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三章:狐瑶VS问剑/命之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姚羽比较倒霉而龙舜遇到了独孤云天外凌天等人都战胜进入了六十四强,能有如此战绩靠运气显然不可能,所以他们这些人都代表了年青一代绝对的天才,

休息一夜后凌天他们准备第五轮的对决赛,让凌天苦笑不得的是他的运气也开始差了起來,居然遇到了莲月,不过莲月却满不在乎,也不顾凌天的拦阻她毅然选择了捏碎玉牌,她看向凌天:“嘻嘻,天哥哥,我又不是你的对手,你让我我打不过独孤云天,沒准你下一个回合会遇到他们呢,如此一來就能战胜他们为南宫姐姐报仇了了,”

事已至此,凌天也只好无奈的接受,然后被莲月拉着走出了擂台,却不想刚出擂台就迎上了姚羽,她调侃道:“啧啧,是谁说姐姐运气差來着,某些人不也遇到自己人了么,”

“师姐,你也太……”凌天无奈之极,他看了一眼远方,慌忙转移话題:“师姐,敏儿的对手是谁,是不是邢战他们中的一个,”

“不,敏儿的对手相对比较弱,怕是连我都打不过吧,”姚羽摇了摇头,说到这里她脸上流露出一抹愤愤之意:“还是敏儿的运气好啊,一路上遇到的对手都不怎么强,唯一一个强的还是我,结果还……”

“结果猜拳也输了,还真够倒霉的啊,”莲月调笑,她挽着凌天,一副作势就走的模样:“行啦,别在这里抱怨了,还是去看看敏儿姐姐吧,”

不得不说华敏儿实力颇为不错,而且因为要观看凌天战斗,所以她甫一出手便展露出了异象领域,幻音秘术和藤蔓道法配合施展而出,结果很轻松就战胜了对手,出了擂台之后她就看到凌天三人携手而來,看到莲月她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凌天哥哥,你的运气也开始变差了啊,居然碰上了月儿,看來月儿让着你自动认输了啊,”华敏儿摇着头,苦笑不已,

“嘿,他的运气早就变差了好不好,很早之前他就遇到了血童……”姚羽慌忙插嘴,

“我们熟悉的人那么多入围,能遇上自是沒有什么奇怪的,”凌天挠着头辩解,看着姚羽唏嘘的模样他慌忙转移话題:“好啦,快点去看瑶姐和天都兄他们的比赛吧,还有玄刺兄,”

说着凌天率先向玄刺等人的所在的擂台而去,等來到玄刺的擂台时他已经战斗完毕,运气颇为不错的他并沒有遇到能化解他暗杀术的对手,结果很轻松就取得了胜利,入得了三十二强,这让他兴奋不已,不管怎么说他也代表了玄灵蜂一族,怕是他的战绩比当初的蜂祖还要好不少,

擂台外玄莺和玄宁等人都在,看到玄刺战胜他们激动不已,玄宁更是老來安慰,而玄莺则是忍不住扑入了玄刺怀中,看到凌天等热到來她脸色俏红,害羞地躲在玄刺的身后,

凌天等人也不取笑他们,在向玄宁等人打过招呼之后一群年轻人继续去看熟悉的人的战斗,不过当看到狐瑶的对手时众人苦笑不已,因为她的对手是问剑,

虽然狐瑶实力很强,而且九尾天狐一族的实力颇为奇异,不过她对上已经大乘中期巅峰的问剑依然沒有太大胜算,在随意试探性的攻击之后她沉思起來,而问剑也不进攻,就站在那里任她思索,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狐瑶眉头皱地越來越狠,最后她叹息着摇了摇头,说了这么一句话:“我的实力还是太低,虽然想出了很多战术,不过却发现胜算依然不到三成,算啦,还是认输吧,省的丢人,”

“三成啊,已经很不错了,”问剑笑容颇为阳光,他沉吟了片刻:“依照你现在的实力对上我有三成的胜算,这说明你的战术要环环相扣颇为完美才行,看來敏儿仙子说你擅长战术布局果然沒错啊,”

轻笑一声,狐瑶突然想起什么來,她好奇不已:“冒昧的问一下,如果你对上敏儿会有多大的胜算,”

“对上敏儿仙子啊,我沒胜算,”问剑依然笑得颇为开怀,看着狐瑶疑惑的神色,他解释道:“因为我是不会向我心爱的人出手的,如果她喜欢,我让她赢就是了,虚名什么的我不在乎,如果不是师尊说修士大会会遇到很不错的对手我压根就不回参加,”

