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陈城指认孟一荻,双面卧底?(二更)/奶凶忠犬护悍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一荻略微蹙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刘全叹了口气,又道:“先把武器上缴了吧,然后跟我走。”

孟一荻依言将武器解开,然后交到刘全手里。

明琛一看这势头就觉得不对劲,当即按捺不住发问:“什么意思?陈城指认她什么?”

刘全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孟一荻偏头,朝着明琛的方向,却没有看他,略微垂了眸子讲道:“应该是以前卧底期间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走了。”

说着,她率先抬步离开,刘全立即跟了上去。

“孟一荻!”明琛喊她。

孟一荻却脚步一顿,没有回头,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而刘全和那个警察一左一右地跟着她,那架势,完全是将她当作嫌疑犯对待了。

明琛坐着轮椅,没法下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远。

“砰”的一声,他一拳砸在了车门上。

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立即掏出手机,拨打了肖驰强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还没等他说话,肖驰强就回道:“如果你要问孟一荻的事情,暂时无可奉告。”

“肖总队!”

“这件事事关你们明氏集团,你也是相关人,按照规章是绝对不能告诉你的。明琛,别为难我。”

“那她有没有事?”

“清者自清。”

最后,肖驰强只说了这四个字。

明琛一双剑眉高高皱起,眉心挤成了“川”字。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江予宽走上前来,面色不是很好,说道:“董事长,我在网上看到了这个。”

说着,他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明琛这会儿根本无意关心别的事情。

江予宽又补充道:“是和孟警官有关的。”

明琛这才抬眸,然后接过江予宽递过来的手机。

那是一个视频,还没点开播放键,他就看到了视频下方醒目的文字标语。

“便衣女警与明氏集团勾结?阻止警方办案。”

他一眼就认出了孟一荻的背影,心瞬间提起,然后伸手点开了视频。

这个视频像是路人用手机拍的,有些远,虽然听不清孟一荻他们的对话,但并不妨碍大家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而且联系起先前网络上流传的那个视频,就更容易让人理解了。

只见视频里,防控检疫的工作人员正准备上车检查,孟一荻却张开双臂拦在了他们面前。

她那动作阻拦的意味太过明显,根本不需要任何言语就能清晰地表达她的意思,而且视频里还能看到她的神情很冷淡坚决。

“眼下已经有网友在人肉孟警官了,关于她大学期间被勒令退学的事情也被挖了出来。有人质疑,为什么她退学了还能继续报考警察一职。”

“因为她是卧底啊!”明琛气怒。

“但孟警官是卧底的事情并未对外披露,网友并不知道。”江予宽回道。

明琛拧眉,这才想起这么一茬。

“目前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而她阻拦的这辆车,正是昨日清晨被查出夹带读品的货车,所以现在网友怀疑她一早就知道了车上有什么,才会有这种举动。而这一举动,充分地说明了她是毒贩子的帮凶。”

网络上太多这种不明真相、断章取义的人,明琛可以预料到,一旦这些言论传开,将会酝酿出怎样的风暴来。

“先回公司。”他立即对江予宽说道。

“是。”江予宽很快上了车,让司机发动车子。

明琛在车上立即给宋旻发了消息。

宋旻是娱乐圈的人,找营销号买热销、引导舆论等肯定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这种事情找他应个急肯定没错。

只是这势必就会暴露自己喜欢孟一荻的事情,不过这个时候,他又还有什么好遮掩的呢?

发完信息后,宋旻想了想,拨打了他爸明曜的电话。

“爸,我有急事找您。”

“昨天问你要不要帮忙,你不是说自己能够应付吗?怎么,扛不住了?”明曜人在京都,明氏集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倒是完全不担心。

昨天韩智娴一看到新闻就着急了,哪里还有心思在外面玩,立即让他买机票赶回F市。

明曜当时就给明琛打了电话,故意问明琛是否需要自己帮忙,明琛虽然焦头烂额,但也听出了父亲的弦外之音。

以后这样的危机还会有很多,他不可能让父亲每次都充当消防员来救火。

另一方面,虽然想做出成绩的希望已经破灭,但这次危机又何尝不是他显露手段和才能,然后在明氏集团里彻底立足的机会?所以他立即拒绝了父亲的帮助。

眼下,他这一通电话打过去,无疑让父亲怀疑他反悔了。

“不是找您,”他解释道,“我想问问,您和干爹在一起吗?我想请他帮忙。”

“你干爹?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他?我们四个在一起搓麻将,我把电话给他,你自己和他说。”

明琛认真倾听,果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打麻将的声音。

然后,听筒里就响起他干爹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怎么了小琛?”

