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打嘴仗?谁怕谁!/制霸三国之英雄崛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440章打嘴仗?谁怕谁!

“诸位,你们怎么看着刘备送来的信笺?”

年关放过,好心情还没持续几天,项籍就被刘备给恶心到了。

什么瘠薄玩应?劝降书?你特么咋心思的?谁给你的勇气?你尼玛封老子什么狗屁一字并肩王?

开玩笑,老子我特么用你封?

连特么玉玺都没有,偷袭个长安,就舔个B脸真的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了?

看着信笺上的内容,项籍强忍着直接将其撕毁的冲动。

最起码,不能光老子一个人不痛快吧?

你不是想在气势上打压老子我吗?那就来吧,看看我楚国文武见到你这信笺之后是惊惧还是暴怒。

哼哼,跟老子我玩心眼?

是的,刘备的目的就是想从气势上打压项籍,让自己占据主动优势,乃至传唱到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才是正统。

对刘备的小心眼项籍如何不知,不过也正好,将计就计。

你刘备跟我玩套路,那老子我就拿你这套路开激励麾下的战斗意志。

果不其然,随着信笺的传递,整个楚国大殿都是骂声一片。

别说那些骄兵悍将,就连老迈而又保守的张昭等人也纷纷破口大骂。

开玩笑,如今天下一分为二,楚汉两强相争。

这些楚国文武的身家性命,乃至家族子孙的百年基业都系于楚国一身。

你这贬低楚王,不就是贬低我们?

我们楚王可不是无法称帝,而是根本就不屑。

真当自己成了什么狗屁昭烈帝,就以为天下都要尊你一尊了?

“霸王!末将请战!愿为我大楚先锋,去灭了那猖狂的昭烈帝刘备!”

“霸王!末将请战!”

“霸王!末将愿往!”

相比于张昭等人的破口大骂,武将相对更加直接。

你特么装B?那就打的你装不起来。

经过一年的修养,如今楚国各部战力均已恢复,如今这刘备竟然敢主动挑拨虎须,那还有啥好客气的?必须揍丫的。

此时的楚国,河北之地由高览、丁奉所总览,共拥兵十五万,其中足足五万铁骑。

兖州、司州之地由吕蒙总览,其中十万大军囤聚洛阳一线,其余个州郡之兵也可凑出五万之数。

至于扬州,经过此前徐盛、于禁的一败,到是实力受损。

不过现下经过徐州对其的增援之后,仍然达到了六万可战之兵。

在算上周泰所统帅的六万水师,其同样可以凑出十二万大军。

最后就是直辖楚国彭城的青州、徐州两地。

可战之兵同样达到十五万,其中一万苍龙骑,五万项家军,战力却是各州兵甲之中最为强大的一支。

虽然楚国可战之兵甲对比那号称百万大军的刘备来说少了近乎一半,不过所有人不觉得如此楚国就斗不过那什么狗屁蜀汉。

他那百万大军?

是,其中确实有不少精兵,其中包括了原西川的二十万大军,荆州的三十万大军,还有西凉二十万大军。

这,就足足七十万之数。

不过其战斗力?呵呵,也就西凉铁骑的战力还能让楚国战士高看一眼,其余兵甲?

没见那荆州战力最强的江夏军,都曾经被霸王打的几乎失去了编制?

至于什么西川大军?那更是玩笑。

倘若在山地之间,这西川军的战力确实不错。

不过要是在平原地带,怕是这西川军的战力也就只配呵呵二字。

“好了,诸君求战之心孤王已经知晓。

不过现下年节放过,大雪封路,此时出兵只能徒耗粮草。

诸君莫要心急,待开春之际,孤王亲率大军,我们去同那蜀汉一决死战,让那刘备知道知道,谁才是这天下的霸主!”

见到下首群青愤愤,项籍知道自己的目地已经达成。

只要调动起诸将与那狗屁昭烈帝刘备一战的决心,那么项籍此前的气就没白生。

不过,光吃亏不占便宜可不是项籍的性格。

虽然现下孤王我特么发兵不现实,不过斗嘴皮子的话,孤王我也不会怕了谁。

你刘备不是玩特么嘴皮子,玩什么攻心为上吗?

那老子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是的,会写信的可不光是刘备一人,玩嘲讽,项籍真不怕谁。

一封信笺在项籍的命令下从彭城出发,十余曰之后,成功抵达了蜀汉国都,长安。

“狂妄!该死!可恶!朕要杀了他!朕要杀了他!”

看着项籍给予自己的回信,刘备险些被气下龙椅。

这写的都是些什么瘠薄玩应?

你项籍好歹也是堂堂楚王,这天下间唯一能与他刘备分庭抗衡的霸主,可你怎么就能像个无赖似的,这么不要脸呢?

在项籍写给刘备的信笺之上,项籍先是缅怀了一下与刘备的相遇,并表示非常遗憾当初那一记飞掷没有直接将刘备拿下。

对此,项籍对刘备表达了敬佩之意,丫的命真特么大。

而后,项籍又再次缅怀了曾经在青州的战斗,深恨当初仅仅是杀了一个陈到,抓了一个陈宫。

当初,孤王我就应该直接盯着关羽或者张飞其中的一个,往死了削啊!

当然,项籍仍然不会忘记对刘备表达敬佩之意。

昭烈帝逃亡的工夫,果真天下一流,有你老祖宗刘邦为了让车速更快而丢弃子女的风范。

其后,项籍再次缅怀,缅怀刘备效力刘表之后对扬州所发起的偷袭。

那些过往还真是让孤王我印象深刻,你刘备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怎么样都能逃走而后东山再起。

当然项籍也不会忘记,忘记问问刘备,他自己是否还记得,他阴死了多少帮助过他的诸侯,背叛了多少与其同盟的盟友。

对此,项籍表示自己非常好奇,一个人做到如此地步,你的脸,不疼吗?

最后,项籍还对刘备提出了一个要求。

要么把那叛贼于禁交出来,要么就开战。

当然,项籍也清楚,刘备是必然不会交出于禁的,否则怕是其麾下文武之心就要瞬间变凉。

不过,老子我特么恶心恶心你也好啊!

此前刘备让项籍心里不痛快了,项籍自然也要让他刘备去享受一番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