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炎晶火雷/武逆焚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风见到男子如此豪爽,心里反而暗暗对其升起了一丝好感,可那妇人却脸色难看的瞪了一眼已经走远的男子,嘴里狠狠的嘟囔了一句,

“真讨厌,日升之城的全身一群蛮汉,”

听那女子的口气,这日升之城的人好似都和这大汉差不多,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日升之城的人,也是对这草原帝国有了一些兴趣,

妇人收回目光,将桌上的三枚玉片收入怀中,然后立刻又满脸微笑的转回头來,说道:“不知这位朋友,是否还有其他想要购买的东西,我们这里可是还有上好的药庐和药鼎,”

左风并未抬头,而是暗暗好笑,这女子显然刚刚就是准备再兜售一些东西给自己,但此刻自己想要的东西都已经齐备,自然不想在此久留,礼貌性的微微摇了摇头,

妇人见此也只得暗暗叹了口气,然后就转身离开了房间,时间不大又拿着一本小册子返回屋内,在其身后还有一名青年背着一件大包裹,

“不知道朋友住在何处,需不需要我们帮您将物品送回住处,”

左风依旧轻轻摇了摇头,‘开玩笑,他们这明显是想借此机会探寻自己的底细,我当然不会需要这种“好意”,’

接过女子手中的小册子,随意翻看了一眼,果然是那本“锻体散”的药方,这才小心收好,信不來到男子面前将包裹接过來,将包裹轻轻展开往其内看了看,药材虽然分门别类的包好,但左风很快就分辨出來这是自己之前所提到过的那几种药材,

包裹中还有十三块金饼,看到这些左风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包裹往肩上一扛就大步向外走去,直到左风完全消失在了视野之中,那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才走到妇人身边,小声说道:“离掌柜,您看要不要派人去偷偷跟着这家伙,摸一下他的底细,”

妇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人虽然处处透着股神秘味道,但从他能够拥有储钱牌來看,也定然有着深厚背景,我们还是不要轻易招惹为好,”

左风此刻正背着大包裹,穿过人群匆匆往自己那处宅院而去,虽然计划中还有想购买的东西,但他现在却必须先将手头的东西送回去再说,

包裹内的东西虽然不足百斤,但加上他左手处的那诡异的“手镯”,还是让现在的他感到极为吃力,东转西转了半天,直到确定了身后沒有人跟踪后,左风才悄悄的返回到了自己的那处宅院,

进入宅院之中,左风四下看了看这才动用念力,将包裹收入纳晶之中,毕竟放在哪里都不如随身携带更为安全,做完这些,左风便马不停蹄的再次出了宅院,同样是刚刚那条正街,但这一次左风却是进了“天工炼器行”,

当左风再次扛着一大包货物回到住所时,他的那件披风已经几乎被汗水浸透,可此时的左风却是一脸欣喜,因为他已经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全部购买完毕,

拖着精疲力尽的身体,左风回到那间他为自己准备好的房间,其内有着一座石床,这石床是左风为了自己的正常睡眠而特别准备的,这并非是他有什么特殊癖好,完全是因为只有这么结实的石床,才能够承受左风那恐怖的重量,

刚刚躺下沒多久,左风便立刻沉沉的睡了过去,在睡梦中的左风忽然皱起眉头,低声喃喃了一句:“哎,又失败了,”就陷入沉睡的左风,依然还是陷入在炼药那种枯燥的过程,

第二日,左风直睡到日上三竿才睁开双眼,起身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恰在此时,胸口处传來轻微的温特之感,低头掀开衣服往里面看了看,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正安静的躺在怀内,

小家伙最近不知为什么,一直处在沉睡之中,左风虽然并不清楚其中原因,但隐隐感觉到小兽好似在发生着什么变化,

來到那处炼药时所用的房间,念力一动,几个小包裹和一只精巧的小炉子便出现在地上,熟练的将包裹一一打开,粗略的看了一眼包裹中的药材,虽然都算不上珍惜药材,年份也都是两三年的样子,但左风却依旧满意的点了点头,

熟练的取出一颗炎晶将其投入药庐底部,之后取过一支迷目花,投入药庐之中,此时左风炼制起复灵散也算是轻车熟路,双目一凝便开始了炼制的过程,

……

转眼之间又是四天过去,此时左风的身边已经有着十几个纸包,纸包有两种,一种是由绿色纸张包裹的复灵散,还有一种是用蓝色纸张包裹的回力散,这两种药散都是左风为接下來的试炼所准备的,