“嘿嘿,如果敏儿听到你这句话应该会很感动吧,凌天那小子就不会这样哄人,”狐瑶怪笑,她故意瞥了一眼擂台外的凌天,突然好奇不已:“问剑兄,再冒昧的问一下,如果你对上凌天会有多大的胜算,”

“不知道,”却不想问剑摇了摇头,他看向擂台外的凌天,神情凝重了很多:“他是唯一一个我看不透的人,明明修为只有合体大圆满,不过却给我一种很强的感觉,如果不真的交手,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胜他,”

“问剑的灵觉果然很准,看來他已经感觉到凌天的体质颇为奇异了,”狐瑶心中自语,她看向另外一个擂台正在战斗的邢战:“那你感觉邢战和凌天那小子谁更强,”

“凌天,”却不想问剑再一次毫不犹豫的回答,问完他笑着看向狐瑶:“仙子,你问完了沒,问完了我要跟敏儿仙子聊天去了,好久沒跟她聊天了呢,”

“呃,问完了,我认输,”说着狐瑶毫不犹豫地捏碎了玉牌,而后向凌天走去:“凌天,你小子听见了么,问剑这小子可是比你疼爱敏儿多了,你小子要小心一点,不然敏儿改被抢走了,到时候看你后悔不后悔,”

“瑶姐,说什么呢,”华敏儿脸色俏红,她看了一眼问剑,弱弱道:“我和问剑只是朋友,他其实挺可怜的,居然只有紫大哥一个朋友,所以我……”

“敏儿,你來了啊,是不是看我比赛的,”问剑径直向华敏儿走來,旁若无人,

看到他这般,众人都无奈之极,而凌天熟悉他的性格,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不过也不禁有些吃味起來,

“不是啦,我是路过这里,正好看到你跟瑶姐在比赛,”华敏儿倒也不隐瞒,如实道來,看着凌天微微吃醋的模样,她轻笑一声,道:“你战斗了好久了,也该歇歇了,我和凌天哥哥还有事,所以……”

华敏儿这般自是借口,不过却不想问剑摇了摇头:“我不累,你们是不是去看天都兄他们的比赛啊,正好我也闲着沒事,跟你们一起吧,”

华敏儿无奈地看了一眼凌天,那意思显而易见,,不是我让他跟着,是他死乞白赖的跟着我也沒办法啊,

无奈苦笑了一声,不过凌天也不是小气的人,他任凭问剑跟着,众人一起向紫天都等人所在的擂台而去,

“凌天,问剑不是仙灵宫來的人么,一定知道來自仙界的消息,机会难得,你……”突然,破穹的声音响起在凌天脑海中,

心中一个激灵,凌天暗道是啊,不过他并沒有表现出來,而是一副好奇的模样:“问剑兄,你來自仙灵宫,听说仙灵宫和仙界有交流,是真的么,”

修真界是个修士都对仙界比较向往,与仙界有联系的只有仙灵宫,凌天这样问问剑倒也合情合理,也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嗯,是啊,是有联系,”问剑也不隐瞒,看到众人都流露出好奇的模样,他又摇了摇头:“其实说有联系也不准确,因为我们不能主动联系仙界,都是仙界主动联系我们,”

“仙界主动联系你们,”凌天微微一愣,他故作惊讶:“为什么联系你们啊,我想修真界还沒有什么只得仙界在意的吧,仙界可是我们所有修士向往的,”

“不,也不尽然,虽说仙界珍宝奇物颇多,不过修真界也有他们需要他们修真界却沒有的东西,而仙人不能随便下界,所以只能命令下方的代理人收集,”仙灵宫解释,他苦笑一声:“在你们眼里仙灵宫至高无上,不过在我眼里我们只不过是是别人的下人而已,”

“哪有你说的那么悲惨啊,毕竟能联系到仙人也是一件比较让人羡慕的事情,”紫天菲开口,她一双如黑宝石的眼眸闪动着缕缕光芒:“问剑哥哥,那些仙人让你们搜集珍宝,难道就不会给你们些好处,”

“好处自然会给点,比如功法或者仙石等等,有时候也会指导下界的人修炼,”问剑沉吟,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只是这种事情却很少,而且仙界也很少联系我们,大都是让我们仙灵宫上供的时候会派些人下界來,”

“什么,仙界的人还能下界,”凌天故意流露出惊愕的神色,他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我从一本古籍上得知仙人想下界和很难,好像是仙界和修真界有屏障规则,”

“嗯,是啊,是很难下界,所以他们很少下界,而是通过一件独特的仙器跟我们联系,让我们的人携带重宝飞升,”问剑点了点头,他露出一抹苦笑:“仙灵宫的人想飞升的条件颇为严格,必须有贡献或者有重宝,要么就是资质出众才行,哪有你们这些人方便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