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能杀吗/农门贵女有点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俊的公子,瞧着咋还有些眼熟?”就是刚才的那个眼神太可怕了点。

宝生媳妇看着笑盈盈下马步入食肆的景玥,搂着小孙子的手臂还有些抖,脊背上窜起的寒意也尚未消退,汗津津的把贴身的小衣裳都给打湿了,她却开始忍不住的怀疑刚才是不是出现了错觉?

分明是个比花儿还要好看的温柔公子,哪里可怕了?

无论古今,长得好看的人总是特别占便宜,明明前一刻还一副炼狱里杀出来的恶鬼模样,转眼笑一笑,人们瞬间就觉得春风送暖,花儿都开了,还开始自我怀疑了起来。

他们真应该看得远一点,看看他身后那些侍从们,几乎全都是一副见了鬼的震惊表情。

只除了少数的那么一两个。

景玥就这么堂而皇之,没遇见丁点阻碍的走了进来。

春喜被吓得到现在还心头乱跳,缩着身子都不敢抬头多看一眼,浑身颤抖,满脸的惊惧。

倒是屠六娘终于从疼痛中稍稍缓过了神,捧着手臂白着脸,也有精力去看那不知死活竟敢打她的混蛋了。

一抬头,便是一愣,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正朝她走过来的少年郎,极致的美貌于她而言就是极端的诱惑,让她在一瞬间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满腔的愤怒也一下子泄了气。

“你……你为什么打我?”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出口的质问和叫嚣却成了软绵绵宛若委屈的撒娇。

景玥的脚步一顿,浑身泛起一阵恶寒。

屠六娘在丫鬟和仆妇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捂着手臂疼得脸色发白,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刚经历了小产又遭受重创,她现在连原地站稳都不能够,然而如此境地她却仍不忘满脸痴迷的看着景玥,身子一晃就软绵绵的朝他扑了过去。

景玥一瞬间如同遇到多恶心的脏东西,手一抖,尚未收起的鞭子就又抽了出去。

“啪!”

“啊——”

这次可不仅仅是一只手臂而已了,从右肩到左边的腰侧血淋淋一条,若非斗篷和绵袄子替她挡了大部分杀伤力,她怕是要被当场劈开。

所有人被都吓坏了,眼睁睁看着屠六娘缩着身子痛到在地上打滚,凄厉的尖叫把隔了门墙,小小的动静基本听不见的郑丰谷都惊了出来。

“这……这是咋的了?”看着模样惨烈满身血的屠六娘,看着几乎把他家食肆围堵了起来的陌生侍从,他最后将目光落在手执着染血长鞭的景玥身上,神情惊惧而又茫然。

门外除了景玥的侍从,还有听到动静后围拢过来的村民,却都不敢靠得太近,只远远站着对这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从景玥的身后冲上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架起屠六娘就往外拖。

烧灼般的疼痛加上内心的恐惧让屠六娘厉声尖叫了起来:“放开我,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郑云萝你这个贱……唔唔唔!”

景玥的目光愈显幽深,他转过了头,第一次拿正眼去看被钳制了双手和捂住半张脸的屠六娘,看得特别仔细。

“能杀吗?”他回头来问云萝。

食肆里悚然一惊,曾迷失在他美色中的人再也感觉不到他的美艳动人了,只看着他简直要瑟瑟发抖。

云萝的眉心抽了一下,虽然对于屠六娘不骂景玥却反而来骂她的行为有些不满,但也不至于就到了要她小命的地步。

“别闹!”

景玥一愣,忽然就别过脸去偷偷的笑了起来,眼角微微泛红,只觉得整颗心都酥酥麻麻的。

待到平复下心情,他走到了云萝的面前,然后将另一只手中的狭长黑匣子递给她,说:“西夷特产,特意为你挑选的。”

你去打仗还不忘寻摸当地的特产?

还有,你不是刚刚还想要杀屠六娘的吗?转眼就满面春风的送起了礼物?

明明没什么大的表情,但景玥还是从她眼里看到了这个意思,不由得轻笑一声,眉头微挑隐约中似乎还有点得意,将狭长黑匣子一点点打开,轻声说道:“这是我从西夷王庭的宝库中找到的,当时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你肯定会喜欢。”

匣子打开,出现在云萝面前的就是一柄漆黑的短剑,比匕首略长,不足一尺,躺在黑匣子里面几乎要与衬垫的漆黑毛毡子融为一体,不见一丝反光。

云萝默然。

送女孩子礼物,不该是珠宝首饰、黄金美玉才对吗?是什么让你觉得本姑娘会喜欢这样一把黑漆漆没有任何特色和装饰,看上去一点都不闪闪发亮的短剑?

