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爬墙出府/我在大夏开黑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儿是个高兴的日子,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没有放在心上,少部分也不过在心里咋舌,这个四侄女/四姐姐/妹妹果然是个厉害的,连侯夫人的话都敢顶回去。

唯有林淑棋遗憾极了,不是说一言不合就拿鞭子抽人的吗?大厨房那个张根家的,听说就说错了一句话,被她抽了三鞭子,那叫一个惨呀!

今天怎么就转性了呢?她巴不得金九音打人呢,正好让全府的人都瞧瞧她骄纵跋扈的样子,这样不听话的女儿就算嫁到威武候府,能给家里带来好处吗?

最好是父亲一怒之下把她赶出去,婚事不就能落她头上了?

唉,为了这桩婚事,林淑棋都魔怔了。

吃完饭就是守岁了,大家分堆分群,有的坐着聊天,有的干脆打起了叶子牌。

金九音和谁都不熟,托着下巴坐在一旁,心里想:等再过一会她就悄悄溜掉。

“四姐姐,给你。”一只用帕子折得兔子出现在她眼前。

金九音一抬头,就看见神情忐忑的林淑画正殷切地望着她。

“给我的?”金九音指指自己,饶有兴趣的拿过这只小兔子,“很可爱,谢谢画堂妹。”顺势在她头上摸了两下。

林淑画高兴得眼睛都亮了,这傻孩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捂着脸害羞地跑开了。跑开一段又回过头来望,那小模样真跟只小兔子样。

“怎么样,东西给四姐姐了吗?”和她同母的林淑琴问道。

林淑画点了点头,又激动又兴奋地小小声,“姐,四姐姐喜欢我。她夸我的兔子可爱,还摸了我的头。”只有姨娘才会这么轻柔地抚摸她的头。

林淑琴也很高兴,“看吧,我就说四姐姐不可怕的。”

林淑画信服地点头,“嗯,嗯,她们都是瞎说的,四姐姐是好人。”要不然她弄脏她的衣裳,她怎么就没打她呢?那些奴才把她说得跟鬼夜叉似的,肯定是她们嫉妒四姐姐长得好看。

林淑琴到底大了两岁,牵着妹妹的手去找她们的丫鬟。转过头她看了一眼角落里坐着的四姐姐,心道:她当然知道四姐姐是好人,那天她被五哥哥推倒了,正好被四姐姐瞧见,她一鞭子就把五哥哥卷一边去了,五哥哥吓得爬起来就跑掉了。

四姐姐把她扶起来,还给她一把她从没见过的糖果,真的,那糖果的颜色可漂亮了,特别甜,她从没尝过的甜。

金九音把玩着手里的小兔子,正准备撤,三夫人喊她了,“音姐儿过来,替我两把,我去去就来。”

三个儿媳妇陪着老太君打叶子牌呢。

金九音道:“三婶,我没玩过这个。”

“没关系,很简单的,我教你。”三夫人正内急,就简单的说了说规则,“你大胆的打,输了算我的。”硬把她按在座位上。

金九音被赶鸭子上架,只好拿起了三夫人的牌,“叔祖母,大伯母,二婶,我真不会打,要是出错了牌,见谅哈。”

其他三人自然不会和她一个晚辈计较。

两把之后,老太君三人都傻眼了,说好的没玩过呢?怎么都是她一个赢?

金九音一抬头对上三双审视的眼睛,“干吗?要赊账?我是替三婶打的,得问她同不同意?”

老太君------

大夫人------

江氏------

谁特么的想赊账了?她们是诧异她的手气这么好。

大夫人笑了笑,“音姐儿,不是说不会打嘛,我瞧你打得挺好的,我们三家都输,就你一家赢。”

“手气好呗!”金九音眨了眨眼睛,“不都说新手手气旺吗?大伯母,我真不会,刚才我都是胡乱打的,幸好都蒙对了。”

输得最多的江氏------

等三夫人回来看到金九音跟前明显多了一半的铜板也惊了,“音姐儿,全是你赢得?不是不会打吗?你也太谦虚了。”不会打还赢这么多,要是会打岂不赢翻了?

已经输得要怀疑人生的老太君三人------

“纯粹是运气好。”金九音的确没打过叶子牌,但她玩过麻将,玩过扑克牌,上学的时候还是个学霸,记牌算牌那是不在话下。

叶子牌也是牌,一通百通,只要知道了规则,赢还不很容易吗?

