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寻到驻地/命之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莲月她们寻到的驻地是一片连绵起伏的高山,在这片山脉的最高峰处前有一片断崖,断崖平整,面积很大,足足有数千公里方圆,断崖上古木蓊郁,繁花似锦,环境优美,浓郁的灵气氤氲,怕是在这个星球上都沒有几个地方比得过这里,

断壁前方是一个峡谷,峡谷里面春意盎然,一片绿色,站在不远处就能嗅到浓郁的花香,隐隐能听见鸟虫鸣叫和潺潺溪流,淡淡的云雾缭绕,如梦如幻,仿若來到了仙境一般,

在断崖后方是巍峨的高山,高山比凌天见过的所有的山都高峻挺拔,恍若与天相接一般,山下方的古木蓊郁,树藤缠绕,繁花点缀其中,山上灵泉汩汩,猿猱攀援,着灵鸟飞鸣,大有一副山光悦鸟性的意境,

抬首极目望去,在高山上方树木渐渐消去,变成了冰雪之色,山顶更是已经完全一片白色,皑皑白雪覆盖,晶莹的冰雪在妩媚阳光照射下剔透如玉,光洁如暇,令人赞叹不已,

“哇,这一片地方太优美了啊,”凌天赞叹不已,他看向旁边的陆渊:“大哥,既然你说合适那就合适,以后这就是我们凌霄阁的驻地了,”

断崖高绝,居高临下,而且甚是平整,也笼罩了数千里方圆,最是适合玄灵仙器,下方峡谷和后方的高山也都树木蓊郁,繁花似锦,最是适合玄灵蜂一族,

“啧啧,这个地方太完美了啊,”陆渊啧啧称赞:“怕是整个妖族,不,整个修真界都沒有几个地方能比得这里吧,哈哈,太好了,”

“是啊,这一片地方天地奇葩很多,很是适合我们玄灵蜂一族,”玄刺的声音响起在两人的耳畔,随着声音玄刺等人从虚空中走了出來:“断崖前的峡谷和那山峰环境太优美了,我们玄灵蜂最是喜欢这样的环境,”

“呵呵,玄刺兄你來了啊,”凌天轻笑一声,看着远处微微波动的虚空,他朗声道:“玄宁前辈,玄雷前辈,怎么样,这片驻地很合适吧,”

“阁主,这一片地方很好,比我们当初的祖星都好不少,”略带恭敬的声音响起,玄宁來到凌天身边微微躬身,道:“属下斗胆,想请阁主你将这片峡谷留给我们,这片峡谷我们已经探测过了,很适合我那些族人,”

“嗯,”凌天微微一愣,他指着断崖后方的高山道:“前辈你们为什么不选择那片山峰呢,山峰这里阳光明媚,而且古藤树木和天地奇葩不比这片峡谷差多少,这里的生活环境更好啊,”

“呵呵,阁主你有所不知,”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玄雷又恢复了以往的玩世不恭的模样,好似完全从他哥哥死的忧伤中走出,不过如果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他的眼眸比以前凌厉很多,时不时精光闪烁,杀意滔天,此时他随意地站在凌天身边,道:“这片峡谷下方云雾缭绕,对修炼暗杀之术最是合适,这对我们玄灵蜂一族最是有益,”

“哦,原來是这样啊,我先前已经探测过了,这片烟雾颇为奇异,有阻挡灵识的功效,倒是最适合修炼暗杀之术,”凌天点了点头:“好了,你们喜欢这里就住在这里好了,”

“谢阁主,”玄宁和玄雷等人齐齐行礼,神情颇为感激,

凌天慌忙将玄宁和玄雷等人扶起,看着他们这样他有点哭笑不得,他也说过很多次不要这么多礼,玄刺这些跟凌天关系很好的年轻人还好说,其他老一辈如玄宁等人却对凌天尊重之极,开口闭口都是“阁主”,这让凌天是头大不已,不过他们却坚持这样,

“这个安排其实也挺不错,”陆渊沉吟:“玄灵蜂一族最善隐匿暗杀,不过侦测却也是在妖族最好的,安排在外围也能当成我们凌霄阁的眼线,如果有人前來倒也可以提前知道,”

“嗯,这倒也是,”凌天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玄宁和玄雷,道:“两位前辈你们现在想必急着给你们族中选择住所去吧,你们去安排族中之人吧,”

数十万的玄灵蜂已经在仙器蜂巢里待了近两年,所食用的特制蜂蜜怕是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玄宁等人心中怕是迫不及待地想安排这些人,

“嗯,是,”玄宁躬身,而后道:“阁主,你放心我们会尽快安排好族中之人,争取早日提取出玄蜂玉浆给阁中门人服用,”