她抿着嘴绷着小脸,眼睛却一下子就亮了。

这短剑好像并不是纯粹的铁器或铜器,握在手中只是微凉,不觉得冰冷,有一种似玉似木的触觉。它的表面没有任何的花纹雕镂,若不是剑柄下端突出的格,怕是要把它看成一截扁圆的烧火棍,看似圆润光滑,摸着却有细腻的沙粒感,十分舒服。

稍一用力将剑身拔出,依然是不见反光的黑,直到完全拔出了剑鞘才终于在剑锋处看见了一抹藏不住的亮色,并没有很亮,但在极致的黑中透出的这点反光却一下子刺得云萝双眼生疼。

一只手忽然捂住了她的眼睛,温热的,还带着薄薄的一层茧。

另一只手包着她的手指,缓缓的将拔出的短剑又重新推回了剑鞘,“别看,小心伤了眼睛。”

云萝眨了下眼,长长的睫毛扫过他的手心,让他的心跳也忽然漏了一拍。

慌忙将手缩回去,藏到身后轻轻的握起,似乎想要留住手心里的那一抹细腻和温凉。

耳根微热,他轻咳了一声,说道:“这短剑据说是由天外陨石锻造而成,吹毛短发、削铁如泥,且还十分的坚硬,铁石锤打不断,被西夷王族奉为至宝珍藏在宝库之中,正好便宜了我。”

云萝把玩着短剑,还真有点舍不得还给他。

“久别重逢的朋友精心准备的好礼,你难道想要拒绝我吗?”景玥藏起了紧张,用最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

云萝看他两眼,默默的将这份好礼放回到匣子里,然后合上盖子端在了怀里,“谢谢。”

景玥暗暗的松一口气,正要说话,忽然感觉到腿上一紧,低头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三四岁小娃抱住了他的大腿,用力仰起脑袋来看着他,一双大眼睛又圆又亮。

不知是不是错觉,分明没有血缘,但这个胖嘟嘟却和阿萝的小时候颇有几分神似。

景玥看着就不由得软了心,弯下腰伸手往他的两边腋下一托,轻易的将他托举了起来往怀里一搂,目光却落在对面云萝的身上,满脸痛惜的问道:“阿萝,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这可真不是个让人高兴的问题,云萝眼皮一掀,凉凉的反问了一句:“瘦了不好吗?”

他轻捏了下郑嘟嘟的小胖爪子,“好,你怎样都是好的。”

唉,都没来得及揉一揉、捏一捏,阿萝的肉就不见了。

郑嘟嘟被捏得痒痒,忍不住动了动小爪子,说:“吃肉!”

景玥眉眼微软,至少现在的郑嘟嘟还是让他有点喜欢的,于是态度也算温和,又捏了捏小胖脸,问道:“你这一身肉是吃了多少肉才养出来的?”

胖嘟嘟一点都不怕他,还觉得这个哥哥跟他的三姐一样好看,让他有那么一点点喜欢,闻言就笑嘻嘻的张开手臂划拉着说道:“这么多!”

郑丰谷和刘氏从惊惧中缓过了神来,又见小闺女小儿子跟景玥站在一起,竟都半点不觉得害怕,夫妻两不由得面面相觑,然后一块儿走了过来。

刘氏偷眼瞄着景玥的脸,又小心的看了几眼门外那些挂着刀的黑脸侍从,还有被直接敲晕了过去扔在地上的屠六娘,试探的问道:“是景公子吧?”

几年不见,景玥的模样变了许多,但大致的轮廓却没有太大的改变,况且,长成这样好看的公子总是能让人印象深刻,几年前的几次相见,刘氏至今都没有忘记。

景玥将胖嘟嘟放到地上,然后朝刘氏拱手道:“正是小子,几年不见,大叔和婶子长得越发年轻了。”

果然是熟人,夫妻两的表情立刻就可见的放松了许多,再听见这一句赞扬,刘氏不禁有些羞赧,看着他小心的说道:“景公子也长大了呢,若是在外头遇见,可不敢认。听小萝说过,你不是本地人,这些年一直在家中吗?此次过来这儿是有啥事?”

“承蒙婶子挂念,这些年我一直游历在外,今年初才回到家中,接掌家中事务。”

刘氏惊讶道:“你小小年纪就开始掌管家中事务了?”

这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可不是乡下的小门小户,有的也多是些琐碎小事。

想想金公子,十岁就能够独自掌管一个作坊了,这大户人家的孩子咋都那么能干呢?

