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 半夏出考题,师兄弟俩比试/田园之医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我们在这里等着门主回来,可以吧?”秦瞬老爷子继续温和的道。

甘蓝脸色沉了沉,“门主每日事情那么多,谁知道几时回来?你们还是先回去,改日再来吧!”

秦瞬看着甘蓝,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脸色沉了下来,叹息了一声,领着自家儿子孙子一起退出了门厅,在外面等着,他们觉得,李半夏,迟早是会出来的。一次不行两次,他们一定要求得她答应为止。

时候不大,青黛和白轩两个人带着两个侍卫买菜回来了。

青黛看到门口站着上次在钱氏药铺的那个秦老爷子,诧异,赶紧走了过去,“秦老伯,您怎么在这里?”

老爷子看青黛十个姑娘,也不认识,不过对方礼貌,他也不好无礼,就说道:“我想要拜见一下李门主,被里边那个姑娘赶出来了,说李门主不在。”

青黛和白轩对视了一眼,怎么可能呢?门主不是早晨和他们一起来的吗?难道出去了?

秦老爷子看面前两个人手里提着的是菜篮子,机灵的赶紧又把拜帖递给了青黛,“姑娘,我找门主,是有正事,这次绝对不是无理取闹,还请姑娘帮忙通传一下。”

青黛点了点头,接过拜帖,“您先跟我们俩进来吧。”

秦老爷子一喜,回头招呼自己的儿子和孙子,跟上了青黛和白轩。

当他们再次进了门厅,甘蓝看到他们后,皱了皱眉,站了起来。

“青黛,你什么意思?怎么又把他们带进来了?你可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甘蓝沉声道。

青黛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知道,他们找主子是有正事,让他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主子递拜帖。”

“可是......”甘蓝还想说什么,白轩这时开口了,“我去吧,我们顺便把菜送进去。”话落,他从青黛手里接过拜帖,转身离去。

甘蓝垂下了眼帘,心里恨死了青黛,越来越看她不顺眼了,今天竟然公开跟自己作对。

这样想着,她走到了青黛跟前,抬起头,看着青黛,突然说了一句:“青黛,你确定要跟我作对?我知道主子喜欢你,可是,我比你品阶高,在我面前,你也只是个没品阶的侍女罢了,不要逼我用权利压你。”

青黛诧异,失笑,“甘蓝,你的品阶怎么来的,你自己不清楚吗?再说,我们都是伺候主子的人,做事情,还是上心一点的好。”

甘蓝啪的一声摔了一下账薄,“你什么意思?我哪里不上心了?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什么人说想见门主就可以见的吗?”

青黛抿了抿唇没再说话,不想跟她吵,尤其是在客人面前。

秦家三个人面面相觑,有些尴尬。

甘蓝气呼呼的回到桌边,觉得青黛干扰了她的工作。

门外,凌沙和白轩静静的走来,屋内的声音,两个人都听到了。

凌沙低声对白轩道:“你一会回去找远总管一趟,再给我安排个识字的侍卫过来守门厅吧,甘蓝,不适合呆在这里。”

“是,主子!”白轩低声道。

凌沙突然站住脚步,扭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阿轩,你喜欢甘蓝吗?”

白轩一愣,随机严肃的摇头,“不喜欢。”

“那你喜欢青黛吗?”凌沙又问。

白轩一愣,“主子看出来了?”

