姐的死赖在我身上?”

“就不觉得虚伪么?还有,想让我处死他?若是父亲听见了,不会原谅你的”甄苒站在赵凡旁边,决定不再逃避或是委曲求全,今天,江州武尊在场,是她唯一可摆脱命运被安排的机会。

“你……”甄夫人泪滴子吧嗒吧嗒的掉着,她儿子见母亲伤心,也哇哇的跟着哭了起来。

“大小姐过份了。”

“寒了夫人的心,真是个白眼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