“三婶快来,我出去透透气。”金九音起身让位,打牌什么的,她真没啥兴趣。打牌哪有网络游戏过瘾?一枪一个小朋友,一枪一个小朋友,多爽!

掐指一算,她都十四年没有摸过鼠标键盘了,也不知道她熟悉的那些游戏更新换代到什么程度了。

金九音看了看黑黑的夜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算了,守什么岁?回去睡觉得了。

跟奴才要了个灯笼,金九音就回衡芜院了。桃花本来跟着她一起过来的,早被她打发回去了,这边跟着主子的丫鬟都是等主子们用完饭随便用上一口,半温不凉的,还不去回去吃点热乎的呢。

金九音回到衡芜院,正准备去接她的沉鱼和桃花一喜,“姑娘您回来啦!”

和那边的热闹比起来,衡芜院冷清多了,莲香荷香等家生子全给放了假,让她们回去和家人一起过年,不是家生子的也放了假,还赏了席面。

偌大的衡芜院也就桃花和沉鱼守着,哦,现在多了一个金九音。

三个人,连个双数都没凑成。

“姑娘,要不咱们玩叶子牌?”桃花提议。

已经玩过叶子牌且不想再玩的金九音摇头,“不玩,没意思。”

“要不翻花绳?”

“不要,那是小孩子玩的游戏。”

“那剪窗花?”

金九音更哀怨了,“你不知道我手残吗?”

桃花连忙补救,“我和沉鱼剪。”

“那我眼巴巴的看着?”

桃花和沉鱼对视一眼,也没辙了,“姑娘您想玩什么?”

金九音往榻上一躺,“我想喝酒,我想划拳,我还想放爆竹。”好怀念在漠北的日子!

漠北的年是那么热闹,她和锦绣,小康,顾伯,还有东南西北四位大掌柜,及金家所有的伙计,大家一起聚在黑店里喝酒吃肉划拳,谁输了就唱小曲,那粗犷的鬼哭狼嚎呦------

京城过年也是热闹的,只是这热闹不属于她,她的热闹在漠北。

金九音从没像现在这样想念漠北!

骨子里她其实是个害怕寂寞的人,她喜欢一大群人捧着她哄着她围着她转,说好听的话逗她开心。

桃花和沉鱼面面相觑,这三样,都没有!

见姑娘兴趣缺缺的样子,桃花想了想试探着问:“都在老太君那守岁,几位公子之前就嚷嚷着要放鞭炮,寿安院应该备鞭炮了,要不我去给您要点?”

金九音还是摇头,她想要的爆竹京城没有。与其说是爆竹,不如说是烟花,在空中炸开五彩缤纷的烟花。

相对无言!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到底还是人家李白厉害,一个人硬生生的能整出三个人。她这倒好,三个人,一直是三个人。

“这样吧,咱们去找小康和大嘴。”金九音从软塌上坐起来,越想越觉得主意好,“咱们去宅子和他们一起守岁过年!”

桃花和沉鱼第一念头就觉得不妥,大年夜的,哪有往外头跑的道理?可看到姑娘亮亮的眼睛,她俩又不好说不,只好委婉地道:“这么晚了,肯定出不去了。”

“谁说要走门了,姑娘带你们爬墙出去。”她压根就没想过从门出去。

桃花和沉鱼------

“很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走呀!”金九音打了个响指,看向站在原地没动的沉鱼和桃花。

她俩面带难色,“姑娘,要不您自个去吧,奴婢留下来守院子,就不跟着拖累您了。”桃花说着,沉鱼跟着猛点头。

爬墙什么的,她俩真不擅长呀!

“一座空院子有什么好守的?你俩是怕被人发现是吧?放心,我知道一处院墙,特别偏僻,而且低矮好爬。”

“你俩要是实在担心,我找个人替你俩守院子就是了。”金九音看向薄雾,“去,把那小丫头喊来。”

小丫头很快过来了,金九音对她道:“二丫,我和你两位姐姐出去有点事情,你在这好好守着屋子,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直到我回来。”

“差事当得好,回头提拔你做二等丫鬟。”

小丫头高兴坏了,“姑娘,您放心,我会帮您守好屋子不打瞌睡,谁来都不让进。”

“对,就是这样。”金九音赞许的捏了下小丫头的脸蛋,“走吧!”后面这两个字是对桃花和沉鱼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