“看出什么?”凌沙挑眉。

白轩轻笑了一下,没说话。

滑头,凌沙在心里轻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两个人进了门厅。

甘蓝见到凌沙亲自来接人,吓了一跳,赶紧躬身行礼,“门主!“

凌沙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冲着秦老爷子拱手一礼,“秦老,抱歉了,是下人不懂事,来,里边请。”

凌沙客气的请秦老去里边。

“李门主,是我们来的冒昧了!”秦瞬抱歉一笑。

凌沙带路,一边往外走,一边道:“走吧,去那边细谈。”都是同行,凌沙知道,他们来找自己,是真有事,只是,她猜不到他们来,是要做什么。

“青黛,去准备茶水!”凌沙一边走,一边说道。

“是,主子!”青黛应了一声,先去忙了。其实,她的心里是有些难受的,她不知道甘蓝现在怎么会对她的怨气越来越大,一直以来,甘蓝就比她小,她把她当妹妹般的照顾,却不想,如今,她对自己竟然有了敌意。

三号院里,凌沙在正东边的会客室招待秦家父子三人。

“秦老伯,不知道您找在下,是有什么事呢?”凌沙不喜欢跟人打哑谜,猜拳式聊天,她的时间很宝贵,她跟人说事,喜欢痛快些的,与人共事也是,直爽痛快的人,比较得她的另眼相待。

显然,秦老爷子似乎也掌握到了一些凌沙的性子,听凌沙问了,秦老爷子赶紧站起身,抱拳行了一礼,“老夫今日,是来求神医来了,想让我这个孙儿跟着神医学医术,不知道神医能应否?”

凌沙诧异,“跟我学医术?秦公子如今是在济世堂跟您学医术的吧?”

秦老爷子听了凌沙的话,老脸臊的有些红,轻咳了一声,“咳,我那哪算的上医术呢?就是年轻时跟了几年师傅,师傅过世后,就自己摸索着能治一些小病,上次你也见到了,我连我家儿媳妇的病都治不好,还说什么教孙子呢,如今我也年纪大了,镇上有了李氏医蜀后,我就想把济世堂关了,我也能好好休息休息了,孙子和儿子跟着我,半辈子都给晃荡了,也没学成个好大夫,要不是上次儿媳妇的事情点醒我,我儿子和孙子也会继续被我害下去。”

“我也考校过我孙儿,这小子对读书不上心,对这药草却是有着一份灵性,如果能跟个好师傅,保准他能有所作为。”秦老把自己孙子夸的天花乱坠。

秦得第听到自己爷爷这样说,默默的抬头看了凌沙一眼,之后继续静静的在一边站着,规规矩矩的。

秦济世这时也赶紧道:“是啊,神医,我儿子如今药草已经都认得了,药性药理也都背会了,不信您可以考考。”

凌沙无奈失笑,“秦伯,您这孙儿,如今多大了?可成亲了?这个时候来做学徒,合适吗?”一个比自己都大的徒弟?凌沙觉得有些玄幻。

“我今年十九,只要您收我为徒,我未出徒前绝不娶媳妇。”谁知,秦得第却突然开口了。

他这话说完,想要说什么的他爹和他爷爷顿时闭上了嘴。

凌沙听到秦得第这回答,噗嗤笑了一声,“秦伯,你这孙儿倒是个有意思的。”

秦瞬有些尴尬的笑笑,“让李门主见笑了,最近我们父子几个也在商量家里未来的去留问题,我儿子找个药铺给人抓药,还是能养家糊口的。但是孙子却自己说想找师傅学医术,我就想到了你这里。”

凌沙看了秦济世一眼,“世伯要找卖药的掌柜活计吗?你看在我这里的药房抓药可以吗?”

听到秦济世想找药店掌柜的活计,凌沙心里一动,这个倒是正好适合在自己的药房里抓药。

秦家父子三一听,有些傻眼,顿时面面相觑。

凌沙也不说话,就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青黛进来给他们倒了茶后,就规规矩矩的站在了凌沙身后。

最终还是秦老爷子先想通了这里的关系,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行啊,济世对于药材,那是熟悉的很,就是在把脉方面一直有些把不准,所以,以前我们家药铺里都是他在给人抓药。”

秦济世也想明白了,赶紧站起来向凌沙行了一礼,脸上是开心的笑容,“如若李门主不嫌弃,济世求之不得。”

