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早生贵子/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姗媛这次能够答应回来,出乎了白建禾的意料,他以为白姗媛是永远不会原谅他的,当初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可是没先到,她居然答应了留在白家。

虽然目的很清楚,是为了找回当年的身份,将白淽婚生子女的身份坐实了,她现在是顾家的少奶奶,顾玖笙的身份,白姗媛虽然不清楚,但是她知道顾家在海城是个什么样的地位。

白淽真的和顾玖笙在一起的话,她的身世必须清清白白,不能够有任何的污点,白姗媛的想法很简单,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能够为白淽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

两人没吃饭就走了,白家准备的那一桌子饭菜,也没人动了几口,老太太安静的坐在了主位上,看着自己旁边的白姗媛。

她心里无数个声音在告诉她,现在的白姗媛,和当年那个唯唯诺诺伺候她的女人不一样了,光是她现在对于白建禾心里没有了那么浓郁的爱意,一个女人一旦心死了,便是什么都不在乎的。

“姗媛啊,尝尝这些都是你从前爱吃的,看看还是不是那个味道。”念雯英给她夹了块松鼠鱼递过去。

白姗媛低头看着盘子里的东西,她嫁入白家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老太太给她夹菜,还真的是值得纪念。

“她呢?”白姗媛忽然张口。

一旁正在给她盛汤的白建禾一愣,“谁?”

“不用装傻,那个女人,荀露霞,我醒过来的时候白淽已经告诉我了,从我精神失常之后,你就娶了那个女人,你们好像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是吗。”白姗媛面带嘲讽,嘴角的笑容透着冷意。

白建禾眼角跳了跳,想起了荀露霞和白薇,他现在心里还是不舒服。

“她给你生的女儿,是和别的男人生的,是吗?”

白建禾没说话,安静的坐在原位上,给自己倒了杯酒。

“当年我和她分手之后,她离开了海城,等到回来的时候,身边就带着白薇。”白建禾开口,算是时隔这么多年之后,给白姗媛的解释。

那个时候他已经应了念雯英的要求准备要追求白姗媛了,可是没想到,荀露霞带着白薇回来了,纵使他心里再有如何的波动,也被那个女孩子给暖化了。

可是念雯英逼得紧迫,无路如何念雯英是都不可能同意白建禾娶了荀露霞的,才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悲剧。

“白建禾,我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上天给你的报应,会是这样的。”白姗媛笑了笑。

念雯英手上的筷子捏紧了,现在的白姗媛,不是从前那个能够仍由他们摆布的白姗媛了,她生了个好女儿,她的女儿给她换来了翻盘的机会。

无论如何他们都得好好的对待这个女人,得跟祖宗似得供着才是。

“那个女人心计颇深,是她骗了建禾,说起来也是我们太傻了,如果当年能够识破了她的诡计的话,现在一切也都不会是这个样子,真是造化弄人啊。”念雯英叹了口气。

这句话说的好像一切都只是荀露霞的错一般,念雯英完全忘记了当年她是如何抱着孩子过来告诉她,她的肚子是如何的不争气没能够给她生了个孙子的。

“您不用将自己择的那么一干二净,我们心里都有数,那现在她是带着孩子,被您赶出去了?”白姗媛盯着老太太不放。

恐怕念雯英又是十分毫不留情面的将人给撵出去了,这点和她当年是一模一样的。

“她带着自己的女儿走了,不过我孙子怎么可能让她带走了。”念雯英不以为然,“好了,难得你回来了,不要尽是说些不高兴的事情多想想高兴的。”

“可是我在这里的时候,没有高兴的时候,您是怎么折磨我的,您难不成都给忘记了?”白姗媛手上的筷子翻在桌面上。

白建禾抬手捏捏太阳穴,“姗媛,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心里对你一直是愧疚的,所以我想用下半辈子来弥补你,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的剑拔弩张,好好的说说话。”

白姗媛深吸一口气,安静的从座位上起来,“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你们慢慢吃,恕不奉陪。”

她自顾自的上了楼,云妈跟在后面安静的上去招呼她,来之前先生已经吩咐过了,从今天开始要好好的照顾二小姐的母亲。

这二小姐才回来两个月的时间,一切都变了,夫人被赶出去了,她的母亲登堂入室,老太太现在也是忍着这口气,就算白淽对她有丝毫的不尊重,也不会有一点生气的,这二小姐的本事,可是真的挺厉害的。

“啪!”念雯英手上的筷子重重的拍在餐桌上,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这是什么态度啊!”