如果让刘氏知道,景玥掌的不仅仅是他景家的一家小事,还掌着几十万大军,刚刚攻占了西夷王庭,杀得西夷俯首称臣、年年纳贡,不知又该是怎样的震惊模样。

可惜,最想杀的那个人却竟然被逃过一劫。

不过也无妨,今生若还敢惦记阿萝,他不介意打到西夷灭国。

景玥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转头又跟云萝说:“我预备在这里建几座茶园,附近可有空置的荒山坡地?”

“茶园?”云萝一愣,随之意外的看着他。

你还真有正经事啊?

不过在附近建茶园么?

江南的气候是十分适合种植绿茶的,这一点连她这个对农事不大了解的半吊子都知道,毕竟在她的前世,江南的绿茶多有名啊!

但现在,她还真没有听说过附近有什么出名的茶园,倒是在后山找到过几株野茶,可她又不会炒制,摘了也是白白的浪费。

郑丰谷在旁边听了一耳朵,不禁说道:“茶可是金贵东西,怕是不好种吧?”

他也只在往年金公子送来的年节礼物中见过正经的茶叶,听说老贵了,小小的一罐就要几百文甚至是好几两银子。

镇上的铺子里也有卖茶的,最便宜的就是茶叶沫子,却也得十好几文钱一小包,乡下人可舍不得花这个钱,想喝茶,就去山里田边的摘一些草叶子草籽来晒干了泡水喝,有的很苦,有的还有淡淡的香味,消暑解渴不比正经茶叶差。

要说滋味,那是什么茶都不如糖水好喝。

作为一个纯种的穷苦百姓,郑丰谷对自己的这个观点没有一丝怀疑和迟疑。

景玥说:“茶种和茶树都已经备好了,就等着找地方栽种。”

郑丰谷茫然的睁着眼睛,伺候庄稼他是一把好手,种茶却是完全的两眼一抹黑,只能对景玥说道:“我也不懂这个,但若是有哪里用得着我们的,公子尽管直说。”

景玥又道了声谢。

郑丰谷悄然的瞄了眼外头,看到晕死在地上的屠六娘,有些为难和心不在焉。

正想开口求个情,郑云兰和郑玉莲从村里跑了出来,远远的就看到有许多村民围在食肆外头,却都没有靠得太近,好像在害怕着什么,而食肆的门口则堵了一群陌生的带刀汉子。

两人不由停下脚步,脸色有些惊惶和迟疑。

“大嫂。”郑云兰忽然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屠六娘,顿时心里一惊,既紧张担忧,又有着一点莫名的快意,壮了壮胆子,冲着景玥的侍从们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对我大嫂做了什么?”

眼珠子飞快的转溜着,透过人群,她隐约能看见二叔家的食肆里头似乎也进了人,难道是二叔家做事得罪了人,大嫂不过是被连累的?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郑云兰的心就仿佛要飞起一般。

她盼着他们倒霉,可是已经盼了好几年!

要说她为何这么看二叔家不顺眼,其实她自己也未必能说清楚,反正就是心里不爽快不痛快,凭什么她在吃苦受罪,分家出去的堂姐妹堂兄弟的日子却越过越好?明明不过是几家泥腿子而已,离了她爹的庇护,难道不该苦哈哈的一辈子埋在泥土里刨食,吃了上顿没下顿吗?

没人理会郑云兰的质问,甚至连多看一眼都没有。

这让郑云兰不禁有些羞恼和怯步,站在几步之外就不敢再往前。

郑玉莲站在她的身边,也在看那些不知来路的陌生人,目光从他们的衣着看到身姿,又从样貌看到装扮,咬了咬嘴唇,一改往日张扬的本性,轻声细语的说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不知道我侄儿媳妇是镇上屠家的六小姐吗?再娇贵也没有了,你们粗手粗脚的伤了她,屠家可不会放过你们!”

站在屠六娘两侧的正是无痕和无妄,刚才也是他们将人拖出来打晕的。

听到郑玉莲的话,他们对视一眼,不过是个乡绅小户之家的女儿,还再娇贵也没有了,当他们没有见过真正的千金贵女吗?

在乡下人看来,屠家已经是了不得的大户人家,可在景玥身边的这些人看来,一个镇上的乡绅小商人,也不过是个稍微宽裕些的乡下人家。

无妄顿时轻笑了一声,“真是好大的依仗,可吓死我了!”

这话说出来,旁边紧跟着就响起一阵轻声的哄笑,让刚露出得意神色的郑玉莲一下子又僵硬了表情。

那话分明是在嘲笑她!

郑云兰涨红了脸简直想要当做不认识她,眼珠一转就又转到了食肆的方向,隔着人群朝那边喊道:“二叔、二婶,你们在里面吗?这些是什么人?为何围在你家外头?你们在里面还好吗?”

“你很盼着我们都出事?”