“干爹,您以前不是在F省担任过刑侦总队的总队长吗?我想请您帮忙打探一下消息。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一个叫孟一荻的警察,她好像被毒贩指认污蔑了,而这一次指认也和我们明氏集团的运毒案件有关联,所以我想知道事情的后续发展。”

“孟一荻?孔笙的女儿?”

“嗯,她妈妈就叫孔笙,也曾担任过刑侦总队的队长,听说曾经是您的下属。”

“没错。就这件事吗?”

“就这件事,其他的我自己能应付。”

“好,我知道了。对了,你的腿怎么样了?”

“恢复得不错,谢谢干爹关心。”

“等一下,你干妈要和你说话。”

紧接着,电话里传来了一道清丽的女声,“小琛啊,你放心,你干爹肯定帮你问到消息,毕竟那不仅是以前同事的女儿,还是你喜欢的女孩子,你就放心吧!”

听着自家干妈八卦意味十足的话,明琛登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用脚趾头去想也能知道,肯定是他妈妈把他卖了。

“把心放进肚子里啊,你干爹虽然退休了,但打听消息还是没问题,不行还有你昳姐可以上阵。”

“好的,谢谢干妈。”

明琛回答的时候,听到自己手机听筒里响起“滴滴”的提示音,他把手机拿开一看,有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既然是陌生号码,他暂时就没有管,继续听他干妈季茜说话。

“谢什么谢,明年争取请我喝喜酒,那我就高兴了。行了,我不和你多说了,你自己好好休息,别太累着了,公司的事情,实在不行把你爸逮回去,他这两天赢了我太多钱了。而且把你妈妈看得太紧,我们两姐妹想卧谈都没机会,你赶紧把他叫回去。”

明琛哭笑不得,“干妈,我爸要是回来,肯定不会把我妈留给你的,到时候你人都见不着,更亏。”

“对哦!那你加油,干妈看好你哦。”

“好。”明琛多日来沉重的心情被他干妈一番话吹散,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不少。

这才多大点事儿,黑的永远无法说成白的,他遇事还是不够沉着冷静。

接下来,他又和自家妈妈聊了几句,把关心全部收下,这才挂断了电话。

只是刚挂断电话,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他有印象这就是刚刚在他通话时打进来的那个号码。

既然能连续打过来两次,说明的确是找他有事,他随即接起电话。

“喂?”

“明董事长吗?我是晏庭。”

即便晏庭不自报家门,明琛也能判断出他的身份,无他,晏庭的声音实在是太具有辨识度了。

“我是。请问晏总您有什么事吗?”明琛问道,神情却紧绷了起来。

随后他拿起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还是上次两家合作的事情,这么久了,我想明董事长您应该考虑好了吧?”晏庭的声音里带着商业假笑。

明琛暗暗警惕,因为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商人,他同时还是Hawk。

尤其是……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腿,眸光暗沉。

那一起车祸,虽然最后没有逮到对他汽车刹车做手脚的那个人,但他知道,幕后之人就是晏庭。

而现在,在明氏风雨飘摇之际,在其他企业都避之不及的时候,晏庭作为天华娱乐城的老总,竟然还上赶着来谈合作,就算不知道他是Hawk,明琛也要好好掂量一下这其中藏着的深意。

毕竟,一个企业沾上读品,这将会是一个非常致命的污点。

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时候来谈合作,只会躲得远远的。

想到这里,他干脆直接试探,“明氏如今什么情况难道晏总不知道吗?我很好奇晏总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和股票低买高卖一个道理,而且我这样危难时刻援手的伙伴,更值得信赖不是吗?除非,明董事长也觉得明氏有问题。就像网上传的那个孟警官一样,领着国家的皇粮,干着坑害人民的勾当,我相信明氏集团应该不会干这种事吧?您说呢,明董事长?”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单纯地想和明董事长您谈谈生意。”

明琛的手不禁握紧。

在他听来,晏庭口中的这桩生意,可不仅仅是两个企业谈合作那么简单。

晏庭刻意提到了孟一荻,又用了反问的语气说到明氏集团的事情,那语气,更像是某种要挟。

脑海飞快运转,明琛沉吟片刻,才回道:“在哪里见面?”