从前的白姗媛什么时候敢用这样的态度跟她说话了,现在这是怎么,要爬上她这个婆婆的头顶上吗,没规矩。

“您就忍让些吧,也是您说的要将姗媛接回来的,当年的事情她心有芥蒂,这样的态度也是十分正常的,您就先忍忍,等过段时间就好了。”白建禾劝道。

当年念雯英的意思是斩草除根,白姗媛和白淽是绝对留不得的,可是白建禾于心不忍,无论从前如何,他的心底,白姗媛还是占了一定的比重,而且白淽也是他的骨肉,怎么可能对他们下毒手。

最终他违背念雯英的意思将白淽和白姗媛送到了望华山,安排了大夫和人去看管照顾,每年都有人定时向他汇报白姗媛的病情,他一度以为,白姗媛再也不可能恢复正常了,可是没想到,天可怜见,她最终,还是清醒过来了。

这便证明了,白姗媛的命数,还没尽。

老太太气的握守,盯着楼上看了眼,“成,念在她生了个好女儿的份上,我忍了这口气。”

从刚才顾玖笙的态度能够分辨的出来,他对白淽的喜爱和从心底里尊重白姗媛,光是凭借这一点,她就动不得白姗媛。

“这段时间也麻烦您好好的照顾她,而且,白旭那边,可能要您去好好的说说。”

他了解自己那个儿子的性子,荀露霞和白薇才刚刚被赶出去,他就将白淽的母亲给接回来了,白旭的性子恐怕不会轻易的就接受这样的信息。

如果到时候他在白姗媛面前闹腾的话,就不好了。

“放心吧,我会安排人盯着旭儿,再说了,我也不想让她见到旭儿。”老太太哼了声。

如果当初白姗媛肚子争气能够给她生个孙子的话,一切就不会是这个样子,算起来,她的遭遇也是自己没本事才造成的,和她老太太没有半分关系。

云妈站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恭敬的将门打开,“这边是您以后的房间了。”

白姗媛微微颔首,走了进去。

这里和她当年住的房间不一样,当年白家人都是住在后头的老宅,这栋别墅,恐怕也是白建禾后来自己修建起来的,她站在窗前,能够清楚的看得到后面偌大的老宅院。

那个地方,只怕也荒废了。

她转头就看到了被摆放在柜子上的照片,白姗媛走过去,安静的站在柜子前,照片上一共有五个人,那时候白淽才刚刚两岁,坐在白老爷子的腿上,一脸懵懂的笑着,她和白建禾分别站在老爷子身后的位置,和老爷子并排坐着的,还有念雯英。

这是挺老的照片了,当年的一幕幕,她现在都还在记得清清楚楚,那个时候,她嫁入白家,白建禾对她似有若无的冷淡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

只不过成婚之后,就没有了恋爱时候的热情,很多时候,她一夜夜的等在房间里,可是却总是等不到他回来。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她,是多么的傻气,居然会相信一个心里没有她的男人能够回来。

白姗媛指尖抚过了老爷子的脸庞,那样慈祥热情,老爷子当年对她很好,尤其疼爱白淽,没能够生出孙子,她心里其实也有愧疚,可是看着老爷子那么疼爱白淽,她心里也舒展了不少。