双眼微眯的看着身边的两叠纸包,感觉到这些药散也差不多够用了,随后左风就微微一笑,念力流转到纳晶处,转眼地上的药散、药炉还有剩余的药材都被他收了起來,地面就剩下了散落着的残渣和一小包炎晶,

缓缓闭上眼睛,那名叫宁霄的老者留下的传承,还依旧悬浮在念海之中,只不过这段时间以來,这传承炼魂一直如死物般的停留在脑海之中,任左风如何用念力去沟通都沒有任何变化,

他估计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念力还不够强大,如果想要继续获得里面的传承信息,恐怕只有自己念力再次有所提升后才能够做到,

之前老者曾经简单为左风讲述过,他在炼药和炼器方面的一些体悟,虽然炼药方面并未介绍什么,但在炼器上他却介绍了自己研究出的一种小玩意,这件东西被他称作“炎晶火雷”,其制作方法按照他的说法并不算太难,所以在介绍时也被提到过一次,

这种传承炼魂所发出的信息,直接进入左风的脑海之中,所以左风只要沒有失忆就依然会清楚记得其中的内容,

具老者当时所说,这炎晶火雷的威力虽然一般,但只要达到一定数量也会给炼气期武者带來不小的伤害,只不过老者当时提到的材料是用高级炎晶,而左风现在手头只有低阶炎晶而已,可左风猜测即便使用低阶炎晶來制作,应该也会给一般强体后期和炼骨期的武者來带不小的伤害,

左右为试炼准备的药散也制作的差不多了,左风就打算开始尝试为自己炼制一些炎晶火雷,这样在试炼之中也会让自己多出几分胜算,

再次动用念力,一座通体金黄色的小鼎出现在了左风面前,这小鼎比他的药庐大上许多,但称其为“小”鼎,是因为这种鼎属于炼器鼎之中最小的,只能够炼制一些匕首和飞刀之类的小物件,

这种小鼎也最适合用來给初学炼器者使用,左风从未接触过炼器,这小鼎也正适合现在的他來使用,

地上除了小鼎和一些特殊的金属材料外,还有一只很小的包裹,将其打开后露出的同样是炎晶,只不过这个包裹中的炎晶的大小要比炼药时使用的大上几分,颜色也更加鲜红的多,甚至给人一种偏向暗红的感觉,

望着这一小包中级炎晶,左风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肉疼的表情,仅仅这包裹中的四十多颗中级炎晶,就花费了他四百多金币,

略一犹豫,左风就取出一颗中级炎晶,放入器鼎底部的一处槽内,然后就开始催动灵气点燃炎晶,直到器鼎达到了一定温度之后,左风才向其中丢入一颗洁白如雪的矿石,

矿石的煅烧于提纯过程显然比药材困难许多,即使在中级炎晶燃烧时产生的高温之下,左风也足足用去了一刻钟才使得里面的矿石有了融化的迹象,

器鼎之内,本來洁白的矿石渐渐变得柔软起來,随后在其光洁的表面浮现出点点灰黑色的杂质,随着煅烧的持续,这些灰黑色的杂质也变得越來越多,左风始终凝神观察着这些变化,直到不再有新的杂质出现后,左风这才发出另一道灵气送入器鼎之中,

小心控制着其中一股极为炽热的火焰,沿着矿石表面轻轻刮过,那些灰黑色的杂质立刻就如同被硬生生削掉一般,

随后左风就开始控制火焰让温度不再继续提高,而那颗洁白的矿石,此时也已经变的柔软异常,在灵气的作用之下,矿石缓缓变成了一个中空的球体,

这球体在火中跳跃翻滚,直到左风感觉其外形已经很满意时,这才轻轻一拍器鼎,那球体也立刻带着炙热的温度从中飞了出來,左风双目紧盯半空中的球体,手掌一番那柄黑色短刃就出现在了手中,

一道黑芒闪过,这球体就从中间被一分为二,分为两半的银色球体缓缓继续下落,左风两腮微微鼓起,

“噗”

将口中之前含着的一口凉水喷在其上,水在接触到那金属球的表面后就立刻蒸腾起一片水汽,但其表面温度也迅速降了下來,金属球随即变的坚硬起來,在落地时还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两天之后,在左风的身边已有六十多个半圆形的球体,银白色的金属半球将屋内反射的一片雪亮,此时的左风正在盘膝回气之中,大约半个时辰后,左风也慢慢睁开了双眼,口中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炎晶火雷也不如何难制作,看來这炼器比自己现象之中要简单许多,”

一边说着,左风就随手抓过一对银色金属半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