“您来的话,当然是在我们娱乐城里好好地招待您了。”晏庭笑得不怀好意。

事实上,的确有很多生意人、甚至是F市上流社会的人都喜欢在天华娱乐城里谈事情。

一是保密措施做得到位,二是环境好、服务到位。

但明琛并不喜欢这种地方,究其原因,他不喜欢喝酒,自身酒量也非常不好,基本上一杯就倒。

何况这种时候,晏庭邀请他简直就是一出鸿门宴,他傻了才会送上门去。

于是他客气婉拒,“晏总也知道,我过年时伤了腿,如今哪也去不了。晏总如果真的对合作这么有诚意,我在明氏集团恭候您的大驾。”

电话那头传来了晏庭的轻笑声,随后他爽快地应道:“好,明早我就过来叨扰明董事长。”

随后,两人挂了电话。

明琛望着黑掉的屏幕,久久不能回神,他脑海里一直琢磨着晏庭的用意。

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什么好心?

沉吟片刻,他将这个消息给肖驰强讲了。

同一时间,肖驰强站在审讯室外,接到了明琛的短信。

他低头扫了眼,眉头随即皱了起来。

再抬眸时,他看着视频里陈城那张嚣张的脸,眸光阴沉如水。

“再问一遍他详细细节。”他俯身对着话筒讲道。

审讯室内的警察略微点了下头,表示收到,然后朝陈城问道:“你刚才说是孟一荻帮你准备的读品以及夹带读品的箱子,再重新说一遍。”

陈城抬眸,望向玻璃外。

尽管从审讯室里往外是什么都看不见的,但他依然扯出一个狷狂邪狞的笑意,嘴角一撇,随即反问道:“警官,刚才不是已经问了一遍的吗?我说得那么清楚,难道您耳朵聋了?”

“让你说你就说。”警察沉声道。

陈城往后一靠,冷笑一声。

“快说。”

陈城这才开口,“我都说了,孟一荻每日在花卉市场四周闲逛,那夹带读品的箱子就是她提供的,读品也是,你还要我说什么?”

“时间、地点。”

“就是除夕那晚啊,在她们小区,大概是晚上九点十分左右,她刚把东西给了我,明琛就到了。当时我进电梯的时候明琛正从另外一个电梯口出来,但不确定他是不是看到了我,所以后来我打电话给孟一荻,孟一荻害怕明琛察觉,就让我在明琛的刹车上动了手脚,以防后患。”

“你进的1号电梯还是2号电梯。”

“2号,靠右边那个。”

“孟一荻当天穿的什么衣服?”

“驼色线衣,浅色牛仔裤。”

听到这话,肖驰强眯了眯眼,随后对身边的警察说道:“两次回忆遣词造句都极其相似,更像是提前准备的腹稿,而且孟一荻这个当事人回忆自己的穿着都比他费劲,他一个大男人倒是记得清楚。”

很显然,肖驰强已经判定陈城在撒谎了。

“问他怎了联系孟一荻的。”肖驰强再次对着话筒说道。

审讯室内,警察对陈城说道:“你说你打电话给孟一荻跟她说明琛的事情,我们查过通讯记录,当晚并没有这样的记录。”

“我们有专门的电话卡用来联系。”

“你和孟一荻的号码分别是多少?”

陈城张口就来,并说道:“对了,你们肯定也把她给扣了,可以去她家里搜一搜她的电话卡。”

“这不用你操心。你说一切都是孟一荻指使的,既然她是你的上级,你听命于她,那你现在为什么要把她供出来?”

“她本来已经投靠我们了,回到你们警察内部也只是为了帮我们传递消息而已,不然你以为当天在猿岭镇的那个补给站,我们为什么会放她一马?”陈城冷笑道。

随后他眸光立即冷了下来,又道:“但没有想到,她想两头吃,在我暴露后竟然想着把我推出去。原本我是在安置房里等她来接我、带我离开的,谁知道这女人竟然把警察带了过来。这种女人,她想要我的命,我为什么还要保她?既然要坐牢,那就大家一起啊,谁也别想好过!”

说完他昂起下巴,一脸同归于尽的阴冷。

肖驰强不再继续看下去,他对身边的人吩咐道:“带人去查孟一荻的公寓,另外,再派两个人去花都区重案组那边调取明琛除夕夜车祸案件的笔录,看看明琛到底有没有遇到过这个陈城,同时派两位同事再去询问一下明琛。”

“好,知道了。”

“对了,崇天华那边情况怎么样?”

“还在盯着,一有动静,马上会传消息过来。“

“让他们注意隐蔽。既然对方想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引到明氏集团的这个案子上来,就配合他们唱好大戏。”

“是。”

肖驰强不禁吐了一口气,看着禁毒总队忙碌的景象,眸光深沉。

------题外话------

两更一起了哈,懒得分章了。接近五千字,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