如果当年老爷子不死的话,就算她疯了,也绝对不会被送到精神病院里去,白淽更加不可能被人不管不顾的扔在那些地方。

这一切早有因果。

“爸爸,您要是还活着,该多好,见到现在的白淽,您肯定会更加高兴吧。”白姗媛笑着,眼中隐隐约约的泛着泪光。

一到这个地方,很多东西都想起来了,那些她忘记了的,不愿意去记起来的东西。

如果老爷子还活着的话,一切都会是另外一个变化,她也是在老爷子下葬之后的第三天,才清楚的知道了当年白建禾娶她的原因。

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那层身份。

甘叔说的清清楚楚,她是白元培的女儿,亲生女儿,当年白元培找到她之后就没有敢将真相说出来,而是选择将她带到了海城,资助她念书,也是为了保护她,老爷子从来没有将她的身份说出来,一直到死都没能够和她相认。

而这些,白建禾母子都是清清楚楚的,她的身份来历,他们无比的清楚。

“你如果活着,是不是也希望,他们能够受到报应呢......”

毕竟当年的白元培,是那么正义凌然,嫉恶如仇的一个人,他只怕也是看出来了白建禾的人品到底如何,所以在活着的时候再三提醒过她。

“孩子,如果我死了之后,建禾要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不用顾虑我,我将这些东西给你,你好好的保存好了,任何人都不能让知道,最终有了那么一天,你再拿出来,算是我对你尽了心了......”

记忆中躺在病床上插着氧气管的老太爷将手上的盒子递给她,临死前的最后一眼,都是看着对面沙发上的白淽。

......

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圆,也十分的应景,空中绽放出不少明艳绚烂的烟火,像是附和了这个城市人们心中的热闹和欢喜。

路边行走的人停下来,安静的抬头看着头顶的月亮和烟火,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美好的让人无法将眼睛移开。

白旭站在巷子口,绚烂的烟火绽放在他的瞳孔中,那么的热闹无比,一直连续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拎着手上的饭盒和月饼安静的走进了巷子最深处的筒子楼里。

这地方是海城五环外的一个老旧居民楼,算起来也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了,当年荀露霞一个人到海城来打拼,就是住在这里,嫁给了白建禾之后,她留了个心眼,用私房钱将这地方买了下来写了她的名字。

现在就算被白家赶出来了,好歹也有个落脚之地,可是起初她买这里也只算是为了怀旧而已,将她落魄的时候住过的楼买下来,是最能够象征身份的,如果早知道有被赶出来的这一天,她就应该买一个好一点的小区。

沿着楼梯上了四楼,白旭在中间铁锈斑驳的门前站着敲了敲,里面的人将门打开。

“快进来。”荀露霞接过了白旭手上的东西。

刚才晚上白旭是过来这里陪着白薇和荀露霞一起过节的,可是两人也没什么心思,月饼之类的东西什么都没买,白旭在这里吃了晚餐之后就下楼去了。

好在还有一家糕点店没关门,也还有卖剩下的两盒月饼没有动。

“吃月饼吧。”白旭站在门口换了鞋子。

这地方安排人特地打扫之后也勉强能够两室一厅的户型也不大,不过能够容纳的下荀露霞和白薇了。

“我用盘子装起来。”荀露霞拎着月饼进了厨房,安静的从里面将盘子取出来。

白薇坐在阳台边上,安静的看着空中绽放的烟火和月亮,她垂落腰际的发丝上黑白相间,从上次之后,她身体伤了根本,平时简单的生活也成了大问题。

“姐姐,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洗沙月饼。”白旭蹲在她面前,看着脸上有了很多皱纹的女人。

白薇眸色呆滞,没回答他的话。

上次被反噬是一点,她的身世被曝光出来,她才算是彻底的被打击到了,从被赶出白家的那天开始,就一句话都不愿意说。

见到张良的时候会格外的疯狂,像是疯了一样的撕扯叫喊,扯破了张良的脸被张良打了一巴掌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

在她的心里,这样的创伤太过严重了,严重的她甚至不愿意说话,将自己封闭起来。

荀露霞从厨房出来,安静的将月饼端到了阳台上,放在了两姐弟的身边。

“不过怎么没有你喜欢吃的鲜肉呢?”荀露霞有些遗憾的说了句。

“没事,我和姐姐吃一样的就行。”白旭回了句。

白薇丝毫没有搭理白旭的意思,到现在为止,白旭也没能够和白薇说上两句话,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打算搭理任何人。

