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酒鬼器师/武逆焚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噗”

那老者一边询问那叫虎头的孩子,还不忘了举起酒壶来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可是这一口酒还没有咽下,正听到孙儿那理直气壮的一番话,一口酒顿时喷溅了出来。

左风和琥珀两人都惊得张大嘴巴,‘抢了对方的老婆,这话要从何说起,而且这么大的孩子难道还有老婆?’

老者十分怪异,眯着眼看向脚边那喷溅出来的酒水,砸吧砸吧嘴嘴一副十分肉痛的模样。低声说道:“臭小子,你瞧瞧我这刚刚喝下的酒,便被你给浪费掉。这些酒可是最后一点了,老头子我现在连喝都不舍得喝,竟然还害的我浪费了这许多。”

说着那老者便抬起手来,照着那虎头虎脑的小子用力拍去。那被称为虎子的少年,看到老者伸手拍来,脸上一苦赶快闪身躲避,可那老者的手竟然如影随形紧跟而去。

“啪”

脆生生的打了个正着,准确无误的拍打在了少年的后颈处,那少年人被老者拍的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

左风和琥珀互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的震惊之色。那少年身子灵活反应敏锐,刚刚老者看似普通的一巴掌,完全能够躲避开来。

可是那少年灵活的躲避,最后反而依旧躲避不开老者的巴掌,就连左风和琥珀两个人都没有看出老者刚刚用了什么手法。

更让左风震惊的是,虽然早就已经判断出了草丛中有人,却只是一个人,那个人正是刚刚偷袭自己的少年。

可是老者现身之前,左风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甚至连半点迹象都没有表现出来,这才是让左风感到震惊的地方。

此刻两个人被老者吸引了注意力,反而不去在意那少年人说的话。以琥珀和左风都看不透的人,修为必然超过感气期,甚至纳气期,很有可能是达到了育气期如霓天举和康易山那般的人物。

除了这些,在刚刚那老者喷出酒水的时候,那些扩散开来的酒气被左风轻轻一闻后,反而双目中却是微微泛出异色来。

略一沉吟,左风便抱拳说道:“老前辈不知您是素家什么人,我随素颜姑娘来这里拜访住在此地的一位大师,不知前辈是否识得那位大师。”

此时左风心中已经有些猜疑,他觉得眼前的老者十分不俗,却是从外表上看就如同一个老酒鬼般。以左风的经验来判断,往往越是身负超卓技艺的大师,性格和处事越是怪异难以理解。

不过也不排除这老者是素家的一位族老,那么眼前的少年显然也有着不低的身份,左风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种孟浪少年,他清楚此时脚下所踩的地属于谁,知道身处这庞大的宅院属于哪一方,更知道自己身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所以左风开口之时谨守礼节,丝毫没有因为对方首先发难,而变现出任何的不满。

那老者却是皱着眉头,用眼角夹了左风和琥珀一记,很不耐烦的说道:“什么大师小师的,听得老头子我一头雾水。

喂,臭小子,你有没有听说过?”那老头子说道后来,偏过头看向身边的少年,懒洋洋的问了一句。

本来还觉得这少年太过诡异,现在看到这老头子如此模样,他们两人倒算是找到症结的所在了。

那少年看了老者一眼,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却是已经浑不在意之前被老者打了一巴掌,转过头等着左风把嘴一撇说道:“当然不知道,大……什么师从未听过这么怪异的名字。”

说完之后,那少年人双眼一瞪,冷声说道:“少在这里扯那些没有用的,老子的女人岂是你这种毛头小子可以染指的,今天我定要杀了你这无耻之徒。”

左风和琥珀如同看怪物一般的看着那少年,这小子一番话说的让两人张口结舌,一时竟然完全接不上口了。

‘老子的女人,毛头小子,无耻之徒,这是在说我么,怎么好像我们两个身份互换过来了,这小子难道不知道什么叫讲道理。’

心中一片迷茫,左风抬头看向那少年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数道:“那请问我抢了你哪一位老婆,又是在何时何地抢走的?”