“不行,不许你们继续凝练玄蜂玉浆,”凌天断然拒绝,他看着玄宁等人:“提取玄蜂玉浆需要你们付出天赋潜力,这代价太大,万万不可,”

“可是,可是我们一族的价值就在这里,也只有在这里能帮助阁中,”玄宁虽是这样说,语气却复杂之极,有无奈和苦涩,更多的却是黯然:“阁主你救了我们这一族,我们无以为报,自是想凝练出玄蜂玉浆给……”

“不行,”凌天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语气颇为严厉:“我救你们又不是为了玄蜂玉浆,我是将你们当朋友看,又怎么能让你们损失天赋的代价为我们凝聚玄蜂玉浆,所以此事休要再提,如果你们执意这样做,我会以阁中阁规将你们逐出凌霄阁,”

“可是,可是……”见凌天发怒,玄宁微微一叹,神情感激,可是更多的是黯然:“阁主,我们玄灵蜂一族修为天赋很低,除了那些也帮不了你什么,你的救族之恩让我们何以为报啊,”

“呵呵,我们是朋友,如今你们一族又是我们阁中之人,谈什么报答不报答呢,”见玄宁语气黯然,凌天又恢复了温文尔雅:“再说你们的暗杀之术独步天下,怎么能说对阁中沒有一点作用呢,你们选择在外围驻地,这已经是给阁中起了岗哨的作用了,”

“阁主,你……”玄雷欲言又止,他又怎么不知道凌天这是推脱之词呢,

先不说这颗星球极为隐秘外人很难來到这里,就算來到这里有莲月的存在和凌天的阵法知识凌霄阁又何须玄灵蜂一族警戒呢,

“行了,你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养生息,安排好族人,储备好蜂蜜,”凌天嘱咐,他极目远望,看向來时的道路,口中喃喃:“你们能好好的我就放心了,这样也算对得起玄明前辈了,”

在凌天心中,玄明等人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玄明最后托付凌天照顾好玄灵蜂一族,他自是不想让玄明等人失望,

“凌天兄,我知道你这是对族长爷爷的死愧疚,”看着凌天黯然的神情,玄刺自是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族长爷爷那般做也是为了让我们一族逃出危险之地,并不是你的责任,你也不用这么自责……”

“玄刺兄,你放心,我会为玄明前辈他们报仇的,”凌天郑重道,语气中满含煞气,片刻后他收敛煞气,嘱咐玄宁道:“前辈,我最后告诫你们一次不要再凝聚玄蜂玉浆,你们天赋潜力的事情我也在想办法,我相信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怎么可能啊,我们族中数十代都在想办法,不过却……”玄宁摇了摇头,语气黯然:“除非有蜂祖他老人家的机遇,不然……”

“那也不一定,”陆渊摇了摇头,他看向凌天,道:“听说在修真界就有不少灵丹妙药能培基固元,能提高修士天赋的,”

“唉,我们一族虽然能产生玄蜂玉浆却对这些丹药抗拒,那些提升天赋的丹药对我们无效的,”玄雷轻轻一叹,语气中满是无奈:“纵使有效又如何,怕是那丹药所需颇为珍贵吧,给我们怕是也是浪费,”

“各位前辈放心,如果有这种丹药,我发誓会为你们取來,”凌天信誓旦旦,而后他轻笑一声,道:“纵使沒有这种丹药也不是沒有办法解决你们族中的境况,我最近正在构思,如果成功了你们的情况会大大改善,”

“阁主,你,你说的真的,,”玄宁激动之极,他抓着凌天的肩膀,语气颤抖:“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呃,前辈啊,你这样抓着我可是对阁主大不敬哟,”凌天开玩笑,见玄宁讪讪的放开自己,他笑道:“这个自然,我说了估计各位不信,当初我可是经脉堵塞,压根就不能修炼,这可比你们天赋低可严重的多了,”

“经脉堵塞,,怎么可能,,”玄宁等人满脸的不可置信,他盯着凌天,仿佛是在验证凌天在看玩笑,看着凌天无一点玩笑的意思,他们才有些相信:“经脉堵塞不是不能修炼嘛,可是阁主你却有四种还多的能量,这,这……”

“怎么,是不是感觉很不可思议啊,可是这确实是真的,”对于玄宁等人的反应凌天很满意,他娓娓道來:“当初我经脉堵塞,近乎绝望,可是父亲和师尊他老人家……”

将自己的事情简要说了一遍,看着玄宁等人目瞪口呆,他微微一笑,道:“怎么,很难接受么,可是这就是真的,所以啊,你们还是很有希望的,不过我现在修为还低,需要一些时间才能修改功法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