“吃月饼吧,今年在这里,委屈你了。”荀露霞看着白旭说了句。

或多或少,她现在对于白旭和白薇是心怀愧疚的,白薇从来都以自己身为白家人为骄傲,可是没想到,她的身份会是那么的不堪。

而且张良和老太太那点事儿,荀露霞知道,白薇也是知道的,和她奶奶保持了那么多年不正当关系的男人,居然会是她的亲生父亲,她从来看不上的那种人,和她有着最深刻的血缘关系,这对于她来说是最耻辱的事情,几乎险些让她崩溃掉。

“没事,只要家人在身边,在哪里不是中秋节。”白旭用叉子给白薇叉了一块月饼递过去。

女人没说话,安静的盯着玻璃外面的世界。

“对不起,当年我也是为了一己之私,那个时候我和你父亲分手了,回老家就认识了张良,我和他那段时间已经在一起了,可是没想到......”荀露霞有些哽咽。

她后来和张良闹了些小矛盾,带着白薇回到海城的时候,才知道她从前交往的那个男朋友,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白家的继承人,他是白元培唯一的儿子。

看着光鲜亮丽出现在电视上的白建禾,荀露霞起了歪念头,抱着白薇就去了白建禾身边。

如果早知道一切揭开会对白薇造成这么大的伤害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现在白薇变成这样,相当于下半辈子已经毁了。

那是她的女儿啊,和她带着血缘的亲生女儿啊。

“这是报应,是我们应该承受的。”白旭低头咬了口月饼。

荀露霞看着他,“你说什么?”

刚才白旭的话,是什么意思。

“您为了一己之私,伤害的不光光是姐姐,当年您伤害了白淽的母亲,也害了白淽,现在这一切,都是当年的贪婪应该付出的代价。”白旭嘴角带着凉薄的笑意。

荀露霞回过神来,盯着他摇头,“不是这样的,当初要害白姗媛的不是我,也不是我把她赶出白家的,如果不是你父亲的话,现在白淽和白姗媛早就已经死了,被你奶奶杀死了,你奶奶是不会容许白姗媛活着的!”

相比起她的这些嘲讽和伤害,念雯英想要的东西更加的过分,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她心里无数次想要让白姗媛死去,当年也是白建禾不顾念雯英的意思抱住了白姗媛。

只不过以将人扔进了精神病院为代价。

“您说什么呢,奶奶怎么可能会......”白旭盯着她。

在他的心里,一向做事稳重,慈祥的奶奶除了面对姐姐的时候会刻薄一些,怎么可能会有害人命的做法。

“你现在还不懂,我也不会告诉你,但是你要记住我的话旭儿,只要你还在白家一天,只要能够将你奶奶熬走了,你接手了白家,我就有救了,我和你姐姐的全部希望都已经放在你的身上了!”荀露霞激动的抓着白旭的手。

她当年拼死也要生下这个儿子,就是为了今天的时候还能够有个依仗。

“你是建禾的亲生儿子,你奶奶唯一的孙子,她想让你继承白家,无论白淽现在有多么的风光,老太太都不可能将白家交到她的手上,到最后这一切都是你的,所以你要记住,要听你奶奶的话,一定不能忤逆她!”

她现在才四十多岁,老太太已经年迈,说句实话就连明天能不能够睁开眼睛都未必,她有这个信心,能够熬到将老太太送走,白旭坐上白家掌权人位置的时候。

这就是她翻盘唯一的机会。

“妈,我以后不会不管您的,至于白家那边,以后我一定会接你到身边去给你养老,但是爸爸那边,我就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愿意接受您了。”

他也是个男人,能够理解白建禾的心情,被人戴了绿帽子这么多年,白建禾心里怎么可能会舒服。

“总之你要记住,听你奶奶的话,一定要等到你父亲死去的那一天!”荀露霞再三重申。

白旭没有说话,环顾四周也没能够找到有那个男人的踪迹,“他呢?”

