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裴静馨/农门福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娇娥极力掩饰住自己的高兴,想要表现的生气一点,但是张娇娥的演技的确是让人无法恭维,高兴与生气两种表情在她脸上交相辉映,弄得她一脸扭曲的样子,着实吓死人了。

“你不是找徐有承吗?他就住在那个院子里!”

张娇娥也怕多说多错,扔下这句话,她扭头就快步走了,就像后面有人追她一般。

不过,刚才张娇娥脸上那扭曲的表情,已经被春桃看见了,现在春桃十分的确定,这个张娇娥肯定就是徐有承的娘子!没看她气的脸都变形了吗?春桃忍不住得意,自己刚才可是干了一件大事!

春桃看了徐有承家的大门一眼,然后扭头就走了,反正现在已经知道徐有承住在哪里了,她得赶紧回去,告诉他们家小姐,徐有承的夫人也跟来了!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徐有承的夫人长得跟他们家小姐有些像,不说八分像吧,可是三四分也是有的,难不成这个张月娥还跟他们家夫人小姐有什么渊源不成?

远在青州府的张月娥可不知道,消失不见的张娇娥是跟文昌远私奔到京城去了,更不知道,张娇娥还被人误会成了徐有承的妻子。

她带着皮皮来到了沈家,她们不在青州府也就算了,可是他们这都过来了,自然要上门拜访一番,沈家的年礼已经让人给捎过来了,但是睿哥的满月礼,她可是还没送呢,现在睿哥都可以到处爬了,张月娥才带着皮皮登门。

沈卓文早就去锦州了,但是睿哥还是太小了,所以周佩茹带着睿哥留下来,毕竟,如果她们娘俩跟沈卓文去锦州府,就只能住在衙门后面的小院子里,这让一直都住在大宅门里面的周佩茹十分的不适应,所以她并没有跟着去。而是打算等睿哥大一点,没准沈卓文还能升个一级半级的,到时候能住大一点的院子的时候,她们再去找沈卓文。

张月娥之前在周佩茹怀孕的时候,三天两头的来沈府一趟,所以门房和下人全都认识她了,见到她来了也没有让人通报,直接就将人请进去了。

说来也是巧,今天来拜访周佩茹的可不止张月娥一人,等张月娥走到周佩茹的院子里的时候,就听到周佩茹的房里传来了呜呜的哭声。

张月娥眉头一皱,还以为是周佩茹又过的不顺心了,在那呜呜的哭呢,她一着急,直接就掀开帘子进去了,结果一进去,她就傻眼了,这屋子里怎么还有另外一个人在?

别说张月娥傻眼了,就连周佩茹和哭的那个人也都傻眼了!尤其是哭的那个人,她脸上那叫一个羞啊!她是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跑来跟周佩茹诉苦的,可是谁承想,居然被别人给撞到了,他不要面子的吗?

张月娥看到屋子里还有个人的时候,她那叫一个尴尬啊,是进去也不合适,退出去也不合适。好在那哭泣的人见来了别人了,就扭过头擦眼泪去了。

周佩茹再次见到张月娥无疑是惊喜的,虽然在这么尴尬的一个场合,但是她还是朝张月娥招招手,“月娥快进来,我真是好久没见到你了,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这可都好几十年都没见了。”

听着周佩茹打趣的声音,张月娥原本尴尬的心情,立马就缓解了不少,她走进去,在周佩茹的旁边坐下,“谁说不是呢,别说我想你了,我们家皮皮都说想你了。”说完,张月娥看向皮皮,“是不是啊皮皮?”

周佩茹两眼亮晶晶的盯着软萌的皮皮,十分期待等皮皮说想她了。

皮皮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人,歪了歪脑袋,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想~”

就这一个想字,可把周佩茹给说的心都化了,“哎呦,婶婶也想我们皮皮了,哎哟,皮皮真怪啊,一会让皮皮看看弟弟,弟弟现在正呼呼睡大觉呢。”

周佩茹跟皮皮玩的正好呢,另一边那个哭诉的人也搭理好自己了,再次转过头的时候,那人眼睛虽然有些红肿,脸色也有些苍白,但是其他的地方还好。

“让你们见笑了。”那人用手帕擦了擦眼角。

张月娥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人她还见过,不正是那次赏花宴上前来的裴静馨吗?听说她是裴公子的同胞姐姐,嫁的也挺好的,今天怎么跑到周佩茹这里哭诉了呢?

周佩茹拍了拍她的手背,“裴姐姐不要担忧,那些都是爷们的事情,咱们女人家就只需要管好家里就行了,这也不怪你,你实在是无需自责。”周佩茹一句话就将她过来哭诉的事情定了性了!裴静馨根本就不是来抱怨的,而是来自责的!

裴静馨心中一惊,立马就明白自己莽撞了,如果今天她来找周佩茹哭诉的事情传了出去,那她公婆和相公会怎么想他?肯定会觉得,她是后悔嫁进他们家门了,以后的日子还能好过?她想明白了之后,立马就点点头,“还是佩茹你想的清楚,唉,我就是羞愧于自己没有办法帮助家里面扭转局面,我什么都帮不上忙,实在是愧对于公婆对我的爱戴,愧对于相公对我的信任啊!”

