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 百 章 临山别苑/武逆焚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声音阴柔的男子,说话之时倒是礼数周到,不过话内话外无不透出一股不容拒绝的味道。尤其是他刻意提到了画家七公子,也许别人听不出其中意味,可琥珀却是知晓其用意。

如果不是左风告诉了琥珀,自己在画家的修炼室中出了意外,将那修炼室的安神石搞坏,恐怕还真的不太懂对方为何会如此肯定左风会同意参加。

现在不用说其他,就是这一桩事情上,左风也觉不好意思决绝对方的邀请。此时尚还是早晨十分,这些人便已经来到,而所邀请的时间是在晚上,这也算得上是给出了准备时间,自然也很难有接口推脱。

琥珀虽然不知道左风此时的情况如何,不过他估计到了傍晚时分怎样也会好转。如果到了那时候左风还是无法去参加,那就只好自己硬着头皮去瞧瞧对方要怎样了。

想到这里,琥珀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七公子如此盛情,那我就带我家沈公子暂时应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晚上我们一定按时赴会。”

此话说完,外面很自然的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似乎在判断琥珀的话到底是在敷衍,还是真的应承了下来。

沉吟片刻后那阴柔的声音,就再次开口:“既然如此,那我就将话带到,不过我家七公子也是一番盛情,希望到时会见到沈公子。”

这次的话说的就不像之前那般客气,隐隐在话语之中还带有了一丝不满。这显然是因为琥珀之前的答复,让对方感到很不满意。应该是七公子有过嘱咐,所以此人在最后也只是略表其不满的态度,也没有再多说其他。

随着一群人匆匆而去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左风虽然没有看到屋外之人,却是将外面的对话一句未落的听在了耳中。如果他现在情况允许的话,自然要出去见见这些人,可自己的情况不要说外人,就是现在的身体都无法挪动一丝。

外面一共来了五个人,之前开口说话声音阴柔的男子,与其身后的另外两人之间似乎有着某种联系。他们在走路之时,脚步声音之中透出相同的节奏,一般只有在一些联击之术配合无间之人的身上左风才见过这种情况。

除此之外的两人,左风虽然感觉不出对方的修为,但是从他们沉重的脚步声判断,修为应该不算太高。而且是属于那种使用蛮力之辈,倒是并没有像那三人引起左风那么大的兴趣。

对于琥珀的回答,左风还是感到很满意。这琥珀出身世家,对于这种场面上的应付,甚至比之左风都要周到。

随着五个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左风也是再次缓缓闭上双眼,将一切注意力再次放在身体上。既然琥珀已经答应下来,左风也必须要抓紧时间解决自己身体上的问题,而且还要在今晚参加那聚会之前将自身的实力恢复,即使无法全部恢复,也要达到巅峰时期的七八成水平才可以。

琥珀目光凝重的盯着离开的五人,他的感觉和左风一样。之前开口的中年男子实力让他看不透,而且他身后的两人也同样让他感到忌惮。而最后的两人身材极为魁梧,但修为还只是炼骨后期,倒并没有放在心上。

目光从那几个人消失的走廊处收回,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左风那紧闭的房门,他这才轻叹了一声转身返回房间。他现在非常担心左风的情况,可是又不敢去打扰,只能够希望左风的情况能够尽快好转。

时间渐渐过去,当太阳已经在西方天际徘徊着,准备要沉下去的时候。琥珀和左风两人,也同时出现在了大街之上。

此时的琥珀虽然一脸的轻松,但是望向左风的目光之中却隐隐带着一丝担忧。因为此时左风的脸色十分难看,憔悴之中还带这一丝疲惫,而且双目之中细密的血丝隐隐可见,这种状态让他极不放心。

而且琥珀此时的心中带着自责之意,他认为左风之所以会如此,一定与昨晚被魔兽袭击有关。而昨天晚上两人被喜意模样的魔兽袭击时,左风将自己直接扔出去独自对付魔兽,这件事始终让琥珀感到有些惭愧。

琥珀的心思左风自然不会遗漏,可是因为后来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内中还涉及到了自己的一些隐秘实在不好透露太多。