他张口道,那天张良将荀露霞和白薇带走的时候说过,会照顾好她们的,这才几天,人就不见了。

荀露霞低头苦笑,“他出去工作了,总得要养我们。”

现在人还在老太太的手里,也不知道老太太会怎么折磨张良,那个老太婆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对待背叛自己的人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

最后张良还能不能回来,都不知道。

“如果他对你们好,您也是真的喜欢他的话,就好好的过日子吧。”白旭说了句。

荀露霞愣住,她心里对于张良,也许曾经是喜欢过的,到现在为止,她都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记挂的多的是谁。

“姐姐,很多事情要看开些,你就是钻牛角尖钻的太多了才会变成这样,只要你能够走出来,外面的世界一样很精彩,你也是我最好的姐姐,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从小交给我的东西,身边永远都有我。”白旭握着她的手。

他永远不会忘记,第一个教他识别药草的,是白薇,那时候她是怎样的悉心教导,一直在他的心里,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他心里最尊重的那个人。

......

白淽和顾玖笙两人回到顾宅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路上停了一下在海边看了会月亮,现在也差不多时间该回去好好的休息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今天是他们领证的日子,也是新婚夫妻,向管家特地通知了要让他们从正门走,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今天是少夫人进门的日子,肯定是要从正门回来的。

面前的无比厚重的雕花木门往两边打开,铁质的门把手敲打门面发出沉重的响声,顾玖笙牵着白淽,低头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话。

白淽愣住,看着院子里满目琳琅的红色丝带和灯火通明之下照射的光影,如梦似幻,恍若回到了数百年前的江南古都一般。

“这是?”她愣在原地。

顾玖笙挑眉,这才转头看着对面门内的光景。

大红灯笼和红色喜绸,布置的还挺喜庆的啊。

“九爷,这是老太爷的吩咐,老太爷说婚礼由您们二位操办,可是这今天领证了,总不能这么冷冷清清的,所以让我们布置的热闹一些,不知道少夫人还喜欢吗?”佣人上前,看着两人满怀笑意。

他们出门之后,所有的佣人就开始准备了,顾家娶亲了,也很长时间没这么热闹过了,老太爷心里欢喜,这是自然的。

“我喜欢。”白淽笑着说。

她没想到老太爷会这么周到,可想而知那个慈眉善目的老爷子,是正儿八经的疼着顾玖笙。

“二位拿着这个,今儿算是将这洞房给正式入了,希望来年能够给顾家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佣人欢喜的说道。

他们手上宽大的红绸子递过来,白淽和顾玖笙两人一人一头,真的像极了从前拜堂的样子,只不过他们现在身上未着喜服而已,不然的话真的是像极了。

“走吧。”佣人欢喜的拎着红色灯笼走在前面,后面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跟着。

老太爷高兴的站在长廊下看着被簇拥往东边过去的两人,满意的点头,“这些算是妥了。”

“我是觉得以后婚礼的时候再弄就成了,您这没什么惊喜了啊。”向管家看着连前宅桌上都换了的红色桌布开口道。

老太爷笑的欢喜,“你没觉得那两个孩子到现在都没提过婚礼的事情吗?”

向管家愣住,“好像真的是。”

否则的话以九爷的速度,现在只怕连婚礼场地都定下来了,怎么会真的没有听到两人讨论过一句有关于婚礼的事情呢。

“我估摸着是他们两不打算大操大办了,白淽那孩子看着是个安静的类型,估计也不喜欢太过热闹,这婚礼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不然的话,我们顾家这么多年过去了才遇到这么大的喜事儿,可不是得好好的额操办操办的。”

不过这也不重要了,只要笙儿真的喜欢,白淽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他,他们两人好好的,争取给他早点生个孙子,比什么都重要。

“您啊,总是这么爱热闹。”向管家笑道。

老太爷心里高兴也就没管他说什么,半响之后开口,“怎么今天一整天都没看到向雯?这孩子又出门了?”

向雯有要出远门的时候都会过来给老太爷说一声,这么多年素来如此,可是今天连着一整天,老太爷都没能够看到向雯的出现。

“她身体不舒服,就没出来。”向管家回了句。

“严重吗?”