周佩茹又安慰了她两句,张月娥就抱着皮皮不插话,等周佩茹将裴静馨送走了之后,才跟张月娥开始八卦。

“月娥你还记得那个人不?”

张月娥点点头,“有些印象。”其实何止是有些印象啊,张月娥对裴静馨的印象还挺深刻的呢,记得当初在赏花宴上见到裴静馨的时候,人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像打量货物一般的打量她呢,当时她还觉得有些不舒服呢,谁知道今天就让她撞见她找周佩茹哭诉的场面了呢?

张月娥本来不想探听别人家的事情的,这跟她又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周佩茹却一脸神秘的说,“我跟你说,裴姐姐以前也爱慕过你们家那口子!”

张月娥眼神一凝,这件事她还真的不清楚,而且,裴静馨见到她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啊,最多就是看她的眼神有些挑剔而已。当时张月娥并没有当回事,她又不是金元宝,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她不是?

但是没想到,原来还有这么一出,这也就怪不得那人对她有些高冷了。

“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听说她已经嫁人了,这种事可不好说出去,若是遇上小心眼的人家,没准会记在心里,到时候离间了他们夫妻感情可就不好了。”张月娥语重心长的说,其实她自己也不愿意听到这种事。

周佩茹闻言一怔,她立马反应过来了,张月娥现在是徐有承的娘子,听了没准也会吃醋的,她赶紧打了自己一下,“你瞧我说的,月娥你放心,我们家卓文说了,你们家徐有承可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他对那些爱慕他的小姐们可从来都不假辞色的。”说完,周佩茹小心翼翼的观察张月娥的脸色,就怕自己今天说的话,被张月娥记在心里了。

张月娥闻言笑笑,“这还真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周佩茹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忍不住感慨道,“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裴姐姐以前可是我们青州府里面最有才情的一个小姐了,家世又好,长相又出挑,真个青州府哪家不想将她娶回家做儿媳妇?当初她下家范家,我们还替她可惜了一番呢,不过,这范家也不算差就是了,勉强配得上裴姐姐,裴姐姐进门就可以当家做主,当初我们还好一番羡慕她的,但是谁承想,范家会被连累了呢,现在范家是人人自危,就怕被牵连进去咯,也不怪裴姐姐会哭哟。”周佩茹说着忍不住摇摇头。

具体的事情周佩茹也不清楚,她只知道,范家支持的大官好像站错了队伍,所以范家也被牵连进去了,虽然不是倾巢之难,但是也差不多了,范家经过这次这件事,估计没个几十年是恢复不过来的,但是几十年之后还会有其他的家族站起来,到时候还有没有范家的位置,可就说不定了!

当然,这些事情,周佩茹是没有办法跟张月娥说的,有些事情,知道了并不代表是好事。不过,周佩茹现在是相当后悔啊,如果当初她没有将那封信扣下的话,那么沈卓文在等待两年,现在正好可以跟徐有承一样参加今年的春闱,到时候若是得了新皇的青眼,那仕途肯定会一路畅通了!都怪她一时的偏见啊!

“算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你们怎么来府城了?不躲着人了?”周佩茹说着还朝张月娥眨眨眼。

张月娥脸色一红,当初她吓得逃离府城的事情,现在想想还有些不地道,沈家大夫人明明是为了她好,想要帮她将名气给打出去,但是她却怕麻烦找上门,带着一家老小逃回靠山村了。不过,她还应该好好谢谢沈家才是,以那些个夫人小姐的能力,想要知道她家在哪里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但是这么久却没有人找上门来,估计是沈家人帮忙拦住了。

“我总不能躲一辈子吧,真要躲一辈子,你可就见不到我咯,你能舍得?”不等周佩茹说话,张月娥继续说,“其实是我婆婆,她在靠山村呆够了,正好我也想你和睿哥了,便过来看看。”对于张家的事情,张月娥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说出来,不过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她也没想将周佩茹这里当垃圾桶,什么负面的能量都跟周佩茹说。

“那感情好,既然伯父和伯母想要在府城住着,那不如就多住一阵子,你不在府城,我可想死你了!”周佩茹惊喜的说。

张月娥眉毛一挑,“你是想我了,还是想我做的饭菜了?”

“都想了都想了,如果非要弄一个排名的话,那我最想你做的饭菜,第二想你哈哈哈!”

张月娥来了,周佩茹是真的高兴,从她欢畅的笑声就能听出来了她有多高兴了,不过,周佩茹这畅快的笑声倒是将我们的皮皮小朋友吓了一跳,他一头扎进亲娘的怀抱里,不去看对面坐着的怪阿姨!

张月娥嗔怪的看了周佩茹一眼,“快来看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张月娥这次过来并没有拿多少东西,谁让她还抱了一个皮皮呢?所以,她除了将睿哥的满月礼给带来了,剩下的字给周佩茹带了两罐她最爱的辣椒酱!

------题外话------

emmmm 本来想预设明天早晨八点更新的,点错了,我是傻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