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独自离开/九零后天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坤?”

赵凡笑骂着隔门说道:“你这货来的还真是时候,正好开饭。”

“开饭?”

徐坤哈哈笑道:“那等吃完再带你去见小妹。”

接着院门敞开。

徐坤进来的第一秒就懵逼了,院子里边站着的,除了梁瑞和赵凡以及一兽一鸟外,映入他眼帘的,都是颜值极高的妹子,身姿气质没有一个重样的,但凡能想到的类型,宅院之中应有尽有!

“赵兄,我没走错院子……”徐坤怔怔的退到外边,抬头瞅了眼门上方的牌号,就又重新迈了进来,“她们是?”

“这位英俊的小哥哥是谁呀?”小貂没等他说完,就上前明知故问的说道,早先通天玄塔的光幕没被隔绝时,她们见证了赵凡和徐坤从陌生到成为好友的整个过程。

“在下,在下徐坤。”

徐坤感觉舌头麻麻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嘿嘿,我知道你,一发功就疯狂的长胡子!”小貂笑着说道:“我为你介绍下,那两个看见没,林芊芊和甄苒,是凡哥大老婆和二老婆,而我们,是他的红颜知己。”

“什么?!”

徐坤震惊的半个眼球凸出了眼眶,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赵凡,然后竖起大拇指,“赵兄真不愧是吾辈楷模啊!”

与此同时,他心中的幻想破灭了,这些女人,皆为兄弟的,再美也不可越过做人的底线。

所以,徐坤的目光,立刻发生了转变,面对众女便淡定的如同面对路人般,连偷瞄都没有。

“呃……”

赵凡尴尬的也不知该咋解释,总不能将自己的罗曼史一部部说出来吧?

他便笑了下,问道:“话说,你小妹决定买梦鸯花了么?”

“嗯,昨晚我传回消息时,听二叔讲,她连睡觉都是笑着的。”徐坤点头道:“即便梦鸯花枝叶扭曲了,无论我怎么坚持,二叔也表示不让你亏,他会按全价收购。”

“……”

赵凡也不嫌元石多,便没有矫情,他有些疑惑的问:“那你小妹为何想见我?”

“我也不知道。”徐坤露出无奈之色,随后说道:“为了你的安全起见,我让她在学院门口等。”

赵凡提议的道:“要不,现在就去见她,让一个小姑娘干等着多惭愧啊。”

“无妨,无妨。”徐坤满不在乎的说道:“学院门口又不是什么是非之地,就让她多等一会儿吧,咱们开饭要紧。”

“你啊,真不愧是吃货,哈哈。”

赵凡点了点头,就让众女去厨房端菜。

而梁瑞,随手一招,院子之中就多了个大圆桌,容得下众人绰绰有余。

徐坤表面上说的不在乎,但吃的速度极快,每样菜都尝了几口后就起身说道:“赵兄,我先去学院外边等你。”

话音落下,他就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大门外。

“这家伙,还是挺在意妹妹的啊。”小貂打趣的说。

“他小妹,就跟纯儿当时在陈家一样,唯一的掌上明珠。”赵凡不禁笑说:“若是被徐家人知道他因为吃将小妹单独晾在外边,怕是会被打的半年下不了床。”

陈纯儿闻言,眼神游离不定,像是勾起了回忆。

赵凡注意到了她的样子,想起了昨晚和陈三少的交流,便是意念一动,再次当着梁瑞的面施展了大变活人,将陈三少从塔内挪移到了外边。

“凡哥,纯儿!”

陈三少激动的泪流满面。

陈纯儿暖心的冲赵凡一笑,就拉着三哥落在身旁的椅子上,场面十分幸福。

“也不知道幸儿和爸爸还有姐姐在下界过的如何。”林芊芊羡慕的看着陈纯儿。

甄苒也思念起了孩子和家人。

“放心。”

宁惜雨安慰的说道:“瑶瑶和幸儿、荒儿、清歌,再不济都会有一个飞升的,迟早就会团聚的。”

赵凡也是信心十足的点头,随后他便起身说道:“我先去找徐坤了,老师,你们继续吃。”

在他走后。

梁瑞笑吟吟的说道:“趁着现在空闲,你们若是有心事,不嫌弃的话,可以和我聊聊。”

他话音一落,众女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挨个说起了自己的经历。

“丰富啊。”

梁瑞感慨的一叹,同时也佩服起自己这弟子来,她们全都是遇到赵凡后,人生轨迹才发生改变的,一次又一次像天神下凡般拯救她们于水生火热之中,不止如此,林芊芊还讲起了关于其它没有随赵凡一同飞升的红颜,比如苏晞,比如再也不会出现的桃子……

梁瑞感慨的一叹,道:“这小子,福气不浅。”

……

学院大门外。

“哥!”一个穿着青色短裙的少女急问道:“这么久了,你那兄弟还来不来了呀?”

