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意外(一更)/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崔嬷嬷虽然一直没有婚嫁,但她的年纪放在这儿,看事倒是颇有想法。

云慕琤早先在太后跟前儿跟太后要人来伺候林慧娘的时候,崔嬷嬷当时心里只想着,这可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做父王的,看上一个小官出身的姑娘,做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干脆看上个庄户人家的姑娘。

崔嬷嬷先前并不看好云慕琤与林慧娘的这段姻缘。

因为老楚王与傅氏的前车之鉴就在那儿放着呢,当年也是一对佳偶的两人,一个早亡,一个偏执得不叫人喜欢。即便是云慕琤能如同他父王一样专一,那那姑娘可能抵挡得住京中贵妇们的蔑视?

况且她虽然没出过宫,但也知道傅氏最想要秦贵妃的妹妹做楚王妃,如今云慕琤心仪的女子出身低微,傅氏定然不会轻易同意。当年老楚王娶傅氏时,没有婆母的阻碍尚且发展成了这样儿,云慕琤这有母亲的呢?

她知道,女子嫁了人,男人如何倒还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婆婆和小姑子、妯娌。

男人不喜欢自己,也没什么,他好歹不会磋磨自己,但婆婆却不同。婆婆是做长辈的,她看不惯,大可以叫媳妇儿立规矩,受了苦都没地方诉。因为她是长辈,是婆母,若是对她有什么怨言,往大了说,那就是不孝!

再说了,男人的喜爱又能保持多久呢?若是和婆母关系好,有婆婆的照拂,余生也不至于太过艰难。

别看这会儿云慕琤对林慧娘一往情深的样子,但崔嬷嬷心里是不太相信林慧娘真要嫁了之后,会过得幸福美满的。

今儿个她被带出来赴乐安县主的赏菊宴,更是亲眼目睹了云慕锦与傅氏对林慧娘的不喜,还拿林慧娘的出身欺辱她。她问云慕琤的那句话,也是做个试探,看在云慕琤心里,是林慧娘重要,还是母亲和妹妹重要。

答案自然令她欣喜,她觉得,或许云慕琤还真能给林慧娘一段美满的姻缘。

——只要他能和林慧娘站在一边,面对母亲和妹妹的找茬,不让林慧娘忍着。

今天云慕琤虽然没多说什么,但却也没有让林慧娘乖乖停训,勉强算是合格了。

崔嬷嬷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又对傅氏和云慕锦低看了几分。

拿人的出身辱人,却不许旁人同样拿自己的痛楚反击,没教养如斯,真是丢了皇室的脸啊!

只是这大不敬的话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并不会往外说。

***

云梓淳带着林慧娘径自去了庄子的花园。

菊花儿都被摆了出来,供宾客们观赏,但花园里却还有别的花草,云梓淳便是带着林慧娘去看这些花草的。

只是没想到,两人竟然在花园遇上了只带着贴身丫鬟墨梅的云慕书。

“咦,书儿姐姐,你怎么在这儿呀?”

林慧娘看着那小姑娘与云慕锦十分相似的五官,便知道这就是云慕琤的另一个妹妹了,只是不知道她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想起看自己不顺眼的傅氏和云慕锦,林慧娘只希望云慕书不要像她母亲和姐姐那样——倒不是她怕了,而是一想到自己婚后要面对不停找自己麻烦的婆婆和两个小姑子,她就觉得麻烦。

云慕书也看见了林慧娘,她回着云梓淳的话,眼睛却是悄悄地在看林慧娘:“我想避开母妃和姐姐,便往花园来了。”顿了顿,她轻声问道:“淳儿,这位姑娘是?”

“书儿姐姐你还没见过慧姐姐吗?”云梓淳的语气单纯,“她就是你未来的嫂嫂,慧姐姐啊!”

云慕书看向林慧娘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惊讶与紧张。

她只想到今天可能要与林慧娘见面,但却从未想到,居然会如此意外。她原先还以为,会是云慕琤给她们介绍,或者是在傅氏与云慕锦的刁难下。

看出对面的小姑娘有些紧张,林慧娘对她笑了笑,友善地说道:“我是林慧娘,你是慕书么?”

云慕书的手揉搓着披帛,紧张地点点头,“我、我是。”

林慧娘的笑容更大了,“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觉得我长得也不吓人啊。”

云慕书摆摆手,“不不不,是我,我第一次见到林姑娘你,才有些紧张的。”

林慧娘道:“我还以为你是被我吓着了呢。”

云慕书抿抿唇笑了。

云梓淳一手拉住一个人,夹在林慧娘与云慕书中间语气娇憨:“两位姐姐总算是见面了呢,咱们坐下聊?”

***

这场赏菊宴,自然是要用午饭的。

庄子上的下人早早地便将几案摆好了,今儿个天气好,天又还没到冷的时候,这赏菊宴,还在在天幕之下用最有情趣。

到快用膳时,作为主人的云梓淳才一手挽着林慧娘,一手挽着云慕书姗姗来迟。

这些勋贵家的公子小姐举办的宴会,必不可少的一项程序就是要做个人的才艺展示,可是是诗词,可以是字画,也可以是展示自己高超的琴技舞艺,总之,是要与挂上钩的。

云梓淳这赏菊宴自然也不例外。

用午膳时,林慧娘坐在了云慕锦身边,傅氏与云慕锦则是因为受了打击,早早地便离了庄子回王府去了。

看见林慧娘坐在那儿,与云慕书相谈甚欢,在座的小姐们有些对云慕琤有意的,便想起她得了云慕琤芳心这件事儿,这会儿没有了热闹看,便有按不住性子的,说道:“皇上既然封了林小姐做官,相比林小姐才学甚高?今日是县主的赏菊宴,林小姐不妨以赏菊为题,作一首诗?也好让我等敬仰一番。”

没想到话题突然拐到这上面,林慧娘倍感惊讶。

见她不出声,那说话的女子又说道:“怎么,林小姐这是不屑于让我等得见林小姐的大作?”

这话里就带上了几分敌意,林慧娘想了想,也只能想到这是云慕琤的爱慕者一种可能,她在心里埋怨了一番云慕琤的烂桃花,脸上笑眯眯地说道:“要让你们失望了。诗词我都不擅长,还是请这位小姐作诗一首,让我开开眼界。”

那女子:“……”

------题外话------

谢谢“龙儿1976”的评价票鸭!!!!(*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