少年人把脖子一挺,说道:“你抢了我的大老婆和二老婆,她们是我一生的挚爱,我绝不会在这件事上妥协。你说你作为一个男人,能够将自己的女人让给别的男人么。”

少年人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甚是认真,配合那稚嫩的脸庞和真挚的眼神,让人看到之后不禁有些发噱。

左风却是心中一动,那少年人说话的时候,他不自禁的想起了沈蝶,不知为何会顺口说道:“当然不能。”

琥珀看到左风和这少年人竟然还有问有答,仿佛两个成年人在交谈一般。可是左风现在看起来比以前要成熟了一些,可也只是十七岁的青年而已,对面那小子更是才十岁出头,这样的两个人以男人的名义谈论女人,听上去显得更加好笑。

那少年听了左风的回答,显得更加理直气壮,把武器夹在腋下后将袖子向上撸了撸后,说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男人为了女人战死也是光荣的事情,来吧,咱们再战一场,这一次你不用留手。”

话刚一说完,就听“啪”的一声脆响,只见那老者随手又是一记“脑盖子”,把少年打了一个趔趄。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少年,这一巴掌下去气势也顿时全消。

那老者轻轻摇了摇手中的酒壶,皱着眉头听了听里面的声音,似乎在判断里面还有多少酒,这才带着肉痛的表情轻轻喝了一口。

“臭小子不要在这里胡扯,你的老婆我怎么会不知道,你老子当初选老婆都要我点头才可以,你哪里来的老婆,我点过头么。”

老头一边品着口中的滋味,一边瞪了一眼正在揉着后脑勺满脸不满的少年说道。

那少年人虽然不满,却还是将胸脯一拔说道:“我娶老婆凭什么让你点头,我老子点头了就可以。不对,我找老婆凭什么要你们点头,我说是我老婆那就是了。”

少年人气呼呼的说完之后,本能的与那老者拉开了距离,似乎害怕那老头子再动手打自己。

正当左风和琥珀认为,那老者会在此刻狠狠“教训”一下那少年的时候,那老者却反而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如同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嗯,说的有些道理,好像是这样。”

“什么!”

左风和琥珀几乎同时喊出口,他们没有想到这老者竟然会以如此逻辑思考,之前一番情理中的话他半个字都没听进去,完全没有道理的话反而让老者十分认同,这种逻辑完全不是左风和琥珀能够理解的事情。

那少年见到老者也同意自己所说,立刻又来了精神拔出兵器就展开了架势。

这爷孙二人太过古怪,左风却是看出了两人的不俗。少年人一招一式都超乎想象的高明,反应和敏锐的直觉也在同龄和同阶中处于绝对优势。

老者虽然看不出深浅,可左风心里清楚,自己这点修为根本就不会被老者放在眼里,对方也丝毫没有把自己当一回事。与其说他在这里解决纠纷,不如说他是在这里逗弄孙子玩,只不过这种玩法实在是……有点不敢恭维。

那少年人架势展开后,就准备冲着左风发动攻击,可是他还未来得及动身冲过去,目光便一下子落在了左风身后的远处。

原本气势汹汹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人,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色,比猴子都要灵活的向旁边一窜就躲到了老头子的身后。

这少年的变化,立刻也引起了左风和琥珀的注意,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去。只见远处刚刚进入那武器缭绕山脚找寻炼器大师的遥秋儿和素颜,正面色不善的走了回来。

两人似乎彼此在争论什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直到两人走到近前才发现此地多了两个人。

看到那站在河滩边的老者后,遥秋儿和素颜,同时说道:“楚大师,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大帅不是说今天我会带人去找你么,咦,虎子也在啊!”

此刻躲在老者身后的虎子,微微探出头来,脸上还带着几分与他年龄很相称的羞涩,说道:“大老婆,二老婆!”

左风和琥珀听到这熟悉的称呼,不禁齐齐瞪大了眼睛,没想到那少年口中的老婆竟然是素颜和遥秋儿。少年之前躲在一旁,估计是听到了左风和琥珀的交谈,因此才会愤怒的出手。

可是谁能够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是对素颜和遥秋儿一往情深,更没有想到这一身邋遢模样,酒气熏天的老头竟然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大师。

那老者轻轻扫了左风一眼,撇嘴说道:“你们说的就是这个小子吧,让我帮他修复一柄武器。带他离开吧,我是不会帮他的。”

左风和素颜同时开口,惊呼道:“为什么?”

老者却是用鼻子喷了股气,懒洋洋的说道:“他抢我孙儿的老婆,当然不能帮他了,走,虎子。”

说完老头子转身而去,那虎子微微一愣,又不舍得看了看遥秋儿和素颜一眼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老者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