她那俏皮可爱的容颜上,眼角有一个犹如点睛之笔的泪痣,非但没有破坏整体的完美,反而令一颦一簇都更为的动人。

而裙摆下的修长大腿,净白无暇,两只脚丫上踩着一片浮空的绿叶。

她,便是徐家年轻一代不二的明珠,徐浅若。

“急什么,他手头有事,等会就来了。”徐坤宠溺的抚摸着对方的头发。

徐浅若抗议的说:“我不是小孩子了,除了未来夫君外,谁也不许摸我的头。”

“才十五岁,不是小孩是什么?”徐坤哭笑不得的说道:“就你,未来夫君还不知道在哪呢,再说了,以你这小恶魔的性子,谁敢娶过门啊!”

“哼,等回去我就告诉大伯。”徐浅若气鼓鼓的瞪着她。

“哎?别,年轻一代之间的恩怨,不可让长辈卷入其中。”徐坤郁闷的蹲下身道:“踹我一脚,给你解气。”

徐浅若抬起连着浮空绿叶的脚丫,仅象征性的虚踢了下,连前者的衣服都没碰到,便放了下去,“算啦,原谅你了。”

“还是若儿大度。”徐坤站起身笑道:“话说,梦鸯花都买到了,为何非要见赵兄啊?”

“你不懂。”

徐浅若浮想联翩的说道:“我曾经发过誓,谁若是让我得到梦鸯花,对方如果长得不残,脾气不坏,我就嫁给他。”

说到这,徐浅若的脸颊有些泛红。

“……”

徐坤闻言之后便无语的说道:“你啊,就省省吧,赵兄已经有家室了,而且不止一个。”

“……”

徐浅若狐疑的盯着哥哥的眼睛,“真的?没有骗我?”

“真的!”

徐坤竖起一只手说道:“我可对上苍发誓,光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就有三位了,此外还有一堆红颜。就算你不在乎这个愿意嫁给她,家里吧也不会答应的。”

“那……那算了,再见。”

徐浅若心中的念想断开,极为郁闷的转过身去,她脚下的那两片叶子绿意萦绕,在街上留下一道道残影,便返往了其父亲的铁匠铺。

“呼!”

徐坤明显的松了口气,他有些无奈的叹道:“还好小妹不那么任性,知道进退,否则,我下次回族中铁定少不了一顿暴揍。”

接着,他便走入了学院,正好遇上朝这边来的赵凡。

“徐兄,你怎么回来了?小妹呢?”赵凡疑惑不已的问道。

“她回二叔那了。”

徐坤将徐浅若想见赵凡的动机简单说了下,觉得有些惭愧,“对不起啊赵兄,我也没想到小妹会抱着这个想法,让你白折腾了一趟”

赵凡毫不介意的勾住对方肩膀:“徐兄,你做得对,更何况,我长得相貌平平,即使没有家室,被她见到了也难免大失所望,与其如此,不如不见。”

“哈哈。”

徐坤心中的石头落了地,他可不想因为这个,就与赵凡的友情出现了裂隙。

随后,徐坤就将一枚简易的储物戒指递给了赵凡,“卖梦鸯花的元石全在里边,看下。”

赵凡接到手后一念认主,他那灵魂感知力微微扫过其中,脸上便浮起震撼之色,“这么多?”

“哈哈,收着吧,我二叔还加了点。”徐坤笑着说道。

赵凡感觉过意不去,便道:“话说,这梦鸯花是咱俩一块捡的,不如平分吧。”

“不了,不了。”徐坤连连摇头,“我又不缺钱。”

……

时间如梭。

转眼间,赵凡的三天假期就结束了,长者院的专属宅院之内,他跟妻子和众女们道别后,就对着梁瑞深深的鞠了一躬,“老师,弟子今晚就离开学院。”

“嗯……”

梁瑞沉吟了片刻,便塞给赵凡一枚珠子,“将这个带上,若是有陨落凶险时,就捏碎它,便可护着你瞬息挪移到千里之外,并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可暂时化解危机。”

“多谢老师。”

赵凡接过那枚紫色的珠子后,看了两眼,就将之收入学员指环。

“学员外面有建邺州府的影卫监视。”梁瑞接着又道:“不过,相信以你的本事,凭那等杂鱼是发现不了的,总之,我希望两个月后看到你完好无损的归来。”

赵凡重重的点头,便有些不舍的扫视了众人一眼,然后毅然消失在院门之外。

赵凡没有隐藏行踪,他知道,以梁瑞幻化的白色面具,没有地阶中期的实力,是看不出他真实相貌如何的。

至于气息,建邺州府除了陈曲焕和死去的陈玉麒、徐大徐二之外,谁也没接触过赵凡,也无需刻意伪装,免得反而引起怀疑。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赵凡没有进行掩盖自己那玄阶初期的威势,自然而然的散发着。

这样一来,谁也不会怀疑他就是那个才从下界飞升上来大半年的赵凡。

顺利的出了学院大门,赵凡就大摇大摆的走在了街道上,他的猜测是对的,那两个暗中监视的影卫,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个戴着白色面具的身影,甚至连怀疑都没有,毕竟,气息不是梁瑞的,若有若无的玄阶初期威势更不是其弟子能拥有的,嫌疑直接排除!

而赵凡,在走出两条街道后,就进入了一家名为“忘返楼”的大客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