“好,只要入了李氏的门,就是李氏的人,只要你一门心思的为着李氏着想,我不会亏待您的,毕竟,我要自己教一个懂药材的人出来配药,也是需要时间的。”凌沙笑呵呵的道。

“那是一定的,请李门主放心,济世一定会竭尽全力的。”秦济世应下,心里还有些不敢置信,他本来是来给儿子谋未来的,却不想给自己找下一门差事。

“青黛,去找李管家来,给秦世伯办一下入职手续,月俸按每月二两银子来算,可以的吧,世伯?”凌沙与钱氏药铺很熟,所以,抓药的掌柜月俸多少,她是知道的。

“可以,可以!”秦济世本来就是打算找这么个活的,所以,对于药铺抓药的掌柜的工钱是多少,他也是知道的,这和钱氏药铺给顺子的钱是一样的。

秦得第默默的看看自己爹,又看看自己爷爷,见到两个人脸上的笑容,心里凉凉的,扭头弱弱的问凌沙,“师傅,那我呢?”

这时,正好青黛把黄小义找来了。

凌沙看了看他,无奈失笑,“你确定你喜欢做医者?做医者,必须要有四德,,对于初级患者的仁善之德,对于重病患者的责任之德,对于病危患者的坚硬之德和对于濒死患者的坚持之德。但是,唯一不能有的,就是对病人的妇人之仁和不忍之心。”

看到秦得第一脸迷茫,凌沙背着手,淡淡的道“当你遇到初初生病或者小病的患者,不能觉得病情不重,就掉以轻心,一定要对他们保持一颗仁善之心,小病好治,大病难抓,要谨记这个道理。对于重病患者,既然人家找上你,那就是信任你,不管对方有钱没钱,不管对方是否是你亲戚,一定要有责任之心,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对方走出病痛,痊愈为安。”

“而对于病危的患者,其实很多病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死已经在一线之间,这时候的这些病人,基本上就是觉得自己病的并没有那么重,那么,作为医者,就要对他们有一颗坚硬的心,该截肢的截肢,该割肉的割肉,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毕竟,对于一个人来说,只有活着,才有一切,生而为人,死而为鬼就是这个道理。而对于濒临死亡的人,一定要有一颗坚持之心,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坚信能救回来,如果连给他们生命希望的医者都放弃了他们生的希望,那他们还怎么能活的下去?”

“秦公子,我的话,你可明白?如果你选择了做医者,那你就不能有任何的个人情绪,必须以患者为大,以病为先。赚钱不是目的,让病人痊愈,让病人活下去才是做医者的最终目的。”凌沙这话说的淡淡。可又有谁能知道,她当初去跟师傅学医时,出发点真的其实就是为了赚钱,想认识些草药,卖点钱,给家里贴补一些。谁知道,歪打正着,自己在这个世界,又继承了上辈子的职业,做了医者。

可这些话,她肯定是不能用来教徒弟的,她对秦得第说的这些话,其实是她上辈子选择医科时,爷爷对他说过的一些话,经过她自己的修饰,今日拿出来说给秦得第听,毕竟,想做大夫,尤其是想做自己的徒弟,在医德方面,她会严格要求。

秦得第听完,郑重的点头,“我知道,我爷爷我爹也经常给我讲医德,所以,我才想做一个好大夫。”

听他这样说,凌沙点了点头,如果他想学,她收下也可以,但是,作为自己的徒弟,对于自己的身份,肯定是迟早会知道,她就是不知道他能否接受的了师傅是个女人呢?

想到这,凌沙淡然一笑,“想必秦老伯也知道,如果想拜入我们李氏门下学医术,就得改姓李,或者说,你回家,还可以叫你的名字,但是行医时,在李氏时,必须以李氏的名字行走,出世。”

秦瞬点了点头,“这个我们知道。”

秦得第一听这个,看了自己爷爷和爹一眼,一撩衣袍,就跪在了凌沙面前,“请师傅为徒儿赐名。”

凌沙低头淡淡的看着他,这跪的速度倒是快,自己还没说自己是女人呢!

