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百零五 章 药炉信物/武逆焚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前一团金黄之色闪烁不休,这金黄之内隐隐传递出让人心惊肉跳的气息。

与之前追赶左风的时候有所不同,眼下这金光之内所蕴含的气息不带有任何狂暴和嗜血,只是单纯的强大,那是强大的存在才固有的恐怖气息。只有这种远远高出自身修为的存在,才能够让人有这种感觉。

如果不是左风意志力坚定,换做其他人此时可能已经瘫软在地,甚至是匍匐膜拜都不是没有可能。

金光持续的时间并不太长,只是一息左右便悄然敛去。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金光并非是凭空消散,而是如最开始的烟雾一样,是以一种难以发觉的方式回缩进入内部,露出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那曾经追赶的左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恐怖存在,在此时显出真面的时候,却是差点让左风的下巴掉在地上。左风也感到自己眼下有些失态,可是眼前的场景也由不得他不失态,因为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些。

那魔兽的本体左风一直在猜测,不过按照他的判断应该并非是那种体型特别庞大的存在,不然这种魔兽的声音一般都十分的低沉。另外这魔兽身体外有着重重烟雾,烟雾会时而释放覆盖极大范围,有的时候却是收缩到很小,由此左风判断这魔兽的本体应该不会太大。

可实际见到的时候,左风还是有些下意识的想要揉揉眼睛,前方不远处的魔兽,哪里是体格小一些,根本就是太过娇小了一些。

也是在见到这魔兽的本体时,左风才明白为何刚刚女孩会称呼这魔兽“小喵”,因为这称呼实在太过贴近了一些。

一只长着金色毛发的小猫,就这样站在地面上,左风甚至要低头才能够看到对方。这魔兽与当初在村子里时,有的人家里养的猫有些相似,只是比那种成年的猫还要小上一圈。

单纯从外形上看,这就是一直接近成年的小猫,若不是它此时身上散发出那强大的气息,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只实力恐怖的魔兽。

如果说它与家里饲养的小猫十分接近,倒也不尽然,至少左风就没见过如此金色毛发的小猫。那金色的毛发之中,夹杂着一道道细小的红色条纹,条纹并没有太大,加上它本身的身形就很娇小,所以第一眼看去的时候都会忽略掉。

除此之外这“小喵”的头颅似乎比一般的猫要大上一圈,两只耳朵要更加长,末端也更尖一点。另外其尾巴十分长,几乎比他的身体还要长出一倍,在其身后缓缓摆动如同一条小蛇那样。

如此魔兽左风哪里真的见过,可是对于魔兽的这一身毛发左风却是看出了一些门道。

一般的魔兽等阶越高,毛发的颜色也会有所改变,虽然并非每一种魔兽都遵循这个原则,但左风却听逆风说过,金色代表了高贵,是魔兽等阶和血脉纯正的标志,另外红色也是魔兽的一种等阶象征,这“小喵”虽然乍一看不太起眼,可懂的人绝不会对其小看。

魔兽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微微动了动,从他现出真身的时候,目光就始终没有离开过左风。那模样看起来十分不友好,但却似乎不打算有任何的动作,就只是这么一瞬不移的观察着左风的变化。

左风在初见这魔兽的时候,的确被惊的不轻,但脸上也只是带有一丝震惊和错愕之色罢了。之后左风就收起了自己的震惊之色,转而凝重的盯着对方,毕竟这可不是真的一只小猫,而是那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恐怖魔兽。

看到魔兽露出真身,那小女孩本来还有些担心,可是间左风表情之中并没有任何的笑意,她这才稍稍放心了一点,同时眼中对左风还有一些赞许。

“看吧,你这样子他也见到了,哪里有嘲笑过你的意思。你再看他刚刚的表情,根本就没有见过你才对,这可是做不得假的。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一定要给我充实招来,不然小心我的家法斥候。”

那魔兽对着左风只时,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可是听到少女说话的时候,神情也立刻跟着和缓起来。听到最后少女竟然还要惩罚自己,小脸立刻有些要垮下来的意思。