对于自身的伤患,左风心中多少也有些郁闷。那第三处窍穴的顽固,远超左风的想想。比起之前的破开的第一和第二处窍穴,在难度上甚至要有十余倍之多。

这也彻底打断了左风想要一鼓作气的解决胸口处,那最后一处窍穴问题的想法。

好在这个时候两道窍穴已经打开,倒是不会再因此而导致呼吸困难。左风索性不理会胸口那鼻塞的窍穴,而是专心梳理其周身的各处经脉,而这些散布在各处的经脉内的灵气,虽然处理起来没有冲击窍穴那么困难,但是却胜在数量众多。

左风一一将这些经脉之中的灵气,按照正确的功法或武技等运行的正确轨迹导引后,这些灵气也算是回归到了正途的同时,也获得了大量的灵气。

更重要的是,这些身体各处经脉的问题解决之后,他也能够再次不断的吸取灵气转化为自身精纯灵气。

这之后左风才开始真正尝试冲击那最后一处有问题的闭塞窍穴,这其中的痛苦实不足与外人道。在不断的冲击之中,左风自身在承受着极大的痛楚时,也给身体带来了一定的伤害。

就在左风快要准备放弃的时候,也是他专心一致的冲击这处窍穴三个时辰后,眼看天色将晚之时,这处窍穴却是突然有了松动的迹象。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左风此时当然应该是该大笑出声才对。

可是现在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他答应参加聚会的时间,而且琥珀早就已经焦急的站在屋外来回踱步。

他现在身体活动倒是能够正常,但是如果让他现在就放弃,那么下次冲击之时,眼下这丝松动也就不会存在。到时候自己还要承受多少痛苦还不知道,而且这隐患会不会对自己有影响也说不定。

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左风差点要吐血。可是最后他还是决定不顾一切的先将窍穴冲击开。如此不仅仅可以给以后省下许多麻烦,同时若是今晚有其他事情发生,自己最起码也有自保之力。

衡量之后左风也就安下心来,索性不去考虑晚上的邀请,而是专心一致的继续冲击窍穴。

在他的狂猛冲击之下,窍穴的变化也是非常的明显,那一丝松动的迹象在不断你的加大,甚至左风已经能够稍微感受到有灵气向着窍穴另一边的经脉内流淌过去。

此时左风和琥珀站在街上,也说明了左风还是赶在最后关头,将那窍穴冲击成功。只是他根本就没有时间竟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只能够匆匆服下一些恢复药散,就跟琥珀一同从客栈走了出来。

琥珀此时几乎都要放弃等待,独自去那给画七公子一个解释,左风也恰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

当看到左风的时候,那表情与现在的表情如出一辙。脸上的笑容,瞬间被凝重与自责所替代。就是现在左风看着琥珀,那如同怨妇一般的神情,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临山郡城如果将其看作一处老城,那么他的历史也许还没有秃山镇这样的小镇子的历史悠久。可是如果你将之看成一座新城,那他的历史却也能够追溯到数年乃至上万年前。

当然,比起新郡城那样迅速崛起的郡城,这临山郡的历史倒是要悠久了许多。

在整个临山郡城之内,有一处十分特别的地方,这处地方占据了城内一处比较重要的位置,而这处位置也始终不敢有任何势力或世家来打他的主意。

这处地方就是临山别苑,一处在当初建城的时候就已经被划分出来的地方。只不过当时将此处划分出来,主要的原因是其内保存的是最早的武者来到此处的痕迹,虽然这处痕迹因为历史太过久远的缘故,不能够将之考证出来,不过这里却代表了人类强者最早在此地的痕迹。

因为此地特殊的位置与象征意义,所以当初在建城的时候,各个超级世家都不想将其让给别人。毕竟占据一了这么一处位置,就等于在某种意义上占据了舆论上的城主,这是各个世家都不愿看到的情况。

所以在当初争论过很久之后,最终有人提出将之划定为城主的范围,也是帝国首领的私有之产。

这个提议虽然有些人依旧不太满意,可是却最终却也想不出更好的提议,也就将这里定为了帝国的财产。

没想到当时为了平息众多超级世家矛盾的建议,却一直延续到了今天,一直到目前为止,这别苑仍旧属于帝国,作为城主府的一部分。而城主府也就因为这个缘故,之后也紧挨这别苑而建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