“赐名可以,但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你现在跪的是女人,你可能接受?”话落,凌沙静静的盯着他,看着他的神情。

秦得第一愣。

秦瞬和秦济世也是一愣!

甚至,父子二人噌的一下站了起来,“难道,李门主是女子?”秦瞬诧异的问道。

凌沙点头。

秦老爷子一时间没说出话来,怔怔的看着凌沙。

秦济世有些着急,赶紧看向自己爹,他担心的是自己爹会阻拦,毕竟自己爹有多重男轻女,他是知道的。

秦得第赶紧抬头看自己爷爷,着急的说道:“爷爷,当年李玉神医也是女子,一样医术高超,那日您也是亲眼见过李半夏神医的医术的。”

秦老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倒是没直接说什么反对的话,只是问自己孙儿,“得第,你想好了?”

秦得第点头,“是的,爷爷,孙儿觉得,李氏医蜀能开在咱们镇上,就是孙儿这辈子最大的机会,试问爷爷,普天之下,您还能再找出另一个医术比半夏神医厉害的吗?”

秦济世也连忙说道:“是啊,爹,你可知道,只要半夏神医说一句要收徒,有多少人想来跟着她学医术吗?她是男子女子又有什么关系呢?得儿跟她学的是医术。”

秦老爷子被自己儿子和孙子着急的样子气笑了,“我说,你们俩这是着什么急呢,我又没说不让得儿学,我只是要他自己想好,毕竟男女有别,拜了师傅,就要一辈子敬人家为师。你可别忘了,李门主目前还有个九岁的徒弟吧,你进门,就有一个比你小的师傅,还有个比你小的师兄。”

“噗嗤......”秦老爷子这话一出口,屋内众人都乐了!

黄小义失笑的看了凌沙一眼,“是啊,门主,收徒需谨慎啊!”

凌沙看着秦得第,笑了笑,“是啊,我倒是把橙儿忘记了。”

秦得第一听,急了,“我虽然比师兄进门晚,也比他大,但我从小就在药铺里长大的,我自认在药草辨认方面和药性的熟练方面,绝对不会差了小师兄的。”

凌沙一听,笑了,“这可不见得,橙儿虽然去年才开始跟我学医术,是初初接触医术的,但是他过目不忘,记忆力过人,也很聪明,药名药性药方如今只要我让他看过的,都能倒背如流,甚至已经能把脉看病了。要不,这样吧,秦公子,你就和橙儿比一场如何,我也不让你背药方,就药名和药性的辨认,你敢跟橙儿比吗?”

“敢!”秦得第朗声道,“还有,师傅,弟子叫秦得第。”

凌沙点头,回头对黄小义道:“晨星,你去准备吧,就在师傅的院子里,准备两份药材,十种,两边一样样的。让师傅和师伯各自当考官,谁先说完,谁就有奖励。”

“是,门主!”黄小义也顿时来了兴趣,赶紧出去准备了。

“世伯,你也跟着晨星去吧,你们俩一起准备药材去。”凌沙对秦济世道。

秦济世赶紧恭敬的应了一声,跟上了黄小义。

“得第,起来吧,好好发挥啊!”凌沙笑眯眯的说完,就带着青黛先走了。

秦瞬也随后跟着走了出去,秦得第默默的跟在后面,心里却是有着一股子自信。他觉得,自己从小就开始跟着爷爷和爹辨认草药,肯定不会输给一个十岁的孩子。

当李大夫和华大夫听说有人想拜凌沙为师,如今凌沙让对方跟橙儿比辨认草药和背药性时,顿时乐了,觉得将要有好玩的事情了,赶紧跟着黄小义一起准备。

目前华重楼那边的药材还没送来,他们自己研究配方用的药材都是凌沙让黄小义去钱氏药铺买回来的。

凌沙一边走,一边轻笑了一下,这秦家的人,倒是出乎她的预料了,原本她以为,李氏医蜀开了后,这秦家会是本镇上三家药店里对自己最大的障碍。

却不想,却是这秦家第一个向自己投诚的。

不过,她怎么想,都没想到,秦家的孙子会想要跟自己学医术,还是这秦老爷子亲自送过来。

等一切准备就绪,凌沙坐在院子里的正中间,在她的左手边和右手边各摆了一排桌子,桌子上放着木头盒,盒子里,是一种药材,一共摆了十种,凌沙亲自看过,两边的药材是一样样的。

