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多了一个小师弟?/九零后天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一个姑娘家,不要这么粗暴。”赵凡连忙服软的抓住汐言仙子手腕,极为得瑟的说道:“阶位,玄阶后期,极限威能,相当于地阶中期的顶峰。”

“这……”

汐言仙子的元神一震,完全呆住了,“近乎,越一整个大阶位?而且,还是玄阶到地阶!”

她并非其它飞升者那般初来元界一无所知,在斜月一脉的传承符印,就知道了元界之中不同的阶位意味着什么概念。

神境,与凡俗无异,皆为垫底的荒境。

一个元阶修士的威能,以人间界的眼光,那就是毁天灭地,翻手之间就可覆灭一方小世界的!

玄阶,更是强大的难以想象。

而地阶,乃是修士真正的分水岭,在元界,地阶之下,全是蝼蚁!

不知平均多少亿的生灵中才会存在一位地阶!

至于天阶,那就相当于下界中的神境一样,没达到地阶大巅峰之境的修士在其面前,都弱如爬虫。

大阶位,一共就四个,看起来很少,可每一个之间的差距,天壤之别!

结果,这个让她情愫暗生的大造化天师,竟然说以玄阶后期就媲美地阶中期,还是顶峰的那种?

这太夸张了,大大巅峰了汐言仙子的认知。

以至于,她看向赵凡的目光,也变得将信将疑,从对后者的了解,觉得并非妄想空谈,可从理性的角度上,有点天方夜谭。斜月一脉的符印中,介绍过元界的天骄分为三个级别。

一个是异于常人的,一个是域内顶尖的,一个的放眼整个元界范围,光环都不会褪色的。

但再逆天的天骄,也没有逆天到如此颠覆认知的地步。

赵凡神气的挑了下眉毛,他笑着说道:“双雪,我理解你的怀疑,正常,毕竟在我展现真正战力前,没一个会相信的。”

“真的没有骗我?”汐言仙子神色认真的看着他。

“真的。”

赵凡点头。

“那我相信你。”汐言仙子不再有任何质疑,而她心中暗自说道:“被我喜欢的男人,岂会寻常?”

“墓地上边还有两位前辈在等着我现身。”赵凡想了一下,便提议道:“这样吧,我的魂力化身留在这陪着你,外边的本体将你带到移动宫殿中把该办的事办了。”

“好,不能因为我耽误正事。”汐言仙子没有异议,接着,她好奇的问道:“那两位前辈,是什么层次?”

“地阶大巅峰之境。”赵凡随意的说道:“是灵域妖族的两大主宰,孔雀大皇和虎天帝。”

汐言仙子的斜月符印除了基本常识外,并无其它的,所以并不知道灵域,但是,当她听到那是两位地阶大巅峰时,而且那个年轻男人的语气还如此随意的模样,便震撼的表情宛如石化般。

要知道,那等层次的存在,乃是触及到了至高无上的天阶玄妙啊,随时都有可能成就俯视众生的圣人!

对方,才来了元界两年,却已经与如此恐怖的强者打交道了……

“我不能被他甩的遥远到连背影也看不清的程度。”汐言仙子心中涌起了压力,在一个人或者是一件事,心目中的标签成为在乎时,越在乎就会越害怕。所以,她很怕,怕自己第一次的心动,不了了之。

若是汐言仙子知道那位改变她七身命运轨迹并在飞升时引入此地的白阿姨,是天阶后期的存在时,不知会做何感想。

“双雪,你怎么了?”赵凡疑惑的看着她,“想到啥事走神成这样。”

“没,没有。”

汐言仙子回过神来,便笑着道:“我为你感到开心。”

“假。”

赵凡耸了耸肩膀,之后,他的魂力化身,就住在了前者的魂体之中。

……

而外边。

赵凡在汐言仙子的手背上留下印记,将她抱入了流沙浮屠里的凌霄宝殿,然后现身于墓地空间。临走之前,他又一次的冲着之前雕像的位置,下跪磕头,并凝重的说道:“娘,我不会放弃复活您的。”

话音一落,赵凡催动命元之力,踏着虚空开始上浮。

随着雕像的湮灭,裂隙内的时空玄妙,似乎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花了将近一百个呼吸,赵凡的视野,就由黑暗化为光明。