左风虽然听的不清不楚,不过看来这魔兽似乎说过自己一些什么,结果自己的出现也将他的话彻底揭露,之前似乎应该有诬陷自己了一些什么。

听着一人一兽间的交流,左风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脑子也开始飞快运转。

魔兽的出现不似意外,而且是自己早先就有过感应,这感应似乎在离开临山郡城不久就出现。也就是说这魔兽要对付自己,绝不是偶然发生,也是准备过了一段时间才对。

如此说来左风就更加感到疑惑,因为自己和这魔兽并无任何瓜葛,它为何要对付自己,而且还要在女孩面前编造了一个理由。

正在左风思考之时,却见那女孩忽然转过身来,冲着左风说道:“看来你这家伙还是有些教养嘛,说的竟然是真的。不过我很奇怪,你是如何能够在‘小喵’手中逃到这里的,就算是感气和纳气期的强者也绝对做不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我这里根本就不是难找,而是外人根本就找不到。就算是胡闯乱撞也不应该来到这里,你到底是怎么进入的这里,你倒是给我说个清楚明白来。”

本来左风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自己的确是在魔兽的手中逃到了自己,可是那也是有些运气的因素在其中。如果说再将那晚重新上演一遍,他相信自己也是绝对难以逃到这里,可偏偏自己竟然就这么做到了。

只不过自己的思路还停留在刚刚一个问题,那女孩就如同连珠炮般的又问了新的问题。

这个新的问题也是立刻吸引了左风的注意,将之前的问题彻底抛了开来。这女孩天真烂漫绝不是那种愿意说大话的人,而且这山谷也的确处处透着诡异的味道,想想自己那一晚逃到这里来,也的确不似意外进入。

因为受伤的缘故,左风并未刻意的去回忆那晚发生的每一个细节,可是当女孩提出了这个问题后,他也是忽然想起了一些什么。

他记得那一晚追逃的过程中,那魔兽似乎并未展开全力,有点猫戏老鼠的味道。自己当时本来是慌不择路的胡乱瞎跑,可是到了后来却又感到脚下的景物变得似乎熟悉起来,仿佛有种指引在脑海中出现,让自己顺着某一个方向兜兜绕绕的来到了此地。

而且左风记得,自己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身后的魔兽也仿佛一下子认真了起来。可是自己最后滑翔进入这片山谷的时候,身后的魔兽却不知何时失去了踪影,一切诡异的事情仿佛都与这山谷有莫大的关系。

女孩见左风不说话,有些不满的再次开口说道:“臭家伙,刚刚夸了你两句有教养,你就开始不理我了,没听到我问你话了么。你可不要想着欺骗我,这里十分特殊,就算你有办法在空中飞行,也是绝不应该能够进入到这里,除非你知道进入这山谷的正确途经,否则没有人可以来到这里。”

那女孩的话仿佛给了左风一些提示,一下子唤醒了左风有些久远的记忆。虽然这久远也只是半年多以前的事情,可是对于这段时间经历了如此多事情的左风来说,也算得上是非常久远了。

想到这里,左风便伸手入怀,实际上他却是从纳晶之中翻找出了一件包裹十分严实的小物件。

这物品他一只收在身边,而且是当初没有获得储晶前就放在了里面,不过就算是有储晶他也不会把这件物品放在里面,他还是觉得纳晶中的东西最保险。

女孩有些不解的看着左风,见到左风缓缓的将外面的包裹之物缓缓拿去,这才露出了一只非常古朴的药炉。这药炉看起来应该有很长的年头,且仔细看去还会发现上面有些微微的破损,可从其做工和造型上倒是能够发现这药炉当年应该也是出自大师之手。

药炉通常都是为初修炼药之人准备,一般也并不需要太好的药炉。因为药炉和药材在新手阶段会耗费的很快,既不需要上好的药材,也同样不需要上好的药炉。

女孩见他如此珍重取出的物品,竟然是这么一只不起眼的药炉,大惑不解的紧盯着药炉观察起来。

左风并未说话,只是默默的观察着这只药炉。这药炉是当初他离开雁城之前的那一晚,师娘庄羽送给自己之物,当时交代他尽量收好,如果在玄武帝国有什么麻烦,或者是求取解药失败,就带着这药炉去一个地方碰碰运气。

当时庄羽曾经说过在灵药山脉之中,有一处非常隐秘的地方,外人无法得知如何进入。所以当时庄羽详详细细的介绍了一下那里的环境,甚至还未左风画出了那里的大致地形,这些左风当时都记在脑海中,只不过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有些东西记的就有些模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