左边,华大夫在那坐着,右边,李大夫在那坐着。

橙儿和秦得第都在凌沙面前站着,等着她说话。

凌沙看了两个人一眼,“去吧,一个人选择一边。“

秦得第对橙儿道:“师兄先请!”

橙儿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走向了右边,秦得第就走向了左边。

“秦世伯,你去右边旁听,晨星,你去左边旁听。”

两个人点头,走了过去,站在一边。

秦济世看了眼前的橙儿一眼,心里诧异,一个九岁的孩子,竟然能得神医那样夸赞?

“好,开始吧!”凌沙一声令下,就见两边的人开始行动起来。

李大夫跟在橙儿身边,橙儿看了第一个木盒里的东西,就开始给李大夫背了起来,“葛根,味甘,辛,性凉,祛风发散,温疟往来,止渴解酒。有解肌退热,透疹,生津止渴,升阳止泻之功。常用于表证发热,项背强痛,麻疹不透,热病口渴,阴虚消渴,热泻热痢,脾虚泄泻等症。白芷,辛温,阳明头痛,风热瘙痒,排脓通用。以根入药,有祛病除湿、排脓生肌、活血止痛等功效。主治风寒感冒、头痛、鼻炎、牙痛。赤白带下、痛疖肿毒等症,亦可作香料......”

橙儿停都不停,拿起一种药,就开始背起了药名药性及药理范围。

李大夫听的不住气点头,这孩子,和沙儿一样样的聪明,好脑子。

秦济世却是有些傻眼,这是一个九岁孩子背出来的?这脑子,简直就是绝顶聪明啊!

那一边,秦得第也没浪费时间,他是从另一边开始的,拿起第一种药就背了起来,“车前子,味甘性寒,溺涩眼赤,小便能通,大便能实。玄参,味苦性寒,清无根火,消肿骨蒸,补肾亦可......”

凌沙坐在前边,看似眼神随意的扫着他们,却把两个人给李大夫和华大夫背的内容听的清清楚楚。

她听着秦得第,这倒是还不错,想来,细心的指导,培养某一科的能力的话,当一个守成的大夫,还是不错的。但他的未来,在医术上,绝对超不过橙儿,橙儿有灵性的。

听到一半,凌沙基本就做了决定了,这个徒弟,得收,碰到这样一个有基础又不用从小带孩子的徒弟也是比较难得的。

秦瞬老爷子不说话,就是走到这边听听橙儿的,再走到自己孙子身边听听孙子的,这样一听,他自己心里就有了计较,这孩子的医术在自己孙子之上,而且,对方才只跟着李半夏不到一年的时间吧!

现在,他心里的那点自信也渐渐的没了,他只希望这李半夏医蜀初开,她想需要培养自己的人手,然后看在孙子有底子的份上,能收他为徒。

秦瞬叹息,看来,以后再也不能瞧不起女人了,无论是当年的李玉,还是如今的李半夏,这姓李的女人,不得不让人佩服。只是,他的心里又生出了一个疑问,那这李半夏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还有,那华大夫,就是以前钱氏药铺的华神医吧,他竟然是这李半夏的师伯?那个李大夫,莫非就是当年李玉神医的亲传弟子?

秦瞬这么想,看着听着橙儿熟练的背着药性的秦济世,心里也同样有这些疑问,不过,他知道,他既然以后要来李氏医蜀工作,他迟早是会知道的,他不急。此时他比较急的,是自家儿子如今,能否能入的了李门主的眼!

------题外话------

今天6589字,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