……

祭坛之上。

“这小子,下去快一天了,何时能出来啊。”陈千雷望着深不见底的裂隙,无聊的打起了哈欠。

“不好说。”

苏眉雨摇头的同时,也困惑的说道:“师尊等了他一百万年,也许,涉及到了对你我而言,都无法想象的大事。”

“师姐,你说,会不会是师尊当时发现了适于夺舍的身魂,所以……”陈千雷想到这,打了个激灵,眼中绽放起期待的光芒。

“别瞎讲。”苏眉雨否决的说道:“以师尊的性格,是不屑于通过这种手段续命的,她心中,生,就是生,死,就是死。”

“哦……”

陈千雷尴尬的笑了下,“不过,那赵姓小子,资质太逆天了,绝对是放眼整个元界都可打破认知的小怪物,过去那些所谓的天骄,在他面前,可能被秒的渣也剩不下。”

“他的灵魂之强大,确实匪夷所思。”苏眉雨赞叹不已的说道:“即便是地阶后期,也比赵凡强不了多少。”

“妖孽都配不上形容他了,真是怪物。”

陈千雷注视着裂隙,“莫非,这是师尊给咱找的小师弟?”

“他是人族。”

苏眉雨再次摇头,说道:“不论是师尊自身的体系,还是她开创的妖仙体系,都不适于赵凡。”

“那就奇了怪了。”陈千雷越想就越是迷糊,“师尊煞费苦心,等了一个人族那么久,究竟所为何事?”

却在这一刻,裂隙之中,浮上来了一道略显单薄的身影,其那张相貌平平的脸庞上,却是残留着泪痕。

苏眉雨和陈千雷神色一动,便相视了片刻,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疑惑。

赵凡迈着脚步,落在祭坛的地面上,他面朝着灵域两大主宰,礼貌的低头行礼道:“苏师姐,陈师兄。”

“啊?”

“叫我师姐,叫他师兄?”

陈千雷和苏眉雨呆呆的看着对方。

氛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只剩下来来往往的风声。

过了一会儿,陈千雷喉咙滚动了下,便不禁问道:“你确定没犯迷糊?”

“没有。”赵凡笑吟吟的点头。

“赵姓小子,赶紧跟我们说道说道,怎么一回事。”陈千雷迫不及待的拉住赵凡。

他的师尊陨落了一百万年,如今却莫名其妙出现一个师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一定要确认清楚了!

苏眉雨静静的望着赵凡,而她的眼眸之下,暗藏着杀机,若对方敢假借师尊之名欺骗于自己,下场就一个,死无葬身之地!

赵凡不假思索的说道:“白灵儿,是我母亲。”

“谎也不能这么扯吧?”陈千雷怒气升腾的瞪着赵凡,犹如凶神恶煞般低声吼道:“我师尊,一生未嫁,又何来子嗣?更何况,她于百万年前陨落,你如今生命气机也不过三十余岁而已!”

苏眉雨神色骤然冰冷。

“我说的是事实,先等一下。”

赵凡担心还没解释清楚成功把大腿抱上就被斩杀了,所以,他掌心翻动,来自于白灵儿的那三道传承,便纷纷显化在灵域两大主宰的视线中,“这是地阶之心,《不朽仙诀》和天元神劫杵。”

在这三样东西拿出来时,苏眉雨和陈千雷瞳孔一紧,态度也从怀疑,变为了半信半疑。

那枚地阶之心,虽然对于地阶之上的修士毫无作用,可它的意义,对于师尊来说却是极为特殊的,因为,地阶之心,是白灵儿的师父,在她还是元阶尚未化形时送的生日礼物,一直当作纪念……

连这个都给他了!

不止如此,尤其是那天元神阶杵,更是师尊花费巨大代价,那时跟某位元兽霸主之一以物易物换来的!

它的品质乃是天阶上品,全元界都没几个能与之相提并论……

要知道,连苏眉雨和陈千雷都没有这待遇,使用的还是师尊量身炼制的准天阶元兵!

所以,赵凡在师尊的心目中,是什么位置就不言而喻了。

也许……真的唯有亲生母子这种关系,才能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