云萝的声音从食肆里传了出来,围在门口的侍从们也随之散开,食肆里的情景终于呈现在了郑云兰和郑玉莲的眼前。

里面明明有好几个人,姑侄两的目光却只被那一人吸引。

郑玉莲忽然间含羞带怯红了脸,郑云兰的眼中也迸射出了强烈的光芒,“景……景公子?”

当年景公子和金来一起来村里,她们还曾远远的跟着躲在暗处偷看,之后又在家里近距离的见了两回,那样俊美的公子真是让人永生难忘,哪怕时隔几年变了模样,她们仍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两人穿过人群进了食肆,郑云兰站在景玥的面前,似乎没看到他的避让后退,缠着手指柔声说道:“景公子怎么来了?这些年来,你一走无音信,我问云萝她也不问三不知,更是从不主动提起你,没想到景公子却还惦记着我们。”

云萝耷着眉尾瞥了她一眼,别以为我听不出你话里的意有所指、挑拨离间啊!

郑玉莲也瞪了眼云萝,轻嗔道:“景公子大老远的过来看望我们,你怎么让他站在这儿?莫说端茶上点心,好歹先请他坐下来啊,真是太不知礼数了。”

“……”你平时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可不是这样的。

郑嘟嘟听不太懂,但指责他三姐的话还是听出来了,就站在云萝的前面,张着小手气呼呼的瞪着她们。

云萝在他头顶的小簸箕上摸了摸,倒是懒得跟她们计较。

可惜,安抚了郑嘟嘟,旁边还有个同样不高兴的景玥,他凉凉的扫过郑玉莲和郑云兰二人,转头问云萝:“这两位是……”

“我小姑和大堂姐。”

“是吗?”他眉头一挑似乎十分的惊讶,“瞧这皮肤粗糙,满脸褶子的模样,我还以为是村里谁家的大婶呢?”

守在门外的人“轰”一声笑了起来,无妄张嘴便说道:“爷,您没看错,这两位……姑娘,跟您和萝姑娘比起来还真不像是同辈人!”

“不可胡说!”无痕皱眉斥了他一句,“这其中一位是萝姑娘的小姑,自然不是同辈人。”

“哎呦,瞧我这耳朵,刚才有些听岔了。不过另一位不是堂姐吗?”

他们身旁的一个八尺壮汉插嘴说道:“这有啥稀奇的?亲姐妹之间都有相差几十岁的呢,更何况是隔房的堂姐妹?没听见萝姑娘说吗,那是大——堂姐!”

“不是吧?我瞧着她们都还梳着姑娘的发式啊。”长着娃娃脸,一看就是伙伴中间的最年轻的那位诧异的说道。

壮汉一咂摸嘴,“这种情况,要不是嫁不出去留成了老姑娘,就是长得太着急。”

云萝:“……”

郑丰谷:“……”

刘氏:“……”

郑云兰和郑玉莲的脸红了白,白了又青,如同调色盘一般不住的变化,终于捂着脸“嘤嘤嘤”的推开人群跑走了。

“过分了。”云萝目送着两人跑远,然后皱眉看着瞎起哄的景家侍从们,“瞎说什么大实话?”

景玥轻咳了一声,垂眸看着她的眼神之中满满的全是笑意。

无痕朝云萝躬身说道:“您教训得有礼,是我等唐突了。不知萝姑娘想要如何处置地上的这一位?”

云萝轻呼出一口气,其实这些事情被外人围观了,挺丢人的,好歹都是郑家人。

她转头看向郑丰谷,“爹,你想怎么处置?”

郑丰谷并不曾亲眼看见屠六娘的行为,他听到动静觉得不对,放下手里的东西出来的时候,屠六娘已经被打得满地打滚了,之后就被捂着嘴拖了出去。

此时被云萝询问意见,刘氏就小声的跟他把事儿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越听,他的眉头皱得越紧,那不管不顾冲进来就又打又骂的,岂不跟泼妇一样?哪里还有什么教养可言?

当然,有教养的人也做不出她的那些事情。

可是看着她血淋淋躺在地上的模样,有想想她前两天才刚刚摔倒落了胎,这伤上加伤的还不晓得啥时候才能养好,他也不忍心再去折磨人。

算起来,她年纪轻轻的,比云萱也才大了两岁而已,在长辈的眼里,都还是个孩子呢。

征求了景玥和云萝的意见,得到都由他做主之后,他转头对已经吓成了鹌鹑的春喜和屠家仆妇说道:“罢了,你们好生的带她回去吧。我不管你们听了啥闲话,说谁害谁的,以后都看好你们的主子不许再来闹事。有些事情,赫赫扬扬的闹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