“您不用挂着,这孩子身体好着呢。”向管家笑着说。

他知道向雯和苏媚苏念念的事情有关系,可是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所以只能将她关在院子里没放出来,今天是顾玖笙和白淽的好日子,总归不能让她出来捣乱了。

这么多年,他对于自己孙女的心思,还是清清楚楚的,只是九爷没有那个意思,自然也就容不得她放肆了。

老太爷的贴心安排让白淽心里暖洋洋的,过去的时候素来漆黑的东区现在也是灯火通明的时候,福婶站在门口看着她,身上的衣服换的整整齐齐,难得没有系着围裙。

看样子是等在这里很久了。

“福婶。”白淽叫了声。

福婶看着过来的两人,脸上带着的笑意分明,“姑娘,我们乡下女孩子成婚都有家里的长辈过去给铺被子的习惯,能够铺被子的女人都得是儿女双全父的福气人,我是没这个福气,不过倒是能够看着他们给你整理被子。”

原本明天福婶就要到白家去照顾白姗媛了,那是个虎狼之地,白姗媛是不想让福婶跟着去的,但是福婶不放心她一个人,硬是要跟着过去。

里面铺被子的人走了出来,是给顾玖笙熬药的两位年长的女佣,她们在顾家也是做了很多年的了,现在孩子也都成家了在外面,都有孙子了。

“恭喜恭喜,九爷和少夫人,可要努力啊,生个大胖小子多好。”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白淽脸上喜悦的表情愣住了,紧跟着心里有种无力的失落感升腾起来......顾玖笙看着她的样子,让严逸将人打发出去了。

佣人取了红包出门,福婶也走了出去,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剩下白淽和顾玖笙,看着床上大红喜被,她陷入沉思。

她的孩子,那个生下来就夭亡了的孩子,现在也不知道转世到了哪个人家了。

顾玖笙握着她的手坐下,安静的拥着她,下巴抵在女孩子的肩头上,安静的陪着她。

他们之间,只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那个孩子是他们心里共同的痛,曾经的顾玖笙是如何的期待它的降生,白淽投注了多少的感情在里头,对于父母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自己的孩子还没能够睁开眼睛看看这世界,就已经离开了。

“没事的......”顾玖笙轻声安慰她,“是我们同它的缘分还未到......它现在肯定过的很好......”

“天命如此,我从来没有强求过,可是我心里,还是忍不住难过......”她低头,看着床上的枣生桂子。

她现在还能够想起来,那个小肉球在她的肚子里翻腾时候的感觉,是那么的活泼可爱,可是那个时候,她知道自己的结果,也知道不可能会看得到孩子的成长,所以从来没有抱过希望。

可是最终,那个孩子的逝去,还是她心里的一道疤痕。

“以后我们还会有孩子的,这是上天,给了我们一个重来的机会......”

让他们能够弥补,那些遗憾。

------题外话------

推荐友文花之星宝的《俞先生的星头宝》甜文宠文哦。求收藏哦。

默默无闻的宋秋竹在一次相亲宴上,被俞先生钦点为未婚妻,一夜成名。

俞先生是谁,锦城五大豪门之一,风胜集团的执行总裁。

他十六岁就接手风胜集团,让集团更进一步,被人尊称为先生。

他说一不二,高高在上,冷漠矜持。

后来,宋秋竹被送往俞先生的别墅风苑,提早过上了同居生活,美其名曰,培养感情。

白莲花妹妹说:你不过是一个做幼教行业的,你能有什么出息,能配得上俞先生吗?

后来,她创办的幼儿园成了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上得了的学校。

绿茶婊继母说:贱人生的孩子就是贱人。你母亲这样低贱卑微,你能高贵到哪里去?

却不知,婚后俞先生宠她入骨。一声俞太太,让她成为锦城最有话语权的女人。

年少时他救了她一命,后来他要了她这个人。她是他心尖上的娇人儿,心头宝。

他的爱成熟克制,一举一动,将她护在他的羽翼之下,却又任她自由翱翔。

(阅读指南:男女双洁一对一,成熟睿智型男主和励志成长型女主,宠文,一对一,甜甜甜的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